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之長生》全文閱讀

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  聊齋之長生最新章節  聊齋之長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聊齋之長生最新章節第四百三十二章:張廣陵(18-08-17)      第四百三十一章:劍聖獨孤鳴(18-08-17)      第四百三十章:鑄劍法(18-08-17)     

第四百二十四章:覆滅


  血濺長空,吳桂的身體從空中如同斷了線的風箏般橫飛出去,胸口多出一個碗口大小的血洞,眉心也多了個拇指大小的血洞,伴隨著嫣紅的鮮血濺落,被夢長生和趙拓連手重創,眼看已經活不成。
  “唰!”有金色的光芒從吳桂眉心中飛出,那是一道金色的小人影,拳頭大小,帶著金光,模樣看起來與吳桂神似無二,從吳桂的眉心中鑽了出來,然後化作一道金光想著遠處的虛空飛色而去:“想走,給本王留下。”
  趙拓神色冷峻,手掌一揮,強大的法力爆發出來,在虛空中凝聚成一隻百丈多長的巨大手印,向著拿到金色的人影抓去,這是吳桂的神魂,想要逃遁,想要舍棄肉身逃遁,修士達到煉神境界,靈魂就會凝聚成實體化作神魂。
  不過這個時候的神魂依舊很弱,如果離開肉身根被無法存活,除非做鬼,隻有達到長生境界,渡過天劫,神魂化作元神,才可以脫離肉身而存,哪怕肉身被毀,隻要元神不滅,那麼依舊不會死。
  所以要斬殺長生境界的真人,就一定要滅殺其元神,否者若是其元神沒有毀滅,那麼毀掉他肉身都沒有用,給他時間,完全可以用秘法重塑肉身或者直接奪舍肉身活下來,花費足夠的時間就可以再恢複到巔峰。
  看著吳桂飛向遠處的神魂,夢長生沒有再出手,因為趙拓已經先他一步,吳桂的神魂根本不可能逃得掉,果然,吳桂的身份剛剛衝出去百丈多遠,就被趙拓的法力大手印一把抓住,然後用力一捏。
  “噗!”如同一團金色的煙花在空中炸開,吳桂的神魂崩滅消散,其屍體也是無力的從高空掉落下去,砸在下方杭州城正中心的街道上,發出一聲巨響,街道的地麵被染紅一大片:“!”
  像是一瞬間,天地失聲,整個杭州都在一下子安靜了下來,無數道目光看向街道上吳桂的屍體,有些回不過神來,權傾江南多年的平南王,就這麼隕落了,被人格殺,喋血街頭。
  夢長生也低頭看了一眼身下砸在街上吳桂的屍體,不過心頭並無多大波動,他已經見慣了死人,自己手中也不知沾染了多少鮮血,死亡,已經讓他司空見慣,哪怕是吳桂,對他而言,死了,也不過隻是一具是屍體罷了。
  “殿下,亂賊吳桂已經伏誅,那接下來的事,留仙也就不參與了。”
  收回吳桂身上的目光,夢長生轉頭看向趙拓道,此刻趙拓剛剛到冷煙然身邊,聽到夢長生的話,兩人轉過頭都是眼中微微閃過一絲訝色,夢長生的話有些出乎意料,不過看了身下吳桂的屍體,也當即點了點頭。
  “如此也好,此次誅殺亂賊,辛苦留仙了,留仙先行去休息吧,後麵的是,交給本王就行了。”
  趙拓淡淡道,吳桂已經死亡,那麼接下來對付平南王府自然是易如反掌,他自己和冷煙然隨便一個壓陣都足以,有沒有夢長生也已經無足輕重,所以這個時候夢長說這話也沒有多想。
  “待本王處理好此事,再與留仙詳談,高陽之事,本王之前唐突,不知留仙與高陽早生情愫,若是早知如此,此次本王也不會想出這個辦法,希望留仙不要見怪,待本王處理好後麵之事,再親自向留仙道歉。”趙拓又道。
  “留仙還請放心,你與高陽之事,本王絕對百分之百支持。”
