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妖皇逆天》全文閱讀

作者:清風扶醉月  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節  洪荒之妖皇逆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洪荒之妖皇逆天最新章節第773章:洪荒新勢力(4/13感謝百看盟主打賞)(18-07-23)      第772章:神奇的生靈(2/13感謝墨盟打賞!)(18-07-23)      第771章:大鵬必須死(18-07-23)     

第749章:‘情緒’的爆發(2/5)


    “既然老子道友乃人教教主,且和此寶有緣,自然有老子道友所得,我西方並無意見。”接引說道。

    “本尊也無意見。”元始也道。

    “本教主,也無意見。”通天似乎明白了,此前二兄元始就找過自己商議共同抵抗道尊的壓迫,看來他們是達成協議了,那自己也從善如流吧。

    況且女媧有鎮元子的聯合,再加上那乙木道人,似乎自己顯得格格不入啊。

    當然,順帶看看此前的猜測。

    二兄說道尊有意外,很久不現身,通天表示懷疑,正好借此機會看看是不是真的。

    畢竟若是聖人大戰起來,道尊會出麵的。

    若是不出麵表示二兄說對了,要是出麵那就要多考慮一下。

    “老子,吾乃人族聖母,你既然知曉此物和人族有巨大的關聯,那就莫要癡心妄想了,此物合該本聖母所有。”女媧說道。

    說完,鎮元子道:“女媧師妹說的對,此物和師妹有緣。”

    乙木是被太初分身叫來的,說叫他暗中行事,最好把人族至寶讓人族自己掌控,這至寶能冊封人族共主,以及一杆高層的能力,莫要流落在有心歹念的聖人手,否則對人族來說是個災難,聖人可借此掌控人族,更能得到氣運。

    但是,老子和女媧師妹的表示,乙木發現難辦了,自己沒把握讓聖人不爭奪,看這局麵必有一番爭奪。

    既然這樣,不如先向著自己人,讓師妹得到,然後老師出麵,師妹會答應的。

    “師妹乃人族聖母,合該擁有此靈寶,此靈寶對人族至關重要,隻有師妹這等對人族如對待後輩的聖人,才能掌控此靈寶的前提下,不去傷害人族。”乙木說道。

    說完,局麵很明顯了,一方支持老子,一方支持女媧,唯獨通天,似乎在猶豫,猶豫如何選擇。

    想到無量門的強悍,聖人一方總是吃虧,通天覺得自己要有表示了。

    若是置之不理會,讓自己成為獨行者?但獨行者是沒有人在自己落難時幫助的。

    既然這樣,隻能支持大兄,畢竟元神三分啊。

    “嗖嗖”

    一目了然,通天站在了老子一邊,

    這一幕最驚恐的不是女媧鎮元子,而是準提接引,在他們看來不應該的,通天這樣支持老子,今後可怎麼辦,今後元始天尊和老子反目後,老子和通天會沒有多少隔閡啊,這難受了。

    “看來要做過一場了。”鎮元子道:“老子、原始、通天,貧道領教一下你三清的能耐。”

    直接無視了西方的兩人,西方的兩人太弱,沒多少壓力。

    但三清聯合都有至寶,這一仗不簡單,尤其是三清聯合加上三大至寶,甚至還有那誅仙四劍。

    而且哪怕準提接引是陪襯,也不容易啊。

    洪荒八大聖人,分成了兩方,一個是三清加西方二人,一個是無量門下,第一次這麼清晰的對比。

    三清等這般做,此前是不敢的,但自從此前的計劃形成後,他們敢了。

    也需要一步步的試探,看道尊是不是真有意外,若是不出現那就好辦了,會進一步加大步伐。

    若是出現,那也要抵抗一下,拿洪荒來做籌碼,看道尊會不會因為怒火而損傷洪荒。

    “哈哈,既然鎮元子道友如此痛,那我等師兄弟,就領教無量門下的高招。”準提陰沉的說道。

    一句無量門,一句我等師兄弟徹底表明,也在告訴三清,我們是師兄弟,他們是無量門下。

    一個道祖門下,一個道尊門下,八人都感到了艱難,但這一刻容不得退縮啊。

    尤其是‘局外人’的乙木,他忽然感覺一張大網向自己襲來。

    本不是這個局麵的,本來是得到至寶給人族的,為何成了八個聖人的對立。

    這很不對,似乎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在牽引。

    再結合三清西方教兩人的表現,乙木一陣恍惚,他們聯合了?

    鎮元子和女媧也不傻,尤其是鎮元子,他也開始疑惑,自己隻是因靈寶出世前來湊熱鬧的,怎麼成了這樣的局麵,似乎引導自己一步步進入劇中啊!

