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四章誰的過錯(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18-09-07)      第一百七十二章消失的龍椅(18-09-07)     

第一百八十五章恩澤


  宿遷。
  騎在馬上,夏貴一臉得色看著周圍的百姓,那些百姓一個個站在道路兩側,正顫顫巍巍一臉恐懼的看著這位身著官袍走入宿州的將領。
  而在道路末端,則是立著一個官員。
  這官員一臉菜色,寬大的朱紅官袍,也沒有掩蓋他那瘦弱的身子,便是緊跟身邊的幾位豪紳,也是一樣愁眉苦臉,目光之中透著害怕。
  眼見夏貴來到身前,為首官員也不知道究竟是因為害怕、亦或者是餓的沒力氣了,“噗通”一聲直接跪在了地上。
  夏貴眉梢一跳,感到有些好笑:“這位大人,您這是什麼意思?”
  “我,我”那官員大概是因為太害怕了,叫了好幾聲之後,方才組織起了言語:“我乃是宿州知州張陌,今日有幸見到將軍,實在是榮幸至極、榮幸至極。”大口大口的呼吸聲,似乎僅僅這麼幾句話,就已經耗幹了吳牧的力氣。
  “哦?原來是宿遷知州啊!”
  夏貴微微昂起了下巴,居高臨下的看著張陌,問道:“隻是宿州的官員,就你一個人嗎?”
  “這!”
  張陌為之一驚,旋即苦笑起來:“實不相瞞。在聽聞上邦率軍前來時候,城中官員盡數逃亡,隻剩下我一人了。”
  想到當初場景,他的臉色更為黯淡,縱然對此事頗為憤懣,但也無可奈何。
  螻蟻尚且偷生。
  麵對帶著大軍前來的夏貴,並非那擁有數萬蒙古鐵騎的張弘範、伯顏,也非僅憑一人之力便能夠於阡陌之中率眾而起的蕭鳳,對於掌握絕對力量的夏貴,他隻能選擇屈服。
  “哼!這群家夥,莫非將我們當成了豺狼虎豹嗎?竟然這麼就逃了!”
  夏貴輕哼一聲,似是充滿著鄙夷,旋即又道:“不過你既然願意留下來,倒也不失為一個愛戴子民的父母官。既然如此,那不妨投入我天朝之下吧。至少,不會讓你這般落魄!”
  上下看了張陌一眼,夏貴絲毫不掩飾自己的鄙夷:“隻是你這打扮,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頭發雖是被一根槐木簪子簪住,但上麵卻滿是油膩,顯然許久未曾清洗;臉上雖然剛剛用清水洗了一下,但腮下卻滿是胡須,看起來就亂糟糟的;身上的官袍雖然還挺幹淨的,但卻透著一股白色,上麵還釘著一些補丁,很顯然也是穿了有一段時間了。
  這樣子,對於北方官員算是常事,但對於夏貴來說,卻未必如此。
  他在江南呆久了,素來喜好精致的生活,交往的達官貴族也莫不是以奢華出名,自然對王牧這打扮有些不悅。
  張陌為之一愣,旋即苦笑道:“啟稟將軍,城中凋零,百姓貧弱,無奈之下我也隻能如此了。若是有什麼地方得罪了將軍,還請莫要怪罪。”說到這,他肚子又是轟隆叫了起來,麵上泛起酡紅來,張陌感到尷尬無比,隻好捂著肚子回道:“說實在的,我已經有三天未曾吃過米飯了。”
  “你有愛民之心,又何罪之有?”
  夏貴笑了笑,對著身後的士兵揮揮手,卻道:“而且今日你既然投入我天朝之下,又何必忍饑挨餓?”
  隻聞馬鞭聲音響起,伴隨著車轍的聲音,好幾十輛馬車被推到了眾人眼前,一袋袋裝滿糧食的米袋沉甸甸的,壓的那馬車發出一陣陣咯吱聲,似乎都支撐不起來了。
  見到這些糧食,張陌雙眼睜得大大的,死死的盯著那米袋,從那口子他似乎可以看到那晶瑩無比的米粒。
  “這,這是……”
  腹中聲音越來越烈,張陌勉強咽下嘴中唾沫,隨後抬起頭來看著夏貴,弄不清楚夏貴究竟作何用意。
  包括他身後的那些士紳,還有旁邊站著的百姓,也莫不是將目光投到這糧食之上,像是生怕這些糧食會跑了一樣,一刻也不挪。
  “這是官家讓我送給你們的糧食,也算是犒勞爾等投入我天朝之下的恩賜。”
  夏貴哈哈一笑,更是感到充滿信心。
  他此行自然也帶著命令,其目的便是負責招攬沿路的蒙古官員,好將這些曾經屬於蒙古麾下的地方重新納入宋朝麾下。
  很明顯,糧食乃是最佳的利器!
