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縱橫異世》全文閱讀

作者:妖僧花無缺  神道縱橫異世最新章節  神道縱橫異世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神道縱橫異世最新章節第兩百七十五章災劫【第三更】(18-03-16)      第兩百七十四章雷鳴殿中(18-03-15)      抱歉(18-03-15)     

第一百五十三章八方來賀【第五更!】


    “徐師祖看的深遠!”

    李三全感受到山中傳來一陣陣奇異波動,還有遠超普通山神的氣息,出聲歎道。

    “是啊!”

    “當初你還曾質疑祖師的指點。”

    鄭兆坤指著李三全笑道。

    李三全搖頭,“這不能怪我。”

    “鬆溪縣,除卻不起眼的小山包之外,皆有山神坐鎮,能助步虛道弟子開辟道場、梳理靈氣。唯獨誥屏山受創,靈氣較之鬆溪縣其他山峰著實稀薄的可憐。山神、巡山將軍、執筆文吏更是長久不出,神力不借。”

    “選擇誥屏山作為道場,劣勢實在太大。”

    鄭兆坤笑道,“現在知道祖師遠見了?”

    “知道了!”

    “誥屏山尊神,一躍而成七品神,看來神君方才晉升南平州城隍,就將七品神位分封諸神。”

    “隻是不知誥屏山尊神,得封的是否為一縣城隍之位!”

    李三全先是哈哈大笑,接著看向誥屏山腹,眼中有眸光閃爍。

    鄭兆坤雙手背負,道袍隨風飄揚,不知在想著什麼。

    ……

    南平州,州城。

    韓無垢立於虛空,替林詔迎八方來客。

    “恭賀南平城隍!”

    “恭喜城隍神君實力大進!”

    “恭賀神君!”

    ……

    林詔晉升,動靜極大,遠超當年晉升鬆溪城隍。

    說來好笑。

    當初林詔成就鬆溪城隍,引得八方來攻。

    朝廷、江湖、妖魔!

    通通要對付林詔,逼迫林詔交出所謂‘秘法’!

    但是時移世易。

    如今。

    林詔晉升南平州城隍,卻八方來賀。

    實在讓人感歎。

    而且。

    夠資格前來祝賀林詔的,全都是南平州內外的大人物。

    實力至少也是胎藏境層次。

    近些年大明武道發展猶如井噴,雖不如神道,卻也湧現出一大批新晉胎藏境。甚至在皇家、長恨劍宗、玄天道還有大禪寺中,相繼有新的星辰境大宗師誕生。

    讓人意外的,並不以武道著稱的斬鐵派中,居然也誕生了一位武道大宗師,位列星辰境!

    眾人心知肚明。

    斬鐵派背靠林詔,占據鬆溪縣這塊寶地,武道攀升也就不稀奇了。

    “南平州白羽觀恭賀城隍神君!”

    “南平州盛家恭賀城隍神君!”

    “南平州天雲門恭賀城隍神君!”

    “順昌州李家恭賀城隍神君!”

    “順昌州衝霄劍派恭賀城隍神君!”

    ……

    南平州內,但凡有胎藏境坐鎮的實力盡數到場,恭賀林詔晉升南平州城隍。

    林詔為鬆溪縣城隍時,敢叫板朝廷、妖魔、江湖,渾然不懼。

    如今成就一州城隍,任誰也知道他必定實力大進。

    不知道強橫到什麼地步。

    雖然好奇、眼熱林詔的進步速度,掌握的秘法,但是在生存這個大前提之下,他們也不敢表露,更要前來恭賀。

    放到草莽江湖,這便是俗稱的‘拜碼頭’!

    林詔為南平州城隍,南平州內勢力都要前來拜見,以示無敵意。

    這一切,甚至都不需要林詔與林詔麾下眾神發聲。

    各方勢力便自覺前來。

    其中白羽觀由老祖闞清風帶隊。

    多年發展,一方小世界為後盾,白羽觀已經成為繼南平盛家、天雲門之外的第三大州級勢力。

    門中有闞清風、古天河等胎藏境高手坐鎮。

    蛻凡境弟子不斷湧現。

    凡塵境天才更是一茬接著一茬。

    根基紮實,威震一州!

    故前綴‘南平州’!

    麵對韓無垢,闞清風、古天河等一眾白羽觀長輩也要躬身行禮。

    即便不提韓無垢此時代表的乃是林詔,就算以其本身而論,鬆溪縣城隍也能令州級門派俯首。

    哪怕是白羽觀,表麵上的禮節也當周全。

    除卻南平州幾方勢力之外,南平州臨近州縣,如順昌州、將樂州等,許多勢力也紛紛前來。

    能夠雄霸一方,在州府之地站穩跟腳,沒有誰不識趣。

    林詔立足鬆溪縣,為鬆溪縣城隍的時候,影響力能覆蓋一州。

    五營陰兵、步虛道弟子橫壓南平州!

