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道天魔》全文閱讀

作者:滾開  極道天魔最新章節  極道天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極道天魔最新章節第八八六十章線索二(18-05-03)      第八百五十九章線索一(18-05-03)      第八百五十八章研究所二(18-05-02)     

第八八六十章線索二


  有了充沛的虛空因子補充,這麼按部就班的修養了幾天,路勝再度開始提升虛夜法典。
  在進化到第六形後,他便直接開始針對第六形的法典內容開始修習。很第六級的法典便一口氣提升了三層。穩固住了剛剛進化不久的第六形器官。
  他這邊在緊鑼旗鼓的不斷攀升,安迪那邊卻是越發的荒唐起來。路勝好幾次早上去圖書館時,都看到安迪摟著女孩醉醺醺的在小樹林隱蔽處亂搞。
  沒過幾天,班便傳出了安迪被一群女孩一起堵在醫務室的慘烈消息。
  其中有個女孩甚至叫嚷著自己懷孕了,這事如果在一般學校,可能會引發很大的負麵影響,但在這,密斯卡大學,班老師壓根就當沒看見,學校也完全不管安迪的負麵新聞。
  一群女生撕逼了一陣後,聯合起來把安迪狠狠揍了一頓,那個懷孕的女生這才說出實情,她壓根沒懷孕,隻是想用這個逼安迪表態。
  她以為安迪除了她,就隻有一兩個情人。沒想到這麼一逼,居然逼出二十多個各式各樣的不同女生。其中好幾個甚至直接堵在醫務室不讓安迪走。
  這下頓時引發了轟動。
  聽到新聞,路勝也是有些瞠目結舌,他降臨這麼多時間,這還是第一次近距離的遇到這種奇葩。
  除開安迪的破事外,另一件大事,就是德雲社解散了。
  阿爾妮作為社長,在和紫火幫的對抗開始節節敗退,最後無奈宣布德雲社解散,隻留下少數的幾個精英,組成新的小團體。
  紫火幫自此後一家獨大,在整個大一年級成為真正的龐大組織。
  轉眼便是兩個多月過去,路勝按部就班的不斷提升,這次從第六形到第七形,似乎是個艱難的大檻,他很將虛夜法典修到最高層,但也還是沒辦法刺激器官再度進化。
  第六形,就是學校副院長院長層次,第七形,按照標準屬於副校長級別。
  按照路勝了解到的校規,有資格擔任副校長級別的人,最少也要達到第七形層次。
  虛夜法典修習完畢後,他也沒辦法再進入過去圖書館,找到混沌法典,在夜間圖書館,路勝也嚐試過了其他的六形法典,但其中內容都不如虛夜法典,這一關卡住,也似乎不是法典的原因。
  很便到了學期期末,第一學年終於正式要結束了。
  禁忌係和特殊係的學員,路勝不清楚情況,但他和大量的協調之風感知強化學員一起,馬上將要開始第二學年的學分爭奪。
  大二的學生,就不是像大一那麼輕鬆自在,一直在校園學習。而是不時的需要出校門,去其他地方完成課題任務。
  但路勝自然不會這麼按部就班的跟著學校節奏走。他已經在這呆了夠久了,整個學校的隱秘,白天圖書館和夜間圖書館,他都在這些時間,將其中的隱秘了解清楚。
  除開一些特別的邪異祭祀之類書本沒翻,其他的都多少翻看記憶過內容。
  可以說,幾乎有四分之三個圖書館,都被他記在腦海。
  唯一缺失的,是過去圖書館。
  還有那個他最想得到的混沌法典,和混沌心核。
  修為卡住,他無奈之下,索性開始把能夠找到的第六級法典,一套套的全部翻出來,全部開始修習一遍。
  這是個水磨活,好在路勝寄神力足夠多。借著空閑,他又在學校周圍新設置了幾個降臨陣圖,以作準備。
  隻要一找到混沌心核的下落,他便可以第一時間發力拿到手。
