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武天魔》全文閱讀

作者:付夢  極武天魔最新章節  極武天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極武天魔最新章節第三百四十七章覆滅(18-04-13)      第三百四十六章抹去(18-04-11)      第三百四十五章滅殺(18-04-11)     

第三百四十七章覆滅


    咕嚕咕嚕……

    一陣古怪的聲音響起,神水宮的弟子們抬頭望去,發現天池竟是不知何時已經開始逐漸沸騰起來,一股濃重的硫磺氣味四處傳來,並且愈發地濃厚,極為刺鼻。

    普通弟子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那些知道內情的長老和真傳弟子們卻已是臉色大變。

    這座死火山,眼看竟是出現了再度爆發的跡象。

    下方的神水真人的視線迅速轉移到黃奇身上,他悲憤地高呼道:“赤焰宮主,我們已按你要求將畢軒師弟帶出來了,你為何還要如此趕盡殺絕?!”

    這火山沉寂了這麼久的時間,早已失去了再度爆發的可能,不然當初神水真君也不會將神水宮建立在火山口上了。

    如今卻出現了再度爆發的跡象,也隻有是因為黃奇了。

    黃奇神色淡然,仿佛沒有聽到神水真人的話一般,隻是伸出一隻手對著下方神水宮,緩緩地向上虛拉,好像手中提著一個無形的重物。

    而隨著他的動作,天池之中沸騰的越發厲害,才平靜下來沒多久的山體,也漸漸開始出現了顫抖。

    下方頓時混亂了起來,那些弟子聽到神水真人的話後,都隱隱猜到了真相,心膽俱喪之下,再也顧不得其他,開始四散奔逃起來。

    轟!!!

    天池中的一處驟然炸開,靠近那的一個殿宇轟然崩塌,大量火紅的岩漿衝天四散,有幾個倒黴的弟子躲閃不及,被岩漿澆在身上,於慘叫聲中迅速殞命。

    “哥哥?!”

    悠兒震驚地看著下方的慘狀,抬起頭看到的卻是一雙燃燒著熊熊赤焰的妖異雙瞳,隨後眼前一黑,就徹底失去了意識。

    旁邊的大黃看到黃奇使過來的眼色,當即會意施展天賦神通,將悠兒暫時轉移到了空間夾縫之中。

    轟!轟!!……又是數處猛然炸開,恐怖的岩漿四處飛濺,到處都是淒慘的叫聲。

    “赤焰魔頭!我與你拚了!!”下方的神水真人看的兩眼通紅,傳承了上千年的宗門,今日卻在他的手中一朝覆滅,這讓他如何能夠接受。

    他狂吼一聲,身上爆發出一道耀眼的藍光,向著黃奇爆射而去!

    本源之力在瘋狂燃燒,讓他周身的空間都出現了些許的扭曲,留下一路扭曲的軌跡。

    然而黃奇看都沒有看一眼,隻是隨手一點,態度隨意到就像是在碾路邊的螞蟻。

    !!

    神水真人在半空中就化作一團赤焰,眨眼間就燃燒殆盡,徹底身死魂消。

    又是幾道流光飛起,但卻是向著四周射去,原來是餘下的幾名地元強者試圖逃離這。

    “大黃。”黃奇淡淡地說道:“殺了他們。”

    大黃點頭,身形一閃便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就一斧砍死了一名地元。

    轟!!

    越來越多的岩漿從天池之中炸開,到處都是哭嚎奔走的神水宮弟子,大半個神水宮都已經徹底崩毀,天池逐漸轉化成了一片岩漿海洋。

    黃奇沒有理會那些四處奔逃的弟子,這些弟子死不死關係都不大,能逃得了算他們好運,隻要地元境界的武者一個不落就行了。

    他望向了傳武殿。

    在他的眼中,傳武殿內正散發著一層常人看不到的淡淡藍光,一圈圈地向外蕩漾,將原本早就該爆發出來的岩漿死死壓製在下方。

    黃奇向著傳武殿俯衝過去,悍然一拳轟下!

    轟!!

    藍光轟然破碎,黃奇直接轟破殿頂,跳進了傳武殿中,循著那層藍光的源頭一路前行,很就來到了一個緊鎖的高大銅門之前。

    神水宮的傳承真功,正在這銅門之後。

    上前推著試了試,銅門一動不動,正準備用力時,一張蒼老的麵孔浮現出來。

    “宗主玉印何在……”

    !!

