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四章誰的過錯(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18-09-07)      第一百七十二章消失的龍椅(18-09-07)     

第一百四十四章被迫離開


  待到回到驛站,黃震和劉克莊兩人不免生疑。
  隻見大堂之內人來人往,地麵之上不知道堆了多少東西,那些人正在將這些東西打包起來,看起來是準備離開的樣子。
  “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我們這是要走了嗎?可是還沒有得到情報啊!”
  懷揣著疑惑,兩人聯袂而來,一起走入後花園品花亭,此時此刻的趙崇龍正鬱悶的喝著茶呢。
  “趙禦史!”
  兩人站定,躬身一拜。
  聽到動靜之後,趙崇龍頭一抬,眼見兩人立於身前,當即問道:“你們兩個這一去,發現了什麼了嗎?”
  “啟稟趙禦史,若是呂文德倒也罷了,但是現在情況有所變化,隻怕我們也要稍作改變了。”
  黃震當即將自己在榷場所聽到的事情說了出來。
  聽罷之後,趙崇龍語氣之中流露出不滿來:“果然如此。那蒙古已經打來了嗎?”
  “趙禦史。看你樣子,莫非是早就知曉?”黃震略有詫異,徑直問道。
  趙崇龍點點頭,兀自帶著惱怒:“沒錯。就在你們離開之後,我就被那呂文德叫來,也是那呂文德親口告訴我的。”
  “是他?他怎會如此大方?”
  黃震心情驀地變得緊張起來,旁邊的劉克莊則是流露出幾分若有所思的神情來。
  “大方?這怎麼可能?”
  趙崇龍用諷刺的話說道:“他不過是以此為借口,想要將我趕走罷了。”難掩悲憤,胸口更是劇烈的起伏著。
  自己的仇還沒報了,又豈能這麼簡單的結束?
  這個時候,劉克莊幽幽的回道:“所以我們要離開襄陽了嗎?”聯想到大堂之中正在收拾行禮的隨從,他們如何猜不出那呂文德心思?
  這家夥,不過是借著這個借口將他們給支開罷了。
  “沒錯。所以我很的就不能呆在襄陽了。而且臨安也在催促,我便是想要留下來,隻怕也不可能。”
  趙崇龍懊惱的點點頭,呂文德的實力相當龐大,便是賈似道也要畏懼三分,他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禦史,如何能夠違背命令?
  “那咱們的計劃呢?難道就這麼放棄嗎?”黃震頗為不甘,在還沒有將呂文德繩之於法之前,他可不甘心。
  趙崇龍將期待的目光看向兩人:“當然不可能。隻是我的話,隻怕是無法繼續維持下去了。但如果是你們的話,也許可以繼續調查下去。畢竟那呂文德又不認識你們,若是你們隱藏下來,他們應該也不可能知道。借此機會,你們兩個也可以繼續調查下去。而且我相信,隻要你們繼續調查下去,定然能夠找到呂文德的犯罪證據。到時候,縱然他貴為崇國公,照樣也要俯首認罪。”
  “趙禦史請放心,我們兩個定然傾盡權力,找出呂文德禍害百姓的證據。”
  黃震連連闔首,滿臉都是執行正義的堅決。
  劉克莊雖感緊張,卻也未曾推拒:“還請趙禦史放心,這事兒我們兩個定然會順利解決,不會讓你失望的。”
  “那就好。有你們兩個,我就一切安心了。”
  趙崇龍對著兩人躬身一拜,算是表達自己的謝意。
  這時,自遠處卻響起一陣腳步聲,聽到這聲音之後,三人頓時警惕起來連忙止住對話,各自舉起茶盅,裝作喝茶的樣子。