  假期過年,聖誕節路勝回去了一趟母親家,和幾個不熟悉的兄弟姐妹一起吃了頓飯,大家也沒什麼好說的,他們對他在大學的生活也沒什麼興趣。
  對於這些人而言,密斯卡大學位於鄉下旮旯,周邊也沒什麼好玩的,自然更沒有什麼話題。
  路勝給母親一份禮物後。又馬不停蹄的去了倫敦,先到局子報道,提升了警銜,然後才回了趟家。
  老傑克在鄉下農場和女兒過,日子過的不是一般的滋潤。唯一的遺憾,就是之前傑克姐姐的未婚夫失蹤了。
  本來訂好的訂婚也打了水漂。
  未婚夫的失蹤很是蹊蹺,但路勝現在沒時間理會這個,隻要傑克自家人沒事就一切沒問題。
  同樣給了姐姐和老傑克一份自製的禮物後,他馬不停蹄的回到學校。時間也再度到了開學時日。
  在沒有普及飛機航空業的時代,光是花在路上的時間就白費了大半。
  ************
  ************
  病床上潔白的被子下麵,安迪滿是傷痕的身上插滿了各式各樣的軟管,臉上頭上還包著白色的紗布,血從紗布緩緩滲透出來。
  他的一條腿打了石膏高高掛起,就和遇到車禍重病要犧牲的傷號差不多。
  嘩啦一下。
  路勝把窗簾直接拉開,陽光從外麵照射進來,落在安迪半邊臉上。
  “唉....我這次是真的栽了....”他聲音嘶啞的無奈道。
  “怎麼回事?之前你不是還好好的麼?”路勝無語的找了張凳子坐下。
  “我走之前,你還在和那群妹子亂扯,怎麼回來就進重症監護室了?”
  安迪木然的看了他一眼。
  “別說了....遇到一個特別狠的妹子,她能力是特殊係的器官切割....”
  “那你是真的慘.....”路勝同情道。“現在呢?你的那些妹紙呢?”
  “大部分看我死了,怕弄出人命,就都散了。下手的那妹紙被學校抓了,暫時看管著。”安迪歎氣回答道。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還能好麼?”路勝拍拍他掛著的那條腿。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當然能好!那丫頭沒下死手,我修養一個把月就能好。”安迪無語道。
  “其實也沒什麼。”路勝笑了笑,“就算她真下手,你也死不了。不是麼?”
  安迪一頓,也沒反駁。確實,正常的說,在他體內那家夥同意之前,他想死也死不了。
  兩人沉默了一陣後。
  “聽說你和阿爾妮混在一起了?”安迪忽然問。
  “算是吧。”路勝點頭。
  安迪搖搖頭:“你不該這樣....阿爾妮的家族已經日暮西山,在學校才有更大的前途。雖然西法路斯家族曆史悠久,但實力比起學校,差距太大。
  一個小家族,對於學校而言,就和蚊子比大象差不多。”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路勝自從知道安迪和學生會的幹部走在一起,就清楚這貨是和學校站一邊的人。
  但他有他的打算。
  “我有我的想法。”
  “.....”安迪看了路勝一會兒。
  “好吧,希望你不是被阿爾妮迷住了,不過仔細想想,你們好像也算班配。以你現在的潛力和未來發展,並不見得比阿爾妮差。”他忽然又笑了起來。
  “對了,問你個事。”路勝也笑了笑。
  “你說。”
  “前陣子,我去了夢境圖書館。見到了混沌法典。”路勝平靜道。
  “靠!!你這是要逆天啊!!”安迪差點一下從床上跳起來。“人家大三大四才可能去第三層看到混沌罰單,你丫的大一就去了!牛!!”
  “別鬧,我想問,還有什麼辦法能再接觸到混沌法典麼?”
