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武天魔》全文閱讀

作者:付夢  極武天魔最新章節  極武天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極武天魔最新章節關於本書更新(18-07-07)      第三百四十八章信使(18-07-07)      第三百四十七章覆滅(18-04-13)     

第一百六十八章風嘯


  淩風將細長的漆黑軟劍一寸寸插入腰間,很就完全隱沒在特製的腰帶劍鞘中。
  被他抽翻在地的人齜牙咧嘴地從地上爬起來雖然淩風隻是用劍抽在了他們的防具上,但是一個個都摔的不輕。
  “喂。”淩風接過手機,隨意的神色逐漸冷冽下來。
  很他就掛完電話,臉上一片漠然。
  “師兄,怎麼了?”旁邊剛剛與他對練的薛奇看出不對,立刻問道。
  淩風出生在武學世家,早年的時候走南闖北,曾在多名劍術大師的門下學習過,薛奇就是其中一名劍術大師的兒子,劍術小成後便來投奔淩風磨礪劍術,有著一身不俗的F級實力,是淩風頗為倚重的手下。
  “我找血狼。”
  淩風沒有急著回答,而是撥打了一個號碼。
  沉默了一會兒,與電話對麵的人說了幾句後,他再次撥起電話,說了句找方屠。
  最終,他收起手機,原本在練習的眾人也全部停了下來,圍在了他身邊。
  淩風同時找血狼和方屠兩大E級,絕對是出了某些大事。
  “都散了。”他讓圍著的眾人散去,隻剩下薛奇三人,對薛奇等人道:“下午跟我去一趟清遠市,讓西蒙他們都回來。”
  “去清遠幹嘛?”薛奇有些愕然道:“其他人還好,下午西蒙要接他女朋友的飛機,抽不出身啊。”
  “鎮守使召見。”淩風向外走去,淡淡道:“告訴西蒙,若是他想被那位新任鎮守使踢出清遠分部的話,那他可以不來。”
  留在原地的幾人麵麵相覷。
  …………
  下午三點,淩風三人竟一個不落的都來到了清遠。
  偌大的辦公室內,二十多名形態各異的男女或站或坐,彼此之間熟絡地打招呼聊天,他們雖然神態隨意,但是一個個身上都散發著迥異常人的特殊氣質。
  那是血與火的氣息。
  最靠近黃奇辦公桌的前排,則是淩風、血狼和方屠三人。
  其中血狼最為引人矚目,因為三人中就隻有她一名女性。
  她身上淡黃色的短襯搭配著深色短褲,將雪白柔軟的腰肢和修長的大腿暴露在空氣中,血紅色的長發肆意披在肩上,精致的臉蛋上滿是不耐,嘴不停地嚼著口香糖。
  方屠則是一名身材異常健碩的青年,他一頭寸發,虯結的肌肉將黑色T恤撐得高高鼓起露出明顯的輪廓,皮膚上隱隱泛著一層金屬光澤。
  他雙手抱臂靠著背椅上,此刻就算閉著眼睛,那張棱角分明的臉龐也給人帶來一種莫名的凶悍之意。
  “老娘嘴都淡出鳥來了!”血狼突然一口吐出嘴的口香糖,怒聲斥道:“連個倒茶的人都沒有嗎?!”
  原本紛雜的辦公室瞬間安靜了下來,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來血狼的身上。
  “看什麼看!再看老娘就把你們的眼珠子全挖出來!”血狼冷聲道。
  這句話配合上她那精致的臉龐,看起來就像少女嬌嗔,但是眾人都知道這個神經質的女人絕對說得出做得到,頓時心中都打了個寒顫,連忙收回了目光。
  “讓我們三點就到,現在都他媽過去半個鍾頭了!”血狼火氣未消,飽滿的胸口劇烈起伏,她豁然站起身就準備向外麵走去。
  淩風與方屠一動未動,似是沒有看見她的動作一樣,後麵的人連忙閃身讓開。
  就在這時,門突然打開了,將眾人的目光再度吸引過去。
  安雪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血狼向後望去,沒有其他人。
  “鎮守使呢?”看著方雪關上房門,向著這邊走來,血狼冷冷問道。
  “鎮守使大人現在有事,暫時抽不開身。”安雪走到辦公桌後麵,靜靜地看著眾人輕聲道:“所以此次事宜,大人讓我代為主持。”
  此話一出,頓時辦公室內一片嘩然。
  新任鎮守使好大的架子,勒令所有人必須三點到達,自己延遲不說,居然都不親自出麵,隻是讓一個區區生活助理代為主持。
  這完全算得上是羞辱了。
  血狼更是瞪大了美目,眼中滿是不可置信,方屠豁然睜開眼睛緊緊盯著安雪,淩風也皺起了眉頭。
  安雪被這麼多不善的目光盯著,頓時就有些坐立不安,說到底她畢竟隻是一個普通人。
  她勉強擠出了一個笑容,對著眾人道:“現在……我們先來核對一下到場人員。”
  血狼俏臉上露出了一個冷笑,她一聲不發,坐回了原先的地方。
  利用這種愚蠢的方式來打壓他們的氣焰麼?
