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之穿越諸天》全文閱讀

作者:幹燥的心  西遊之穿越諸天最新章節  西遊之穿越諸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西遊之穿越諸天最新章節第六百七十八章後記(大結局)(18-08-29)      第六百七十六章試道(18-08-29)      第六百七十五章來曆(18-08-25)     

第六百五十九章黃龍之死


  通天教主每日在紫芝崖上祭拜六魂幡,截教弟子在金鼇島上演練萬仙陣,另一方麵,西岐大軍在薑子牙的指揮之下,一路勢如破竹無人可擋。
  在沒有了截教弟子的阻攔之後,殷商幾乎沒有什麼防抗之力,楊戩、哪吒這些闡教三代弟子所向披靡,先後斬殺了法戒、餘化龍父子,攻破了穿雲等關隘,而除了西岐之外的三個諸侯王,也從其它方向朝著朝歌殺了過去,殷商可以說是大勢已去,覆滅隻是時間問題。
  紂王也沒有了什麼抵抗的心思,整日窩在鹿台與妲己飲酒作樂,等到城破之日,便是他喪命之時。
  不過,事情發展到如今這一步,凡間的這些事情已經不重要,隨著仇怨越積越深,闡截二教早就不再是為了什麼殷商西周凡人百姓,而是為了爭胸中那一口氣,為了給自己的同門報仇。
  時間一晃三個月過去了,隨著萬仙陣演練純熟、六魂幡祭拜完成,闡截二教決戰之日也已經到來。
  金鼇島紫芝崖上,通天教主傲然而立,左右站著金靈聖母、無當聖母、江皓等一眾截教二代弟子,下方則是按照萬仙陣站成一個個方陣的截教門人,滔天的殺氣彌漫而出,將半個東海都給遮掩住了,聲勢之大,令整個三界都是瑟瑟發抖,不敢出聲。
  通天教主目光環視了一周,沉聲說道:“元始天尊自恃己長,縱容門人,肆行猖獗,殺戮不道,欺我截教無人,又不顧顏麵與我那師兄老子、西方教準提、接引聯手,破我誅仙陣,實為可恨!今日,我不與他討個說法,誓不罷休!”
  ”誓不罷休!誓不罷休!“
  一眾截教門人大聲吼了起來,震得天上的雲彩都盡數散去,在他們的身上已經沒了練氣士應有的淡然自在,隻剩下滔天的戾氣,眼底深處更透著一抹凶殘。
  這顯然是受到了浩劫的影響,但他們自己卻絲毫沒有察覺到,心中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闡教可恨,要找它算賬。
  “江皓聽令!”通天教主第一個點的便是江皓的名字,右手一招,六魂幡化作一道烏光朝著江皓飛去,說道:“這六魂幡由你來掌管,待我令下之時,你便將之搖動,此事關係重大,不得有誤!”
  “弟子遵命!”江皓應了一聲,將六魂幡接到了手中,冰冷刺骨,在經過了通天教主的一番祭拜之後,六魂幡上的紋路已經盡數隱去,幡尾老子等人的名字呈現出一種暗灰色,透著深深的不詳氣息,讓人不安。
  “金靈聖母、無當聖母聽令!”通天教主將目光轉向了旁邊的金靈聖母和無當聖母,說道:“我教門下唯有你二人對萬仙陣最是了解,待到決戰之日,由你二人居中策應,若是旁處出了差錯,立即前去補救!”
  “弟子遵命!”金靈聖母應道。
  “烏雲仙聽令!由你與虯首仙共同把守太極陣,無論何人入陣,殺無赦!”
  “弟子遵命!”兩人站了出來,大聲應道。
  “靈牙仙聽令!由你負責鎮守兩儀陣,有人入陣,隻管殺之!”
  “弟子遵命!”靈牙仙道。
  “金光仙聽令!由你負責鎮守四象陣,無論是何人,都別讓他過去!”
  “弟子遵命!”
  …………
  一個接著一個截教弟子站了出來領命,從截教的二代弟子金靈聖母、龜靈聖母、江皓,到通天教主的隨侍門人烏雲仙、金光仙、虯首仙等,再到截教門下實力較強一些的二十八星宿、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實力強的負責著一個大陣,比如說太極、兩儀、四象、八卦這些,弱一些的則幾個人把守一個小陣,比如說北鬥陣、南鬥陣等等。
  通天教主也知道此戰關係著截教日後的氣數,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一一吩咐妥當之後,這才將大袖一揮,地麵之上一朵青蓮冒出,將所有的截教門人都托了起來,化作一道金光朝著凡間飛去,落在了潼關到朝歌的必經之路上,漫天雲霧繚繞,將殷商的最後一點地盤遮擋在了後麵。
