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四章誰的過錯(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18-09-07)      第一百七十二章消失的龍椅(18-09-07)     

第一百五十七章幫手


  “這個,當然是來勸降的。”
  雙目之中透著肯定,宋凝視著呂文德,緩緩的道出自己的目的。
  “勸降?”
  呂文德雙目一凜,臉上也浮現出幾分怒氣。
  “你倒是說說看,你有什麼資本,能夠讓我投降?”
  呂師夔被嚇壞了,正打算插嘴時候,卻被呂文德直接瞪了回去:“我在這,還輪不到你插嘴。”麵對這種狀況,他也隻能閉上嘴巴,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宋鼻子稍微聳動一下,似乎是在聞著什麼東西來:“在這段時間內,想必將軍也一直都在求醫問道,好解決體內的詛咒吧。這空氣之中彌漫的靈芝味道,可是始終未曾消散啊!”
  “你是要挾我?”
  呂文德冷冷回道。
  為了能夠吊住性命,最近的時候呂文德一直都在喝以靈芝為主的續命湯藥,好維持自己的生命力不至於潰散。也因此,導致呂文德身上也彌漫著那屬於靈芝的獨特香氣來。
  “要挾?也不算是,隻能算是一句忠告吧。”
  宋搖搖頭,然後道:“當然。我也確實知曉如何才能夠解除這詛咒,隻是將軍。”頓了頓,宋目光變得銳利起來,竟然直接和呂文德對視起來:“你乃是宋朝將軍,和我們乃是敵人。既然如此,那我為何要告訴你如何解除這詛咒?”
  “哼。”
  呂文德猛的一拍案桌,喝道:“所以你打算以此要挾我,好讓我投降你們嗎?”
  “沒錯。若是將軍願意的話,解除詛咒的方式我親自奉上,但若是不願意的話,那就莫要怪我等無情了。”宋聲音變得洪亮起來,即使對方乃是地仙,他也沒有掩飾話中的威脅之意。
  呂師夔忍耐不住,連忙張口勸道:“宋兄莫要亂說,若是惹怒了父親的話,隻怕你的小命可就沒了。”他卻是害怕父親生怒,直接將宋給滅了,這樣的話他們就和元軍徹底鬧僵,到時候若是想要醫治呂文德的傷勢,隻怕也是不行。
  “在下不過賤命一條,若是能夠換了將軍一命,倒也值得。”宋搖搖頭,滿是自信的看著呂文德。
  “一命換一命?”
  呂文德口中念了一下,出乎意料的是,這一次他卻是神色平靜,又是重新恢複了平靜。
  “沒錯。若是在下就此死了,那我家元帥便會徹底毀了解除詛咒的方子,這樣的話你就再也沒有解除詛咒的可能了。”宋看著呂文德,不免感到有些詫異來,心中莫想:“這家夥搞什麼?一會兒發怒,一會兒又是這麼平靜?”
  “這樣的話,那還請你回去吧。”
  呂文德神情變得淡然下來,張口回道。
  “回去?”
  宋有些不解。
  呂師夔也是訝異,連忙勸道:“父親。但是你的傷勢呢?若是就這樣放他回去的話,那你身上的詛咒又該如何解決?”
  “生死由命,富貴在天。我戎馬一生,所做的事情有錯的,也有對的,能夠走到現在也算是值得了。既然命該如此,又如何躲避?”呂文德變得平靜了許多,大概是因為知曉自己餘下的生命也不多了,所以也釋然了下來。
  “哦?沒想到你這個時候倒是有所了悟了?”宋上下打量了一下呂文德,仿佛重新認識了眼前之人。
  先前時候,他還以為呂文德不過是個怕死之人,自己隻需稍微威脅一下,對方定然心生恐懼,直接答應了下來,但眼下呂文德的表現,卻讓他重新認識了這位梟雄。
  “談不上了悟,隻能算是盡忠職守罷了。”
  呂文德揮揮手,直接發出了辭退令來:“而你也休想從我這得到什麼。若是就此離開,我或許還可以留情,但若是繼續留在這,那就莫要惹我生氣。到時候,可就不是這麼簡單了。”
  “好吧。我明白了。”
  眼見對方心思篤定,宋雖感惱怒,卻也隻能就此退下,隻是此番失利,令他心中依舊不滿。
  “父親,當真就這樣讓他離開?”
  呂師夔眼見宋就這樣離開,心中兀自感到不滿,若是對方就這樣離開了,那父親的詛咒可就再也沒有解除的可能了。
  “不成器的家夥。我不是說了嗎?別再和元軍拉拉扯扯,若是讓人知曉了,縱然你是我的兒子,也少不得被訓斥一番。”呂文德雙眉倒豎,直接張口罵道。
  明明如今宋朝和元朝正處於對峙之中,這呂師夔卻還是拎不清楚,始終和對方拉拉扯扯,這一點讓呂文德深惡痛絕。
  “可是父親,我這也不是為你好嗎?”呂師夔感到相當的委屈。
  “我知道。若非如此,我早就將你革出軍隊,哪還讓你在這襄陽之內四處行動?”
  呂文德更感惱怒,若非對方乃是自己長子,平日對自己也是警鍾有佳,他早就將呂師夔掃地出門了。
  “這段時間你且在書房麵呆著,莫要再出門了。”
  麵對自己的兒子,呂文德也隻能用這種禁足的法子,避免讓自己的兒子繼續犯錯。
  呂師夔麵對父親的決定,自然也無力反抗,隻能在兩位侍衛的押送下,被迫前往書房。
  正走在路上,卻見遠處走來一人。
  那人見呂師夔被兩位侍衛押著,也是感到詫異,連忙攔住三人,問道:“公子,您這是怎麼了?”
  “原來是陳先生啊。”
  呂師夔雙目一亮,瞥見旁邊兩人之後,便變得沮喪了起來,低著頭回道:“唉。還不知得罪了父親,所以被禁足了。”
  “原來是這樣?”
  陳文煥若有所想,又問:“既然如此,那不知你可否告訴我,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若是可以的話,我倒是可以幫你出個主意。”
  呂師夔叫道:“真的嗎?”
  他卻是知曉,陳文煥乃是父親的謀士,經常給父親出謀劃策,昔日諸多勝仗也是多虧了他的幫助,方才能夠成功。
  “你乃是我親眼看著長大的,你的事情便是我的事情。若是可以的話,我當然會幫你一把的。”陳文煥笑著回道。
  呂師夔驚喜無比,這才將之前發生的事情源源不斷的說了出來,末了還抱怨了幾句:“父親也真是的,怎麼這麼死腦筋?隻要能夠活下去,便是投降那元軍又如何?”在他想來,投降這事兒向來不是問題。
  “原來是這樣?”
  陳文煥笑了一下,然後回道:“關於這件事情,景秀你大可放心,我定然會幫你的。”
  “那就拜托叔叔了。”呂師夔闔首回道,他現在被禁足了,根本無法走出書房,若要解除父親身上的詛咒,也隻能寄希望於陳文煥了。
  若是陳文煥能夠幫忙的話,也許這件事情就能夠解決。
  

Snap Time:2018-12-20 00:20:28  ExecTime:0.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