《十界仙尊》全文閱讀

作者:炫舞精靈  十界仙尊最新章節  十界仙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十界仙尊最新章節第610章禁忌秘術(17-12-30)      第609章壓製(17-12-30)      第608章激戰(17-12-30)     

第593章囂張


  啪!
  一陣輕響之後,九道靈符直接無風自燃,隻見玉盒之中,一個五彩之色的小人出現。
  當然了,這小人不過人手一樣大小,隨便從哪個角度看,都沒有任何起眼的地方。
  清風右手一揚之間,一個龍眼一樣大小的極品靈石從她的手中飛出。
  嗡!
  隨後也不見她有多餘的動作,那靈石便直接沒入了太清傀儡之中。
  吼!
  一陣長嘯之聲響起,伴隨的是可怕的靈壓從天而落,給人的感覺,一點也不比普通的元嬰期遜色絲毫。
  太清傀儡,這便是那丫頭的底牌了。
  葉風的實力已經今非昔比,太清傀儡對他來說,基本上已沒有多少幫助了,於是便賞賜給了清風。
  如今太清宗情勢危機,清風將太清傀儡拿出來正是時候。
  有了太清傀儡的幫助之後,秋水仙子頓時感覺壓力大減,兩人聯手,大戰魔女,一時間,你來我往,倒也鬥了一個不相上下。
  “哼!真是一群廢物!”
  然而就在這時,一聲大喝,從魔霧之中傳了出來,那聲音十分地強大,讓這百的魔霧都隨之震蕩不休。
  接下來,一股可怕的靈壓,從天而落。
  元嬰後期!
  倩兒他們一個個神色變得無比難看,這點見識她們還是有的。
  一時之間都有些驚慌失措,元嬰後期修士有多可怕她們心中清楚,沒想到連這種級別的存在都出動了。
  難道太清宗這一次真的是在劫難逃?
  元嬰後期的出現,太清宗的士氣一下子到了了低穀。
  低階修士不用提,就是那些金丹級別的長老執事,一個個臉色也難看無比。
  越是高階的修仙者,越是清楚的明白這種存在意味著什麼。
  護宗大陣能夠擋住普通的妖魔,不過對於這個級別的妖魔根本沒有多少作用。
  在這種情況下,太清宗最後是不能守住?
  秋水仙子的眼中閃過一道冷芒。
  強敵又怎麼樣,自己身為大長老怎麼可以退?
  不要說一個元嬰後期的天魔,就算魔尊來了,自己也不可能退。
  便是死,也要死在這。
  嗚……
  一股魔音在虛空響起,前方那團最幽深的魔雲顯出了他的真麵目。
  那是一個身穿黑袍的老者,看上去七十餘歲年紀,然而精神極好,龍行虎步,目光淩厲如同刀劍。
  邪雲尊者!
  邪雲尊者的臉上露出滿是猙獰的神色。
  “葉小子得罪了本座,本座雖然拿他沒有本事,不過沒關係,我要和他有關係的統統下地獄,抽魂煉魄,一個不留!”
  話音落下,他手一抬,幽深的魔氣纏繞上來。化為一把烏黑色的魔劍,長有三尺開外,劍身之上人魔紋閃爍,朝著下方狠狠斬落。
  一時之間,一道劍芒從他手上激射而出,並在飛行的過程中迅速異常的放大了。
  哧!
  一陣破空聲大作,所過之處,虛空都變得扭曲了起來。
  與此同時。千萬之外。
  一道遁光風馳電掣,葉風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
  雖然他已經盡量借助傳送陣。但太清宗距離此地,還是太遠了一些。
  俗話說,遠水解不了近渴。
  葉風實在害怕等自己回去,一切都已經晚了。
  “可惡,這些狡詐的妖魔!
  突然之後,葉風好像是感應到什麼,臉色一白,將遁光一下子停了下來。
  “葉師弟,怎麼了?”
  龍行烈一臉的緊張的神色。
  “我不知道,隻是……”
  葉風說到這,露出一絲猶豫的神色。
  “我的感覺很不好,就像有什麼可怕的事情要發生一樣。”
  心頭靈兆!
  龍行烈當然知道葉風是什麼意思。
  實力到了他們這樣的等級,心頭靈兆絕不會是空穴來風。
  難道太清宗已經被攻破,兩人都想到了一個最壞的結果。
  事到如今,又能怎麼辦呢?
  現在趕回去時間已經來不及,就算遁光與傳送陣交替,差不多也需要一天。
  一天之後,一切都晚了,太清也就不複存在了。
  “葉師弟,你想一下辦法,還有沒有別的辦法?”
