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之長生》全文閱讀

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  聊齋之長生最新章節  聊齋之長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聊齋之長生最新章節第四百三十二章:張廣陵(18-08-17)      第四百三十一章:劍聖獨孤鳴(18-08-17)      第四百三十章:鑄劍法(18-08-17)     

第四百二十九章:方法


  那五個人坐在酒樓靠窗的一個位置,實力都算不凡,超一流境界的武者,而且皆是身材魁梧,渾身肌肉,滿臉橫肉麵生凶相,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凶戾之氣,坐在一起更是給人一種凶神惡煞的樣子。
  手中也是拿著兵器,其中一人拿著兩柄人腦袋瓜那麼大的銅錘,另一人拿著一根犬牙交錯的狼牙棒,還有一人拿著一柄一人多高的巨大斧頭,最後兩人則是一人那鐵槍,一人拿著一柄大刀,刀背扣著一個個鐵環。
  “五弟所言正是,此次魔劍出世群雄聚會,正是打出我漢中五虎威名的大好機會。”那個持著銅錘的人說完,旁邊呆著鐵槍的人當即接話道:“而且聽聞得魔劍者得天下,舉世無敵,若是那魔劍被我五兄弟得到,豈不是更好。”
  “二哥說得對,魔劍出世,這次我五兄弟怎麼說也要爭上一爭。”
  五人你一言我一語,旁若無人般,聲音極大,而且顯得極為自信,像是這此魔劍出世,已經注定成了他們手中之物,而天下群雄也將注定成為他們的手中敗將一樣,端是狂妄至極。
  “不知所謂,世界上總有這種無知自大的人。”就在這時,一道譏諷的聲音從酒樓的樓道響起,趙拓與冷煙然並排走上來,身後跟著李牧、盧青青、丁風、高岩峰四人,趙拓譏諷的看著那五人:“屈屈五隻螻蟻,也妄想貪圖魔劍,可笑。”
  那五人當即也是臉色一變,轉過頭神色不善的看著趙拓,雙手也是紛紛握住自己的武器,大有一言不合就直接出手的意思,趙拓看到五人的動作,眼中的嘲諷更盛,直接轉頭對身後的李牧幾人道。
  “將這五個人殺了,幹淨點,別讓血弄髒了這。”
  說完,趙拓直接帶著冷煙然向旁邊一處靠窗的桌子走去,李牧四人則是應了一聲,目光看向那五人,那五人見此則是勃然大怒,趙拓的姿態太倨傲了,那完全沒把他們放在眼的姿態就像是真的看螻蟻一般。
  當即抄起武器就要出手,不過結果很殘酷,還沒有等他們出手,李牧就已經直接出手,屈指一彈,直接打出五道劍氣,那五人根本來沒來得及反應,就直接沒劍氣洞穿了眉心,仰天向後倒了下去,當場身亡。
  “礙眼的東西。”趙拓看了一眼那無人的屍體,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殿下,我們這樣是不是太招搖了,現在各大勢力的高手都沒有出現,我們這樣若是過早暴露,恐怕不利。”
  冷煙然則是有些謹慎的提醒趙拓道,這五個人死不死她並不在一起,她唯一在意的就是她們現在來到蘇州若是過早的暴露自己恐怕不太妙。
  “無妨,殺幾個礙眼的東西而已,不會引起什麼注意。”
  趙拓則是淡淡道,並沒有太在意。
  冷煙然見此眉頭微微皺了皺,總感覺很多時候趙拓太自信了,這樣未必是好事,不過她也清楚趙拓的性格,自己提醒一下已經足夠了,若是再說,恐怕還會引得趙拓反感,也隻好閉上嘴巴。
  目光隨意的向窗外馬路和對麵酒樓看去,不過這一看,卻是讓她神色頓了一下。
  “怎麼了。”趙拓發現冷煙然的走神,問道。
  “剛剛,我似乎看到李沉舟和夢長生了。”冷煙然則是神色變了變道,目光看向遠處街道的一處,剛剛看過去的一瞬間,她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背影,像極了李沉舟和夢長生,但是隻是一眼,那兩道身影就消失在了視線中,而且隻是看到背影。
  趙拓也是臉色一變:“能確定嗎?”看著冷煙然問道。
  “剛剛隻是看到了一下背影,很像,但是不敢確定。”
  冷煙然搖搖頭,心中也不敢完全肯定,趙拓也目光看向窗外,順著冷煙然方向看去,不過並無李沉舟和夢長生的身影。
  時間流逝,不知不覺中,又過去了四日,蘇州可謂已經是人滿為防,各種三教九流的江湖人士聚集,而這導致的直接結果就是整個蘇州城都變得無比混亂,打架鬥毆的數不勝數,甚至已經鬧出了好些人命。
  蘇州衙門的人也管不了,這些江湖人士一個個都有武藝在身,其中不乏超一流高手,蘇州衙門的那些衙役如何管,索性到後麵就直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他亂任他亂,反正我也管不了。
  對於蘇州衙門而言,現在唯一能指望的或許就是魔劍點出世,讓這場動蕩點結束,至於朝廷,他們早已不敢指望。
  深夜,鑄劍山莊,一尊足足十多米高,二十多米寬的圓形巨大的鼎狀鑄劍爐高高矗立,火爐中燃燒著熊熊的火焰,但是這火焰的眼色顯得格外妖異,同樣是紅色,但是並不是一般火焰的火紅色,而是鮮豔的血紅色。
  如鮮血一般鮮豔妖異的火焰,在鑄劍爐中熊熊燃燒,而在劍爐中,一柄長劍靜靜懸浮在其中,劍身亦是晶瑩妖異的血紅色,泛著妖異的血光,劍柄成晶瑩的紫色,如同紫水晶鑄造而成,連著血紅的劍身。
  看上去十分精致美觀,但是卻更加妖異。
  讓人看上一眼,都會有一種靈魂直接陷進去的感覺。
  劍爐旁,兩道身影懸空靜靜的看著劍爐中的長劍,一個是很威嚴英俊的中年男子,身穿華袍,正是鑄劍山莊莊主獨孤鳴,另一個則是身穿灰色衣服身材佝僂,身形枯瘦的老人,滿臉皺紋,眼窩深陷,看起來像是一位老仆。
  “多麼完美的劍,這等名劍若是不能出世,對我們練劍之人而言,太可惜了。”
  看著劍爐中的妖異而精致的長劍,獨孤鳴緩緩道,眼中露出一種炙熱癡迷之色,仿佛看一見心愛至極的寶貝。
  “確實是令人沉迷的傑作,不過現在的魔劍,距離鑄成還差最後一步,莊主做好準備了嗎。”旁邊的老仆開口道,聲音沙啞道:“此刻魔劍劍身雖成,但還差最後的劍靈。”
  “莊主若想鑄造出一柄能自己掌控的魔劍,就必須在魔劍自身劍靈成型之前,鑄造一個莊主能自己掌控服從莊主的劍靈,否則,就算魔劍鑄造出來,也隻是一柄不受掌控的凶劍罷了。”
  老仆抬著頭,有些渾濁的目光看著獨孤鳴道。
  “莊主,你準備好了嗎,那個方法。”
  

Snap Time:2018-11-18 16:03:37  ExecTime:0.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