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縱橫異世》全文閱讀

作者:妖僧花無缺  神道縱橫異世最新章節  神道縱橫異世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神道縱橫異世最新章節第兩百七十五章災劫【第三更】(18-03-16)      第兩百七十四章雷鳴殿中(18-03-15)      抱歉(18-03-15)     

第兩百三十六章本君來了,還不速速相迎?!


    南平州。

    鬆溪縣。

    圖蒙山外。

    陰雲籠罩,十萬陰兵橫亙天際;十多尊神靈神威赫赫,綻放神光。

    “南平州城隍府君!”

    “鬆溪縣城隍尊神!”

    “鬆溪縣圖蒙山山神!”

    “鬆溪縣白羽山山神!”

    “鬆溪縣……”

    ……

    “嘶!”

    “這麼大的架勢,圖蒙山難道發生了什麼大事不成?”

    如此聲勢,早就引來不少武者、步虛道修士觀望。

    其中。

    南平州城隍府君韓無垢、鬆溪縣城隍尊神計三江,以及圖蒙山山神、白羽山山神等,皆是一縣乃至一州一府的大人物。韓無垢更是了不得,在整個大明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這些神道神靈齊聚於此,更有十萬神庭‘天兵’壓陣。

    任誰也要好奇三分。

    “圖蒙山怪異!”

    “二十年前被大禪寺枯木神僧重創的圖蒙山怪異再次出現,連白羽觀都有胎藏境長老陷入其中,就是素來低調的張兆峰。張兆峰與南平州城隍府君的關係”

    有人知道根由,小聲解釋道。

    聽者頓時恍然。

    二十年前圖蒙山怪異的事情知曉的或許不多,畢竟時過境遷。但張兆峰與南平州城隍府君的‘花邊’,卻流傳甚廣,為江湖中人津津樂道。

    若是張兆峰陷入圖蒙山中,韓無垢發動這麼大的陣勢,完全說得過去。

    “休得胡言!”

    一道聲音忽的從身側傳來,說話那名中年武者一驚,旋即扭頭怒視。

    這一看。

    一名身穿白色道袍,道袍上繡著白羽的三十歲模樣的武者大步流星走來。一步一挪移,真元渾厚,展露出的修為至少也是胎藏境!

    這修為暫且不說,隻看他身上的道袍製式,以及身上長期身處高位養成的氣勢,便知不俗。

    更別說這名中年武者還認識此人

    “魏掌門!”

    “在下胡言在下胡言!”

    “萬望贖罪!”

    中年武者忙不迭躬身謝罪,臉上驚慌恐懼做不得假。

    “魏掌門?!”

    “白羽觀掌門魏明山!”

    在他身旁眾多武者瞬間回神,也驚出一身冷汗,連忙向道袍武者作揖見禮。

    也不怪這些人驚恐。

    這道袍武者,赫然是白雲觀掌門魏明山!

    且不說魏明山白羽觀掌門的身份,就足以震懾一方。其子魏南山法師,便是步虛道南宗止雲山道場掌教,在步虛道、在大明的地位極高。魏南山之名天下皆知,為步虛道中泰山北鬥一般的存在。

    這倒也罷!

    更為關鍵的是,魏明山還是他們此前議論的韓無垢、張兆峰的嫡親師兄,師出同門,韓無垢之父,便是魏明山之師!

    這層關係,何等親近?

    若是他將這話告知韓無垢,韓府君一怒,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想到這,眾人簡直絕望。

    好在魏明山並無深究之意。

    “韓府君地位尊崇,萬民信仰。這種誅心之言,此後勿要再提。”魏明山臉色嚴肅。

    “是是是。”

    “在下一定謹言慎行!”

    中年武者連應道。

    魏明山這才點頭回了一禮,腳踏虛空向神庭神靈、天兵所在之處行去。

    真元流轉,腳下自有青山綠水顯化,彷如行走間踏遍山河。

    “白羽觀絕學青山不改、綠水長流!”

    “厲害!厲害!”

    “好精妙的武學!好精妙的輕功!”

    “不愧是白羽觀掌門。白羽觀弟子修煉‘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四門武學,精通一門就已是艱難,更別說將四門武學全部修行到登峰造極之境,將其融會貫通化為一門頂尖武學!”

    “白羽觀掌門平日不顯山不露水,沒成想自身武學造詣竟恐怖如斯!”

    ……

    魏明山施展白羽觀鎮山武學而去,在場武者不由鬆了口氣。

    隻要魏明山不計較,此事便算過去。

    隻是他們也不敢再議論韓無垢與張兆峰,話鋒一轉,聊到魏明山修為以及白羽觀武學。

    這其一,乃是為了恭迎奉承魏明山,以彌補方才言語上的無禮。

    其二。

    也卻是魏明山的輕功引得在場眾多武者驚歎不已。

    隨著白羽觀的崛起,白羽觀在江湖上的名望一日高過一日。昔日大禪寺、玄天道、長恨劍宗三大派,以及‘二山四宗九派十大世家’的武學,江湖武者可以如數家珍。今時今日,白羽觀中的武學,也被諸多武者所熟知。

    這‘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四套武學,更是精妙至極。

    傳言說,這四套武學單獨修行到極致,就已然不凡。若是能融合歸一,更是威力絕倫。更有人說,這白羽觀鎮山武學,便是神庭大吏韓無垢根據白羽觀武學推衍而出,絕不下於大明任何大門大派頂尖武學!