  龍行烈比葉風還要著急,他從小便是在太清宗長大的,自然不能看著太清複滅。
  “如果有辦法,我又怎麼會等到此刻……”
  葉風苦笑著說,然而話音落下,他眉頭一挑:“等等,我想到辦法了。”
  “師弟,說。”
  龍行烈露出大喜過望之色,此時他就仿佛一個溺水的人,哪怕一根救命稻草也不會放過。
  “現在這種情況,用尋常的方法肯定來不及趕回宗門總舵,唯一的辦法就是破碎虛空。”
  “破碎虛空?”
  “不錯,我將虛空撕破,先到達仙界的一個小界麵,隨後再將這個界麵打開,通過界麵通道趕回太清宗。”葉風的聲音顯得很凝重。
  “什麼?”
  龍行烈不由呆住了。
  “穿俊虛空,而且一連穿越二個,這能行嗎?”
  “我不知道。”
  葉風的嘴角邊露出一絲苦笑之色。
  從理論上,這個方法當然是可行的,以他的實力,將界麵破開沒有問題。
  太清宗的坐標,他記得清楚。
  理論上用這種方法,是很就能夠趕回來的。
  不過問題是,理論固然沒錯,不過差之毫厘謬以千,在空間穿梭的過程中,隻要有絲毫偏差,就不知道會飛往何處。
  不過很,葉風臉上的表情就變得決然起來了。
  除此之外,也沒有別的選擇,事到如今,隻能賭一賭了。
  自己隻要小心一些,若是運氣不錯,也許真能順利趕到太清宗的。
  既然做下決定,葉風就不會遲疑:“師兄,那小弟去了。”
  “好,師弟,你要小心一些,接下來全靠你。”
  龍行烈的臉上滿是希望。
  這麼多年來,葉師弟創造了無數的奇跡,他相信,這一次,也不會讓自己失望。
  “好,我走了。”
  如今形勢危急,葉風來不及選擇什麼空間薄弱之地,好在僅僅是在小世界穿梭,倒也不用做什麼太多的講究了。
  救人如救火,更何況對葉風來說,太清宗有太多的親人了。
  他自然不敢耽擱,深深呼吸,渾身上下靈芒閃爍不已,從葉風的身體,迸發出一股股能量蕩開。
  隨後他吸了一口氣,兩手十指速在虛空劃過。
  一時之間,彩光閃爍,驚人的靈壓衝天而起。
  天色也隨之一暗,天地之間,狂風湧動。
  “開!”
  葉風右手抬起,一指向著前方點去。
  哧……
  一時之間,能量縱橫,隨著葉風的動作,他前方百餘丈處,劇烈的空間波動蕩開。
  如同布錦撕裂的聲音傳入耳朵,附近虛空竟一下塌陷般的扭曲起來了。
  一個白色的能量漩渦出現。
  時空通道!
  龍行烈瞪大了眼珠,整個過程他看得清清楚楚,雖然知道以葉師弟的神通破開空間絲毫疑問也沒有,但也萬萬不曾想,居然可以如此輕鬆。
  也許葉師弟用這種方法,真能順利趕回宗。
  “葉師弟,太清就拜托你了。”
  “師兄,你自己也小心一些。”
  葉風說到此處,不再有絲毫的耽擱,渾身流光一起,身形一個模糊,便消失在了那界麵通道的深處。
  ……
  與此同時,太清宗總舵。
  轟!
  一陣巨響之後,地動山搖,方圓百,都騰升起一股巨大的能量風暴,隨後便是一連串的慘叫與驚呼。
  護宗大陣最終還是沒能擋下,麵對元嬰後期的妖魔,雖然不能說如同紙糊的一樣,不過想要抗衡,也確實做不到。
  最後,堅持了一頓飯左右的功夫,被邪雲尊者犀利的攻擊破開了。
  沒有了此陣法的守護。剩下的妖魔自然開始了歡呼,直接衝殺了進去。
  再看看太清宗這一邊,一個個驚慌失措,士氣在一瞬間降落到穀底。
  天時地利人和,此時此刻,太清宗可以說盡皆失落。
  虛空之上,妖魔不斷地咆哮,如同洪流一般,將太清宗抵抗的弟子淹沒。
  沒有了護宗大陣的保護,雙方的力量。頓時顯得差距懸殊,不論數量還是質量,太清宗都顯得遠遠不如。
  倩兒玉手不斷地揮動,一道道法訣由纖纖玉指之上揮散而下,漫天的琴聲化做一道道攻伐之音在虛空蕩開。
  金色的音符,漫天飛舞,在靈光之中。變幻出刀槍劍戟等各種形狀的寶物,密集如雨,一頓橫砍豎劈。
  “清風,明白,雲燕,雪燕,不要和他們多做糾纏了,如今護派大陣已破,守不住了,我們還是先離開這好了。”
  倩兒焦急的聲音傳入耳朵,同時像葉風的其他幾個徒弟使了一個眼色。
  “可是……”
  秋水仙子滿臉的猶豫的神色。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在這硬拚也沒有用途,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倩兒的聲音越發急促了起來,如今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再晚,想走也走不掉。
  “師姐,不要遲疑了,等夫君回來,一定可以奪回總舵。”
  “好!”
