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四章誰的過錯(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18-09-07)      第一百七十二章消失的龍椅(18-09-07)     

第五十六章驚聞訊軍隊尚存,白洋澱忠奸對峙


  “未曾投降?若是這樣,那此事便實在太怪異了。”蕭月凝眉,透著思慮。
  蕭星立時一喜,又道:“若是這樣,那我等不如前去招攬,若是能夠得到他們襄助,那定然能夠讓我們的計劃成功。”本以為出逃之人,隻剩下身邊的三千多人,然而今日一聽卻發現於外界之中,竟然尚有這麼多人馬。
  蕭星歡喜之下,想要這個時候便前往雄州,將那些陷入蒙古軍隊圍剿的兄弟們拯救出來。
  “可是那石固都出現在中都之內了,焉知這其中是否有詐?”成風擰眉,卻是自有疑惑。
  這石固可是第四旅指揮官石弟弟,此人都出現在中都之內,由此可見那石定然也一樣投降蒙古了,隻怕現在就在這中都之內的某個勾欄之中,和著那些妓女、倌兒貪玩享樂了呢。
  “或許不是。”
  張元龍徐徐述道:“你也是我軍之人,應當知曉我赤鳳軍和別的軍隊並不相同。指揮官、參謀長以及教導員三重製度鉗製之下,便是他石複有諸葛之才,也斷然難以掌握全軍。依我看,石固、石投靠蒙古是真,而那抵抗人馬也是真的。”
  宇文威這才插嘴,說道:“這麼說來,是內亂了?”
  “依我看,應該是這樣的。”
  張元龍點點頭,回道:“至於具體的原因,應該是因為那石、石固試圖謀反,結果反而被麾下士兵發現,故此被驅逐出去。而那石、石固氣惱之下,自然投靠蒙古,希求能夠借助蒙古之力剿滅殘部。當然,因為我也未曾親曆現場,所以關於其中如何發展,我也不是很清楚。”
  “原來是這樣?”宇文威沉吟起來。
  張元龍回道:“正所謂‘十步之澤,必有香草;十室之邑,必有忠士’,我家主公感念天下苦蒙古久已,自草莽之內橫掃天下,名聲已為天下人所知。聚其麾下者,莫不感念其仁慈戴德,又豈有輕易背叛之舉?些許愚昧之徒,完全不用在意。”
  說著這些話的時候,他卻是瞧著身邊那成風,顯然是存著勸解之意。
  隻是成風目前被烈酒燒昏了腦袋,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的話語,隻是口中不住念著:“報仇、複仇、殺”一類的話語,讓人聽了就感覺頭疼不已。
  蕭月見了不免皺眉,正欲將此人叫醒繼續會議,卻被張元龍攔住。
  張元龍看著那爛醉如泥的躺在桌上的成風,不免歎息:“唉。他也是飽受摧折,就讓他這樣子吧。就當做好好休息一下。”
  “好吧。今日權且放過他這一次,若是下一次我可不會輕易饒過。”蕭月悻悻不已,隻好作罷。
  蕭星又問:“若是這樣,那我們是不是應該前去支援他們?畢竟他們正被蒙古圍剿,若是一個不小心,隻怕就會徹底被殲滅了。”
  “支援?目前我等實力尚且不足,若是貿然暴露,隻怕不妥。不過若是聯絡的話,我等或許可以和他們試著聯絡一下。”宇文威沉吟片刻,便道:“關於他們現在的狀況,我們需要及時了解,並且將我們的消息傳遞出去,至少讓他們知曉目前我軍的狀況究竟如何。”
  言及此處,他複有變得嚴肅起來,囑咐道:“自靜海一戰之後,天下群雄莫不以為主公已然犧牲,所謂‘淨火焚世、驅逐韃靼’不過一句廢話。若是這些話語被赤鳳軍之人聽了,隻怕有軍心崩潰之虞,故此我等需要盡和他們聯絡起來,將主公的消息放出來。如此才能夠讓天下群豪安心,讓他們知曉我赤鳳軍並非輕易便能戰勝的。”
  言辭懇切,顯得鏗鏘有力。
  “我們知曉。”
  三人一起應道,皆是信心十足。
  隨後幾人各自散去,開始著實接下來的事宜。