    現在晉升南平州城隍,能夠影響的範圍定要再次擴大。不說一府之地,至少他們這些臨近州縣是逃不離。

    索性就趁此前來恭賀一番,結個善緣。

    這樣一來。

    南平州城前所未有的熱鬧。

    南平州以及周邊州縣中有頭有臉的人物,有胎藏境武者坐鎮的勢力,一波接一波趕來。

    胎藏境武者可短暫淩空,通過韓無垢向林詔恭賀,門下弟子則是進入州城之中安頓。

    有山神立於山,高聲唱喝,將一方方勢力報出。

    白羽觀!

    南平盛家!

    天雲門!

    順昌李家!

    衝霄劍派!

    ……

    每一個勢力,都是鎮壓一方的存在。

    如今匯聚一堂,隻為祝賀林詔。

    甚至連林詔的麵都見不到,卻依舊樂此不疲。

    盛九千背負長劍,腳踩虛空,向韓無垢拱手,道,“南平盛家恭賀城隍神君晉升!”

    “盛九千。”

    韓無垢目光從盛九千身上掃過,淡淡點頭。

    盛九千心中苦澀,行了一禮站到一旁。

    見韓無垢英姿颯爽,威風無限,微微抿了抿嘴,苦澀之情溢於言表。

    兩人也有交集。

    當年。

    南平盛家盛星火,在鬆溪縣中對當時還是鬼卒的左營統領韓無垢動手,被韓無垢反殺,陰魂押解回清溪山。

    林詔不懼盛家,斬了盛星火。

    之後盛家來人,便是當時還隻是蛻凡境巔峰的盛九千。

    盛九千背靠盛家,心氣極高,要林詔交出韓無垢。對於韓無垢本人並未放在眼,甚至未曾仔細留意。

    他與當初還隻是清溪山神的林詔談笑風生,風采不凡。

    林詔展露實力,才令其正視。

    那時。

    神道僅有清溪山一地,林詔惜才,要招攬盛九千。

    沒想到朝廷大軍降臨,危難之際,盛九千離去。

    尚未同富貴,不願共患難的盛九千,林詔並沒有為難。

    隻是紅塵萬千過客之一罷了。

    但是對於盛九千而言,一切不同。

    當年大軍圍剿清溪山,他還暗自慶幸抽身尚早。隨著林詔的實力不斷增強,勢力不斷擴大,他心中已然有了一絲悔意。

    從清溪山一地,到白羽山神庭。

    再從白羽山神庭,到鬆溪縣城隍!

    林詔的發展遠超盛九千想象。

    他的悔意也就越來越濃鬱。

    他時常在想,若是當初沒有離開清溪山,今日是否能夠有更好的成就?

    這樣一想,悔恨便湧上心頭。

    他有心回避。

    畢竟林詔在鬆溪縣,而盛家卻在州城之中。

    但是今天林詔成了南平州城隍。

    南平盛家,從此便要仰其鼻息。連上京天都的盛家在林詔麵前都算不得什麼,他們區區分支又有什麼能力抗衡?

    昔日‘齷蹉’,林詔或許不在意,盛家卻不敢賭。於是令盛九千前來,一為恭賀,二為致歉與試探。

    但是目前來看,林詔、韓無垢好似都已經忘了他這號人的存在。

    盛九千看著韓無垢身影,見各方胎藏境高手在她麵前畢恭畢敬。不僅是敬畏韓無垢身後林詔,更是敬畏韓無垢本身。

    這樣想著,盛九千心中更不是滋味。

    若他當初沒有下山,或許也能如韓無垢一般風光:令胎藏境高手仰望,與星辰境大宗師談笑風生!

    可惜,一切難以再重頭。

    其中滋味,唯有盛九千自己知曉。

    ……

    韓無垢傲立虛空,心中忽的一笑,也有些感慨。

    她自然認得盛九千。

    不過當初種種,神君不曾在意,她也不想自作主張。再者說,盛九千如今隻是胎藏境前期武者,在南平盛家的話語權也不高。

    不管是實力還是地位,韓無垢早就將盛九千遠遠甩在身後。

    她的眼界更高,放眼的是整個大明,是星辰境大宗師!

    至於盛九千?

    區區盛家旁係,胎藏境前期。

    早已經跟不上她的步伐,從此將再無交集。

    歲月最是無情。

    何須在意。

    

Snap Time:2018-06-19 10:52:28  ExecTime:0.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