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四章誰的過錯(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18-09-07)      第一百七十二章消失的龍椅(18-09-07)     

第九十六章奸邪當道、忠良落難


  董槐於前方走著,而丁大全則在身後跟著。
  眼見遠處那人昂首闊步,仆人低聲問道:“大人,接下來難道當真押著他前去大理寺嗎?”
  此番行動,本就是丁大全個人行徑,並無趙昀旨意,若是當真到了大理寺之後,屆時互相對峙之下,定然會導致整個布局徹底敗露,故此仆人方有這一問。
  丁大全也是忐忑,低聲囑咐道:“你且將此事告知翁應弼、吳衍兩人。他們知曉情況之後,自然會助我一臂之力。”
  說到這翁應弼、吳衍兩人,也是和丁大全一樣,全都是暗藏刀、笑麵狐狸一樣的小人,隻因為為了共同對抗政敵,所以才達成了共同陣線。
  那仆人得了消息,立刻便從此地離開。
  董槐瞧見這一幕,心生懷疑:“那人,到什麼地方去了?”
  “哼。秉承聖人旨意,為了能夠將你押解到大理寺之中,我可是一宿未吃,如今已然是饑餓難忍,故此方才令他前去買些吃食了。怎麼了?莫非你也餓了?隻可惜,你若是想要充饑,頂多也隻能在牢獄之中罷了。”丁大全冷笑一聲,卻將董槐質疑置若罔聞。
  董槐雖覺丁大全此行疑竇重重,但苦無證據證明,更不敢貿然衝出此地。
  以他修為,若是當真出手,這的人包括丁大全,全都無法阻擋,全因為董槐一片忠誠,不肯輕易觸犯國朝律典,否則這一趟根本無需走上一遭。
  幾人就這般,一路朝著北方走去。
  也不知曉走了多遠,此刻遠處已然泛起了白肚皮,一輪紅日已然自天邊躍出,照射萬千華彩。
  看著這一幕,董槐更感疑惑,又道:“此地乃是北門,而大理寺則是在東門之處。你為了帶我來到這?”
  他對臨安城甚是熟悉,自然知曉大理寺所在之地,然而且看眼下狀況,所在之地卻是位於北門之處,根本就不是通往大理寺的方向。
  這般南轅北轍,可不是應該前往大理寺的地方的。
  察覺到董槐狐疑目光,丁大全身形一愣,複有衝著前方領路之人喝道:“不是說了前往大理寺嗎?為何卻是來到此地?”
  那領路之人亦是錯愕,渾然弄不清楚狀況,狡辯道:“可是,不是”
  話音剛出,從旁邊卻“嗖”的一聲竄出一人來,照著那人腦殼便是一敲,罵道:“肯定是你這廝昨夜喝酒了,以至於頭暈目眩,帶錯了方向。”
  “方向?難道真的是這樣?”
  被這一說,那人方才醒覺過來,搖頭晃腦裝出喝醉酒的模樣來。
  其餘人一起起哄道:“沒錯。定然是你這廝喝醉酒,否則如何會鬧出這種事情來?”
  董槐站在一邊,看著眾人表演,卻覺得甚是浮誇,心中便是起了疑惑,問道:“喝醉酒?如此之事,爾等竟然如此敷衍?若是當真錯過了大理寺審判時候,莫說是那眾位皇親國戚,便是爾等,也要到監獄麵走一遭。”
  “哼。你這廝嚇唬誰啊。都一個要死的人了,有何本領在這囂張?”丁大全輕哼一聲,心中卻是緊張萬分。
  如今時候,董槐明顯已經懷疑到了他身上,若是再繼續深究下去,難保自己的陰謀算計會徹底暴露。
  董槐雖是走在前方,但餘光卻始終落在丁大全身上,對於這人他向來抱有十二分的警惕,為的便是避免自己會被對方給暗算倒地不起。
  “哼!若是陛下,臣拜見都來不及呢,如何可能囂張!倒是你,可知偽造聖旨的罪孽?”話一出,董槐死死看著丁大全的臉色,想要從他的臉上看出點什麼來。
  隻不過丁大全也算了得,臉上竟然未曾看出絲毫端倪來。
  但董槐這一句話,卻也令丁大全額頭冒汗,顯然是心虛極了。
  若是繼續下去,在沒有聖旨的情況下,董槐也許便真的會將他的麵目給揭穿。
  丁大全卻也有些手段,反駁道:“偽造聖旨?你這罪名可真大。不過你說,我若是當真偽造了聖旨,會有什麼罪愆?”
