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之穿越諸天》全文閱讀

作者:幹燥的心  西遊之穿越諸天最新章節  西遊之穿越諸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西遊之穿越諸天最新章節第六百一十四章孔宣(18-04-25)      第六百一十三章三山關(18-04-23)      第六百一十二章道友請留步!(18-04-20)     

第六百零八章因果


    武夷山二仙洞,蕭升坐在府邸的石亭中,麵前的茶水已經轉涼,但他恍若未覺,怔怔的看著麵前的瀑布,眉頭緊皺,臉上滿是愁苦之色。

    半個月前,他們將燃燈道人請來洞中品鑒武夷山上的仙茶,卻發現燃燈道人一直顯得心不在焉,問過之後,卻是得知燃燈道人不是對這茶有什麼不滿意,而是為自己最近遇到的一些事情發愁。

    蕭升曹寶二人自然是屁顛屁顛的湊了上去大獻殷情,盡管他們也不覺得自己能幫得上燃燈的忙,但這份心意卻是要表現出來,若是能夠借此拉近與燃燈道人之間的關係,進入到闡教之中,哪怕隻是成為一個外門弟子,對他們來說也是天大的福分。

    但沒想到,這一問,卻問出一個席卷三界的天地浩劫來,直把他們嚇得魂飛魄散膽戰心驚。

    因為按照燃燈道人的說法,浩劫來臨之際,凡人、修士俱皆難逃,根基福源深厚者,當成仙道;根基福源兩者缺一者,可入天庭任神職,修神道;兩者皆不足者,身死道消,化作飛灰,永世不得超生。

    而無論是從根基來說還是從福緣上來看,他們兩個都是半點不沾邊,等到這浩劫一起,恐怕隻會落一個灰飛煙滅的下場。

    沒有人是不怕死的,修煉之人同樣也不例外,蕭升曹寶都是天生地養的生靈,懵懵懂懂萬年方有靈智,又苦修數千年,才有了如今的修為,如何舍得拋棄這一切?

    燃燈道人話音剛落,他們便跪在了地上苦苦哀求起來,隻求燃燈道人給他們指點一條明路。

    想到這,蕭升心頭一陣慶幸,若非他們兄弟這些年來對燃燈老師恭敬無比,恐怕就是跪倒死,也難以求得一個上封神榜的名額。

    “連三教弟子都無法避免的浩劫啊!幸好燃燈老師慈悲,願意給我們一個機會,否則我們恐怕就真的就像普通散修一般,糊糊塗的變成了枉死鬼了!不,是連鬼都做不了!”

    蕭升臉上滿是感激之色,正捉摸著什麼時候再去拜見一些燃燈老師,便見曹寶從外麵走了進來,坐在了他的神鞭。

    曹寶說道:“道兄,還在為燃燈老師說的浩劫擔心嗎?”

    “能不擔心嗎?”蕭升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原本以為你我兄弟這逍遙日子還能再過個千年,沒想到……唉……”

    “道兄何必唉聲歎氣!在此等天地浩劫麵前,你我不過是一隻螻蟻,如今能夠上封神榜,已經是得天之幸,神道雖然比不得仙道逍遙自在,但至少也可以長存世間,總比那魂飛魄散強!”曹寶寬慰了一句。

    “賢弟說的沒錯!”蕭升點了點頭,勉強振作了一點精神,說道:“三教弟子看不上神道,但對我們散修來說,能夠位列仙班也是好事,是為兄貪心了!”

    “對了,道兄,燃燈老師留下來的那寶貝呢?”曹寶走近了蕭升身邊,小聲說道:“你千萬要將它收好了,萬不可出現任何差錯,若是到時候我們壞了老師的大事,那就糟了!”

    “放心!此事關係到你我兄弟日後的前程,我怎麼可能不小心謹慎!”蕭升一邊說著,右手輕輕一翻,掌心之中一陣金光璀璨,他顯然還控製不好這法寶,口念咒語好一會兒,金光才漸漸散去,露出了法寶的本來麵目。

    那法寶圓形方孔,正反兩麵分別可這“招財”、“進寶”四個古篆,看上去和凡間的銅錢沒什麼兩樣,隻不過在那銅錢的左右兩邊,各長著一個精致小巧的翅膀,平添了一分可愛。

    “道兄,你說燃燈老師為何要將此事交給我們?闡教那麼多弟子,哪個不比我們強?幹嘛不找他們來做此事?”曹寶忽然開口問道。

    “這……”蕭升張了張嘴,一時也有些語塞,之前他被天地浩劫的消息嚇到了,一直沒往這方麵想,現在曹寶忽然提起來,他自己也是回答不上。

    曹寶道:“道兄,你好好想想,若他隻是想救我們,根本不需要如此大費周折。這麵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蕭升如同炸了毛的雞一樣跳了起來,狠狠一把將曹寶拉到身側,壓低了嗓音,怒道:“休要胡說八道!你這是要找死嗎?”見曹寶似乎被他嚇到了,神情才緩和下來:“燃燈老師何等人物,豈會哄騙我們這種沒有背景的散修?你別胡思亂想,就按照燃燈老師吩咐的做,若有一日,他將敵人引到這武夷山,我們直接用這落寶金錢對付那人便是!”

    “道兄,你真的沒有想到些什麼嗎?比如說,趙公明什麼的?”曹寶問道。

    “趙公明?你說截教的二代親傳大弟子?和他有什麼關係?”蕭升臉上疑惑更甚,同樣還有些不耐,說道:”好了!你就別胡思亂想了!等下我便去閉關修煉,爭取早日將這寶貝煉化了,然後依照燃燈老師講的去做,就算真的死了,也能上封神榜!若是僥幸活下來,我們……”

    蕭升正說著,眼角餘光無意間看到曹寶右手正握著桌上的茶壺,臉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等他看到曹寶拿起桌上另一側的茶杯自斟自飲起來的時候,神色驟變。

    錚!