  聽到這話,張陌徹底驚呆了。
  “你是說,這些糧食是送給我的嗎?”
  “當然!而作為代價,那就是你必須成為我天朝子民,知道嗎?”
  雖是帶著威脅,但張陌不以為意,連連闔首回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隻要能有這些糧食,那我們便可以撐到秋天了。而等到秋收之後,咱們也就不用挨餓了。”
  夏貴笑道:“既然如此,那爾等不妨先將這批糧食受了,好讓自己吃一頓飽的吧。”他身後士兵聽見了,當即便在旁邊搭了一個小帳篷,臨時見了一個小亭子,作為發放糧食的地方。
  眾位百姓見了,莫不是欣喜萬分,自家中取來米袋,開始從這取米度日。
  見到這一幕,張陌勉強笑了笑,卻感覺眼前一暗,卻是餓的太久,直接暈了過去。眾位將士連忙上前,將他攙扶起來,送入了府衙之中。
  等到躺在床上的時候,張陌卻驀地睜開雙眼,卻是對著身邊衙役問道:“那夏貴,他現在在哪?”
  “啟稟大人。那夏將軍吩咐士兵建好米鋪之後,就帶著自己的軍隊前往城牆之處,準備接管我們的城防了。”那衙役趕緊回道。
  張陌這才長舒一口氣,眉梢微皺當即吩咐道:“既然他已經離開了,那就好了。你還不趕將早已經燉好的小米粥端過來,我都餓死了。要知道為了騙過他,我可是餓了三天了。”
  “知州大人。你要的小米粥,這邊給你端來!”那衙役連忙起身,朝著廚房走去。
  見到這衙役離開,張陌看了看身上的官袍,露出了幾分厭惡,旋即將其脫了下來,卻是露出麵穿著的絲綢長袖,上麵以金絲勾勒出一副鳥雀圖,顯然並非尋常貨色。
  握著手中破舊的官袍,張陌正欲將其丟掉,但隨後一想卻是放在了床頭之處,自言自語道:“還是先收著吧。畢竟做戲做全套,若是不騙過那家夥,如何能夠得到那麼多的糧食?”
  很的,那衙役也端著一碗米粥來到了臥室。
  將這一碗熱騰騰的米粥吞入腹中,張陌這才恢複過來,拍了拍臉蛋,他這才吐口氣笑道:“幸好那夏貴也沒有懷疑,要不然我可就穿幫了。不過他既然來了,那少不得要刺探一下敵人情況。畢竟宋朝大軍隨時隨地都會過來,我總得做好準備,不是嗎?”
  正欲起床,張陌卻是皺著眉頭看了一下那官袍,許久之後方才歎了一聲氣。
  “算了吧。還是將這玩意穿上吧。畢竟都開始裝了,又豈能讓對方懷疑?”
  穿上官袍,張陌自廂房走了出來,直接找上了夏貴。此刻天色已經黯淡下來,遠處一彎明月已經掛在空中,潔白的月光撒入庭院,倒是透著幾分靜謐。
  走到夏貴之前,張陌感到有些緊張,見到對方並無任何懷疑,方才鬆了心。
  張陌屈膝一拜,訴道:“今日幸虧有將軍搭救,要不然我宿州上下,隻怕就要全都餓死了。”
  “唉!”
  夏貴連忙將張陌攙扶起來,安慰道:“這不過是舉手之勞,何必如此放在心上?隻是之前聽你所言,你們似乎經過了一場饑荒?”
  因為多年開墾以及氣候、水利影響,北方糧食產量一直都比不上南方,這一點夏貴也是知曉,但再怎麼缺少,也不至於就連自己也養不活啊。
  這一點,讓夏貴感到好奇。
  張陌心中竊喜,暗道對方果然問起此事,便將先前的說辭說了出來:“唉!還不是因為赤鳳軍?”
  “赤鳳軍?”
  心中驀地一緊,夏貴露出了幾分警惕。
  張陌並未察覺到,繼續訴道:“你也知曉,就在前年時候,那赤鳳軍針對蒙古展開北伐。他們不動還好,這一動立刻就牽扯到整個中原。為了讓可汗足以對抗赤鳳軍,整個中原都被迫繳納比以前要多一倍的糧食。”
  說到這,他臉上更是透著幾分厭惡,繼續說道:“唉。你也知曉,曆經多年戰亂,農業早已經荒廢,雖然是勉強組織了春耕,但也隻是稍微多了一些積蓄。結果因為這北伐,那些糧食全都被收走了。我等無奈,隻好靠著野草充饑。”
  大概是說到了激動的時候,張陌兩眼已然充溢著無數淚光,竟然是直接哭了。
  “幸虧有將軍到來,這才僥幸度過了饑荒!”
