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之長生》全文閱讀

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  聊齋之長生最新章節  聊齋之長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聊齋之長生最新章節第四百三十二章:張廣陵(18-08-17)      第四百三十一章:劍聖獨孤鳴(18-08-17)      第四百三十章:鑄劍法(18-08-17)     

第四百三十章:鑄劍法


  魔劍有靈,這是魔劍強大的最根本原因,但也是魔劍最大的缺陷,而且魔劍本身就是匯聚天地殺戮、死亡、毀滅能量於一體鑄造而成,強大的同時,生出的劍靈也多為邪惡陰暗,除非自身實力能壓製劍靈,否者根本無法掌控。
  強如當年秦帝,長生境界的絕代人物,最終也受到魔劍反噬落得個身死道消的下場。
  這是一柄徹徹底底的凶劍,不僅殺敵,也誅己,當年鑄劍山莊祖輩也正是看透了魔劍的這一個致命缺點,所以才立下祖訓封禁魔劍,鑄劍山莊後世子孫,永生永世不得鑄造魔劍,這一點,獨孤鳴也非常清楚。
  不過在知道魔劍缺點的情況下,獨孤鳴依舊毅然決定了鑄造魔劍,不惜違背祖訓,除了自己心中對魔劍的渴望之外,還因為他想到了一個解決魔劍劍靈的辦法,那就是自己給魔劍塑造一個劍靈,一個能聽自己命令服從自己的劍靈。
  老仆是跟隨獨孤鳴身邊多年,可謂是獨孤鳴身邊最親近的人,自然也是知道獨孤鳴想到的方法:“太上忘情,莊主,你真的決定了嗎。”老仆顯得有些渾濁的目光看著獨孤鳴,滿是皺紋的蒼老麵容上看不出絲毫情緒波動。
  “太上不忘情,何以見大道,從本座領悟劍意的那一刻起,本座就已經明白,修行,本就是一條孤獨之路,友情、親情、愛情,所有的感情,都隻是牽絆,在我決心鑄造魔劍那一刻,骨肉至親,本座早已拋開。”
  “修於劍,誠於劍,本座之心,隻有劍道,劍道唯我,唯我劍道!”
  獨孤鳴淡淡道,語氣平靜,眼中卻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堅定,旁邊的老仆聞言沒有再說話,頭似乎低了一些,恭恭敬敬的站在獨孤鳴旁邊,這時候,身後的大門打開,一道身影緩緩從門口推門走了進來。
  不是獨孤明月是誰,她今天打扮的十分漂亮,柳眉、朱唇、杏眼,青絲挽成一個好看的美人髻,用一根鳳釵插著,一縷青絲則是垂落到胸前,一身紅色盛裝,裙擺拖地,像是一個要出嫁的新娘,豔麗逼人。
  “你來了。”獨孤鳴轉過頭,目光看著自己女兒。
  “老奴見過小姐。”獨孤鳴身邊的老奴想著獨孤明月微微行禮叫了一聲。
  獨孤明月沒有說話,像是沒有聽到兩人的話也沒有看見兩人一般,徑直往前走去,走到鑄劍爐旁,順著地麵連通到鑄劍爐頂部的階梯一步一步走上去,來到鑄劍爐爐口旁邊的高台,前麵就是燃燒著熊熊火焰的劍爐口。
  獨孤鳴看著獨孤明月,獨孤明月也看著獨孤鳴,父女兩人四目相對,卻都是彼此無言,獨孤鳴的目光是極致的平靜,那種平靜,就像是一塊鏡麵,看不到絲毫波浪,獨孤明月目光緊緊的看著自己這個父親的眼神。
  心中生出一種巨大的悲涼,她多麼想看到,獨孤鳴眼中出現一絲波動,哪怕僅僅是一絲的波動,她都心好受一些,最起碼能證明,自己這個女兒在她心中,還有那麼一絲在乎,但是,沒有。
  淡漠的眼神,就像是看路邊一隻死去的螞蟻,那種平靜,那種冷漠,讓她窒息。
  這一刻,她明白了,在自己父親眼中,她真的什麼都不是,什麼骨肉親情,根本就沒有。
  父女相見,卻是無言,獨孤明月緩緩的閉上眼睛,隨著兩行晶瑩的淚水從眼角滑落,身影也緩緩向前麵的劍爐走去。
  “這些年的養育之恩,血脈之情,今日,我都還給你。”
  鑄劍爐中,耀眼如鮮血一般的血紅色火焰變得更加絢爛熾烈起來,獨孤鳴和那老仆依舊冷漠的站在旁邊,麵無波動,看不出一絲一毫的波動,平靜的的看著下方鑄劍爐中跳動的火焰和或眼中靜靜懸浮的魔劍。
  “七日之後,魔劍即可出世。”
  獨孤鳴淡淡道,像是在和自己說,也像是在對身邊的老仆說,更像是一種宣誓。
  “”
  蘇州,城外一處山巔之上,李沉舟手中的酒杯突然炸裂,被他捏碎。
  “怎麼了。”夢長生臉色微變,看著李沉舟有些顫抖的手指和地上的碎片,隻見李沉舟臉色都是一瞬間似乎變得白了幾分。
  這幾日兩人沒事就聚在一起找地方喝酒,儼然成了酒友,不過城中人多眼雜,夢長生暫時還不想現身,上次就差點被冷煙然發現,所以這幾次兩人喝酒就改到了這蘇州城外的山頂上。
  “出什麼事了?”看著李沉舟神色有些失常,夢長生問道。
  “我感覺,似乎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李沉舟皺著眉頭,陷入沉思,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在剛剛那一瞬間,心中突然生出一種巨大的恐慌和難受的感覺,像是冥冥中,有什麼重要的東西離他而去了一樣,他能感覺到,但是不知道是什麼。
  “心血來潮。”
  夢長生神色也是一下子嚴肅起來,要知道,對於他們修士而言,很多東西,都是無法用常理能言語的,就像心血來潮,這種東西會來的很突然,但是很多時候都往往極為準確,就像是冥冥中的一種感應。
  尤其是對他們這種修為高的人,來的越是強烈,就越有可能成真。
  “感應到了是什麼事情沒有。”夢長生問李沉舟。
  “沒有,但是感覺心有些難受,像是失去了什麼東西。”李沉舟一手摸著胸口位置道。
  當晚,夢長生跟著李沉舟直接去到權力幫,在看到趙師容的一刻,李沉舟大鬆一口氣,趙師容是李沉舟的妻子,也是李沉舟最深愛在意的人,剛剛心血來潮的一瞬間,他第一時間就想到了趙師容。
  除了趙師容之外,柳隨風以及權力幫的八大護法劍王屈寒山、刀王兆秋夕權力幫的核心人物都在,都是煉氣境界的高手,也是李沉舟最得力的手下,看到火急火燎趕回來的李沉舟還有陌生麵孔的夢長生,都是有些莫名其妙。
  “不是師容,那是誰,還是我感應錯了。”
  確定趙師容沒有事心鬆了一口氣的李沉舟又陷入新的沉默中,夢長生也是目光閃動,猜測起來,一般而言,到了他們這個境界,心血來潮基本都預示著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基本上不可能出錯。
  李沉舟最在意的人是趙師容,但是現在趙師容沒有事,那會是誰。
  兩人在權力幫待了三天,第寺天選擇了離開,因為蘇州那邊的鑄劍山莊有消息了,鑄劍山莊莊主獨孤鳴宣布消息魔劍將在三日後出世,邀請所有人前去觀禮。
  

Snap Time:2018-11-19 18:12:31  ExecTime:0.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