    女媧也是這樣的感覺。

    但聽到準提的話後,他們明悟了。

    不知不覺間,五人已經聯合,雖不知聯合起來的緣由,但這個局麵就表示很麻煩。

    “師兄,師尊呢?”鎮元子傳音問道。

    “師弟師妹,師尊去混沌突破了,需要很長的時間,為兄也不知。但可以肯定,師尊短時間難以歸來,而對麵的五人達成了聯合,他們的目的不用想也知道,無非氣運和功德,此前有師尊在,他們很多計劃都不能施展,現在師尊不在,他們沒有了畏懼。”乙木道。

    跟隨太初最久,乙木最了解太初的所作所為。

    準提他們會誤會太初打壓。

    但乙木知道,師尊真的一切為了洪荒好,所作所為都是為了洪荒的壯大。

    師尊曾對他說過,聖人是洪荒放大的私欲,若是沒有也不行,就如一個人沒有感情欲望一樣,且隨著洪荒壯大,私欲也會變化,這是屬於平衡之下的運轉。

    乙木曾問過,為何這私欲不能滅除,太初的回答是:存在就是合理,他有存在的壞處,也有因它們存在而促進洪荒的進化。

    沒有他們存在,何來因果的劫難考驗。

    乙木從那時明白了,聖人就是洪荒生靈的攔路石和磨難,就如一個修道之人的心魔,聖人是洪荒所有生靈的心魔。

    也明白了,為何聖人替天行道,因為他們就是考驗和磨難,也是因果量劫的起源。

    因他們存在洪荒變得精彩,而非一成不變。

    更是也進一步感悟到,何為聖人是天道傀儡,天道是所有思想的綜合,聖人是一種情緒,情緒可以發作,但終歸會恢複理智。

    這是無形,到有形的變化。

    無形的情緒起不了波瀾,有形的情緒聖人,卻能翻江倒海,一次次讓洪荒出現不可預知的變化。

    因此,乙木也想過老師是什麼存在?

    理智、情緒之外的‘守護’存在?

    能幫助洪荒控製情緒,和洪荒相輔相成,借助洪荒壯大來壯大自己。

    這樣看來,師尊才是最大的‘意外’。

    幸好這個意外和洪荒相輔相成,不是破壞是共同進步,共同得到好處。

    現如今聖人聯合,乙木聯想到了,情緒總是被壓製後,開始爆炸了,要反抗理智之外壓製他們的‘守護’,也就是太初。

    洪荒天道的理智是規則,沒有變通隻有規則,所以漏洞很多,太初這個守護不一樣,有智慧、有想法,所以幾乎沒漏洞,總能壓製情緒。

    雖然是個比喻,但乙木發現這個比喻,能讓自己很清晰的明白聖人、師尊、洪荒、天道等,代表的存在。

    就像個總綱,結合總綱分析此刻聖人聯合,這就一目了然了。

    ……

    言歸正傳!

    乙木對女媧和鎮元子說了太初短時間難以回來後,兩人擔憂了。

    “這可如何是好,他們已經聯合,且三大至寶加上三清聯合,我們師兄妹難以抵抗啊!”鎮元子道。

    鎮元子很驕傲,卻也明白三清加三大至寶,不是自己能抵抗的,就通天的誅仙劍陣就是個難關,非四聖不可破,這不是說著玩的。

    幸好,非四聖不可破需要主動入陣,或被埋伏,隻要不進入埋伏的誅仙劍陣就好,還有一拚的實力。

    “我這就傳音造化老師,師尊突破不能打擾,若是我等抵不過,隻能請造化老師前來。”乙木想到。

    “善!”鎮元字聽後點了點頭。

    倒是女媧一陣愧疚,“牽連兩位師兄,師妹惶恐。”

    “無妨!”乙木擺了擺手道:“就是沒有靈寶出世,也會有雙方的對立,隻是湊巧成了一個引子而已,師妹無憂多慮。”

    “是啊,師妹無需多慮,他們早就開始聯合,就是沒這次事件,也會發生的。”鎮元子也安慰道。

    ……

    很,一行八人來到了混沌中,這已經是清楚的條例。

    聖人不可隨意在洪荒大戰,所以沒有太初參與的前提下,三清和西方兩人在那都一樣。

    甚至,來混沌不就是進一步試探嗎?