  秋水仙子的紅唇都被咬住了血來,萬年積累一朝散,換做是誰都接受不來的。
  從情感來說,她情願戰死於此處,但理智上,也明白倩兒所言有理。
  現在留在這於事無補,宗門既然收不住,盡量保存有生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接下來,秋水仙子玉手一揚,一道炫眼的靈光從她的手中飛出。
  這是之前約好的法令,看到這個,太清宗的弟子就清楚,應該撒退。
  如今形勢原本就不利,對於這個命令,眾弟子一個個大喜不已,不過並沒有立刻望風而逃,那樣做,隻會損失更加慘重。
  做為修仙者,這麼簡單的道理,自然人人心中有數。
  好在護派大陣雖被攻破,但其餘一些零散的陣法禁製還有許多,多少能夠起到一些遲滯阻擋的效果。
  當然了,也要付出一些損失,至少不會全派覆沒在這。
  秋水仙子鬆了口氣,和倩兒一起,想要從這突圍出去。
  對手都已經被他們擺脫,眼看著要將妖魔的包圍突破。
  然而就在這時,一聲冷哼傳入耳朵:“哼,一群蠢貨,在本座麵前,你們以為有機會逃出去?”
  話音落下,前方的天色,一下子變得昏暗起來了。
  魔氣如潮水一般,洶湧而來,隨後化作了一隻黑色的大手,像著他們抓落而下。
  在這個時候,邪雲尊者出手。
  攻擊還沒有落下,眾人隻感覺如山一樣的壓力壓了過來。
  元嬰後期的存在果然非同小可,倩兒也感覺渾身的壓力大了許多。
  做為所有人中修為最強的一個,她自然不可能退縮,當下深深呼吸,玉手摧動著手中的仙琴。
  隨著她的動作,一陣激昂的倩兒浮現而出,一道道金色的音符在虛空蕩開。
  往中間一聚,一把巨大的五彩仙劍出現在了視線,長有百丈開外,流光閃爍,向著黑色的大手斬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能量光柱和倩兒擦肩而過,清風當然不可能讓師娘一個人對敵,當下操縱太清傀儡發出攻擊,秋水仙子亦祭出了自己的寶物。
  三人合力,想要擋住邪雲尊者的一擊。
  “哼!蠢貨,螳臂擋車,不自量力!”
  邪雲尊者的嘴角邊滿是譏笑的神色,話音落下,那璀璨的劍光就狠狠地斬在光手之上。
  然而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黑色大手和劍光碰觸,卻絲毫傷痕也無,反而輕輕一抓,就將劍光握在手中,伴隨著一陣轟鳴之後,便被硬生生的捏碎了。
  “噗……”
  倩兒一口鮮血噴出,心神相連下,她多少也受了一些傷,臉上更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對方真是太強了。
  “師娘!”
  幾個丫頭都大驚失色,在這個時候,太清傀儡發出的能量光波也撞上去了。
  不過如同泥牛入海一樣,同樣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至於秋水仙子所放出的寶物,那就更加的可以忽略不計。
  這個時候,那黑色的大手如同泰山壓頂一般,狠狠向著她們拍了下來。
  如果這一擊落實了,恐怕所有人都要交代在這,根本沒有絲毫可以活下來的可能。
  邪雲尊者的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
  當年,自己被葉風追殺得上天無路,下地無門,如今如今大仇得報,這感覺真是太爽了。
  “哼!葉小子,當年你差點斬殺我,如今最親近的人任我宰割,一會兒回來,不知道你會不會後悔得罪本座!”
  一想到葉風痛不欲生的樣子,他忍不住想要哈哈大笑了起來有,臉上滿是得意。
  ……
  

Snap Time:2018-11-19 18:16:58  ExecTime: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