  “偽造聖旨,乃是誅九族的大罪。你這廝若當真這膽色,倒也不枉一生逍遙了。隻可惜,我朝之中自有天律,又豈會容你在這放肆?”董槐朗聲笑道,聲音宏大,傳蕩數之遙。
  丁大全深吸一口氣,複有取出之前偽造的聖旨,將其輕輕一抖,便將那卷軸拉開,露出麵的字樣來:“既然如此,那我便真的告訴你,這聖旨的確是假的。”
  “假聖旨?你這廝當真膽大,竟然敢在天子腳下、首善之地做出這等行徑?”眼見丁大全坦然說出這樣話,董槐不覺倒吸一口氣,感覺心中有心血莫名湧動。
  丁大全哈哈一笑,訴道:“有何不敢?而且現在你也知曉我偽造聖旨之事,那你何不就此離去?如何?”
  他這一說,反倒讓董槐心中生疑了,心中又想:“此人如此行徑,實在是太過反常。竟然將這偽造聖旨一事告訴我,更是口出狂言?莫非對方所說之話應該反過來,所以那聖旨可能是真的?”
  董槐倒是想要將此事告訴趙昀,但轉念一想,卻有止住腳步。
  若聖旨當真是真的,那董槐此舉隻怕是意在趕走丁大全,好順勢掌握整個朝堂。
  若聖旨乃是假的,那自己雖然可以將此事告訴陛下,但對方到時候定然是死不認賬,至於其麾下的那些狐朋狗友,更是不可能出席做證,也一樣難以直接將董槐定罪。
  仔細一想,董槐自陷矛盾之中。
  丁大全偷眼看了一眼,立時笑道:“既然這聖旨乃是假的,那我們也沒必要繼續呆在這。大家都散了吧。”
  一揮手,他直接自懷中取出一些銀子,朝著空中輕輕一擲,地上立刻灑滿滿地的銀兩,又道:“這些銀子,權且送給大家,作為此番前來的禮品吧。拿到了就各自散去,知道了嗎?”
  “丁大人果然是辦事利索,日後如有機會,不如再來找咱們?”
  “沒錯。這些可是白花花的銀子,可不是那些擦屁股都嫌硬的交子。”
  “有這麼些錢,總算可以逛一趟‘迎春院’了。小桃紅,你可得等我啊。”
  “……”
  那些隅兵全都興奮起來,紛紛彎下腰將這些銀子撿起,從口中道出自己那渴求依舊的東西,然後朝著臨安城之內走去。
  董槐在旁邊看著啞然,心中疑惑更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不遠處,丁大全亦是對著董槐屈身一拜,“董大人。既然聖旨是假的,那你也不必前往大理寺了。而我呢,這個時候可要上朝去了,所以也不能在這多等候了。若是有冒犯的地方,還請董先生多多諒解?”話音落,也是不曾理會董槐,轉身便從此地離去,毫無任何留戀。
  董槐眼睜睜看著這麼一群人散開,腦中更是一片漿糊。
  “那家夥所說的,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而我,究竟是去大理寺,還是不去大理寺?”
  百般思考終不得解,董槐長歎一聲,暗道:“罷了。我先去大理寺看看情況,若當真無人知曉此事,那便是丁大全假傳聖旨。若大理寺之內,當真如同丁大全說的那樣,那我便是就此就義,又有何妨?”也不理會那離去之人,他卻是找了一條通往大理寺的偏路,一路朝著大理寺奔去,
  丁大全乃卑劣無恥之輩,對於欺騙以及撒謊,那是司空見慣了。
  但董槐終究乃是君子,更不可能因他人挑撥,而觸犯國朝法律,所以目前也隻有先確定一下情況如何,然後再做準備。
  至於今日朝覲一事,他也隻有暫時朝後推延而以。
  …………
  垂拱殿。
  昔日莊嚴肅穆的大殿,如今殿上卻有兩人你來我往,說的是天花亂墜。
  “翁應弼、吳衍,你們兩人聯袂而來,莫非便是為了這事?”趙昀看著底下兩人,感到有些頭疼。
  這兩人素有名聲,於朝中之內,也是文采斐然,廣播於眾。但今日,他們兩人卻一同前來,所說的卻是關於董槐一事,這一弄自然令趙昀頭疼無比。
  畢竟現在正是整頓軍務的關鍵時候,若是在這時鬧出什麼事情來,那可就糟糕了。
  而且,趙昀更不知曉如今川蜀狀況還有蒙古攻勢,否則若當真讓他聽到了,隻怕他便會整個暈厥過去。
  翁應弼立時訴道:“啟稟陛下,正是關於董槐此人。據臣所知,自董槐就任樞密院一職之後,便動用手中權力,數度裁撤軍中禁軍。以至於多年老兵,隻能於街道之上流連,終日以乞討為生。更甚者,還有嘯聚城外,暗中劫奪居民者。便是我朝衙門,也數度遭到他們衝撞。整個臨安城之內,莫不是怨氣衝天。”
  “哦?竟有此事?”