    八人,一邊五人,一邊三人,混沌中對立。

    都很忐忑,一個是試探,一個是擔憂師尊不在,洪荒有點亂。

    “三位,若是此刻速速離去我們當沒發生過,若是執迷不悟,我五人聯合,恐怕難免有損傷的。”老子幽幽的說道。

    “哼,老子,看來你的腿好了就忘了此前的傷害,你們在做什麼要想清楚,想清楚要承受的代價。哼!”鎮元子說道。

    這把老子氣的不輕,當然也叫老子五人一陣難受,他們自然知道在做什麼。

    聯合表明要對抗太初,雖隻是想得到點尊重和自由,但不管如何,聯合了就沒了退路。

    若是太初有天歸來,可能要接受巨大的懲罰。

    這懲罰不知道是什麼,但自己等不死不滅,在加上死活不出洪荒,這樣算來,就是懲罰也能抵抗過去的。

    無非是今後會過得有點艱難。

    對抗勝利了好說,日子會越來越好過,要是對抗失敗,絕對會比現在過的更慘。

    幸好,總歸不死不滅。

    既然這樣,搏一把吧。

    “哼,無需你提醒,聖人替天行道,聖人不死不滅,聖人應當有該有的權利,我們隻想得到應得的而已。”元始道。

    這話說完,老子等很同意的點頭。而通天卻有點臉色難看,他剛才就發現了不對,不小心被上船,還不能下去,下去是深水,這不是自己想要的。

    “哈哈,應有的權利?我看是欲望和不滿足吧?”乙木對聖人了解的最清晰,當聽到元始說要權利和尊重後,他笑了。

    “說的如此冠冕堂皇,還不是覺得自己很強大,欲壑難填之下感到難受,所以想貪婪的得到更多?”乙木鄙視的笑道:“就是因為你的私欲太重,所以師尊才會處處限製你們,按照你們的想法,洪荒將會墜入深淵,竟敢恬不知恥的說應得的,你們端是好生不要臉。”

    這話說完,無異於揭人短啊,五人怒了。

    而乙木又道:“當然,還有看到無極聖人將要出現,而你們卻不是,感到了委屈,感到自己這麼偉大,竟然成就不了無極聖人?所以也很恐懼,想在無極聖人誕生前,拚命的搜刮,也想掌控洪荒,哪怕洪荒有巨大損失也要阻止無極聖人出世,是不是?”

    又道:“你們的想法,當本聖不知道?師尊為何不按照你們想的來,因為你們私欲太重,按照你們想的來,會毀了洪荒,洪荒是眾生,不是眾聖!你們要是理解不了這個?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們,你們注定會被淘汰,注定成不了大氣候。”

    冰冷的話語,興許是在混沌,所以傳的很遠。

    在場的所有聖人,包括鎮元子和女媧,猛的發現,乙木說的很對,但不想去承認罷了。

    承認了不就是承認自己是毒瘤嗎?

    那自己的存在不是偉大,而是因必須或者說平衡而存在的。

    不是自己想的那樣,自己等人不可缺少?

    若是承認了,那無盡歲月來的驕傲,該何去何往?

    “是啊!”準提忽然歎息道,這把眾人驚得不輕。

    “但是……”準提忽然一笑:“但是那又如何,明白又如何?放任自流嗎?不會的,就因為我們這樣,所以才反抗,就因為這是我們的道,所以我們別無他法,你的話讓我明白了隻能如此,讓我放任自流,讓我無私成全眾生,貧道做不到!所以,就因為做不到,我們是聖人!”

    “聖人不死,私欲不止!”準提說出了這一句話。

    已經一清二楚,聖人就是私欲,洪荒還有私欲,聖人就不死,反過來聖人不死,所以私欲不止。

    乙木募得啞口無言,的確是這樣啊,不怕不承認,就怕承認啊。

    承認了也就別用什麼無私去指責別人了。

    “好,好,好!準提,此前一直看不起你,但現在本聖覺得,你很無恥,但你的無恥比他們要高尚。”乙木笑了。

    自己剛才有點走起入歧途的感覺,非要和人家說誰好誰壞,有意義嗎?

    毫無意義啊,用嘴能說退別人,洪荒沒發什過,終究是強者為尊、勝者為王啊。

    都是為了自己的道,都是這樣而已。

    怪不得師尊對聖人以及一些冒犯他的,總會大度的放過,原來師尊早就明白,洪荒說到底就是這樣,為了自身的道,沒有所謂真正的對錯。

    贏了就是對的,輸了就是錯誤。師尊一直贏,所以他不在意對錯,隻看那樣對洪荒有好處,有好處放他一馬,沒好處直接打殺。

    “既然如此,準提我來領教你的高招。”

    “轟”乙木神威全開,頓時和準提對上了,有自知之明的他,知道剩餘的四個自己都沒把握,隻有準提能壓過他一籌。

    剩下的四個就看自己兩個師弟師妹的了。

    ……

    PS:很多書友可能不喜歡三皇五帝的劇情,不過,本書不一樣的,三皇五帝隻是時間線,其中會有改變和很多布局的,不要先天的就認為,是自己很熟悉的套路劇情,要是那樣的套路劇情,我會壓縮進兩三章寫完。

    

Snap Time:2018-07-23 23:33:29  ExecTime:0.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