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四章誰的過錯(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18-09-07)      第一百七十二章消失的龍椅(18-09-07)     

第六十八章身份敗露


  “逃,逃得越遠越好。”
  聽到遠處槍聲熄去,趙孟心中隻剩一個心意。
  對方實力強橫,非是他護身侍衛能夠抵禦,眼下時候隻有逃,若是能夠被赤鳳軍發現,或許尚有一線生機。
  豈料這時,於道路之前,十數匹駿馬一起現身,卻是擋住兩人去路,手中銃槍已然端起,指向兩人。
  趙孟心中生俱,叫了一聲:“難道我真的要死在這?”豈料身後的阿婭卻叫了一聲:“叔叔。”那些人聽到這叫聲,頓時愣住放下手中銃槍,於隊列之中一人策馬踏出,對著那阿婭叫道:“阿婭?你怎麼出現在這?”
  阿婭一臉慶幸,直接自戰馬之上跳下來,撲到那人懷中,哭訴起來。
  趙孟看著眼前場景,卻覺得自己似是被綁住,然後直接放在了瀑布之下,通體發涼。便是那些人一起走上前來,將他從戰馬之上抓住,整個身子也被用鐵鏈牢牢鎖住,也未曾有絲毫反應。
  那阿婭見到趙孟被如此對待,卻是緊張起來,又是轉過頭來,對著那自稱是她叔叔之人叫了幾句。那人聽了之後,這才斥侍衛,將趙孟鬆綁。
  凝望遠處少女,趙孟一臉慍怒,喝道:“他們,是你召來的?”
  “是的!”阿婭麵帶歉意,對著趙孟俯首叩道:”對不起,之前我騙了你。”
  “那我的部下呢?”趙孟又問。
  阿婭神色一愣,頭更是低的更低,回道:“他們,隻怕已經死了。”
  “死了?”
  趙孟如遭雷擊,整個臉兒都變得蒼白。
  雖是知曉張漠等人凶多吉少,但從阿婭口中聽了,他卻覺得無比悔恨,若非自己執意要帶著這個女子,如何會早就今日之劫?
  阿婭一臉無奈,隻好默然無語。至於那叔叔,他眼見兩人之間關係古怪,雖是不明白其中緣由,但也知曉兩人之間,隻怕是注定要糾纏一生,不欲在這繼續停留,便吩咐麾下之人,帶著趙孟一起朝著德靖寨走去。
  那乃是他們駐地,也是蒙古抗擊赤鳳軍的前線陣地。
  趙孟一路無神,宛如木人一般,被帶至德靖寨之中。
  經此大變,他隻感茫然,不知自己這次前來,所為者又是什麼?
  誰料到,等趙孟被帶入德靖寨之後,卻沒有見到預料之中的牢獄,反而被帶到了一處準備妥善的浴池之中,更有兩位仆婦隨身伺候。
  “怎麼回事?為何他們不殺了我?”
  趙孟心中疑惑,不知對方究竟存著什麼心思,如今置身於魔窟之內,他也隻能靜觀其變了。
  等到沐浴更衣結束之後,趙孟穿戴整齊,隨後就見那門扉“咯吱”一聲,被人給推開。幽幽月華,照見門前之人,洗去了路上風塵,重新換上一身潔白長袍,阿婭宛如雪中女身,俏麗站在門前。
  趙孟立時皺眉,斥道:“你來見我幹什麼?”若論此刻他最不想見到的人,那莫過於眼前這位女子了。
  阿婭神色一愣,麵容低垂下來,帶著歉意回道:“我知道你恨我。隻是叔叔邀你一見,不知你願不願意?”一對綠眸透著怯意,就似那波斯貓一樣,讓人無法拒絕。
  趙孟額頭之上青筋暴漲,咬牙切齒的說著:“帶路吧。”
  “那好,還請你跟在我身後。要不然,會有生命危險的。”阿婭躬身一輯,帶著趙孟朝著遠處聚義堂行去。
  這本是昔日北宋對抗西夏所修建的山寨,所以寨內留有許多北宋痕跡,後來有曾經被山賊占據,曆經歲月至今,又被蒙古給占了去。
  他們也沒興趣汰換,便讓這匾額繼續留在上麵。
  踏入聚義堂,趙孟定眼一看,就見遠處一人橫刀立馬,占著整個座位。
  那人也和阿婭一般,身上穿著修長白袍,和阿婭一般,也是有著綠色眼睛,腮下更是蓄著茂密胡子,讓人一看便知曉此人並非漢人,應當是久居西域的色目人。隻因為可汗召集,這些色目人方才敢踏入中原,並且占據此地。
  他眼見趙孟走入其中,一張口便是直接問道:“你就是趙孟?”
  “是的!”
  趙孟雙眉一皺,透著幾分不悅。
  那人麵生怒氣,斥道:“既然如此,那你見了我,為何不曾跪拜?”
  趙孟一時惱怒,昂首回道:“華夏之人,豈能向蠻夷屈服?”
  “蠻夷?”那人冷笑道:“爾等自詡蠻夷之徒,然而你們的妻女被我們所奪走,你們的土地也被我們所占據,就連你也被我給抓了。你可知道,若是招惹了我,我現在就會砍了你。”手中長刀猛地一揮,刀氣自其中直衝而出,頓時將那石板碎成兩半。
  塵沙濺起,令整個聚義堂,都蒙上一層煙塵。
  趙孟雖是害怕,卻依舊撐起整個身子,回道:“趙某置身於此,就沒打算出去。”
  旁邊的阿婭見兩人爭鋒相對,卻怕她叔叔一怒之下,當真將趙孟直接砍了,連忙勸道:“哲巴爾叔叔,他曾經救過侄女性命。先哲曾言,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若是如此對待恩人,隻怕不是先哲所希望的。”
  “哼!”
  收起長刀,哲巴爾喝道:“若非侄女相勸,早在之前便殺了你。”複有輕笑一聲,又道:“不過你知道,我為何要將你帶到這來嗎?”
  “為何?”
  趙孟心中一緊,帶著惱怒看向旁邊的阿婭。
  先前時候,他和張漠等人商談時候,可未曾躲避阿婭,包括自己的身份,此行的目的全都和她說了,很顯然哲巴爾能夠知道這一點,也是阿婭所告知的。
  哲巴爾麵帶笑意,回道:“哦?看你樣子,似乎挺緊張的。不過你不用擔心自己會有性命之危,畢竟你的身份對我蒙古可是有著大用。宋朝親王,晉王皇夫?如此身份,若是善加利用,應當能夠起到不少的作用吧。”
  眼見對方得意洋洋,趙孟雖是有心勸阻,卻也無可奈何。
  直到今日,他方才感到後悔。
  為何自己,做出這般傻事?
  

Snap Time:2018-10-22 22:52:57  ExecTime: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