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大帝》全文閱讀

作者:忘情至尊  武道大帝最新章節  武道大帝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道大帝最新章節第三千三百九十章帝師的過去(18-06-21)      第三千三百八十九章截殺與回歸(18-06-21)      第三千三百八十八章切磋結束(18-06-21)     

第三千三百六十八章曹鬆的後人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悄然流逝。雖

    然羅修在真我學宮中掀起了一些風波,但終究也是僅限於真我學宮一些弟子的層麵,並沒有引起一些大人物的關注。

    所以也就沒有人知道,羅修這個一直都被大人物們尋找的人,實際上已經悄無聲息的進入了學宮之中。

    雖然說天永與羅修的關係不錯,但也不至於有人懷疑被她舉薦的這個人就是羅修,畢竟誰也不會想到羅修會以這樣的一種方式過來。

    “嗡!”

    這一日,羅修閉關修行的洞府之中,神光璀璨,大道之音響徹。第

    三道源輪的虛影,在他的身後浮現。與

    此同時,另外兩道源輪虛影也一並出現。能

    在這樣的境界就凝聚出三道源輪虛影,本身就代表了一種絕頂的天賦與資質,意味著將來隻要不隕落沒有意外,是有很大機會成就源滅境強者的。

    要知道,源初的三大境界,源滅屹立於巔峰,僅次於傳說中的永主宰。“

    什麼時候去寂滅戰場?”出

    關後,羅修便感應到了天永的氣息,身影一閃,便飛了過去,向天永詢問。

    “具體時間還不知道,你似乎很期待的樣子?”天永好奇的看著羅修,這段時間兩人在同一個地方修行,她的心中也在糾結是否要將她腦海中經常浮現出來的那些奇怪記憶說出來。

    畢竟那些疑似記憶的奇怪場景,與羅修有關。至

    於寂滅戰場的事情,羅修有些很上心,這讓天永有些疑惑,畢竟那可是源初級強者的戰場,如他們這種境界的修士,連大帝境都不到,一旦進去了稍有不慎就會形神俱滅。

    別人都對這種危險的地方避之不及,羅修這個人卻恰恰相反,似乎什麼地方有危險,他就越是感興趣似的。

    而實際上羅修還真的有這種心理,因為根據他的經驗總結,越是危險的地方,也同樣存在有機緣,關鍵在於這個機緣造化你有沒有那個能耐去得到而已。

    當然了,就像是進入初古破滅地那次一樣,為了以防萬一,真我學宮在安排曆練的時候,也會做好一些準備,盡量的降低有人隕落死掉的可能性。隨

    著消息傳開,許多真我學宮的弟子也都紛紛報名,實際上不去報名也沒有辦法,因為在真我學宮中這類曆練都是強製性的。

    不去的話就被逐出學宮,能來到這的天才都很傲氣,自從上一次因為有人放棄而被逐出學宮之後,其他的人即便知道有危險,也都會選擇報名參加。

    上一次初古破滅地之行,大多數人都活了下來,除了九天宮的幾個人據說是被羅修斬殺之外,其他的人大多安全返回。

    兩人在一座山峰上坐著喝茶,天永的手中拿著茶盞,一雙美眸凝視著茶水,心不知道在想什麼。羅

    修可以看出天永有心事,不過他並沒有多問,如果天永想要告訴他的話,自然會說。

    一時間,兩人都有些沉默。“

    對了,聽說你上一次被人以曆練的名義流放到初古破滅地中,是一個叫做曹鬆的強者所為。”驀然間,天永對羅修說道,打破了彼此的沉默。“

    沒錯。”羅修點了點頭,雖然說他如今凝聚出了第三道源輪虛影,但一身修為終究沒有突破,而那曹鬆乃是大帝境的強者,他暫時還不是對手。目

    前他所能做到的,也隻是能在聖尊境內橫行,無懼一切強敵,除非他能將自身沉澱到極致,然後突破到聖尊,到時候或許才能具備與大帝境一戰的實力。

    所以關於那件事情,羅修一直都在忍耐,不然的話,以他的性格早就去找曹鬆報仇了。“

    我最近聽說了一件事情,曹鬆有一個侄子天賦很高,原本第一批進入真我學宮的弟子中沒有他,但就在你被流放到初古破滅地後,他就進入了真我學宮,還得到了進入元靈塔的名額。”天永忽然說了這樣的一句話。以

    她的性格並非是多事之人,此刻也是故意岔開話題,擔心自己忍不住會將心中的事情告訴羅修,她也不知道說出來後會是怎樣的結果,所以心中忐忑。

    實際上她原本是不想跟羅修說這些的,畢竟一旦告訴了羅修,以他的性格肯定會去做一些什麼,會讓他惹上一些麻煩。

    “哦?他叫什麼名字?”羅修眉頭一挑,的確是來了一些興趣。顯

    然,曹鬆當年以大帝境強者的身份來對付他這個年輕一代的小輩,這其中必定是有利益牽扯的。如

    今看來,曹鬆答應成為某些大人物的棋子而將他扔到初古破滅地去,對方許諾的好處應該就是將他的那個侄子送到真我學宮中來。曹

    鬆雖是大帝,但他卻遠沒有達到屹立於絕巔的程度,沒有能耐將自己的族中年輕一代的天才送進來。

    按照天永的說法,如今的真我學宮之中,諸多弟子最起碼也都修出了一道源輪虛影,而曹鬆的那個侄子,原本連一道源輪虛影都沒有修出。但

    是來到真我學宮後,得到了很多資源和寶物,在短短五六年的時間,已經是凝聚出了第二道源輪虛影了。

    “他叫做曹睿,雖然不知道這些年你經曆了什麼,不過如果你沒有修出第二道源輪虛影的話,還是不要去招惹他的好。”天永如此說道。

    她記得當年在起源之地的時候,羅修曾經顯現出一道源輪虛影,這幾年的時間,是否凝聚出第二道源輪虛影,尚未可知。

    “無妨,如今的我即便是不需要顯現出源輪虛影,也不將凝聚兩道源輪虛影的人放在眼。”羅修淡淡的說道。

    實際上就連羅修自己都不知道他的戰力到底有多強,因為他的戰力無法以境界來進行揣度與衡量了。

    此前他接連擊敗真我學宮中的一些弟子,雖然都是凝聚出一道源輪虛影的人,但他卻根本不需要顯現出源輪虛影就能將之輕鬆擊敗。放

    下手中的茶盞,羅修的身影一閃而逝,他既然知道了曹睿這個名字,那麼隻需要稍微打聽一下,就能知道他在什麼地方修行了。一

    座大湖的中央,有一個湖心島。湖

    心島上,此刻有一個年輕的身影盤膝而坐,周身環繞著一道道大道之力凝聚的符文與玄奧的紋路,這些符文與紋路不斷的排列組合,似乎在演化一種強大的神通秘法。驀

    然,這名年輕人的雙眸睜開,目光看向湖中。隻

    見在那湖水的水麵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一襲黑袍的身影,雙手背負,目光冷然的看著他。

    

Snap Time:2018-06-23 10:53:32  ExecTime:0.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