  “那就多謝殿下成全了。”夢長生臉上露出一絲‘感激’的笑容,對著趙拓拱了拱手,然後轉身向著鏡湖山莊飛去,在轉身的一瞬間,臉上的笑容也是盡數消失不見。
  “平南王擁兵自重,野心昭然,欲意謀反,罪不可恕,傳本王命令,殺!平南王王府上下,一個不留!”
  夢長生走後,趙拓也向著平南王府毫不猶豫的揮起了屠刀。
  “燕王有令,平南王吳桂擁兵自重,意圖謀反,罪不可恕,殺,一個不留。”“誅殺逆賊”“殺!”
  那間,平南王府方向,喊殺聲震天,埋伏在平南王府周圍的李牧、盧青青、丁風、高岩峰四個四個人帶著武衛的人直接包圍平南王府衝殺了進去,沒有絲毫留手,隻要是平南王府的人,無論男女老少,一切斬殺。
  這世界上,最珍貴的是人命,但是最不珍貴的,也是人命。
  “世子,我們保護你殺出去,離開杭州。”
  李權、鐵鋒、百川三人找到吳權,不得不說,三人對吳桂忠心耿耿,哪怕現在吳桂四人,三人也沒有大難臨頭各自飛的想法,而是第一時間回到王府要保護物權離開杭州。
  吳權一身白衣,坐在亭子中,神色卻是出奇的平靜,無喜無怒,無悲無傷,聞言看向李權三人:“不用了,李將軍、鐵將軍、百將軍,你們三個走吧,我吳權不過廢人一個,就算你們帶我走又有何用,平南王府已經倒了,你們走吧。”看著三人,吳權淡淡道。
  “這麼多年來,你們為我吳家做的已經夠多了,走吧,離開這,我已經喝下了毒酒,活不了了,不要為了我一個將死之人搭上自己性命,走吧,些離開。”
  吳權神色平靜道,話敢說完,臉色一紅,嘴角已經有意思黑色的血液流了出來。
  “殿下”李權三人見此皆是臉色一變,焦急的看著李權。
  “走,不要管我,不要為了我一個將死之人害了自己。”
  吳權對三人擺手,一隻手則是已經撐著桌子,臉上露出痛苦強撐之色。
  “想走,一個都不可能,殿下有令,今日平南王府的人一個都別想走。”李牧帶著盧青青、丁風、高岩峰三人出現在屋頂上,看著下方的吳權和李權幾人,眼中殺意一閃:“出手,一個不留!”
  日落西山,殘陽如血,大片的天空都像是被血水衝洗過了一般,鮮紅一片,杭州城中,無數人看著平南王府方向,或害怕、或驚恐、或肅然,無不感到一種驚悚和冰寒。
  喊殺聲、慘叫聲、哭喊聲、轟鳴聲響成一片,交織在平南王府上空,足足持續一個多時辰才平息下來,不過這時候,大半的平南王府都已經成了廢墟,橫七豎八的屍體躺了一地,夕陽的餘暉照在屍體上,鮮紅一片。
  “結束了。”
  鏡湖山莊的觀景台上,夢長生背負雙手,看著平南王府方向,默默的收回目光。
  杭州城外的一處閃電之上,李師師迎風而立,也是靜靜的看著平南王府方向。
  “想不到權傾江南的平南王,就這麼落幕了。”
  臉上閃過一絲複雜之色,雖然她天心聖齋與平南王府沒有什麼瓜葛,但是平南王吳桂好歹也是名震天下的高手,權傾江南,算得上一位梟雄,但就是這麼一個人物,就這般隕落了。
  李師師心頭止不住的感到有些觸動,生出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最後目光又忍不住看了鏡湖山莊方向醫院,她知道,吳桂的覆滅,與夢長生有著直接的關係。
  “師傅,你說為什麼一定要打打殺殺你死我活呢,生靈與生靈之間,就不能和平相處嗎?”
  金山寺,小靈看著平南王府方向向著身邊的法海問道。
  “人吃牛,牛吃草。”法海道。
  小靈一愣,不解的看向法海。
  

Snap Time:2018-11-17 16:27:08  ExecTime:0.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