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四章誰的過錯(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18-09-07)      第一百七十二章消失的龍椅(18-09-07)     

第一百一十八章仗人勢眾人受辱,擂台上段陵逞威


  正說話間,遠處擂台也分出了勝負。
  隻見其中一人哎呀一聲,便被直接丟出了擂台之外,額頭撞在柱子之上,一時間血如泉湧,慌的周宇、段陵眾人一起上前,將這人迎了下來,又是止血、又是包紮,好容易方才止住傷口,讓這位參賽者恢複如初,不至於落下什麼病根來。
  “對不起,讓你們失望了。”
  總算是恢複過來,胡椿麵露愧色,對著眾人欠了一下身子。
  周宇搖搖頭,連忙上前止住了胡椿的動作,安慰道:“你啊,還是些下來休養身體,莫要繼續戰鬥了。知道嗎?不然的話,非得落下傷勢不成。”
  “我知道了。”
  胡椿麵露感激,旋即就聽到擂台之上傳來了一個聲音來。
  “我道你們這群所謂的華夏軍有多大的本事呢,原來也就這種程度嗎?真不知曉你們究竟是怎麼戰勝蒙古的,莫不是靠著你家主公嗎?不過看你們的本事,想必你家主公也不咋地,也許是靠著別的手段,方才擊退蒙元吧。”
  放肆的聲音,頓時惹的胡椿麵色漲紅,雖是想要辯解,無奈卻牽扯到了傷口,胸前一片血紅,口中也是咳嗽不止。
  段陵頓感惱火,抬起頭來看向擂台,就見在擂台之上,正站著一個白袍小將,看起相貌也倒也是俊秀,卻沒想到其嘴巴竟然這般毒辣。
  他這麼一說,也帶動周圍的宋朝軍官嚷嚷了起來,話中也充滿侮辱性的詞語。
  諸如“婊子”、“賤人”以及“賤婢”之類的話不覺入耳,段陵、周宇等人不用去細聽,就知曉這些話全都是朝著蕭鳳來的,在臨安的刻意引導之下,以蕭鳳為首的長安官員,基本上都被各種汙蔑,甚至成了戲劇之中的醜角一般的存在,好取得輿論之上的優勢。
  對於士大夫來說,這些都是基本操作。
  呂文德聽著皺眉,依著這些官員的話,華夏軍也不過爾爾,那他長久屈居華夏軍之下,又算什麼什麼東西?
  內心感到不悅,呂文德高聲一喝:“吵吵鬧鬧,算什麼樣子,全都給我安靜下來。”
  聲音震得擂台簌簌發抖,眾人也感覺耳膜猛的一陣,腦袋也是瞬間陷入窒息狀態,好一會兒方才恢複過來。被這麼一喝,眾人莫不是心中一驚,為地仙實力而感歎,之前的那些話兒也全數收回,不敢再有任何意見。
  晉王乃是外人,當然無法處置他們,但呂文德乃是衛國公,卻是可以以此教訓眾人,他們也隻能屈服下來。
  “那人是誰?竟然這般囂張?”
  場上騷動雖是被呂文德所阻止,但段陵卻依舊感到不悅,隻想要踏上擂台,將這人給揍一頓。
  周宇回道:“他乃是廣州經略安撫使胡穎之子胡顯,一手家傳絕學春秋三絕冠絕天下,乃是勁敵。”
  “哼。那我倒要看看,這所謂的春秋三絕,到底有多少實力。”段陵輕哼一聲,周宇隻見眼前一晃,他已然跳上擂台,對著胡顯朗聲訴道:“在下段陵,今日倒也討教一下列位究竟有什麼高招。”
  那胡顯也是詫異,隨後嘲諷道:“哦?原來是你啊!我還以為之前你因為害怕,早就逃走了呢。沒想到今日還敢上來?”
  “哼,希望之後你在擂台之上,還能夠繼續說出這種話來。”段陵縱身一躍,已然跳上擂台之上。
  段陵就這麼站在上麵,胡顯就感到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宛如滾滾浪濤一樣,毫不客氣的朝著自己碾來。
  “這小子,修為竟然強橫到這般程度?”
  胡顯開始後悔自己之前說的那些話,然而此刻他站在擂台之上,縱然是打不過也隻能硬頂著了。
  “春秋五策問賢策!”
  心知對手實力強橫,胡顯不曾保留,舉手就是家傳絕學。
  隻見他素手微凝,功力納入掌勁之中,身形瞬動眨眼間已然來到段陵身前,一對肉掌挾著摧金裂玉之威,便是朝著段陵轟來。
  麵對無上掌氣,段陵卻是不動如山,冷眼覷準對方方向,待到那掌勁臨身時候,方才反掌一拍。
  “轟!“
  胡顯頓感肉掌所觸之地宛如銅牆鐵壁,縱然拚盡全身力氣,也難以寸進。
  偷眼一看,他卻見段陵嘴角似笑非笑,心中頓時生出幾分警惕,掌中勁氣驀然反轉,竟然是反襲幾身。
  “轟隆“一聲,胡顯身子騰起,卻是朝後躍出數丈。
