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四章誰的過錯(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18-09-07)      第一百七十二章消失的龍椅(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


  襄陽。
  浪濤翻滾,不斷地拍打著戰艦。
  站在戰艦之上,高達凝目遠眺看著遠處的兩座堡壘,側過頭來問向旁邊的範文虎:“那就是元軍所建造的堡壘嗎?”
  這範文虎生的倒是白淨,活脫脫的一個白麵小生,配上他身上穿著的亮銀鎧甲,倒是威風凜凜。
  他遙遙看了一下遠處的兩處堡壘,當即說道:“沒錯。那應該就是叔叔口中所說的鹿門堡和白河城。這兩城一左一右,將整個漢江徹底封鎖,任誰也無法突破防線。這才導致襄陽守軍屢次想要衝破封鎖,但是卻也無法打破防線的原因了。”
  兩人一起看去,便見在那在漢江兩側,兩座堡壘雄視其中,上麵布設有數十門巨炮,一門門巨炮將炮口對準了江麵,若是發現了有任何動靜之後,便會從中發射威力驚人的炮彈,將那戰船給徹底擊毀。
  此刻,這兩座堡壘之中的守軍似是也發現了來襲的宋軍,早將上麵的火炮調轉開來,瞄準整個艦隊。
  隻要等整個艦隊進入射程之後,他們便會發出凶猛的炮擊,將前來增援的宋軍徹底擊潰。
  高達眉梢軒起,已然感到棘手無比:“看這樣子,若是想要打破那元軍封鎖,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沒錯。”
  範文虎也是點點頭,臉上帶著憂愁:“隻是不知道叔叔他們在襄陽之中過的怎麼樣了?若是那元軍當真攻破襄陽,就怕他們”說到這的時候,似乎戳中了傷心事一樣,範文虎已經是兩淚縱橫。
  “唉。現在想這個也沒用,還是先商量一下如何拔出這兩個堡壘吧。”
  高達看著這一幕,心中卻是感到古怪。
  畢竟來信的時候,襄陽可還好好的呢,怎麼這麼一會兒的功夫,這範文虎便這般樣子了?
  “也是。”範文虎止住哭泣的衝動,勉強自己打起精神來:“隻是高統領有什麼注意?畢竟您是這次的統領,若論如何攻破這兩個堡壘,高統領應該有相當的自信吧。”
  “自信算不上,畢竟還沒有打過呢。而且那元軍向來厲害,可不是尋常對手,若是沒有十萬分的把握,我可不願意和他們打。”高達麵有憂愁,對此番戰爭並不是很自信。
  那堡壘情況不明,在沒有探知對方情況的時候,高達並不願意傾巢觸動。
  “但是莫要忘了,賈丞相可是下了命令,讓我們務必打破防線,救援襄陽。”範文虎催促道,隨後轉了一個彎:“要知道那叔叔可是在麵。若是未曾救出的話,隻怕我嶽父可饒不了我。”
  “這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高達應付了一下,對範文虎口中一口一個嶽父、一口一個丞相,他實在是忍受不了。
  範文虎臉上現出驚喜,連忙問道:“這麼說,我叔叔有救了?”
  “這個,也說不上是有救,隻能說是有些希望罷了。”高達撇撇嘴,突然覺得這次戰鬥將範文虎帶著,並不是一件明智之舉,當然他對於接下來的戰鬥也有所安排,便吩咐道:“關於如何攻克這堡壘,我倒是有個想法,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接受?”
  “什麼辦法?隻要能夠救叔叔,我當然願意。”範文虎連忙道。
  高達神色微動,估計想要糾正一下,但終究沉默下來,口中則是說道:“這個方法也不困難。首先我需要你率領水軍前去進攻那些堡壘。不需要進攻,隻需要在遠處以火炮持續騷擾對方,將對方的火力給吸引過來就可以了。”
  “這樣就能夠成功嗎?”範文虎問道。
  “當然不可能。”高達搖搖頭,又道:“所以接下來我會帶領一支軍隊,自陸地之上進攻那堡壘。如此一來,便能夠讓對方陷入兩麵圍擊的狀態。到時候,我們自然能夠順利攻下堡壘,救出呂文煥。”
  範文虎興高采烈的回道:“原來如此。那現在就開始?”
  “當然不是這個時候,畢竟對方早有準備,若是這個時候進攻,隻會平白無故增添犧牲罷了。”高達否決道:“所以我打算黎明的時候展開進攻。那個時候對方應該正好在疲憊的時候,乃是是最好的進攻時機。”
  “那好。那我這就去準備。”
  範文虎叫嚷著,然後便讓身邊的傳令兵傳達命令,讓所有的士兵開始埋鍋造飯、就地休息,等到恰當的時候,他們便會針對那堡壘展開攻擊。
  半天時間簌然過去,眨眼之間天邊已然泛起一點白茫茫的雲彩。
  值此淩晨時候,高達早已經率領麾下之人登上岸邊,潛伏在距離那堡壘之外十數之外,就等著炮聲開啟,他們便會展開衝鋒,將這兩座堅固的堡壘徹底拔掉。
  “轟!”
  橘紅色的火焰騰起,在遠處江麵之上濺起一道水花。
  這一聲炮聲也像是宣告了戰火的開啟一樣,讓遠處的兩座堡壘也從沉睡之中蘇醒過來,它們就如同那亙古以來的巨人一般,朝天發出一聲近乎狂暴的聲音,城頭之上數十朵橘紅色的火焰升起,數十枚炮彈也橫跨十來的距離,直接落在水軍之中。
  “轟!”
  驀地一聲雷響,整個戰艦起身斷裂。
  眼見戰艦被摧毀了,所有的戰艦都開始變得驚慌失措了起來,沒有了之前齊整的隊形,一個個開始變得慌亂起來,甚至還有的想要調轉方向,從這逃離。
  看著這一幕,範文虎頓時被嚇壞了,他連忙對著手下之人下達命令:“退。退回去。”
  還未等所有人反應過來,範文虎所在的戰艦早已經調轉船頭,巨大的煙囪也噴出濃濃的黑煙,就這樣直接撞開好幾艘戰艦,朝著後方撤去。
  眼見首領也是如此,其餘人也是失去了理智,紛紛調轉船頭,想要逃離此地。
  但是漢江不比長江,不過半寬闊的河道哪容納得了那麼多戰艦掉頭?
  一艘艘戰艦就和沒了頭的蒼蠅一樣,除了撞在了一起,導致自己無法運轉之外,就沒有了其他的結果。甚至還有倒黴的,直接就被撞出了一個大口子,冰涼的江水不斷地朝著艦身內部灌去,眨眼之間變沉入了江底,變成了阻礙河道的礁石。
  眼見宋軍水軍如此狀況,那兩座堡壘也是樂了,莫不是調轉炮口,針對這些失去了機動性戰艦開始進攻。
  “砰砰砰!”
  就這樣,一艘艘戰艦成了敵人火炮之下的犧牲品。
  立於岸邊,高達看著這一幕,已然是瞠目結舌:“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何變成了這樣子?”
  

Snap Time:2018-11-18 15:41:02  ExecTime: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