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釣諸天》全文閱讀

作者:道在不可鳴  垂釣諸天最新章節  垂釣諸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垂釣諸天最新章節一千零八十四章風陽的幫手(18-02-23)      一千零八十三章怕傳染(18-02-23)      一千零八十二章禦獸堂(18-02-22)     

一千零六十八章迷霧


    北風一臉難看,真是見鬼了,這麼長時間就沒遇見一頭封皇境的蟲子。

    這讓北風心情不好,什麼天材地寶與這能讓自己提升到真龍體小成的蟲血來說都不值一提。

    “看來不得不去了。”

    北風反手擊碎一條怪異的大魚,直接動身前往上一次遇見蟲群的地方。

    “以我的實力,小心一些,隻要不遇見帝君境的蟲子,應該都沒有問題。”

    北風自語,所過之處,靈液自動分開一條通道。

    “嗯?這股波動?有帝君境的存在交手了!”

    北風駐足,抬頭看向遠處,一股股波動自遠處傳來,到了此處已經很微弱了,但卻能夠感知到一股股帝威!

    “這倆貨真是雞賊,這麼就發現了這些蟲血的好處了。”

    北風自語,跟隨自己下來的就隻有大青牛與大蛤蟆,至於靈液海底北風還未見到過帝君境的水生妖獸。

    想來也是,臥榻之處,豈容他人鼾睡。

    恐怕靈液中生活的水生妖獸就是蟲族打牙祭的,一旦出現帝君境的妖獸就會被擊殺。

    北風速向著波動傳來之處趕去,既然找不到小規模的蟲族,就隻能跟在這倆貨身後撿便宜了。

    大樹底下好乘涼,要是遇見不可抵抗的危險,想來這倆貨被盯上的幾率更大。

    “這是假的吧?這倆老流氓居然這麼強?”

    北風到達之後,正好看見大蛤蟆輕而易舉的擊殺一頭九色蟲的場景,目瞪口呆。

    盡管已經夠高估這倆貨了,但沒有想到這倆貨比自己想象中還要更強!

    北風一臉狐疑,這倆貨不會真的是純血神獸吧?看著不像啊。

    “難怪轉悠了半天,一頭封皇境蟲子都看不見,合著全部被此地的動靜吸引過來了。”

    看著遠處源源不斷匯聚的蟲潮,北風頭皮發麻。

    一眼望去,密密麻麻都是蟲子,形成一片蟲海,其中三色,五色,七色蟲隨處可見!

    北風感覺有些發麻,口幹舌燥,要是自己陷入這龐大的蟲潮中,恐怕也是死路一條。

    “哞!”

    一道如太古之音響徹天地,散發著難以形容的恐怖氣息,瞬間讓遠處的蟲海出現一大片缺口!

    大青牛人立而起,口吐神音,一言鎮殺數萬蟲子!

    一時間,大蛤蟆與大青牛的形象在北風眼中無限拔高!

    “咦?不是說好各走各的嗎?你這土鱉怎麼來了,想打秋風?”

    一言鎮殺數萬封皇境蟲族之後,大青牛氣喘籲籲,瞪著銅鈴大小的眸子,開口說著。

    此言一出,大青牛在北風心目中剛拔高的形象轟然崩塌。

    “沒錯,我就是來打秋風的。”

    北風理直氣壯,直接承認了,沒有絲毫不好意思。

    “嘖嘖,我身邊還缺一個跑腿的,怎麼樣,要不要來?”

    大青牛臉上如同長出一朵花,笑的那叫一個燦爛。

    “行啊,跑腿的總要開工錢吧,給我抓個十頭八頭九色蟲就行。”

    北風大大咧咧的說著。

    大青牛笑容一僵,而後咆哮著開口,“十頭八頭?你抓給我看看!”

    大青牛被氣得不輕,天可憐見,吾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輩。

    “行了,自己玩去吧,別蟲子沒抓到,反被蟲子吃了就行,那樣可是把你體內的真龍血脈臉都丟光了。”

    大青牛沒好氣的說著,不再理會。

    大青牛心中嘀咕著,難道真是牛老了?

    哎,牛老了,這脾氣好多了,換作以往,敢這麼對自己說話的人早就化為自己口糧了,果然自己還是一頭好牛,心太軟。

    但也僅僅隻是如此罷了,沒有動手把這土鱉洗劫一空就算是牛爺大發善心了,至於這土鱉是死是活關自己何事?

    北風看了一眼趴在底部陷入沉睡的大蛤蟆,若有所思,而後也不在與大青牛拌嘴,看著遠處的蟲子雙眼放光。

    至於對大青牛一眼看破自己的底細,北風也沒有在意。

    “這麼多蟲子要是全部被我擊殺,該有多少血液啊?”

    北風有些惋惜,憑借自己的實力還做不到這一點。

    再看大青牛,一言鎮殺數萬封皇境蟲子,大口一吸,海量的血液湧入其口中,真是讓北風羨慕不已。

    北風一臉苦悶,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感覺自己心態崩了,自己慢騰騰,小心翼翼的才能抓到一頭,而這大青牛則是如牛嚼牡丹,每時每刻都吞噬海量的蟲子。

    在北風的感知當中,大青牛如同一團火焰,而這些蟲子則是柴火,讓這團火焰越來越旺,越來越炙熱!

    北風此時再傻也感覺到不對勁了,再怎麼樣,這倆貨修為提升也太了。

    仿佛根本就沒有瓶頸,沒有止境!

    “隻有一種可能,這倆貨之前因為變故,遭受重創,一直未恢複,又不知怎麼被抓入青冥界之中,修為降到低穀,而自青冥界中逃出來之後,得到大量的資源,恢複了一些傷勢,讓實力也跟著恢複。”

    北風暗中猜測,同時打量著沉睡的大蛤蟆,在之前就能夠輕而易舉的擊殺一頭帝君境的蟲子,當這一次再次醒來之後,會有多強?

    同時北風也感到有些疑惑,這倆貨對自己的態度有些怪異,說不出來的感覺。

    不可能是因為自己陰差陽錯的放過這倆貨的原因,那是自己身上有他們感興趣的東西?

    北風百思不得解,同時也感覺這倆貨的行為舉止給自己一種與天幕星格格不入的感覺。

    “是了!這樣兩頭不知深淺的妖獸肯定不是天幕星的本土妖獸,天幕星之上別說龍了,連蛇都沒有,但這倆卻能準確的知道自己體內的真龍血脈,定是來自它界!”

    北風自語,隻是就算推算出來這些信息,也解釋不了這倆貨對自己那怪異態度的原因。

    北風苦笑,不再去想,反正自己身上沒有什麼好被惦記的。

    不可能是係統的原因,要是這倆貨知道自己體內的係統,恐怕早就出手搶奪了。

    以他們的實力,自己根本沒有反抗之力。

    北風越想越是感覺前方一片迷霧,看不真切。

    “吱!”

    一道充滿憤怒的咆哮聲響起,一頭黑白兩色的蟲子遊動,幾乎是與聲音同時到達此地,一對眸子中充滿怒意,盯著大青牛。

    

Snap Time:2018-02-24 21:55:33  ExecTime:0.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