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四章誰的過錯(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18-09-07)      第一百七十二章消失的龍椅(18-09-07)     

第一百三十一章談蒙古緣何南下,說華夷文明區別


  “這不可能。”
  聽到張威勸說,呂文煥脫口而出。
  他一想到自己的那個哥哥,便感覺腦袋發疼,依照呂文德那多疑的心思,便是和華夏軍稍微有聯係都不願意,如何還可能讓華夏軍的軍隊自襄陽路過?
  “不可能?呂安撫使,我知曉你的顧慮,但是事在人為不是嗎?更何況那蒙古來勢洶洶,咱們若是不及早做好準備,到時候等到他們攻來,豈不是遲了?”張威暗道一聲果然如此,旋即便哭言相勸。
  他當初接到這個任務的時候,便知曉這件事並不簡單,不過為了未來華夏軍的未來,自己也隻有走這一趟了。
  呂文煥卻隻是搖頭,訴道:“若是別的事情我都可以答應你,但唯獨這件事情不行。”
  “為何?”
  張威追問了起來。
  呂文煥始終搖頭,保持否決態度:“你別問了,總之這件事情絕不可能。”
  “好吧,既然你不願意的話那就算了。”張威見對方心誌堅決,也沒有繼續堅持下來,不然的話隻會敗壞自己在對方眼中的印象:“借道一事就此算了,隻是我想問一下,若是尋常商船的話,不知可行?”
  “尋常商船?”呂文煥用狐疑的眼神看著呂文煥,口中也是追問道:“你們是打算雇傭尋常船夫,好幫你們運輸糧食嗎?”隻聽張威的語氣,呂文煥便知曉張威並沒有放棄自己的打算,依舊想要借道襄陽。
  張威點點頭,並沒有隱藏的打算:“沒錯。要不然前線將士的糧食如何才能滿足?”
  若是軍艦的話,自然不可能從襄陽走過,但若是商船的話,張威還是想要努力爭取一下。
  “若是這樣的話或許可以。隻不過這樣的話,隻怕就危險多了。畢竟沒有軍艦護航,隻是依靠船上船夫的話,是無法保證安全的。”呂文煥訴道。
  若是往常的時候,或許商船還可以憑借著數量的優勢戰勝對方,但現如今的戰艦全都是裝備著火炮,蒸汽輪機更是基本配置,若是更先進的直接就在船身之上覆蓋著厚重的鎧甲,根本就不是商船所能對抗的。
  張威笑道:“若是護航的話,我相信襄陽諸位軍官應該可以幫上忙吧。以爾等水軍的實力,若要和蒙古對抗的話,應該不會趨於下風。”
  為了抵禦蒙古入侵,宋朝沿著長江一帶部署了重兵,更是依托水路建造了龐大的水軍。
  張威就知曉這襄陽水軍就裝備了數百隻戰艦,其中裝備火炮、蒸汽輪機的鐵甲艦更是多達數十艘,足以保證整個長江流域的安全,乃是這一帶水域最強的水軍,便是均州水軍也差了許多。
  沒辦法,受限於丹江的水域,均州水軍噸位基本不超過五百噸,自然無法如同襄陽一樣裝備重達千噸的鐵甲艦了。
  而對於戰艦來說,噸位越大所裝備的火炮也就越猛,所以張威也相當清楚僅憑均州水軍是無法和襄陽水軍對抗的。不過因為眾多礁石的限製,襄陽水軍也無法進入丹江水域,可以說是各有優劣。
  呂文煥聽了這話,也若有所思的說道:“若是這樣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此事我需要和我哥哥稟報,不然的話隻怕無法通過。”
  “這是自然。畢竟他才是襄陽主官,不是嗎?”張威回道。
  隻是這話在呂文煥聽來,卻感到特別不舒服,凝望著張威他卻感到好奇,便問:“此事能夠順利解決就好。隻是我很好奇,為何你們就這麼認定,那蒙古當真會南下?”
  之前對話時候,呂文煥就感到奇怪了,整個借道的前提就是蒙元南下,但是那蒙元也才剛剛立朝,會如此迅速的展開行動嗎?
  對於這一點,呂文煥表示疑惑。
  張威毫無質疑的回道:“那是當然。你也知曉,這蒙古出自於北方苦寒之地。但是你也應該知曉,這塞外之地向來苦寒,如何能夠養活眾多族民?也因此,每當草原之上人口繁衍到一定的程度之後便會展開廝殺,一如養蠱一樣,產生出一個整合各方麵實力的遊牧民族,然後一起南下,通過征伐掠取漢家資源來養活族民。若是此刻漢室頹廢,那不免就會產生諸如五胡亂華等曆史慘劇,但若是漢室強橫的話,自然能夠一如當年漢唐兩國一般北擊草原,開疆拓土。這並非一人所能決定,實在是因為天數使然。”
  關於蒙古為何會南下,長安之內的學者討論了許多次,便是為了尋求一個答案。
  張威跟在蕭鳳之後,關於類似的話題也聽了不少,所以才有這番見解來。
  呂文煥聽了之後,也是大為開眼,又問:“可是這蒙古業已占領中原,應該不至於如此吧。”