  如此大的動靜,自然是早早就驚動了一眾闡教弟子,薑子牙、雲中子、南極仙翁、玉鼎真人、文殊廣法天尊等紛紛從潼關之中飛出,站在雲頭遠遠眺望著麵前的惡陣。
  在那若隱若現之間,可以看見那萬仙陣中,截教中高高下下,攢攢簇簇,俱是五嶽三山四海之中,雲遊道客,奇奇怪怪之人,凶形異樣,殺氣森然,撲麵而來的煞氣讓他們心驚肉跳,有些喘不過氣來。
  “今日方知截教門人竟有如此之多!吾教弟子不過屈指可數,南極師兄,這當如何是好?”雲中子眉頭緊緊皺了起來,臉上滿是愁色。
  與原著之中有燃燈道人主持不同,因為江皓插手的緣故,燃燈道人早早就叛出了闡教投奔到了西方教門下,此時闡教主事之人已經換成了南極仙翁,不僅修為上要差燃燈道人不少,心性手段上更是遠遠不如,讓他談玄論道還好,在殺敵破陣上就完全摸瞎了。
  看見著眼前這惡陣,南極仙翁隻覺得心頭膽顫,腦袋一片空白,完全沒有了主張,根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文殊廣法天尊、慈航道人、懼留孫等人經過了這段時間與截教鬥法廝殺,表現的要比南極仙翁好一些,但也是眉頭緊皺,臉上盡是愁色。
  南極師兄雖是一個實誠君子,但在這些事情的處理上,卻是要差了那燃燈許多!
  太乙真人暗中搖了搖頭,站了出來,說道:”自元始以來,惟道獨尊,他截教一意濫傳,遍及匪類,便是人數眾多又有何用?不過是苦勞心力,徒費精神,待到師尊和太上師伯來時,都難逃生死輪回之苦!”
  這話卻是讓一眾闡教弟子眼睛一亮,點頭稱是,這截教門人再多,也不過隻有通天教主一個聖人,而他們這邊卻至少有著元始天尊和老子兩個聖人,誰勝誰負還不是一目了然之事。
  “師弟所言極是!”南極仙翁的眉頭也是舒展了開來,說道:”我等這段時間便緊守關門,隻等著師尊和師伯前來,再與他分曉!“
  正說著,便聽見萬仙陣中一聲鍾響,雲霧漸漸消散了幾分,卻是金箍仙馬遂見闡教弟子在半空中窺視,耐不住性子,手持著寶劍衝了出來,冷笑一聲:“玉虛門下,既敢來偷看我陣,可敢於我分個高下?”
  馬遂叫的厲害,一眾闡教弟子站在雲頭卻都是眼觀鼻鼻觀心,沒有一個應戰的。
  不是一眾闡教弟子怕了眼前這馬遂,馬遂也不過是大羅金仙初階的修為,十二金仙之中實力強的都能與他匹敵,誰勝誰負並不好說,他們怕的是馬遂身後那黑壓壓一片的萬仙陣,若是這個時候打起來,恐怕不等元始天尊來,他們都要死在這。
  但這話卻不好明說,總有些示弱的味道在麵,誰都不願意丟這個臉。
  一時間場麵冷了下來。
  這種時候,黃龍真人的作用便體現出來了,沒人願意做的事情,自然得由他這個最不受待見的師弟出麵背鍋。
  黃龍真人硬著頭皮跳了出來,叫道:“馬遂!你休要猖狂!今日我等不與你一較高下,且等到吾掌教聖人來時,自會去破了你這萬仙陣!你何必……”
  “休要嗦!今日我便先拿你祭陣!”
  金箍仙直接打斷了他的話,手中的寶劍已經朝著他揮了過來,在他出手的同時,身後的萬仙陣也跟著輕輕一鳴,絲絲縷縷的霞光籠罩在了他的身上,讓那劍勢猛地一漲,劍光如同是一座陡直的山峰朝著闡教眾人壓了過去。
  這……這是什麼情況?不是應該說兩句場麵話,然後罷戰等我們來破陣嗎?
  黃龍真人根本沒有想到金箍仙這麼不按套路出牌,麵色一變,忙用手中的寶劍擋了過去,身子則是朝後暴退,朝著一眾闡教同門靠了過去,口中叫道:“師兄救我!”
  哢嚓!
  隻一瞬間,黃龍真人手中的寶劍便被那金箍仙斬斷,虎口也是崩裂,鮮血直流,身子直接倒飛了出去,還沒等他落到地上,空中又是一道金光閃過,卻是一個金箍箍在了他的頭上,道道霞光閃爍,金箍不斷收縮,隻痛的黃龍真人神魂欲裂,直接就化作了原形,在半空之中翻來覆去。
  其餘闡教門人也沒料到變故來的如此之,還不等他們取出法寶將黃龍真人救下,便聽見“”的一聲響,黃龍真人的那顆碩大龍頭竟是直接被這金箍箍碎,漫天的金色血液飛濺而出,落得滿地都是。
  砰!
  又是一聲悶響,無頭龍屍從半空之中落下,在地麵之上砸出了一個深坑,抽搐了兩下,便沒了聲息。
  

Snap Time:2018-11-15 06:07:18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