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通天道人》全文閱讀

作者:空調間西瓜  洪荒之通天道人最新章節  洪荒之通天道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洪荒之通天道人最新章節第336章推演結果(18-03-23)      第335章太上的想法(18-03-23)      第334章鎮壓混沌魔神(18-03-22)     

第72章賜名曰地藏,血海遇蚊子


    世間方一日,洞中已千年。

    乞叉底沙於念珠之中經曆了接引道人夢見的一百零八世,原本因枉死落入血海,被冥河老祖造化為修羅的戾氣一掃而空,於最後一世大徹大悟,體會到西方教精髓。

    “善哉!乞叉底沙,汝可願拜吾為師?”準提見乞叉底沙體會到了西方妙法,當即現了金身法相,有不可思議大智慧光、大圓滿光等透體而出,白虎呼嘯銜印,天女環繞散花。

    “乞叉底沙拜見師尊。”乞叉底沙當即拜倒在地,叩首道。

    準提揮動七寶妙樹,一道白光將其扶起,又一指點出,一朵青蓮落於其頂上,頓時一身修羅氣息消失,相貌也由醜惡便為平常。

    準提道:“既入我門下,乞叉底沙這個名字便舍了吧!貧道賜你道號曰:地藏。在你之上,還有一師兄,名為彌勒。你師伯接引聖人門下藥師入門還在彌勒之前,你若見了,也可稱上一聲師兄。”

    地藏雙手合十,身上散發無量慈悲之光,“是。”

    準提見其這麼就誠心歸於西方門下,心中歡喜,曰:“既如此,便隨吾回山吧!”地藏稱是,隨後準提便卷起他回了須彌山。

    在地藏拜入西方門下之後,血海之中冥河老祖眉頭一皺,感覺自己元神之中的十二品業火紅蓮動了一下,正欲察看之時,又恢複了平靜。

    靈寶天尊口中大道箴言略停,見冥河異狀隻是一瞬,也不在意,又開始討論聖道。

    紫霄宮中,道祖麵無表情,靜靜看著命運長河之中,西方氣運與玄門氣運有一小段開始裂開。

    “哪來的牛怪,敢來本公主花園胡鬧!”正在奎牛悠哉悠哉地在血神宮中逛蕩、是不是抬頭吞一口血海之中的花草果實之時,一聲嬌喝從遠處傳來。

    那老牛抬頭一看,牛眼之中乃是一個臉上飛雙霞、故作惡狠狠的嬌嬌女童。奎牛道:“俺老牛也隻聽聞上古之時,妖皇帝俊有十位金烏太子;天皇伏羲陛下也有公主,不過都已去世,卻不知你是哪家的公主?”

    女子雙手叉腰,道:“你這蠻牛,在這血海之中,竟不知吾身份?你且聽好,吾乃是四大阿修羅王中波旬的女兒,血海之主冥河老祖嫡親的孫女!”

    老牛聽了女童之言,心中暗自尋思:若是這女娃兒說的是真話,老牛我糟蹋了他的花園子雖說隻是小事,但到底理虧在先。她若是叫嚷起來,我雖不怕,但若是誤了老爺的大事,反而不美。

    當下便道:“罷了,老牛我毀了你這花園,便陪你一件小玩意兒當做補償便是,你這女娃兒莫要嚷嚷。”

    女孩兒狡黠的大眼珠一轉,笑道:“那要看老牛你拿出什麼東西來堵住本公主的嘴了,要知道我的眼界可是很高的!”

    奎牛雙眼一翻,吐出一把青鋒寶劍,道:“這把寶劍乃是當初妖皇帝俊麾下所裝備的寶劍,也是一件不錯的後天靈寶,你自拿去耍,莫要再來煩我。”

    公主拿了青鋒寶劍,耍了一個劍花,果然淩利。嬌笑一聲,把寶劍收起,趁奎牛不注意之時,一個矯健地翻身,飛到牛背之上,雙手握住牛角。

    “老牛,你且載我去玩!”原來公主生來便有玄仙修為,故而甚得冥河老祖歡喜,雖有寵愛,但也不能如普通修羅一般四處遊蕩。今日逢著奎牛,不禁玩性大發。

    奎牛本來是那上古天庭妖族之中的太乙金仙,如何肯叫一個玄仙境界的女娃騎在背上?當即便搖頭擺尾,要將公主跌下。

    公主也起了強脾氣,緊緊抱著牛脖子不肯撒手。

    一牛一羅相持不下,奈何此地不是奎牛主場,隻得向公主服軟。“罷了罷了,老牛看你可憐,便帶你去逛逛!不過我可不知道這有什麼。”

    公主這才笑逐顏開,美滋滋地坐在牛背之上胡亂指揮。

    血神宮中,靈寶天尊麵色不變,大道箴言不停,但是心中卻是有些怪異。“罷了,順其自然便是了。”索性也不去管那奎牛,專心與冥河老祖論道。

    話說羅女與奎牛一路橫衝直撞,也不知踩壞了多少花花草草。牛背之上的小公主嘰嘰喳喳不停,仿佛見著什麼都是高興的。

    “我說小女娃兒,讓我老牛的耳朵消停一會兒吧!”奎牛哭喪著一張牛臉,實在是怕了這個說起話來就停不下去的女孩兒。

    “唉,老牛你說什麼?”羅女一把拽下一串紅色的果子,分出一半往奎牛嘴塞,“這個果子老祖說可是血海獨有,味道好極了,你也嚐嚐!”

    猛然被塞了一嘴果子,原本要說的話也沒法再說,隻能含糊地應付兩句。

    “走,去那!”羅女眼睛亮晶晶的,隨手給奎牛指了個方向,完全沒有發現血神宮已經遠遠被甩在後麵。

    “老牛,你怎麼停下了!”公主有著不滿,“前麵有個大繭呢,說不定麵會有一件先天靈寶在孕育,走啊!”

    奎牛也不答話,一雙牛眼死死盯著那團不斷跳動的血繭,駝著羅女緩緩往後退去。

    “女娃兒,抓緊了!”奎牛打個響鼻,足下生出祥雲,轉身便往血神宮方向跑去。

    轟!血繭炸裂,一位黑袍尖嘴的中年男子獰笑一聲,身化流光朝著奎牛與羅女追去。

    “一個太乙金仙和一個玄仙,桀桀,也夠老祖勉強補充些力氣了,給我留下吧!”

    蚊道人拍出一道法力凝結的掌印,引起一片血海翻騰。

    “女娃兒你先走,去血神宮搬救兵,我來拖住他一會兒!”奎牛猛然一甩,足下祥雲飛出一朵,接住羅女,隨後往血神宮飛去。

    “桀桀,真是不自量力!”隻是這麼一耽誤,蚊道人已經趕了上來,一刀劈向奎牛後背。

    “老牛,你要活著等我把老祖帶來救你!”雲朵之上,羅女朝奎牛喊了一聲,轉眼就消失在無盡血海中。

    轟!

    奎牛感到了那柄刀上的威脅,不敢硬接,身上現出一巨瓶擋住魔刀,隨即轉身兩隻鐵角往蚊道人身上撩去。

    

Snap Time:2018-05-25 11:29:34  ExecTime: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