  “當然有。位於學校地下的月都基地,就存放著混沌法典的本體,不過因為那還同時存放了混沌心核這種極度危險的大家夥,所以看守非常嚴密。
  你要想再進去接觸,恐怕隻有等以後留校,擔任到教授級別時,才有第二次機會。”安迪解釋道。
  “沒有其他辦法了麼?”路勝皺眉。
  “當然有。”安迪神秘的笑了笑。“你可以偷偷溜進去,我給你說,那麵我進去過兩次,守門的反應符文,對我們這種沒什麼實力的,都沒什麼反應。”
  “既然東西那麼重要,為什麼你還能偷偷溜進去?”路勝疑惑道。
  “很簡單,這個給你。”安迪手從被子鑽出來,在邊上衣服堆摸了摸,很抓出一串項鏈丟給路勝。
  路勝接住項鏈,打量了下。這是一串漆黑的啞光石串聯起來的不規則項鏈,就像是隨便從河邊撿了不少黑色鵝卵石穿起來做成。
  “這是什麼?”
  “能避開符文的東西。我老爹給我的。”安迪背靠著床板閉上雙眼。
  “那行,我用了還你。”路勝收起來笑道。
  “算了送你了。你這家夥總是牽扯些危險事情,帶著這個也能安全些。”安迪擺擺手。
  “那多謝了。”路勝感覺這項鏈明顯有些不同能力。並不像安迪說的那麼簡單。
  “對了,上次你給我的那個東西,還沒用到呢。”
  “那個啊。”安迪抓了抓頭,“你留著吧,記得別丟了就好。”
  “那行。我下午有事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路勝直起身,“需要我把窗簾重新拉上麼?”
  “就這樣吧。”安迪瞥了眼邊上,“你這貨來看我居然也不給我帶水果!”
  “下次,下次。”路勝笑著擺擺手,推開房門走出去。
  “傑克。”
  身後忽然傳來安迪叫聲。
  路勝側過身回頭看向他。
  “怎麼了?”
  “我們是朋友吧?”安迪難得的認真臉問。
  “當然。”路勝點頭,安迪的性格和人相處很輕鬆,他也確實算認可對方是他盆友。
  “既然是盆友,就要互相幫助吧?”安迪又問。
  “你這家夥。”路勝無語,“想說什麼就直說,就知道不可能平白拿你的好處。”
  安迪幹笑兩聲。
  “我現在不方便,幫我照顧一個叫雪莉的女孩。不要你一直看著她,隻要你力所能及的時候,順手搭一把,沒問題吧?”
  “沒問題。”路勝點頭。“還有事沒?沒事我走了。”
  “去吧去吧,看望重傷的老友就這態度,你這家夥....”安迪頓時無語。
  路勝搖搖頭懶得理他,轉身離開。
  安迪看著房門關上,哢嚓一聲自動鎖好。
  他重新挪動了下位置,靠在床頭,望向窗外明媚的陽光。
  想到之前好友隱約露出的企圖,他多少還是感覺有些擔心。
  “那家夥...總是莫名其妙的牽扯進這種危險的事情,混沌法典可不是他一個普通學生能玩的....真以為我是笨蛋啊?這點都看不出來?”
  安迪無語笑了起來。
  “老爹,任務我可是給你完成了,以後有事別來找我。”
  笑著笑著,他聲音漸漸嘶啞起來。
  漸漸的,他雙手捧住臉,低下頭,有鹹鹹的液體從指縫間開始滴落下來,掉在被子上浸透下去。
  “你在哭?”一個聲音在他腦海回蕩。
  “你不應該悲傷,你死了,會和我融為一體,所有相關你的記憶,都會自動被消除,所有記住你的人,都會自然遺忘你。沒人記得你,就不會有傷害和缺憾。所以你不應該...”
  “我要死了.....”安迪忽然打斷它。
  “我就要死了....”
  他整個人伏在被子上,聲音都憋屈起來。
  “你說得我更想哭了....”
  

Snap Time:2018-09-19 23:39:12  ExecTime: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