  若要從這中原腹地逃出升天可並非容易之事,他們需要為此付出莫大的努力和犧牲,才有可能成功。
  …………
  習習涼風拂過湖麵,蕩起一陣漣漪。
  一道道波浪朝著遠方蕩去,也讓那萬千蘆葦一起搖曳,帶出陣陣沙沙之聲,讓人聽了隻覺得心曠神怡。
  而在湖麵之上,卻有十數隻小舟帶著數十人。這些人皆是身穿鎧甲、腰攜彎刀,顧盼之間透著一股懾人奪魄的膽氣,顯然並非尋常之人,乃是久經戰火的軍人,其中為首之人正是那石。
  “你確定那群人就躲在這麵嗎?”石一掃眼前江麵,頓生疑惑。
  隻因為眼前湖麵之上,皆被那高高的蘆葦遮住,讓人瞧不清楚麵的狀況,偶然間或許從中會有天鵝、野鴨從麵飛竄而出,告訴眾人在這麵究竟藏著多少的東西。
  立於身邊,一位士紳立時回道:“沒錯。前些日子我親自跟蹤了對方派出來的船夫,這才知曉他們就躲在這。”
  此地乃是白洋澱,位於雄州一代。
  而自靜海一戰之後,第四旅、第五旅為了躲避蒙古追殺,便一路線朝著西方逃走,直到闖入這白洋澱之後,方才稍作歇息了一下。沒想到那石自投降蒙古之後,便一路榮升官職,如今已然成為了一位千戶,而為了確保其境內安穩,便帶著麾下人馬一路追來,務必能夠徹底殲滅赤鳳軍。
  在勞累一段時間之後,石也終於發現逃走的赤鳳軍的蹤跡。
  這不,他這就帶著麾下士兵,來到這了。
  士紳自身不敢怠慢,一路跟隨其後,甚至還派出自己手下深入白洋澱,好找出赤鳳軍躲藏的地方。
  “沒想到你這廝倒也有些本事,居然能找到對方的蹤跡?”石微微頜首,一臉讚許。
  這士紳諂媚回道:“隻是一些小小的幫助,不足掛齒、不足掛齒。但是石千戶,隻是你曾經說的,答應我的承諾呢?”
  “若是找到對方,這些銀兩便是你的了。但若是沒有找到,那到時候便莫要怪我心狠手辣。”石自懷中取出一錢袋,隨手丟給身邊船夫,且見到此人一臉貪婪,便笑道:“隻是我很好奇。他們未曾騷擾你族中之人,就算是購買糧食,也多數按照市場價格購買。為何你卻這般對待他們?”
  石卻是知曉身邊這位乃是此地知名的士紳,在這家產極大,良田千頃,佃戶百戶,至於其他財產也是頗為豐腴,乃是一方豪強。
  “石長官,你也是明白人,應當知曉那些家夥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這士紳立時倒了苦水:“別看他們做的是多麼瀟灑正值,但是其實所做的事情不過虛情假意,其目的還不是為了謀奪我族中田產?”語及此處,更是透著幾分不滿,嘀咕道:“今日時候,這幫子居然為那群狗腿子說話?我看若是再不將這群人趕出去,隻怕我族中財產,就要徹底沒了。”
  石回道:“你這話說的倒也沒錯。”細細看著眼前汪洋,他又笑道:“對了。若是我助你鏟除這的赤賊,到時候你打算如何謝我?”眯著的眼睛掠過此人,話語之中卻是透著一絲威脅。
  士紳嚇了一跳,連忙道:“當然是必有重謝。畢竟石長官助我等剿滅赤賊,自然應該回以後報。”哆嗦著身軀,他又除卻將之前接下來的錢袋遞出之後,又將自己的錢袋也一並解下,露出麵閃爍著金銀之色的財寶,然後恭恭敬敬的抵到了石身前。
  他雖是惱恨,但是畏懼刀兵之力,終究還是不敢反抗。
  石揮揮手,示意身後士兵將那財寶收下之後,這才回道:“這才對嗎。畢竟咱們走這一趟,糧食、布匹等物也著實消耗不少。若是沒有個補充,隻怕也要落得和那些流匪一般德行。”笑眯眯的話,讓士紳越發恐懼,雖是秋意濃濃,但他卻覺得身軀之內熱氣騰騰,隻能不斷的抬起衣袖,將額頭之上的汗水擦幹淨。
  而正在兩人對談之間,整個船隊也越來越深入其中,朝著既定的目標遊去,直到要接近不遠處的一個小島的時候。
  “砰!”
  一記槍聲,立刻將整個小島驚醒。
  無數鳥兒振翅高飛,登時讓整個天空,都被陰影所遮蓋。
  “殺!”
