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四章誰的過錯(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18-09-07)      第一百七十二章消失的龍椅(18-09-07)     

第一百三十八章臨安中煙花易冷,廟堂內群臣爭論


  清風拂麵帶來了陣陣的清涼,也讓平靜的西湖上蕩起一片漣漪;陣陣潮水拍打在岸上,叫人聽著也似青蔥少女的歌聲,感覺心中輕鬆了許多;岸上的柳條隨著風一蕩一蕩,也如垂下的帷幕,遮住了那些巧笑嫣然、靈動活潑的少女,也讓那些遊玩的士子更覺雅致,想要一探其中究竟。
  蘇堤之上,一派熱熱鬧鬧的景象。
  畢竟每當在這秋高氣爽的時節,臨安城之中的少男少女們便會走出城,來到這景色怡人的地方踏秋玩耍,對於他們來說,邊疆之處的刀光劍影,終究隻是一場幻夢,轉瞬即逝罷了。
  置身於坊船中,孟珙不覺皺起眉梢,縱然耳邊有伎女撫琴,但他依舊感覺有些不適。
  “看來我終究隻是武人,適應不了這種環境。”
  苦笑一聲,孟珙將手中酒杯放下,看向眼前之人:“壽朋兄!關於鹹陽黑龍一事,你準備如何處理?”
  他雖是樞密院副使,更是京西湖北安撫副使,享有直接進諫官家的權力,但依照宋朝慣例,必須經過政事堂諸公準許,才能夠動用昊天神箭,鎮壓敵人。
  而眼前之人喬行簡,便是政事堂的平章軍國重事,也可以算得上是孟珙的頂頭上司。
  當然,作為宋朝朝廷一員,喬行簡本身修為也是了得,否則如何能夠成就政事堂其中的一員?
  隻見喬行簡輕輕搖頭,張口勸道:“無庵居士!你還是和往常一下,太過急躁。”一邊說著,一邊將旁邊淨白酒壺取過來,微微一傾倒滿兩杯酒杯,然後遞到了孟珙身前,接著說道:“而且你剛曆戰爭,相比身體有些疲倦,不如在這喝杯水酒,也算是我為你接風洗塵了。如何?”又見孟珙麵露惱怒之色,便又應道:“至於那祖龍一事,我已經和官家以及史嵩之、鄭清之兩人商議了,隻是目前還有許多不明地方需要探清,所以還沒有達成共識。”
  酒杯推到孟珙身前,清澈酒液溢出點滴清香,透過鼻息直接竄入腦中,叫人饞涎欲滴。
  但麵對這等佳釀,孟珙卻無半分興致,雙目依舊盯著喬行簡,問道:“但是時間緊迫,若是耽擱了時間,讓那祖龍順利入世,我等豈不都將是千古罪人?喬相公,這事兒可不能拖!”
  “你啊!”
  喬行簡眼見孟珙始終未曾接受,隻好將酒杯放下,整了整衣襟訴道:“這些不過他人片麵之詞,你又豈能輕易相信?”又見孟珙麵有慍怒,又是開始解釋起來:“你想一想,那赤鳳軍統領不過一介女子,其麾下兵馬隻得萬餘人,若是不將話兒說的嚴重些,如何能夠顯出她的水平?璞玉兄,你可別被那妖女給蒙騙了。”
  “蒙騙?你是在懷疑我的眼光?”孟珙臉上頓現怒氣,睜大眼睛喝道。
  喬行簡抿了抿嘴,露出一副無可理喻的樣子,又道:“非是我不相信你的話,實在是那赤鳳軍太過可疑。那蕭鳳不過一介女子,能有什麼本事在蒙古圍剿之下苟活?便是她所說的那些話兒,也是充滿漏洞,絕不能輕易相信。否則到時候損失的,隻是我們!更何況北人狡黠,你如何保證她不是下一個李全?”
  “壽朋!你是在這臨安呆久了,很多的事情你根本就不明白。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你隻在這臨安城中看過,如何能夠和我親眼目睹相當?我曾和那祖龍鬥過,對其實力相當清楚,乃是一頭真正具備毀天滅地之力的凶獸。對於這等凶獸來說,唯有趁其虛弱時候發起攻擊才能將其殲滅,否則日後若要除去,就要付出不少的代價。”
  孟珙卻是惱了,他一拍桌子,支起半個身子怒目而視,喝道:“而且你若是這般拖延,那我便直接進宮麵見官家,將事情全數告知與他。到時候祖龍複生禍亂天下時候,你看你還能不能在這朝堂之上站穩腳跟?”
  “唉!”