  僅僅看他如今表現,完全就是一個清正廉明的好官,決計不會有人懷疑他乃是什麼貪官。
  “這是自然。畢竟那赤鳳軍不過女子掌軍,竟然為了一己貪欲,害的天下眾生,莫不是要忍饑挨餓?她那樣子,如何能夠比得上我聖天子?”
  夏貴被張陌這麼一帶,也開始明暗,將造成這一切的惡果,歸咎給赤鳳軍。
  畢竟就宋朝來說,對赤鳳軍這種異類也是誹謗居多,如同董槐、李庭芝等人對赤鳳軍有所稱讚的人,也早已經被排擠在外,根本就無法在朝堂之上立足。
  張陌連連點頭,一臉憤怒的說道:“沒錯。要不是這赤鳳軍,咱們如何會變成這樣子?”
  “看樣子,那赤鳳軍在這,也並不算是多得人心啊。”夏貴心中竊喜,暗暗高興了起來。
  畢竟那赤鳳軍乃是北人出身,之前長征的時候,也數度出擊打擊當地的土豪劣紳,更是仗著有全真教的支持,在這中原之中大肆傳播,可謂是名聲遠播。
  他之前到來之前,還害怕這些人會念及赤鳳軍的恩情,但今日見到張陌這樣子,就感覺心安。
  張陌又是問道:“隻是將軍,還請饒恕在下冒昧,卻不知曉貴軍何時能夠抵達宿州?”
  “哦?你這是怎麼了,突然問這個事情來了?”夏貴笑了笑,卻是帶著幾分玩味,掃過了張陌一眼。
  “糟糕。難道他懷疑我了?”
  張陌心中一驚,不免緊張起來,旋即諂笑了起來:“沒什麼。隻是有些害怕罷了。畢竟那張弘範、伯顏等人目前就在濟南,若是他們得到消息,隻怕就會領兵進攻,到時候僅憑你我,隻怕根本無法抵禦。”
  “這倒也是!你的懷疑,的確有些道理。”
  夏貴回道。
  他乃是先鋒,兵員充其量也就近萬人,攻打宿州這種毫無防守力量的城池,自然是手到擒來,但若是正麵和蒙古主力對抗,那就等同於找死。
  “不過你放心,我相信我軍主帥會考慮到這一點的,到時候若是敵軍主力出動,定然會親自出手,將對方擋住的。這一點,你無須擔心。”夏貴含糊回道。
  他雖是喜好奢華,但畢竟還是軍旅出身,對於情報什麼的,向來都明白其重要性,自然不可能直接就告訴張陌,縱然對方此刻也已經投入宋朝麾下也一樣。
  畢竟這個世道,雙麵間諜的事情可不少。
  對於這投靠的人,夏貴當然也要防著一手,以免泄露了軍中機密。
  張陌見到對方這般回答,也明白過來若是想要通過夏貴了解宋軍主力行動完全就是癡心妄想,隻好放棄了打算。
  “雖是如此,但還是謝謝將軍鼎力相助,否則我城中上下,如何能夠支撐到現在?”
  “這是自然。”夏貴笑了笑,隨後似是想起了什麼,卻道:“對了,我在前來之前,曾經在附近的黃河之中釣來幾位鱸魚,看起來甚是鮮美。你既然來了,不妨和我一起享用?如何?”
  “鱸魚嗎?要說這鱸魚,可是我宿遷一絕,其中隻有初春時候釣上來的最為肥美。畢竟那個時候剛剛度過寒冬,其肉質相當鮮美,唯有上乘的廚子,將其做成魚膾,再配上紹興陳醋,那才能嚐到其肥美之處”
  張陌一時間眉飛色舞,直接說了起來,但說到一半的時候,眼神一轉卻見夏貴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不免背生冷汗。
  “怎麼不說了?”夏貴眉梢微動,直接問道。
  張陌訕笑道:“沒什麼。其實這鱸魚,我也隻聽人說過,對於究竟如何做的,其實也不清楚。”
  “唉!我還以為張大人也是饕餮,沒想到也隻是聽說罷了,卻是讓我失望許多。”夏貴搖搖頭,卻是直接站了起來,又道:“既然如此,那還不如自己尋找廚子呢。”也不和夏貴告別,便直接從此地離開,留下夏貴一個人癡愣愣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
  

Snap Time:2018-12-16 18:59:43  ExecTime: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