  走著瞧吧。
  …………
  事實上黃奇並不是故意擺架子,而是恰好雷龍派來的人到了,在一起商談藥材的問題。
  一陣敲門聲響起過後,安雪走了進來。
  這是另一處會客廳,黃奇坐在舒軟的沙發上,旁邊坐著一名帶著金邊眼鏡的青年,十指靈活地敲打茶幾上的筆記本。
  這個青年叫郭歡,是分部的一名財務人員,特意被黃奇找來處理一些事務。
  “事情進行的不順利?”看出安雪臉上的猶豫,黃奇挑眉道。
  “不是。”安雪搖搖頭,微微皺著眉頭道:“很順利,隻是有些太過順利了,他們甚至連一句反對都沒有說,我怕……”
  “拿到就行了。”黃奇止住了她的話語,淡淡道:“有沒有人缺席?”
  “有四個,其中兩個一個星期前就出國了。”安雪小聲道:“還有兩人在任務當中,抽不出身……”
  “出國的兩個找人調查看是否屬實,至於另外兩個直接踢出分部。”
  “可是其中有一名都接近E級……”安雪連忙道。
  “我的命令,隻需要執行。”黃奇平靜地看著她的眼睛,沉聲道:“不需要質疑。如果你做不到,我不介意重新換一名助理。”
  一股無形的壓力頓時籠罩在安雪的周身,她的呼吸猛地一窒,點頭道:“我明白了。”
  “去安排吧。”黃奇站起身向外走去,淡淡道:“越越好。”
  …………
  另一邊,酒店旁邊不遠處的一個會所內,淩風三人正坐在一個包廂中。
  “這次這位鎮守使的胃口可不是一般的大。”血狼指尖夾著一根細長的女士香煙,她吐出一口煙,眯著眼道:“說吧,這次準備怎麼辦?”
  “區區一個F級。”方屠臉上露出一絲暴虐之色,冷聲道:“依我說,不如直接派人做了他,到時候隨便推在一個覺醒者頭上就是了。”
  “好啊。”血狼冷笑一聲,挑眼看著他道:“你盡管去,事成了後我們在原先的基礎上多分你兩成。”
  方屠隻是悶哼一聲,沒有接話。血狼臉上露出鄙夷之色,淩風飲茶不語。
  他們三人沒有一個是傻子,鎮守使前腳剛剛上任,後腳就被人幹掉,這簡直在赤裸裸地打聖拳門的臉。
  聖拳門的那一群老東西可不是好惹的,更別說背後還站著一個恐怖的影部了。
  真把聖拳門惹火了,他們經營的那點勢力可不夠看。
  “按老規矩來吧,方屠。”淩風放下茶,淡淡道:“這一次,輪到你了。”
  “真是麻煩。”方屠臉色陰沉,他打開手機撥開一個號碼。
  一陣冗長的電話忙音後,對麵終於有人接了起來。
  隻是對方並沒有出聲,隻有沙沙聲不斷從對麵傳來。
  “又到你們的娛樂時間了。”方屠冷冷地吐出這句話。
  他說完後,一陣癡癡的尖銳笑聲從電話中傳了出來,笑聲尖銳古怪,就像兩塊塑料泡沫按在一起摩擦一般,讓人渾身立刻起滿雞皮疙瘩。
  方屠直接掛斷電話,臉色冷漠。
  血狼輕輕吹了個口哨,淩風臉上也掛上了微笑。
  …………
  接下來的幾天內一直風平浪靜,完全沒有任何事發生。
  至少黃奇沒有收到什麼不好的消息,監管中的覺醒者一直安分守己,也沒有什麼覺醒者罪犯出現在他的轄區內犯事。
  這段時間一直提心吊膽中的安雪也逐漸放下了心,這兩日又開始製造各種小曖昧,有意無意地勾引起黃奇來。
  譬如此刻,煙氣蒸騰的浴室內,黃奇剛剛結束了一段高強度的鍛煉,正浸泡在摻和著各種藥材的滾熱藥湯中,安雪便站在外麵用那雙柔軟的小手給他揉捏按摩。
  自兩天前黃奇開始藥浴的時候,她便自告奮勇,說她爺爺是一名老中醫,自幼跟著爺爺後麵學了一手推拿,黃奇便讓她試了一下。
  結果發現她的推拿確實有用,能加氣血運行,幫助身體更地吸收藥湯中的精華,雖然效果並不是太強,但是聊勝於無,黃奇每次藥浴就都讓她幫自己推拿按摩了。
  “大人,我好累。”安雪臉色酡紅,在黃奇耳邊微微嬌喘道:“你身上實在太硬了,捏的我手都酸了。”
  她口中出的熱氣吐在黃奇的耳垂上,垂下的劉海撩動著他的皮膚,白嫩的手指無意地劃過黃奇的脖頸,加上曖昧不清的話語,一般的男人恐怕當場就要繳械投降。
  “今天這麼就不行了麼?”黃奇微微皺眉,“陸虎他們幾個學的怎麼樣了?”