  喬行簡眸中懊惱一閃而過,旋即回道:“璞玉啊。我知道你為國盡忠,但要開啟昊天神箭可非易事,至少也得有兩位以上地仙一起出手令其開啟。僅僅為了一個巨龍就耗費如此之多的心血,你覺得值得嗎?”
  孟珙詰問道:“如何不值?”
  “孟將軍。”喬行簡頓了頓,沉下聲回道:“若是你當真執意如此,那請恕我無法辦成。”
  孟珙麵有慍怒,將衣袖猛地一掃,訴道:“若是如此,那我便去尋別人吧。”話語一落,依然化作遁光,自畫舫之中離去,隻留下喬行簡一人看著這滿桌飯菜,感歎著世事難料。
  此事暫時按下不提,待到第二日上朝時候,他卻被史嵩之拉到一邊,似是有什麼對話。
  料想距離早朝還有些時間,喬行簡便打算了解一下這位同僚,便和對方一起到了專供大臣休憩的天章閣,一敘過往舊情。
  果然,正當喬行簡撩起長袍坐定之後,史嵩之便一臉嚴肅的問道:“喬老,我昨日曾聽孟珙說於鹹陽之處,十五日之前曾經發生了驪山崩塌、祖龍入世之事,對於此事你有什麼看法?”
  喬行簡心中咯一下,不由得提高了警惕,回道:“我也聽說了,說是因為蒙古二皇子忽必烈無德,強入秦始皇陵之內想要盜取其中寶藏,但孰料出動其中法陣,不僅僅自己殞命於此,甚至也將祖龍發出來了。隻是聽子申兄所言,莫非有什麼內情?”
  “唉!還不是因為昨夜孟珙來訪,請求我能夠在朝堂之上向官家進言,以昊天神箭誅殺祖龍嗎?”史嵩之搖搖頭,一臉的無奈:“我乃是朝中大臣,豈不知開啟昊天神箭這件事情是何等的重要,所以便前來此地問問你的建議如何!”
  喬行簡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心中暗道:“原來孟珙離開之後又找了他嗎?”見到史嵩之一副誠懇的樣子,便回道:“原來是這件事情啊。那你認為應當如何行事?”
  “依我看法,這祖龍乃是凶獸,自然應當除之而後。否則等到祖龍複生,那我等縱然能夠將其殲滅,但也要付出諾大的代價。”史嵩之一臉熱忱的是說道:“但若是按照國朝慣例,若要開啟昊天神箭,那非得有官家出手,並且聚集至少兩位地仙之力,才能夠行使代天正法之責。所以我想問你,你是否願意支持開啟昊天神箭?”
  喬行簡神色一愣,透著詫異看了史嵩之一眼,複有低聲說道:“你是要我也參與?”
  “沒錯。官家向來仁德,對於這番善政料定是不會拒絕的。但開啟昊天神箭需要兩位地仙,我為政事堂相公,自然是義不容辭,但另一位地仙卻是難選,不知先生意下如何?”史嵩之一臉激動看著喬行簡,看樣子似乎是準備將喬行簡吸引進來,好一起開啟昊天神箭,誅殺祖龍!
  但喬行簡卻是連連搖頭,婉言推辭道:“我的身體你又不是不清楚,如今時候已經年近老朽,稍不注意喪命。這樣危險的事情,豈敢涉足其中,開啟昊天神?。”
  今年時候,他已經是八十八歲,比之蒙古耶律楚材來說,也要大上許多,而到了這樣的年齡,若非是仗著自己修為深厚,隻怕早就握在病床之上等死而已。
  但也因為年歲已高,所以很多激烈事情已經不能涉足了,比如說那昊天神箭的開啟,便無法參與。
  “若是這樣,那或許我就隻能找鄭清之了。”史嵩之有些遺憾,喃喃自語道。
  這句話兒,卻被在這時候被史嵩之聽的是一清二楚,不由得整個人都愣住了,問道:“鄭清之?你打算找他做什麼?”
  “他亦是地仙一員。想必為了這芸芸眾生,應當會仗義相助才對吧。”史嵩之麵有微笑,自喬行簡身上掃過。而喬行簡也頓時愣住,旋即長歎一聲,訴道:“看來那孟珙為了誅殺祖龍,還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啊。”眸中怒意一閃而過,顯然對孟珙這擅作主張充滿惱意,更認定此人禍心暗藏,須得小心謹慎。
  史嵩之搖著頭,說道:“喬老,無庵居士也是為國著想,怎麼能這麼說呢?而且誅殺祖龍,保護芸芸眾生也是我等職責所在,豈能輕易罷休?”又見喬行簡想要說什麼,他又是抬起頭看了一下時日,便道:“此時之所以和你說一下,便是為了待會兒朝堂之上,希望你能夠幫我一下。若是能有喬老相助,應當能夠說動官家,誅殺祖龍!”