    整個銅門連著邊上的厚重牆壁都直接轟飛,黃奇收回踢起的右腿,緩步向著麵走去。

    麵是一潭小小的清池,清池之中,一條半米長通體水藍色的袖珍型蛟龍正在清池之中遊動,一圈圈藍色光波正不斷自蛟龍身上向著外麵散發而去。

    “有意思。”黃奇看著那小龍,眼中滿滿都是興趣。

    沒想到傳承真功竟然還有這種形態的存在。

    他伸手虛抓,清池的周邊岩壁頓時融化成岩漿狀態,一隻由岩漿組成的大手一把抓住小龍,將其完全包裹,形成一個岩漿團懸浮在半空中。

    黃奇張開大嘴猛地一吸,岩漿團便被他吸入口中,打了一個飽嗝吐出一口黑煙後,腦海中便出現了這傳承真功的名字。

    玄龍真水錄。

    得到傳承真功後,黃奇再不耽誤,轉身就向外飛去。

    待到他飛出傳武殿,失去了傳承真功鎮壓的傳武殿,便逐漸向著下方的岩漿海緩緩沉去。

    而放眼望去,整個天池已經徹底化作了一片恐怖的岩漿火海,就像傳說中的火海地獄一般,到處都是硫磺濃煙,痛哭慘嚎之聲不絕於耳。

    黃奇衝上天空,對著下方伸出右手,猛地一握!

    轟!!!

    整個火山,終於徹底爆發了起來,恐怖的岩漿衝天四起,滾滾濃煙直衝雲霄,山體劇烈的顫抖,無數動物四走奔逃。

    那些得幸逃出來的弟子們失神地望著這一幕,淚水無聲留下。

    黃奇沒有在意那些弟子,沒有了宗門的資源,他們中絕大部分人最終隻能淪為普通江湖人。

    他轉頭看了一周,微微皺眉,大黃卻是不知蹤影。

    “難不成出了意外?”

    正想到此處,就看到南方不遠處妖氣衝天而起,無數黑雲滾滾襲來,遮天蔽日。

    黃奇神色一動,那正是大黃的氣息,而且還像是全力出手的樣子。

    剛準備飛過去的時候,就看到那大股妖雲迅速收斂消失,而大黃的氣息不斷接近中,戰鬥竟是在一瞬間就被解決了。

    遠遠地就看到大黃兩手各提著一男一女,待到飛到近處,黃奇更是發現女子隻有先天境界,是個先天武者。

    而大黃的牛角上,正印著一個深深的劍痕,胸口處一片焦灼,看樣子似是吃了不小的虧。

    “怎麼回事?”

    黃奇有些驚訝,這兩人一個才先天,一個不過初入地元,竟然讓大黃如此狼狽。

    “媽的,不小心被這個小娘皮給陰了。”大黃一臉鬱悶,將被製住兩人直接扔在了地上,摔得他們痛哼了一聲。“她身上竟然藏著一個天元強者的後手,讓我不小心被一個天元強者隔著不知多遠給轟了一記,差點當場就交代在她手了。”

    “哦?”黃奇略微驚訝地看了地上的李沐一眼。

    這女子便是凰真道的傳人李沐,另一個人則是龍濤了。

    李沐能有天元強者庇護,其身份自然不簡單,也正是因為考慮到這點,大黃才沒有當場格殺,而是帶回了黃奇的麵前。

    “她是什麼人?”黃奇問道。

    大黃還未說話,李沐就大聲道:“我是風州凰真道的弟子,凰真道當代二長老是我玄祖,你們不能殺我!”

    聲音雖大,卻帶著一絲明顯的輕微顫抖。

    “凰真道?”黃奇搜刮記憶,依稀記得聽扶風子介紹當世宗門的時候提到過,似乎是一個挺厲害的仙武宗門。

    “放她走吧。”既然不是神水宮的人,黃奇也懶得理她。

    至於什麼二長老,又關他屁事?

    大黃應了一聲,便收回李沐體內的妖氣,撤去了她的禁製。

    誰料撤開李沐身上的禁製後,她卻一把抱住了旁邊的龍濤,望著黃奇道:“我不走,除非你們把他也放了。”

    龍濤一臉感動地看著李沐:“沐兒……”

    黃奇莫名其妙地看著這對男女,疑惑道:“這個人也是凰真道的人?”

    大黃搖搖頭,說道:“不是,這是那神水老道的弟子,我之前看到他叫神水老道師傅的。”

    “哦。”黃奇應了一聲,對著李沐說道:“讓開。”

    “龍哥,在外域你不顧一切地救了我一命,現在該輪到我了。”李沐柔聲說道,隨後一臉堅毅地看著黃奇:“不讓,要想傷害龍哥,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跨過去……”

    !!