    蕭升右手一翻,一道金光閃過,掌心之中多出了一柄寶劍,指著麵前的曹寶,厲聲喝道:“不對,你不是曹寶!你到底是何人?”

    “道兄,你這是做什麼?我不是曹寶,還能是誰?”曹寶抬起了頭,臉上滿是無辜。

    “該死的孽障!還敢戲弄於我!我們兄弟二人雖然都愛品茶,但我喜濃茶,他喜淡茶,向來都不會碰對方的茶壺!”蕭升勃然大怒,看著麵前的假曹寶一陣的咬牙切齒,“曹寶賢弟呢?你將他怎麼樣了?”

    “果然,變化之術再神妙,改變的也隻是外形,這些細節終究是無法模仿!”

    這假曹寶自然是江皓變化而成,當日燃燈道人突然現身武夷山,還差點識破了他的變化之術,著實把江皓嚇了一跳。

    為了不被燃燈道人發現,他甚至連千眼和順風耳都不敢亂用,老老實實的躲在那水潭之中,哪怕後來燃燈道人離開,他也沒有貿然行動,又等了半個月,直到確認了燃燈道人已經走遠,他才從水潭之中走了出去。

    然後,便在蕭升手中發現了落寶金錢的蹤跡,這顯然是燃燈道人留下來的。

    這讓江皓很是疑惑,正如他之前所問的,他實在是想不明白燃燈為何要特意將這落寶金錢交給蕭升曹寶這兩個廢材,別說是其它闡教二代弟子,就算是闡教的三代弟子也比這兩個散修強太多。

    難道他們身上有什麼奇特之處?

    江皓完全無視了蕭升的怒目而視,淡淡說道:“你不用管我是誰,把落寶金錢交出來吧!再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可以饒你們一命!”

    “妄想!”蕭升一聲怒喝,他現在已經是將燃燈道人視作此次浩劫之中唯一的救命稻草,如何肯將這落寶金錢交出來,揮動手中的寶劍,朝著麵前的假曹寶斬了過去。

    嗡!

    與此同時,布置在洞府之中的陣法也被引動,虛空之中一道道漣漪出現,化作波濤洶湧的海浪,配合著他的劍法招式,朝著假曹寶拍打了過去,

    “執迷不悟!”江皓搖了搖頭,右手輕輕朝前一探,五指竟是直接刺穿了麵前的法力虛影,抓在了那寶劍之上,稍一用力,便聽見哢嚓一聲輕響,那寶劍從中斷裂開來,光芒靈氣也盡皆散去。

    “這……這……”

    蕭升看著手中的斷劍,隻覺得心底生寒,他再也顧不上曹寶,身子一晃,化作一道金光便想要朝著洞外遁去。

    但,還沒等他逃出洞府,便覺得一陣吸力從背後傳來,整個人朝著後方到飛了回去,緊接著便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嗡!

    滅世黑蓮壓在了蕭升的靈台之上,如同帶著蓮花冠一般,將他的法力神魂盡皆封印。

    江皓瞳孔之中兩道金光迸射而出,直指蕭升的神魂,卻是他懶得再和蕭升墨跡,直接用法術去搜查他的神魂。

    他的動作格外小心,倒不是心懷慈悲,怕傷了蕭升的性命,而是擔心燃燈已經將蕭升和曹寶的名字簽在了封神榜上,他若是不小心將這兩人殺死,他們的魂魄飛到封神榜上,這發生的一切都會徹底暴露在闡截兩教麵前,

    有滅世黑蓮壓製,蕭升的一切都敞開在了江皓麵前,甚至連他自己都忽視了的記憶也不例外,無數斷斷續續的畫麵在江皓眸中流轉,很便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蕭升曹寶是見過趙公明的,隻不過,那是在他們生出意識之前。

    天生地養的生命往往有靈寶伴生,就如同東皇太一的東皇鍾、鎮元子的地書等等,蕭升曹寶同樣也有自己的伴生法寶,不是落寶金錢,而是三十六顆定海珠!

    隻不過,與東海太一等人相比,他們兩個無疑要倒黴的多,自己尚未生出靈智,伴生靈寶卻被人提前發現。

    而發現這定海珠的人,便是趙公明和燃燈道人。

    趙公明有三霄相助,混元金鬥配合著金蛟剪,哪怕燃燈道人修為在他們之上,卻也是抵擋不住,一番爭鬥之後,趙公明得到了其中的二十四顆,而燃燈則得到了剩下的十二顆,之後又發現了蕭升曹寶這兩個倒黴蛋。

    作為擁有著伴生靈寶的先天生靈,蕭升曹寶日後的成就哪怕不如鎮元子、東皇太一,也不會相差太多,至少也是叱吒一方的大能巨擘。

    但因為伴生靈寶被人取走的緣故,這一切徹底泡湯,不僅誕生靈智的時間也生生向後推遲了萬年,而且天資也遠不如其它先天生靈,修煉千年,也不過是才到玄仙境界,就這,還有燃燈道人暗中相助的緣故。

    “原來如此!難怪燃燈一定要借他們手對付趙公明,取回定海珠!”

    江皓恍然大悟,封神世界最講究因果,燃燈會有如此布局也就不難理解了,他伸手將落寶金錢取來,正要轉身離開,麵色忽然一變,抬頭望去,隻見天邊一道虹光飛來,不是燃燈又是何人?

    

Snap Time:2018-04-26 21:36:56  ExecTime:0.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