  “我知道了!”
  喬行簡神色木木,毫無絲毫表情,就這麼甩下一句話,然後就這麼走了。
  史嵩之輕輕一笑,眸中充滿蔑視看了喬行簡一眼,心中想著:“果不其然,依照你這廝那駑鈍的腦袋,是斷然不會同意的。隻可惜你在這位置待了太久了,終究還是應該挪一下。至於我?等到你讓位之後,我攜誅殺祖龍一事便可以順勢而上,成為政事堂一員。到時候你就算是不答應,也不行!”
  想到高興時候,他已然麵露興奮,昂首闊步自天章閣之中走出,來到了垂拱殿之中。
  彼時已是清晨時分,當今宋朝官家趙昀已然端坐皇座之上,而眾位大臣也在黃門小廝的指引下,分列兩側。等到一一站定之後,位於趙昀身側的太監便發出一聲尖銳之聲,“有事早報、無事退朝!”雖是慣例之詞,但對於注重典章製度的宋朝來說,卻是必不可缺的。
  待到聲音落下,孟珙已然是挺身站出,高聲訴道:“臣有事稟報!”
  “哦?往日時候,因蒙古侵略愈急,方有將軍挺身而出,為朕保住這大好江山。然而前線戰事未料,將軍卻匆匆回京?莫不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向我親自匯報?”趙昀且見孟珙立身於此,不免感覺心中歡喜,連忙訴道。
  他自年少登基,至今也有二十餘載,前十年因史彌遠專政故此無法涉及政事,待到史彌遠逝去之後方才開始攝政,其後為了一興國朝之政,先後啟用了包括趙葵、孟珙、餘等多位大臣,更是親啟數十萬大軍北伐,並且徹底將宋朝勁敵金朝給覆滅,一時間也算是聲望無二。
  正是因此,這位年輕的君王對孟珙可是相當熱忱,倚為肱骨之臣。
  孟珙被趙昀這般一說,不免有些尷尬,更感覺朝堂眾人皆是看向自己,更覺有些緊張,便俯身訴道:“小臣能有今日,全耐陛下賞識,又豈敢有懈怠之舉?今日之所以回京,卻是為了一樁事情,不知陛下是否願意開啟昊天神箭,行誅殺之舉!”說及此處,言辭頓時變得銳利。
  位於眾臣之中,喬行簡眉梢越皺,顯得有些慍怒。
  未曾得到自己允諾,便在這朝堂之上向官家稟報,顯然不是他所能接受的。
  但是史嵩之卻露出一絲笑意,瞥見喬行簡怒意重重,更是透著幾分得意:“你這廝終究還是老了!既然已經老了,就應該退位讓賢,而不是繼續占著位置,不然的話會惹來嫌疑的。”
  趙昀並未察覺坐下兩位重臣神色,隻是一臉詫異看著孟珙,問道:“昊天神箭?難道又有什麼地仙作亂嗎?”
  這昊天神箭威力了得,乃是專門打造出來對付地仙的利器,至於尋常武者,便是那丹鼎境的武者,也隻需要派遣他麾下的那些大內侍衛便可,而如今孟珙卻請求動用昊天神箭,不得不說難道那位地仙當真如此厲害?
  “啟稟陛下。日前小臣為了能夠奪回汴京,曾於蒙古大軍於汴京之外激戰。但在激戰之中,小臣卻和對方誤中艮丘法陣,被其中洞穴所吞沒,等到醒轉之後才發現已然置身於秦始皇陵之內。彼時蒙古二皇子忽必烈貪圖陵中財寶,欲行奪寶之事,我無奈之下隻好挺身阻擋,但在打鬥之中卻不慎毀掉昔日封印始皇法相的都天十二神煞陣,令祖龍現世。為求能夠殲滅祖龍,還請官家出手,以昊天神箭誅之!”
  眼見眾位大臣亦是麵有詫異,孟珙便將曾經發生的事情緩緩訴來,教人將其中的過程聽的是明明白白,至少知道他又究竟是為了什麼,才會擅自離開駐守之地,重新回到臨安城之中。
  趙昀聽完之後,這才有所恍悟的點點頭,借著回道:“若是這樣,的確需要昊天神箭才能將其殲滅。但若要將其殲滅,朕尚需兩位地仙襄助,卻不知道列位大臣有誰願意上前一試?”
  但是此刻,喬行簡卻一步跨出,訴道:“陛下,依老臣所言,若要為此凶獸而動用昊天神箭,不可!”
  

Snap Time:2018-11-18 05:18:32  ExecTime: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