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四章誰的過錯(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18-09-07)      第一百七十二章消失的龍椅(18-09-07)     

第三十八章鐵路


  那有軌馬車,修建在長安東側。
  兩人搭乘著城中的有軌馬車,隻用了不到半個時辰,便抵達現場。
  蕭景茂定眼望去,頓見於平地之處,鋪就無數枕木,枕木黝黑無比,應當是做過了防腐處理,足以抵禦風雨侵蝕,而在這枕木之上,則是安裝著四條鐵軌,鐵軌一路延伸,直接融入了天邊之處。
  蕭景茂知曉,這條鐵軌的盡頭,便是潼關。
  而在這鐵軌兩側,正有無數人群湧來。
  他們乃是長安城百姓,因為聽聞今日這有軌馬車修成之事,心中好奇之下,便跑到這來,見識見識楊承龍宣傳偌久的有軌馬車了。
  有好奇之人直接蹲在地上,摸了摸那打磨的亮的鐵軌。
  “竟然將百煉鋼鐵直接放在地上?那工部之人,當真是瘋了嗎?”
  “瘋沒瘋不知道。但是你可知曉,為了修成這玩意,可足足花了一百萬貫。”
  “一百萬貫?咱們赤鳳軍一年稅賦,也才一千多萬貫啊。十分之一,就浪費在這上麵了。”
  “誰說不是呢。畢竟這麼多鋼鐵就這麼丟在這上麵,也不怕被人給偷了!”
  “……”
  眾人言談之中,也對著鐵軌評頭論足起來,話語中充滿不屑。
  蕭景茂聽了之後,也露出幾分懷疑,問道:“怎生花了這麼多錢?”
  要知道為了維持赤鳳軍的規模,一年的撥款也隻有這麼多錢,而這麼多錢竟然被直接扔到地上去了?
  “這是分三年修建而成,每年也隻花了五十萬貫罷了。”楊承龍辯解道:“而且此物一成,便能夠讓我等前往潼川花費的時間起碼縮短到不到一天時間。足足是原先的六分之一。這些錢,值得了。”
  “當真如此?”楊承龍略有懷疑。
  說實在的,長安城內的有軌馬車,他也經常乘坐,自然知曉其速度相當不錯,能讓人在一個時辰之內,就將整個長安瀏覽完畢。
  但長安至潼關卻稍有不同,路程足足有三百多,若是往常時候常人至少需要六天時間才能抵達,若是整裝待發的軍隊的話,更是需要一旬才有可能抵達潼關。
  “當然!要知道為了修建這鐵路,我可是著實耗費了許多精力,否則如何能夠提前兩年修成?”楊承龍昂起下巴,臉上潮紅一片。
  “鐵路?”蕭景茂稍作思考,頓時笑了:“以鐵築路,你難道想要將這鐵路,鋪滿整個關內嗎?”
  楊承龍長聲一笑,胸中頓時生出無數豪情壯誌,叫道:“不隻是關內。日後我要它一路延伸,直接抵達中原之地。而且除了中原,便是南方甚至是大漠深處,也盡可以去得。”
  此刻,他卻是開始遐想,若是能夠將此物鋪滿整個神州大地,又會是何等場景。
  蕭景茂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就給我展示一下,這鐵路又會是什麼場景。”
  兩人一起走動,卻是來到了鐵軌旁邊修建的房舍之中。
  這些房舍連綿一片,足有半之遙,通體皆是以紅磚建成,其高度比之尋常房舍來說要高上一倍有餘,其中偶然傳來馬兒叫聲,應當乃是馬廄了。
  畢竟若是這有軌馬車開動起來的話,需要數量龐大的馬匹,否則無法維持其正常運行。
  為了防止被窺伺群眾破壞今日慶典,整個房舍也被赤鳳軍重重圍住,防止有人潛入其中,暗中破壞。
  而等到蕭景茂、楊承龍踏入其中,卻聞其中傳來一陣轟然聲響。
  “嗚……”
  聲勢驚人,數之內,皆是清楚無比。
  蕭景茂定眼一看,頓見鐵軌之上,卻立著一個龐大大物來。
  他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楊承龍頓感惱火,上前喝道:“秦鋒,你在做什麼呢?”
  隨後便見那龐大大物之中,有一位年輕人直接跳了出來,訴道:“做什麼?當然要和你比拚一下,讓你知曉你口中所謂的馬拉貨車,不過是應景之物。隻有這玩意,才是真正和鐵軌相配的!”一指身後之物,他卻是麵有得色,充滿信心。
  蕭景茂定眼一看,這才將眼前之物看的真切。
  隻見這東西,皆是以鋼鐵打製而成,前方放著一口巨大鍋爐。
  這鍋爐下麵被塞滿了煤炭,炭火極為旺盛,燒得那鍋爐之中的水熱氣騰騰,氣浪難以控製,但卻始終被那上麵的鍋蓋死死扣住,根本難以衝出去,偶然中有氣浪自旁邊豎著的一個鐵管冒出,吹的鐵管嗚嗚作響。
  他們先前所聽到的聲音,大抵便是由此物產生的。
  “這是什麼東西?”蕭景茂遲疑片刻,問道。
  那秦鋒隨口道:“這玩意是我造出來的鐵車,又是燃火用的,不如就叫火車吧。”複有一臉好奇的看了看蕭景茂,這才驚呼起來;“你難不成是新近擔任政務院的蕭景茂?原來你長著模樣!既然如此,那不知道你能不能幫我在做件事情?”
  “當然!”蕭景茂哭笑不得,頜首回道。
  “那就好。”秦鋒立時笑道:“既然如此,那你不如就做個見證人,幫我見證一下我和楊承龍的賭約?”
  沒等蕭景茂反應過來,楊承龍已然皺眉,問道:“什麼賭約?”
  “自然是你那馬車,和我這火車的比拚嘍!”秦鋒揚起下巴,一臉的挑釁。
  蕭景茂沒好氣的搖搖頭,嗤笑道:“就你這火車?你難不成忘了上一次,你那火車可是直接出事故,被燒了了一堆廢鐵殘渣了嗎?”一看那簡陋至極的模樣,他更是連連搖頭,否決道:“對不起,我可不想讓你這玩意,毀了我幸幸苦苦弄出來的鐵路。”
  秦鋒一時愕然,張口喝道:“我說你啊,怎麼這麼老古董呢?難道你忘了,是誰幫你弄出合適的鐵軌的?怎麼你一轉眼,就忘了這些事兒?”
  “雖是如此,但我也絕不能讓你這玩意上鐵路。”
  眼見蕭景茂疑惑神色,楊承龍頓時急了,連忙解釋了起來:“要知道你這玩意,實在是太危險了,所以還是留著自己玩吧。”
  “我已經進行改進了,絕對不會出現上一次的狀況。”秦鋒一臉著急,連忙叫道。
  隻可惜楊承龍決心下定,絕不接受任何條件。
  蕭景茂見兩人劍拔弩張,不覺笑道:“隻不過是一次實驗,你何必如此害怕?”
  “你是不知。這家夥先前實驗過一次了。結果呢?因為填塞了太多煤炭,整個鍋爐直接被燒開的開水炸開,我麾下人員也因此損失了好幾位。要不然,你以為我為何拒絕?”楊承龍依舊堅持己見,不曾更改。
  

Snap Time:2018-12-16 18:53:37  ExecTime: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