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四章誰的過錯(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18-09-07)      第一百七十二章消失的龍椅(18-09-07)     

第一百一十五章心不忍以父為名,為融合夥夫開始


  “果然如此。”
  於洪微哂,眼光自那忽努爾身上掃過。
  此刻,那忽努爾正貪戀著碗中的美食,一副狼吞虎咽的樣子,並未察覺到兩人的變化。當然,於洪和張政乃是以傳音入密的方式對話,當然也不會害怕被這人給發現。
  “既然如此。那此人不如交給我培養?”
  於洪眼珠微動,重新看著張政。
  張政眼角微皺,露出幾分擔憂來:“交給你?”旋即搖搖頭,否決道:“就你這樣子,你能行嗎?”也不怪他有所懷疑,實在是因為於洪為人太過陰狠,基本上都是以利益為重,就連屬下和同僚也都受不了,若是讓他來教導胡努爾的話,還不知曉會發生什麼事情來。
  “你這是懷疑我?”於洪有些不悅。
  張政否認道:“不是,隻是覺得你不適合罷了。”看著那小家夥,他的目光變得溫柔了起來:“你也知曉,這孩子如今方才十歲,就被驅趕到前線戰鬥,隻怕在族中沒少受過欺辱。若是這個時候走錯偏差,那可就糟糕了。”說到這,張政已然打定主意。
  “他啊,還是交給我吧。”
  “哼。你既然想要當父親那就當吧。不過若是想要成為一個合格的父親,尤其是韃子的父親,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出乎張政的意料之外,於洪並沒有堅持,隻是從旁警告道:“要知道,那些死在韃子手中的士兵,可未必就如同我這樣好說話。”
  張政雙眉皺起,雙肩也變得沉重起來:“這個我自然明白,不用你擔心。”
  這時,遠處的忽努爾也已經吃飽了。
  將碗放下,忽努爾剛剛打了一個飽嗝,旋即就察覺到眾人看來得目光,嚇得他身子繃緊,就和木樁一樣。
  忽努爾眼珠子顫抖著,先是注意到了於洪,但隨後就被於洪那銳利的眼神給嚇開,滴溜溜一轉又是看向別人,然而其他人莫不是透著厭惡的神色,這讓他感到特別的不自在,直到最後方才注意到張政。
  張政神色溫和,沉穩的氣質讓人由衷的尊重,而這宛如父親一樣的感覺也讓忽努爾稍微感到一絲溫暖。
  他將那吃幹淨的飯碗端起來,顫顫巍巍的走到張政之前,訴道:“謝謝大人,我已經吃飽了。”
  “唉。你啊,若是沒上戰場的話,也許會是一個孝順的孩子吧。”張政感歎道,不免想起自己的那個侄女王牧,而王牧和忽努爾一般年歲的時候也是這般孝順。
  沒辦法,那王牧乃是單親家庭,其父更是幾近殘廢,若非有其戰友幫忙,王牧也斷然無法活到現在,甚至還可以進入華夏女子學院之中呢。
  於洪看著這一幕,不免感到有些不適,輕咳一聲喚醒兩人:“都這麼晚了就別留在這,還是些回去睡覺吧。”一揮衣袖,便是轉身離開,口中兀自埋汰道:“這般孝子賢父的戲碼,也不知曉究竟是演給誰看的,也不嫌丟人?”
  當然,他的聲音相當微弱,若非仔細凝聽,是根本聽不到的。
  其餘參謀也興致缺缺,紛紛自參謀廳離開,隻留下了張政和忽努爾兩人。
  “唉!也不知道將你救下來,究竟是福還是禍。”
  張政微歎,伸手摸著忽努爾的頭,腦海麵浮想聯翩。
  他一想到之後的事情就頭疼無比,蒙漢之間,存在著無邊的血仇,如何讓九陽堡之中的戰友接受忽努爾,實在是一個難辦的事情。
  “大人!我會洗衣、喂馬,別丟下,我。”
  忽努爾雖然聽不懂漢語,但也可以察覺到周遭異狀,麵對眼前這個救下自己的人,他唯有死死抓住張政的衣角,就和那生怕被遺棄的小狗一樣,整個人都透著惶恐神色來。
  “哈。也許,我可以從這些事情開始入手?”張政眼眸一亮,生出了一些念頭來。
  忽努爾察覺到變化,連忙道:“我,可以嗎?”
  “當然。隻是你需得答應我一件事情,不管是遇到了什麼事兒,都不可和別人產生衝突,明白嗎?”張政神色變得嚴肅起來,話兒也迥異於之前,聽起來相當沉重。
  忽努爾連連點頭,就和撥浪鼓一樣:“當然。”
  “那就好。”
  張政稍微鬆了一口氣,眼見外麵星辰密布,點點星光灑落人間,更有嘹亮蛙鳴響起,卻是已經到了半夜時分。
  他牽起忽努爾的手,訴道:“今天你就先和我回去歇息吧。等到明天的時候,我會給你安排一些事情。記住了,千萬要聽話,不得和別人產生衝突,明白嗎?”
  “嗯!”