  “非也。正因為占領中原,所以這蒙元更無法止住腳步。”張威搖搖頭,又是解釋了起來:“那蒙元出自塞外之地,如何知曉我漢家文化?若要征服中原的話,非得以殺戮之法,才能夠讓麾下子民臣服。也因此,我漢家兒郎不知因此流了多少鮮血來。”
  呂文煥也是心有餘悸,迎合道:“確實如此。這蒙古凶殘,當真匪夷所思,隻可恨我實力薄弱,未曾將他們趕出中原。”
  他和呂文德曾經為淮南人士,而那淮南之地也因為蒙古入侵而陷入戰亂之中,而他們自小的時候就親眼見到這一幕,要不然如何萌生出參軍的打算?
  “也因此,所以漢族和這蒙元之間貌似相和,其實存有血海深仇,縱然一時屈服,他日若有機會定然會謀求反抗。而那蒙元人口不過百萬,如何能夠和漢族相比?雖是仗著一時武力強壓下來,但隨著時日蔓延,必然會強弱倒轉。到時候漢家強盛之後,你覺得會如何行動?”張威又是說道。
  呂文煥眼眸一亮,叫道:“造反嗎?”
  “沒錯。將這昔日欺壓在頭上的蒙古徹底推翻,重新建立屬於漢家的天下,這也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張威用懇切的目光看著呂文煥,心中想著是否能夠說服對方,這樣即使在麵對南下的蒙古的時候,也能夠多出一些勝負來。
  “而他們之所以選擇南下,也是存心削弱漢家實力。畢竟漢家實力太大的話,可是會威脅到他們的統治的。”
  “既然如此,那為何那阿不哥會選擇建立元朝?”雖是如此,呂文煥卻還是充滿疑惑,畢竟這阿不哥的表現和漢家天子沒啥區別,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還要比當今聖上更好。
  沒辦法,誰讓那趙乃是腦癱患者,所有的權柄全都被賈似道所控製著。
  宋朝之中的有識之士縱然有一腔熱血,但在麵對這場景的時候,也隻能徒呼奈何,起不到任何用處,最終隻能同流合汙,更多的隻能流連於鄉野之中,過著諸如“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美夢。
  張威輕哼一聲,露出幾分厭惡來:“還不是為了蒙騙那些漢家兒郎?隻可笑那劉秉忠一身才華,竟然委身在一介蠻夷之下,還為此說出什麼敵夷入華夏則華夏之,華夏入敵夷則敵夷之,當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說到此處,張威情緒變得亢奮起來,對劉秉忠等人也是充滿不屑。
  多年的華夏正統教育,早已經在張威等人腦海之中根深蒂固,自然將劉秉忠等人視為異端。
  “這,也太過了吧。”
  呂文煥暗暗心驚,他也自負有些文名,對劉秉忠這等北方文人雖覺可惜,但卻也維持相當的尊敬,卻遠遠沒有張威這般滿是憤慨,隻是認為乃是各為其主,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張威察覺到呂文煥的神色,便道:“這也算過?依我看,這劉秉忠早已失了禮義廉恥,竟然投身韃子之內?就他這般行徑,縱然族誅也不為過。”
  一如狂信徒的表現,讓呂文煥感到害怕,卻是想起了當初呂文德開設比賽時候,華夏軍派出的那些軍官。
  雖然這些軍官平日表現也算是謙和有度,但若是提及了蒙古,莫不是如臨大敵,將其當做了畢生仇敵,尤其是對那些置身蒙古之下的漢臣更是口誅筆伐,認為這群人已然背叛了華夏文化。
  諸多變化,縱然是呂文德也是為之心驚,要不然如何會如此忌憚華夏軍的借道?
  呂文煥心中暗暗想著:“這長安究竟是怎麼回事,怎麼盡出這些怪物來?”看見張威興致勃勃,似乎是打算和自己辯論什麼是華夏話題之後,他連忙指了指天空,說道:“張知州,你也見到了刺客已經日上三竿了,我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置,隻怕要告辭了。若是日後有時間,咱們再洽談,如何?”
  “已經到這個時候了嗎?”
  張威有些失落,他可是想要和呂文煥好好說一下華夏文明的,不過對方有心推拒,也隻好作罷:“我想起來了,均州還有一些事情需要我處置,那就告辭了?”
  “那日後再見吧。”
  呂文煥搖搖手,便從此地離開。
  張威眼見事情已經處置完畢,也沒興致繼續留在這襄陽,便起身離開此地,回到了均州之內。
  雖然任期已到,按照規矩他也會被調配到別的地方,但是接下來的交接還需要張威在場,可不能因此而出現問題。
  

Snap Time:2018-09-20 09:50:46  ExecTime:0.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