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之穿越諸天》全文閱讀

作者:幹燥的心  西遊之穿越諸天最新章節  西遊之穿越諸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西遊之穿越諸天最新章節第六百七十八章後記(大結局)(18-08-29)      第六百七十六章試道(18-08-29)      第六百七十五章來曆(18-08-25)     

第六百四十六章試探


  金鼇島碧遊宮前,道德玄文自那中年道人口中誦出,如同仙音一般回蕩在天地之間,縹緲玄妙,一隻隻仙鶴青鸞展翅環繞在他的身周,發出一陣陣欣喜的鳴叫聲,將他映襯得越發仙風道骨。
  酒興被攪,金翅大鵬雕眉頭一皺,望著一旁的金箍仙,開口問道:“道兄,這是何人?我怎從未見過?”
  “你自然是沒有見過,他不是我截教弟子,乃是那闡教的廣成子。”金箍仙臉上的笑意已經消失不見,眉頭緊皺,臉上盡是不悅之色,“他今日怎麼到我金鼇島上來了?還在碧遊宮門前吵鬧,若是攪擾了老爺清淨,他擔待的起嗎!”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闡截二教的矛盾也是在無數年間一點點積攢起來的,浩劫最多算是個導火索,將這矛盾徹底給引爆,並滾雪球一樣將它不斷的放大。
  “紅花白藕青蓮葉,三教原本是一家。”
  在最初的時候,闡截人三教道場都是在昆侖山上,隻截教門人弟子多是妖族出生,平日吵鬧不休,惹得了元始天尊的不喜,出手懲治了一番。
  這本來也沒什麼,聖人師伯教訓幾個師侄也是合情合理,但偏偏元始天尊在懲處之後還不肯罷休,一句“不分披毛帶角之人,濕生卵化之輩,豈非壞吾教清譽?”,讓通天教主將那些跟腳尋常的截教弟子逐出師門。
  這卻是惹怒了通天教主,當場便與元始天尊理論了起來,還將這事鬧到了老子的麵前。
  人教講究清靜無為,老子對截教弟子們的行徑也是早有不滿,自然而然便站在了元始天尊一邊,如此一來卻是徹底激怒了通天,他一怒之下,直接將道場從昆侖山搬到了金鼇島上。
  自那之後,人闡截三教徹底分家,門人弟子也少有走動,不料今日廣成子卻是突然出現在了金鼇島上,著實是讓一眾截教門人摸不著頭腦。
  “廣成子手中那金冠,看著怎麼那麼眼熟……”烏雲仙忽然輕咦一聲,指著廣成子手中的金冠說道:“多寶道兄,那可是你門下徒兒金靈聖母的金霞冠?”
  廣成子?火靈聖母?金霞冠?
  江皓隻覺得眼前這場麵看上去有些熟悉,仔細一想,很便反應了過來,這分明是原著之中廣成子三謁碧遊宮時的場景。
  這麼說三霄趙公明火靈聖母都已經上榜?封神浩劫已經進行到大半了?
  這段時間江皓醉心於修煉,連時間的流逝都要忘掉,直到見到眼前這一幕,才猛然想起自己已經有許久沒有關注過封神一事了。
  在原著之中,廣成子三謁碧遊宮的時候,已經是到了封神浩劫的後期,聞仲、三霄、趙公明、十天君都已經身死上榜,孔宣也已經被接引道人度化,廣成子在殺死了為徒弟聞仲報仇的火靈聖母之後,拿著她的法寶金霞冠前來碧遊宮拜謁通天教主。
  不過,這方世界因為江皓的緣故,已經發生了不少的變故,連那陸壓也已經死在了江皓的手中,他也不知道如今具體是個什麼情況,但有三清在暗中算計布局,這一過程可能會有些變化,但結果與原著應該不會相差太多。
  “金霞冠怎麼在他的手中?”多寶道人經烏雲仙這一提醒,也是發現廣成子手中的金冠正是他賜給火靈聖母的金霞冠,眉頭皺了起來。
  他與金鼇島上的這些截教門人都是從浩劫之初便聽從通天教主的吩咐,老老實實呆在金鼇島上修行,卻是不知道在凡間闡截二教已經是兵戎相見,當年的些許矛盾摩擦已經演化成不死不休的局麵。
  “我且去問一問他!”多寶道人隻是覺得心頭有些不安,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徒兒已經是死在了廣成子的手中,正待上前一問究竟,便見便見碧遊宮中通天教主身旁的童兒走了出來,將廣成子引進了碧遊宮中。
