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四章誰的過錯(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18-09-07)      第一百七十二章消失的龍椅(18-09-07)     

第一百四十七章威逼利誘


  “果然,看來這一次咱們沒有找錯對象。“
  黃震嘴角微翹,側目看了劉克莊一樣。
  劉克莊心中了然,當即舉起酒杯給李振滿上一杯,勸道:“聽李將軍所言,莫非了解到一點東西?若是可以的話,不妨和咱們兄弟說說,也好給咱們兄弟兩個一個參謀?“
  “了解?我不過是一介小兵,能了解什麼?“李振口一張,濃烈的酒氣自嘴中吐出,熏的人作嘔。
  他嘿然一笑:“死人嗎?如果你想知曉我軍死傷人數的話,我倒是可以和你們說一下。但若要具體的作戰策略,對不起我還真的不知道。“末了又看了兩人一眼,縱然是喝醉酒了,依舊是維持著一定的警惕。
  “這家夥,莫非是裝的?“
  劉克莊若有所想,口中也是辯解道:“倒不是這個。主要是想要了解一下這黑炭軍之中,誰比較厲害?咱們兄弟倆打算從軍,若是跟錯人的話,可就遭了。“
  “這倒也是。有道是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若是跟對了將軍,至少也能活下去不是嗎?“李振一邊笑著,一邊搖著頭:“隻是你們啊,來錯了地方,若當真打算驅逐韃子的話,我建議你們還是前往均州,別在這襄陽廝混了。“
  “均州?為何?“
  劉克莊有些奇怪,黃震則是流露出幾分不悅來。
  他們兩個乃是正統的儒生,對長安之中所流行的實學並不感興趣,甚至還將其當做歪門邪道。
  李振回道:“很簡單啊。那均州乃是長安前線,如今蒙古南下,長安定然會有所反應,不僅僅會派遣大量的軍隊入駐,更會招募大量的士兵,好抵抗蒙古大軍。半年之前,我的兩個好友張順、張貴,他們兩個便投入了華夏軍麾下。“
  “原來是這樣?“
  劉克莊若有所思。
  相較於長安來說,近在咫尺的均州的確是便利許多了,而且還有鐵路和長安連接,遲則兩天、則半天的時間,長安便可以將各地的軍隊調往均州,如今知曉蒙古南下,隻怕現在均州也是熱鬧無比吧。
  “沒錯。聽我一句勸,若是想要活命的話,莫要在這襄陽之內廝混,趁著現在還沒有被卷入其中,你們兩個先逃難去吧。“放下酒杯,李振對著兩人勸說道。
  黃震、劉克莊可以看出來,李振的確是真情實意的。
  “逃難?“
  黃震搖搖頭,語氣堅決的拒絕道:“至此風雨飄搖、神州板蕩的時候,我們豈能輕易逃走?唯有昂首挺胸和那些韃子對抗,才能夠顯出我們的決心。“
  他這表現,讓李振一時間也被驚住了,懷疑的目光自黃震臉上上下掃來,卻也看不出來半點的遲疑。
  “勇氣可嘉,隻是可惜了!“
  一杯濁酒納入肚中,李振感覺自己的身體被燒的通紅,曾幾何時他也曾經這般壯誌酬籌,然而半生戎馬所換來的,卻也不過是冷蔑的對待。
  “將軍,你也是宋朝軍官,為何口出此言?“
  黃震感到不悅,隻因為對方並未表現出自己所期待的興高采烈,甚至還對自己的誌向冷嘲熱諷。
  “口出狂言?“
  李振輕哼一聲,直接罵道:“你們也不看看那呂文德究竟是什麼貨色。不過是仗著和賈似道的支持,便將我等以各種理由排擠出去,就是為了他的那幾個兒子上位。就他這種任人唯親的樣子,算什麼將軍?“
  自李振的表現可以看出來,他對呂文德並沒有任何的尊崇。
  “既然如此,那你為何不從軍隊之中離開?憑借將軍的本事,若是到了別處的話,定然會被重用,不是嗎?“劉克莊將李振的表現淨收眼底,察覺到對方心底的那一抹憤怒,當即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嘿。還不是我一家老小全都住在這襄陽?若是我逃了,我那妻子孩兒又該如何?我總不能將他們棄之於不顧吧。“
  李振滿臉苦澀,隻因為他曉得,僅憑眼下的情況,若要保住襄陽的話隻怕是不可能了。
  “也許。我應該另謀出路?“
  心底的思緒被卷起,在心中不斷的翻騰著,此時此刻的李振,也陷入了茫然之中。
  縱然有這個心思,他也不知曉自己又該如何行動,才能夠找到解決的方法。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劉克莊翻閱著先前的記憶,對於李振的表現也有所認識,於是他直接問道:“既然如此,那你就沒想過扳倒呂文德?要不是這呂文德,你如何會變成這般模樣?“
  “扳倒呂文德?他可是地仙,手中更是掌握著數萬大軍,僅憑我怎麼可能成功?“
  驀地一驚,李振雙目圓睜瞧著身邊的兩人,曾經麻痹神經的酒精瞬間消解,他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兩人,問道:“你們兩個,究竟是什麼人?為何找上我來?“
  之前倒也罷了,等到這個時候,他已然開始懷疑兩人是否呂文德派來的,目的便是為了能夠鏟除他自己。
  而之前的對話,當然是為了套出他心中所想的。
  這一點,李振堅信不疑。
  “這個,實不相瞞。我們乃是檢法官,乃是背負著趙崇龍禦史的命令,就此潛伏在襄陽城中,好找到足以定呂文德罪的證據。“
  眼見對方已然醒覺,劉克莊自懷中拿出自己的牌子。
  若要說服對方的話,那就隻能表示出自己的身份,要不然是根本無法得到對方的信任的。
  黃震也是說道:“沒錯。若是你能夠配合我們,助我們將呂文德繩之於法之後,那你的功勞也是不小,到時候自然是少不了你的。“
  “真的嗎?“
  李振伸出手來,示意劉克莊、黃震兩人將牌子遞上來。
  他結過銅牌之後,雙目如炬掃過這銅牌,包括上麵的每一個文字、每一條紋理,都不敢有絲毫錯過,良久之後才道:“沒錯。這的確是禦史台檢法官應該有的牌子。“說罷之後,便抬起頭來,用複雜的眼神看著兩人:“隻是你們兩個找我來究竟是所為何事?“想到之前劉克莊所說的,頓時被嚇了一跳:“難道說你們兩個當真打算扳倒呂文德?“
  對於那呂文德,李振一直都相當恐懼,便是私底下也不敢有所辱罵,生怕被他給聽見了,然後來了一個明正典刑。
  “當然。隻要你按照我們所安排的行事,自然能夠保證安全。“劉克莊深吸一口氣,然後發出了自己的要求:“至於你,你決定如何選擇?“
  “這“
  李振雖是有心拒絕,但他更明白對方絕非善茬,若是自己拒絕的話,隻怕也會被倒把一耙吧。
  如今時候,李振也唯有闔首回道:“接下來的事情,那就悉聽尊便了。“
  

Snap Time:2018-10-23 18:41:36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