  漫天蓋地,自四麵八方之中,無數的戰船紛紛遊來。
  穩坐在戰船之上,上麵的士兵連連瞄準眼前的目標,就“砰砰砰”不斷的開著槍,想要將眼前的這隻軍隊徹底殲滅。
  那士紳措不及防,立時便被數粒彈丸擊中心髒,口濺飛血“噗通”一聲跌入水中,然而隻在湖麵之上留下一連串“咕嚕咕嚕”的氣泡聲。
  在這紛亂的戰場上,並沒有人會在意他的死亡,因為這樣的場景看到了太多。
  “殺!給我將這個叛徒殺了。”
  又是有人高聲怒吼,而隨著此人吼聲,所有的銃槍全數瞄準石,顯然是對此人極為憤怒,所以才打算一開始便將此人給滅了。
  “哼!就憑這般手段,莫非也能殺得了我?”石雖感詫異,卻也未曾在意,自背後取出一個盾牌,另一隻手取出一柄峨眉刺。
  玄鐵盾牌一橫,立時將子彈盡數擋住,然後縱身一躍,便以無上輕功在湖麵之上點了幾點,旋即落在遠處戰船之上,而那峨眉刺當空一劃,便讓船上之人盡數倒斃。
  如斯實力,應當不再昔日虞誠、楊禪之下。
  “無恥之徒,你以為沒有人能殺你?”驀地一聲狂吼,旋即便將一條小舟自眾船之中直衝而出,直直的撞向石所在的小船之上。
  而在船頭之上,更是安裝有一門虎蹲炮,黑漆漆的炮口瞄準石,“轟隆”便是一陣炮聲。
  石頓感詫異,連忙騰身跳離小船。小船被那虎蹲炮一射,上麵甲板全數都被摧毀,齊腰斷裂變成飄在湖上的木屑。隻是石卻借此機會,避開了這虎蹲炮的致命一擊。
  以他現今修為,憑借重盾抵擋銃槍或許可以,但虎蹲炮的威力,卻著實無法承受。
  “蕭景茂!沒想到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脾氣暴躁。隻可惜光憑一腔勇氣,可是什麼都做不到。”眼看下方之人,石譏誚說道,隨即運起一身真元,驀地一聲高喝。
  “昂!”
  這一聲吼,直穿雲霄,聲及數之地。
  旋即於遙遠之處,便有三艘巨舟壓著蘆葦朝著這邊行來。這巨舟足有十來丈長,船槳也足有三十餘隻,其上足可搭載三百餘人,並且配備有弓弩、投石車以及盞口炮之類的火器,可以說是相當厲害的水戰兵械。
  若是被這巨舟闖入這,那藏在這的赤鳳軍便非得全軍覆沒不可。
  “糟糕!立刻給我將此人截下來,不得讓他靠近那巨舟。”
  蕭景茂登時害怕,旋即調轉小船船頭,將那虎蹲炮瞄準眼前目標。至於其餘小舟,也是一樣調轉方向,全數瞄準石。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昔日時候,他們便因為這石所行之事淪落到如今地步,現在見到罪魁禍首,又豈有放過之理,自然務求能夠滅殺此人。
  “轟轟轟!”
  然而這連綿炮聲,除卻濺起道道漣漪,便沒曾傷到石分毫。
  小舟太小,更不穩定,實在是無法承受虎蹲炮的後坐力,所以其射擊精度也小了許多。
  “多謝列位相送。”石瞧見這巨舟,立時運起輕功,隻在湖麵上點出一連串的漣漪,便重新落到巨舟之上。
  他瞧著底下眾人,就立時下達命令:“統領全軍,給我殺!滅了這群赤賊。”
  之前的小舟隻是為了方便偵查,確定赤鳳軍的方位位置,而他麾下的這三艘巨舟才是真正的王牌,也是其能夠橫行於白洋澱之上的唯一根本。
  因為害怕驚到藏在白洋澱之內的赤鳳軍,所以石便令麾下士兵躲在外麵,等候接應。
  如今時候,他既然已經探知赤鳳軍所存位置,自然就打算全軍出動,一舉將眼前的餘孽盡數誅除,也好給自己的新主子獻上一份大禮,向他們證明自己的忠誠還有決心。
  蕭景茂麵部猙獰,瞧著那立於巨舟之上的石,眼角抽搐。
  明明擾亂全軍之人就在眼前,然而他卻無能為力,如斯無力狀況實在難受,唯有咬牙切齒下令道:“全軍撤退!”
  如斯情形,以他麾下士兵可斷然無法對抗這般強敵,現今情況也隻有暫時退兵,以謀之後的事情。
  

Snap Time:2018-10-21 01:24:20  ExecTime: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