  ”走!我們也去看看!”
  眼見著廣成子走進了碧遊宮中,在場的一眾截教門人也都跟著走了進去。
  江皓、金翅大鵬雕等人對視了一眼,也都跟了進去,混在一眾截教門人麵,倒也不怎麼顯眼。
  碧遊宮內,通天教主盤膝坐在九龍沉香輦上,見一眾門人弟子走了進來,也是習以為常,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望著廣成子問道:“廣成子,你今日至此有何事見我?”
  廣成子見此場景心中卻是有些惴惴不安,但想到師尊的吩咐,還是一咬牙,倒身下拜,說道:“弟子啟師叔!今有薑尚東征,兵至佳夢關,此是武王應天順人,吊民伐罪。不意師叔教下門人火靈聖母,仗此金霞冠,第一陣先傷洪錦並龍吉公主,第二陣又傷薑尚。弟子奉師尊之命,下山再三勸慰,彼乃恃寶行凶,欲傷弟子。弟子不得已,祭了番天印,不意打中頂門,以絕生命。弟……”
  “廣成子,你膽敢殺吾弟子?!”
  “什麼?火靈聖母被他殺了?”
  “廣成子!真是好大的膽子!“
  ……
  周圍一眾截教弟子的麵色已然是大變,一個個目露凶光,神色猙獰,尤其是多寶道人更是目眥欲裂,眸中殺意幾乎要凝成實質,若非顧忌到這是在通天教主麵前,他恐怕會直接出手,將廣成子撕成碎片。
  能站在這的截教弟子每一個是簡單的,如此恐怖的殺氣聚攏在一處,哪怕是廣成子心頭也是一顫,好似是站在了野獸的嘴邊,隨時都會被吃掉一般。
  但他到底是功德金仙,一身修為已經到了大羅境界,心性也非常人可比,硬著頭皮將自己的話給說了下去:”弟子特將金霞冠繳上碧遊宮,請師叔法旨。若是師叔責怪,弟子任憑師叔處置!“
  說罷,廣成子如同認命了一般,一拜到底,雙手將金霞冠奉於頭頂,等待通天教主發話。
  這廣成子還真是好大的膽子!
  哪怕是江皓也不得不佩服廣成子這膽量,被這麼一群金仙、準聖盯著,還敢如此說話,也難怪當年能夠當軒轅黃帝的老師,果然有自己的不凡之處。
  “老爺,這廣成子膽敢殺害我截教弟子,絕不能饒他!”周圍一眾截教弟子紛紛叫嚷起來,一個個義憤填膺,將碧遊宮吵的跟菜市場一般。
  江皓在人群之中也跟著吆喝了兩句,不過他卻是知道這一切都隻是在做無用功罷了。
  果然,通天教主見大殿之內如此亂哄哄的,眉頭一皺,斥道:“都給我退下!此事我自有主張!”轉頭望向廣成子,說道:“吾三教共議封神,誰人上榜,自有天數,廣成子你與薑尚說:’他有打神鞭,如有我教下門人阻他者,任憑他打。’前日我有諭貼在宮外,諸弟子各宜緊守;他若不聽教訓的,是自取咎,與薑尚無幹,廣成子去罷。”
  “弟子拜謝師叔!謹遵師叔法旨!”廣成子心中大喜,忙將手中的金霞冠交到了一旁童子的手中。
  聽見通天教主如此說,周圍的一眾截教門人都是麵帶不忿之色,多寶道人正待上前分說,卻見通天教主擺了擺手,卻是不願聽他多說,讓他領著一眾截教門人退下。
  眾人無可奈何之下隻得離開,剛出了碧遊宮,金靈聖母便咬牙切齒的說道:“火靈聖母是多寶道人門下,廣成子打死了他,就是打吾等一樣;他還來繳金霞冠,在吾等麵前賣弄!我等師尊,又不察其事,反吩咐任他打,分明是欺我教無人!“
  江皓本來是不願多事,但聽金靈聖母一番話,心頭卻是一動,也跟著叫道:“對!絕不能饒了他!等他出來,我便去拿了這廣成子,以泄我等之恨。”
  通天教主不可能不知道他這些門人弟子們的脾氣,偏偏放他們先出來,顯然是在故意試探一眾弟子們的態度,他顯然也是其中之一,他若是表現的漠不關心,與之前表現出來的性格截然不同,很可能會引起通天教主的懷疑。
  江皓正想著,便見廣成子走了出來,一旁的龜靈聖母率先發難,拿著手中的寶劍便斬了過去,口中叫道:“廣成子,休走!”
  

Snap Time:2018-10-19 18:50:52  ExecTime:0.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