  他身上的肌肉太過強健,推拿中需要刺激的穴位被厚重的肌肉掩蓋在其中,安雪往往需要花上很大的力氣才能達到效果,她的體力有限,一套推拿做上兩遍就基本不能再繼續了。
  所以黃奇便找來陸虎和幾個身高力壯的戰鬥人員,讓她將這手法傳授給他們。
  “呃……時間太短,他們才剛剛入門。”安雪小聲道。
  “這麼慢麼。”黃奇皺眉,揮了揮手道:“累了你就先出去吧,讓我一個人待一會兒。”
  安雪咬著粉嫩的下唇,也不多話,走出浴室關上了大門。
  “芯片。”待到關門聲響起後,黃奇睜開眼睛,呼叫出了芯片。
  “力量4.7,體力3.8,身法3.0。靈能:0。
  鷹爪鐵布衫:第三重(小成)。特質:透骨勁,銅皮鐵骨(微弱)。
  狂獅風雷拳:第五重。
  奔雷步:第二重。”
  這幾天的日子,他利用上次得到的十點靈能,將奔雷步提升到了第二重的境界,風雷拳更是提升到了第五重。
  狂獅風雷拳的秘籍上並沒有具體層次說明,放在過去也是少有的練不出內氣的垃圾武學,隻不過強化內髒的方式確實有一套,武學沒落後,這種隻有江湖三流才修煉的武功也被珍藏了起來。
  十點靈能平均分攤在風雷拳和奔雷步上,一個直接提高五重,另一個僅僅隻能提高兩重,這差距可想而知。
  而五重也僅僅強化了1.2的體質……
  不過也正是練不出內氣,不需要內氣進行輔助修煉,這門武功也沒有鷹爪鐵布衫那樣的限製可以繼續提升,而通過這幾天不斷藥補進食的精氣,武功又到了可以提升的時候。
  “提升狂獅風雷拳。”黃奇給芯片下達指令。
  芯片上的字體頓時一陣模糊。
  同時黃奇忽然覺得嗓子一陣瘙癢,他不由張開嘴巴深吸一口氣。
  哧!!
  再吐出時竟化作一陣白光,伴著尖銳的風嘯之聲將天花板打出了個坑洞。
  這是……
  黃奇看著那個黑乎乎的洞口,心中很是驚訝。
  再看芯片上麵,狂獅風雷拳已經提升完畢,隻是後麵多出了一個特質。
  “力量4.7,體力4.2,身法3.0。
  狂獅風雷拳:第六重。特質:風嘯。”
  風嘯,便是利用呼吸法吐氣傷人麼。
  黃奇眼中若有所思,他完全沒想到狂獅風雷拳還能孕育出這種攻擊手段。
  而且威力還頗為不俗,他剛剛無意打掉的那塊天花板雖然是石棉所製,但是旁邊的邊框卻是不折不扣的鋁合金所製。
  白色的鋁合金邊框也被那一道風嘯直接打斷。
  這鋁合金雖然細到小孩子都能掰彎,但終究是金屬製品,而且黃奇剛剛也沒有用出全力。
  他可以感覺到,風嘯的威力遠遠不止於此。
  “咚咚咚!”突然間,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進來。”黃奇沉聲道。
  剛剛出去沒多久的安雪大步走了進來,柔媚的小臉上滿是慌亂之色:“大人,出事了。”
  

Snap Time:2018-11-21 05:21:33  ExecTime:0.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