    隻是真假不得而知。

    ……

    “南平州白羽觀掌門魏明山見過韓府君,見過諸位尊神!”

    魏明山踏虛而來,落在韓無垢等跟前,向韓無垢、計三江等躬身行禮,禮數頗為周全。

    神道為尊的時代,魏明山雖執掌白羽觀,又有步虛道南宗掌教魏南山之父、南平州城隍府君韓無垢師兄這雙重身份,也不可廢禮,落人口舌。

    “魏掌門客氣!”

    計三江等神靈對於魏明山的身份一清二楚,不敢拿大,連忙回禮。

    韓無垢也苦笑道,“魏師兄,你我之間就無須這般客套了吧?”

    對於魏明山這些昔日舊友,相較甚密的師兄弟,韓無垢不想如此疏遠。

    “禮不可廢。”

    “韓府君見諒。”

    魏明山不苟言笑,口中道。

    韓無垢或許不在意這些禮數、細節,可魏明山身為白羽觀掌門,卻不能給任何人攻訐的理由。

    謹言慎行,甚是自律。

    韓無垢聞言,一陣無奈,瞥了眼一旁韓無名,卻見其眼觀鼻鼻觀心,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更是氣苦。

    “也罷。”

    “既然魏師兄來了,就勞煩鬆溪城隍將方案說一說。”

    韓無垢整理心神,吩咐道。

    “是!”

    計三江應道。

    他本率領征魔軍南平營在魔界征戰、練兵,得韓無垢法旨相召,片可不敢耽擱第一時間趕回。來到圖蒙山外見了韓無垢之後,眾神商量出一套方案,恰巧魏明山前來,正好告知。

    計三江指著圖蒙山,道,“圖蒙山怪異,因某些原因,提前恢複傷勢並且實力大增。如今其實力究竟達到何種層次暫時未知,但據府君推測,至少也是星辰境巔峰。也就是說,現在的圖蒙山即便是星辰境巔峰武者入內,也要被困在其中,不得脫身。”

    “而且。”

    “魏掌門當知,怪異遠比普通妖魔難纏的多!”

    “昔日蛻凡境層次的圖蒙山怪異,就連星辰境大宗師枯木神僧,施展佛門精妙武學也隻能將其重創而不能斬殺。此刻想要將其鏟除,救出貴派張兆峰長老,無疑更加艱難。”

    “我們現在商量出的方案,就是速戰速決。”

    “是十萬天兵布陣,轟開圖蒙山怪異營造的‘領域’。府君會適時出手,將困在其中的武者全部救出,包括張兆峰長老。”

    計三江每說一句,魏明山的心就下沉一分。

    待其說完,魏明山才擰眉道,“十萬天兵,轟開怪異領域。那山中被困武者”

    強力之下,恐難兩全!

    魏明山看向韓無垢,隻見韓無垢點頭道,“師兄想的沒錯。十萬天兵布下‘風林火山’陣勢,調動天地自然偉力,轟開怪異領域。這其中的度很難把控,圖蒙山中武者,最好的情況便是重創,差一點的肉身飛灰陰魂獨存,再嚴重些,魂飛魄散……”

    韓無垢頓了頓,沉聲道,“魂飛魄散也不是沒有可能。”

    這不是危言聳聽。

    韓無垢雖然會親自出手,在怪異領域破開之後將困在其中的武者救出。可是覆巢之下,難有完卵。

    張兆峰等山中武者的性命,實在難以保證。

    “難道就沒有其他方法了嗎?”魏明山忍不住出聲問道。

    張兆峰的武道修為,在白羽觀中能排進前五,潛力更是巨大。

    他不像韓無名那般閑雲野鶴,終年遊曆在外,反倒是能夠將修行、俗務兼容並蓄,對於白羽觀、對於魏明山,都至關重要。

    若是就此隕落,即便陰魂存在,並且有韓無垢的路子可以成為神道神靈,可是對於白羽觀來說,絕對是重大損失。

    更不要說,還有魂飛魄散的可能性!

    “此法。”

    “已是倉促之下,最妥善的方案。”

    計三江出聲道,“神庭中有案卷記載,圖蒙山怪異以玩弄人心為樂。張兆峰長老陷入圖蒙山不久,或許還未被其蒙昧心誌,有一線希望。若是再有耽擱,後果更加難以預料。即便破了圖蒙山,恐怕”

    計三江沒有說完,但是言語中的意思已經很清楚了。

    “這”

    魏明山一時陷入兩難。

    韓無垢見其糾結,直接道,“師兄,此事宜早不宜遲,便依此法吧。”

    此方案早就定下,隻是與魏明山知會一聲,並無征求其意見的意思。此時張兆峰被困圖蒙山也有幾日,韓無垢不敢拖延。

    “鬆溪城隍。”

    “率兵開始吧!”

    韓無垢擺擺手,向計三江吩咐道。

    “喏!”

    計三江拱手抱拳,率領麾下神靈將領,就要布下‘風林火山’大陣,破圖蒙山!

    正在此時,一道孩童般稚嫩的聲音從東麵傳來

    “圖蒙山神。”

    “本君來了,還不速速相迎?!”

    

Snap Time:2018-05-23 16:56:57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