    黃奇收回手掌,李沐那姣好的麵孔已經變成了一灘爛泥,隻剩下一個無頭屍身留在原處,被濺了滿臉血漿的龍濤呆呆地看著身前的佳人殘屍,身子開始巨幅地顫抖起來。

    在一旁看著的大黃嘴角微微抽搐。

    一巴掌拍死了主動求死的李沐,黃奇正準備順手幹掉龍濤,那李沐的屍首卻突然起了變化,的一聲整個燃燒了起來。

    火焰很散去,黃奇瞳孔微微一縮。

    滿地的灰燼中,本已被黃奇轟爆了腦袋的李沐,竟是毫發無傷地出現在了原處,全身赤裸地躺在灰燼之中,雪白的胴體盡數暴露在陽光之下。

    死而複生?

    正自驚訝之時,便見到李沐眼皮微顫,突地睜開了眼睛。

    此刻李沐烏黑明亮的雙眼中,也滿是疑惑和茫然,待發現自己赤裸著身子後,頓時抱住胸口蜷縮著身子,發出了一聲尖叫。

    但是黃奇的注意力卻完全被另一處吸引住了。

    地麵的廢墟之中,一塊開裂的玉佩上,源源不斷的紅光正從玉佩裂縫上散發而出,並且很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個身著火紅宮裝的高貴女子。

    大黃神色一緊,這女子散發的氣息,和剛剛與他對擊的那個天元高手如出一轍。

    “玄祖!”李沐看見半空中的女子後,頓時驚喜的叫道。

    那女子卻是沒有搭理李沐,而是對著黃奇行了一禮,恭敬地說道:“凰真道李輕鴻見過赤焰宮主。”

    黃奇打量了李輕鴻兩眼,開口道:“李輕鴻?你便是這個李沐的玄祖了?”

    李輕鴻點頭道:“正是,剛剛的一切我都看在眼中,李沐不知輕重冒犯了赤焰宮主,我在這代她先賠個不是,還望宮主高抬貴手,放她一條生路。”

    這李輕鴻隻是一道神念化身,本體通過化身與黃奇隔著遙遠距離交流。

    “看來你倒是挺看重這個後輩。”黃奇隨意掃了李沐一眼,淡淡道:“既然如此,那麼你願意付出的代價呢?”

    雖然他一開始就並沒有打算殺了李沐,後麵動手也是李沐咎由自取,但是李輕鴻既然正式開口請求,他反而不可能就這麼隨便將其放走了。

    這是規則,也是默契。

    他隱隱猜到,或許就是因為李沐的那種複活的能力,才被李輕鴻如此看重。

    畢竟身為一個天元老祖,到了玄孫這一輩甚至能有上百個,不可能個個都如此關注。

    “天極赤火丹一枚,天級下品丹藥,我想換取我這後輩的性命,想必是足夠了吧?”李輕鴻說道。

    “可以。”黃奇直接同意了。

    用一枚天級丹藥來換取一個先天後輩的性命,這李輕鴻對李沐確實不是一般的看重。

    “多謝宮主。”李輕鴻微微點頭,“至於天極赤火丹,我會讓人送到赤焰宮,到時宮主自取。”

    黃奇點點頭,對著李沐揮手道:“你走吧。”

    他此刻放走李沐,自然不用擔心李輕鴻會賴賬,當今大宋,敢賴他的帳的人,恐怕還不存在。

    “我不走!”不料李沐卻是哭著喊道:“玄祖,求你連龍哥一起救了吧!他在外域為我舍生入死救了我性命,我不能沒有他。”

    “放肆!”李輕鴻臉色瞬間轉冷,勃然大怒道:“先不談在外域就算他不救你,你也有我的庇護定會平安無事,就算他救你一命,剛剛你也已經一命抵給他了!若不是有著涅神通,你此刻早已命喪黃泉,身死魂消!

    救命之情既已還盡,無需再談!你立即給我回凰真道來!”

    李沐身子顫栗,也不說話,不管自己還赤著身子,就撲在了龍濤的身上,不斷的搖頭痛哭。

    李輕鴻見狀,更是大怒,一掌拍出一道紅光,將李沐直接打暈了過去,然後將其卷到身前。

    “宮主,告辭了。”李輕鴻卷起李沐,向著天邊直接飛去。

    黃奇微微搖頭,將那一臉不甘,眼底深處甚至還帶著幾分怨憤的龍濤直接拍成了一灘爛泥。

    

Snap Time:2018-06-20 11:20:07  ExecTime: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