  段陵稍感詫異:“你這廝倒也機警,居然避開了我隱藏的殺招?“
  “果然如此。幸好我使用的乃是問賢篇,不然的話非得被對方給擊敗了。“
  胡顯目光微聚,這才注意到段陵另外一手早已經是蓄勢待發。
  他之前若是繼續攻擊,少不得中了對方的暗算。
  段陵輕笑一聲,又道:“當然,下一次可就沒這麼幸運了。“直到這時,他方才有了舉動。
  隻見段陵左腿跨出,足尖抵住地麵,整個身子也順勢下壓,呈現出一副隨時隨地都要衝鋒的姿態。
  而他的左手也是握緊成拳,置於胸前三尺之處,拳頭對準了胡顯,另外一隻手也是握緊,卻是放在身後,和整個身子呈現出一條直線。
  很顯然,段陵接下來可不打算留手,準備全力以赴去戰鬥了。
  “這樣子,莫非這小子是當真了?“
  胡顯心中緊張,額頭之上也落下些許汗水。
  問賢篇,本就不是以攻擊為重,純粹是為了探知對方實力所創造的。
  經過這一招,他更是知曉自己和對方的差距天差地別,根本就無法和對方匹敵。
  也許,眼前之人隻有那個人才能對抗吧。
  胡顯心中想著,但卻也明白自己不可能就這麼輕易投降,當即喝道:“看來是時候讓你看看春秋五策的厲害之處了。春秋五策盡仁策!“
  霎時間,胡顯強催一身真元,真元盡數納入奇經八脈,所到之處無論是肌肉還是骨骼,莫不是產生一股奇妙的變化,變得越發堅韌起來。
  此刻的他,已經熄了戰勝對方的欲望,隻想要盡量的拖延時間,為那人戰勝段陵而創造機會。
  段陵冷哼一聲,訴道:“很好。那就讓我看看,你所謂的春秋五策,究竟有多麼厲害?“
  話弗落,段陵已然縱身躍出,雙拳登時落在胡顯胸膛之上,出乎意料的是,胡顯並沒有被擊飛,依舊安安穩穩的站在原地,隻是他的胸膛卻整個凹陷下去,顯得相當詭譎。
  “這是怎麼回事?“段陵心中詫異,正要再度催動力量時候,卻感覺對方胸膛之處,一股沛然力量反襲而來。
  他正處於半空之中,當即就被整個彈飛。
  身在空中,段陵隻感怪異,隻因為這股力量甚是熟悉,分明是他之前所打出的力道。
  “難道說,這家夥將我的力量折返回來了?“段陵心中有所了悟,就見那胡顯已然衝了上來,似是打算繼續追擊。
  段陵身子一扭,重新落到地上,眼見胡顯揮拳而來,便隨手一抓,直接抓住對方手腕。
  五指猛地一攥,段陵頓時感覺對方手腕就和彈簧一樣,被整個壓縮起來,而他越發的用力,那反彈的力量就越來越大。
  “放手!“
  胡顯有些慌亂,一抖手想要掙脫束縛。
  段陵嘴角微翹,卻道:“怎麼了?難不成是害怕被看出關鍵嗎?“既然知曉訣竅,段陵便沒有了如同之前那樣純粹使用蠻力,而是轉而以巧勁,直接將胡顯手腕捏住。
  “哼。莫非以為當真能夠抓住我?”
  眼見自己置身於對方控製之下,胡顯心中一發橫,四肢百骸真元集納一處,驀地朝著段陵打去。
  這一下勢大力沉,胡顯有十足的把握將對方擊敗。
  然而此刻,段陵卻突然鬆了手,胡顯身子一個踉蹌,本是有十足把握的攻擊頓時打偏,擂台之上現出了一個三尺大小的坑洞。
  “打偏了?“
  胡顯心中害怕,頓時感覺旁邊一股勁風掃來。
  “砰!“
  他還沒來得及運轉盡仁策心法,腰間之處就受到了這一股剛猛的打擊。
  丹田之內蓄積的真元盡數潰散,胡顯也再也支撐不住,“哇“的一聲吐出幾口淤血來。
  “這下子,你算是徹底輸了吧。“走上前,段陵居高臨下俯瞰著胡顯,臉上都帶著嘲弄:“說真的,你能夠將身體變得和彈簧一樣,當真是讓人驚訝。不過可惜了,就你現在這樣子,想必也沒有練到收發隨心的狀態。要不然的話,我隻怕也無法困住你。”
  確實,這春秋五策盡仁策倒也巧妙,能夠將任何敵人的攻擊盡數卸去,可以說是一等一的護身之法了。
  無奈胡顯學藝不精,無法把握轉換之計,卻是被段陵給抓住訣竅,給直接打倒了。
  胡顯臉色通紅,估計也為自己戰敗而感到羞愧,他甚至就連段陵的絕學都沒有逼出來。
  麵對眾人驚訝目光,胡顯強忍著悲痛,勉強開口回道:“是的,我敗了!“說罷之後,便灰溜溜的從擂台之上走下去,毫無之前的威風。
  段陵不以為然,充滿挑釁的目光掃過那些宋朝軍官,喝道:“下一位呢?“
  

Snap Time:2018-10-22 23:05:58  ExecTime: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