  過了一會兒,自道路盡頭出現一人,正是呂文德的次子呂師道。
  呂師道眼見此處坐著三人,不免感到詫異,目光稍微在黃震、劉克莊臉上停留了幾秒。
  趙崇龍咳嗽一聲,訴道:“他們兩個乃我之前認識的好友,在儒學方麵甚為精通,所以邀請過來一敘。”
  “原來是這樣?”
  呂師道收起疑惑,又是對著趙崇龍躬身一拜,訴道:“啟稟趙禦史,行禮已經收拾妥當,我們應該走了。要不然的話,隻怕會被拖延在這。”
  “我明白了。”
  趙崇龍深吸一口氣,緩緩站起身子來,但胸口那股悶氣卻始終未曾消去。
  這種被安排的感覺,當真令人厭惡。
  黃震稍感緊張,畢竟還有很多事情沒有交待清楚,然而那呂師道就在旁邊,他也不敢將秘密宣之於口。
  這時,劉克莊走了出來,對著趙崇龍拱手一拜,訴道:“哈哈。昔日一見,以為你不過是一介布衣,未曾想你竟然是禦史大人,實在是冒昧了。”說及此時,卻又調轉頭來,對著那呂師道訴道:“隻是禦史既然來離開此地,不如讓我等送他一程,如何?”明明早已認識,但表現出來卻是初次相逢,不得不說劉克莊的表現的確不錯。
  “當然可以!”
  呂師道看在眼中,也隻以為三人當真隻是尋常朋友。
  “多謝!”
  趙崇龍稍感安心,若是有劉克莊在的話,這一次定然能夠成功。
  他對這一點深信不疑。
  數十位士兵一起出動,將一行人等包圍在垓心之處,數輛馬車也拉著沉重的行禮,朝著遠處碼頭奔去。
  為了能夠將趙崇龍送走,呂文德不僅僅特意派了精銳前來保護,還從水軍之中抽調出了一艘戰艦,為了表示對趙崇龍的尊敬,更是讓自己的次子親自帶隊,足見呂文德尊重程度。
  等到上了戰艦之後,趙崇龍便知曉這一去,自己隻怕是再也難以回來,他轉過身來對著黃震、劉克莊兩人揮手示意:“莫要忘了咱們的約定。知道了嘛?”
  “趙兄放心,有朝一日定然會回去的。”
  劉克莊朗聲回到,船槳拍打著江水,濃厚的黑煙升起,帶著沉重的戰艦朝著遠處奔去,很的消失在了眼前。
  等到著戰艦徹底消失,岸邊的守衛也就此撤退之後,黃震方才攥緊手心,低聲罵道:“該死的呂文德,定然是害怕了,要不然如何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不過也虧的那蒙古到來,卻是給了我們機會。要是往常時候,咱們如何能夠和他鬥?”
  劉克莊並未在意,反而將其當做了成功的條件:“而且趙禦史已然離開,也給我們發揮的機會了。隻是接下來,你打算從何處入手?莫要忘了,這呂氏一族在這襄陽經營偌久,可不是咱們兩個能夠輕易解決的。”
  “的確如此。所以我打算先進入軍隊之中。若是能夠找到機會接近那呂文德親信,或許能夠從對方身上發現線索。”黃震回道。
  劉克莊略感緊張:“加入軍隊?莫要忘了,那蒙古隨時隨地都可能打過來,若是進入軍隊的話,隻怕會卷入戰爭之中。這一點,你知道嗎?”
  “我當然知道。”
  黃震肯定的回道:“正是因此,所以我才要參軍,不然的話如何抵抗韃子、保護百姓?”
  劉克莊隻好放棄勸說:“好吧。既然你做出了這打算,我又豈能讓你一個獨占風頭?隻是進入軍隊之中,你可要記住咱們的任務,莫要貿然犯陷,平白無故葬送了性命。明白嗎?”
  “我明白了。”
  黃震點點頭,心中決心下定。
  這一次,務必要完成任務,不讓趙崇龍失望。
  

Snap Time:2018-12-16 18:38:15  ExecTime: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