  趙昀故作驚訝,張口問道。
  對於那些禁軍,他其實並無多少感情,之所以會露出這幅悲傷表情,卻也不過是應對朝中士大夫的手段罷了,至於那些禁軍是死是活,他更是毫不介意。
  翁應弼點點頭,回道:“沒錯。確有此事。”
  “另外還有一件事情,還望陛下知曉。”另一側吳衍也是跨步上前,回道:“更為關鍵的是,董槐此人更是經常於舍中私設學堂,將軍中將官全數集中起來,說是讓他們熟悉熟悉火器使用手法。但根據臣暗中調查,他卻每每趁著這個時候,以諸般手段排擠異己,搭建屬於自己的勢力範圍。如此行徑,豈能容忍?”
  “什麼?”
  聽到這話,趙昀方才驚起。
  對於禁軍還有臨安百姓,死就死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無法威脅到趙昀。
  但這私設學堂,排擠異己之術,卻著實令趙昀感到刺眼,畢竟宋朝起家時候,便是得了趙匡胤這勾連之法,否則如何能夠趁著柴榮去世趁勢搶了天下呢?
  似是察覺到自己太過驚訝,趙昀連忙坐下,故作寧靜的問道:“此事當真?”
  “啟稟陛下。那些被排擠的將領,全都在臣奏折之中,就等著你過目。陛下若是存有疑惑,大可以將這些人叫來,看看是否為真!”吳衍自袖中取出一個奏折,交由董宋臣交到了趙昀身上。
  趙昀接過奏折,掃過了上麵一個個名字時候,眉間盡是愁容。
  等到看完之後,趙昀“啪”的一聲,將奏折合上,然後掃了一眼眾人,不覺感到有些不滿,又問:“董槐呢?為何我今日未曾見到他人?”
  “啟稟陛下。臣等不知。”
  一行人紛紛搖頭,透著一股茫然之色。
  恰逢此刻,於殿外那丁大全已然來到這。且看他在董宋臣引導之下走入群臣之中,然後便對著趙昀鞠躬道:“此番貽誤上朝時候,屬下實在是罪該萬死。”
  “罪該萬死倒也不必了。隻不過朕想問你一件事情。你知道董槐在哪嗎?”趙昀又是問道。
  丁大全搖搖頭,複有露出一副苦笑來:“啟稟陛下。臣今日上朝時候,曾見董槐帶著一隊人馬朝著北城之外走去,不知道正在做什麼?”
  “什麼?竟有此事?”
  趙昀更感驚詫無比,腦海之中那曾經謙良恭順的一位臣子簌起變化,卻是顯得無比的猙獰。
  丁大全點點頭,回道:“沒錯。我因為好奇他究竟所為何事,所以便在其後麵追蹤,故此來的有些遲了。至於那董槐?”搖搖頭,他繼續解釋道:“根據我的猜測,隻怕此人早已經是暗懷野心。”
  “這,如何可能?”
  趙昀有些不敢相信,畢竟董槐可是他一手提拔的,依照常理來說,是斷然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
  丁大全搖搖頭,回道:“陛下。可莫要忘了史彌遠之事!昔日時候,史彌遠借除去韓胄之事而上位,如此一來也難保不會出現下一個人。畢竟當初時候,便是此人一力主導與赤鳳軍聯盟之事。若是此人依仗赤鳳軍軍威倒逼陛下,到時候陛下又該如何?”
  “赤鳳軍?”
  趙昀再度陷入沉思之中。
  若以他一生最忌憚的,除了那蒙古,便是以赤鳳軍為第一了。
  畢竟這赤鳳軍可是首開宋朝先河,依靠外軍方才苟延殘喘,甚至還被迫封女子為晉王,這些斑斑事跡若是寫在史書之上,自然令趙昀分外丟臉。
  “沒錯。當斷不斷,必受其亂。陛下,下決定吧。”
  眼見趙昀露出動搖,三人一起說道。
  被這三人一說,趙昀一時恍惚,複有閃過蕭鳳那倔強臉色,隨即光影一閃,卻有變成董槐模樣來,雖是相貌、性別、乃至於年齡皆有不同,但這倔強性情卻如此相似。
  他心中立下決斷,“既然如此,那便讓董槐,
  

Snap Time:2018-10-22 22:56:15  ExecTime:0.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