  忽努爾猛烈的點著頭,生怕被張政所拋棄。
  星辰消散,月輝隱去,很的一輪紅日再度升起,又是新的一天。
  “長官,你是說要我帶這個小家夥?”
  方形摸了摸後腦勺,手上還惦著一個鐵勺,狐疑的目光掃過了忽努爾,他乃是九陽堡之中負責夥食的炊事兵長,全堡上上下下一千號人的飯餐,全都需要方形來料理。
  張政推了一下身邊的忽努爾,訴道:“沒錯。從今天開始,他就是你手下的兵了。”
  “可是,他看起來這麼瘦小,應該才十來歲吧。這麼小就讓他到咱們這來,會不會太過嚴苛了?你也知曉,咱們炊事兵可不比其他,那可是相當勞累,就他這小個子,能頂用嗎?”方形摸了摸圓滾滾的肚皮,目中還是透著遲疑。
  別看炊事兵的工作隻是做飯做菜,但是燒菜做飯需要的柴火、淡水還有那些菜肴以及米飯什麼的,都需要親自搬運,可以說是相當勞累,若是沒有一定的體力,是根本支撐不下去的。
  就憑忽努爾這瘦削的身子,方形並不認為忽努爾可以支撐下來。
  張政卻道:“哈。那些重體力活也許幹不了,但是可以幹一些輕體力活啊。比如說洗碗、摘菜什麼的,全都可以幹啊。”
  “好吧。那你隨我來吧。”方形眼見張政已經打定主意,也不好拒絕,隻好對著那忽努爾招了招手、
  忽努爾趕緊走了上前,躬身一拜之後,訴道:“還請大人吩咐,我什麼都可以幹的。”並不熟悉的漢語,讓方形為之一愣,重新看了張政一眼,然後問道:“聽他的口音,莫不是韃子?”
  “沒錯。”
  張政闔首回道:“是我昨天救下來的。”察覺到方形臉上神色變化,當即說道:“當然,他已經投降了,所以你也不可太過為難他,知道嗎?”看到方形臉上的神色變化,張政又道:“你也見到了,他畢竟隻是一個孩子,沒必要為大人之間的戰鬥而犧牲。不是嗎?”
  “也是!”
  方形點點頭,也是頗為認可的回道:“隻是長官,你也知曉軍中情況。若是他遇到了什麼事情,我可沒辦法啊!畢竟”
  欲言又止的話,張政自然相當明白,便安慰道:“這個我明白。但我既然將他帶到這,那就相信他自己能夠解決這些事情,你說是嗎?忽努爾?”話音一轉,又是看向了那忽努爾,眼中也是透著信任來。
  忽努爾猛烈點頭,用半生不熟的漢語回道:“義父,我明白。”
  “那就好。”方形眼見兩人配合默契,當然也不好說什麼,隻好讓忽努爾進入了炊事班之中。
  遠處,於洪看著這一切,臉上不免露出幾分懊惱來,說不出究竟是對張政的厭惡,亦或者是對忽努爾的憎恨:“炊事班?張政,沒想到你這廝竟然讓他到炊事班之中了。隻是你覺得,這法子當真有效?要知道,那韃子可不是善茬,他們可未必能夠忍住。也許,我也應該針對這一點做好準備了?”
  懷揣著別樣的心思,於洪也從此地離開,消失無蹤。
  另一邊,忽努爾則是帶著期待的神色踏入了炊事連之中,雖然每日都要砍柴、洗碗甚至是擇菜,可以說是相當勞累,但卻相當的高興,畢竟他往日一直都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稍微一不注意就可能葬送性命。
  相較於大草原上這一點,九陽堡內部的生活,還算是相當平和的。
  而在工作完之後,忽努爾每天夜都會跑到張政的房中,跟在張政背後學習漢文,好爭取能夠融入這九陽堡之中,不至於被人所笑話。
  當然,這其中也經常鬧出一些事情。
  那就是總有一些家夥借著各種由頭找忽努爾的麻煩,比如說將自己肩上的活卸下來,讓忽努爾去替自己幹,亦或者是故意打翻鍋碗瓢盆,讓忽努爾因此被長官責罰,諸如此類的事情一直不斷。
  不過忽努爾倒也堅強,始終都依著當初張政所說的那樣,根本不曾和眾人爭吵,倒是讓這些家夥感到有些羞愧。
  就這樣,忽努爾通過自己的努力,倒是讓許多人為之改觀,開始重新認識這位不過十來歲的韃子,明白過來這些韃子也不是不可以爭取的。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忽努爾也漸漸地成長起來,不在是之前的那個懵懂小子,而是變得越來越成熟,知曉了很多的事情。
  張政也將巡邏的範圍擴大,好確保邊境安然無恙,不至於讓那些韃子闖入關內,造成偌大的損失。
  這日子可以說相當和平,但是所有人都知曉,等到未來的某一天,到那個矛盾最終來臨的時候,這九陽堡作為華夏軍的橋頭堡,終究會發揮其應該的作用。
  

Snap Time:2018-12-13 12:37:43  ExecTime: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