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四章誰的過錯(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18-09-07)      第一百七十二章消失的龍椅(18-09-07)     

第十一章身悲心仁慈,臨街有娃生


  “蕭,蕭統領!”
  怯弱聲音輕輕響起,一時間眾人訝然。
  他們掉轉過頭,且看著那被眾人團團圍住的少女。畢竟在這之前,這少女一直都未曾開口說話,對別人的辱罵、指責也是唯唯諾諾,混無一星半點的主見,和眼前的這手掌千軍、披靡四方的蕭鳳委實差的太多,就是星辰與皓月之別,完全是差的太多。
  “濡娘!這是你說話的地方嗎?”
  聽見身後濡娘開口說話,當即低聲罵道。
  然而此刻,以前那向來是唯唯諾諾的濡娘,此刻卻稍稍撫摸了一下那微微鼓起的腹部,之前那怯弱樣子不知何時褪了下去,麵容和藹的看著老者說道:“劉老。我知你向來刻薄寡恩,昔年之所以收留我,也不過是貪圖我一手織布手段。隻是後來因為一時不慎傷了手筋,故此才將我賣出去。”
  劉老見到自己昔年事情被點破,整個人立刻慌亂起來:“你這廝簡直胡說,若非當年我好心收留你,你如何能夠活到今日?及時不是被野狗吃了,也被那韃子掠走,充足奴仆了。今日,你再次汙蔑我等,究竟是何居心?”
  “是非成敗,向來都是由人來說。你若這般說來,我又能如何?”搖搖頭,濡娘像是早就知道會有這句,哀憐目光卻轉而抬起頭來,看向了蕭統領,隨後她將雙手扣在坐腰之上膝蓋微曲上身傾斜,微微施了一個萬福。
  她畢竟身子有孕,大幅便便並不適合做這事情,所以蕭鳳很地就運起念力將其托起,令其無法下跪,又問:“什麼事?”
  “小女子濡娘,懇求蕭統領放過劉家堡眾人。”聲音輕若蚊蚋,濡娘卻覺得腹中開始陣陣絞痛,額頭之上亦是滲出汗水。
  蕭鳳卻是不滿,本來她都抓住了對方弱點,正準備一鼓作氣將其殲滅,如今時候若是將這幫人放過,那還當什麼統領?然而等到她想要反駁時候,卻不經意之中見到這女子額頭發汗,聲音當即放軟:“我倒是可以放過他們,但是若是放過他們,那這太原府還有多少人願意臣服?”
  咬緊牙,濡娘問道:“蕭統領縱橫天下、無人不曉,應當是知曉利害、重視承諾之人。既然如此,那之前說的人生而自由是否真實?”
  “自然屬實!”蕭鳳回道。
  “即是如此,那他們和我一般,也是人,在蕭統領未到這太原府之中,亦不曾聽聞蕭統領所下禁令。正所謂不知者不罪,若以今日之法判決前日之事,豈不荒謬?故此可否懇求蕭統領,饒過他們一命。”勉強說完,濡娘卻覺得身體冷汗淋漓,下體之處猶似刀攪一般疼痛。
  她本是懷胎九月,然而在這數日之內,先是被那潑皮給嚇得半死,之後更是屢遭眾人指責,如今時候更是被待到這,受著眾人的唾罵,早就動了胎氣。
  如今時候,能夠支撐到現在已經算是僥幸了。
  蕭鳳瞧著這婦女有些古怪,當即問道:“再說這個之前,你難道就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身體嗎?”
  濡娘卻混未聽明白蕭鳳之話,依舊是繼續請求了起來:“濡娘性命不足掛齒,但是若是讓劉家堡因我一人而亡,小女子實在是於心不忍。畢竟他們曾經收留於我,和我有再生之恩。於情於理,都無法割舍。故此還請蕭統領原諒濡娘,放過他們一把。”說道後麵,話音已經是哆哆嗦嗦的。
  “你這廝倒是善良,隻可惜他們卻未必願意領情。”
  蕭鳳微歎一聲,且看著那些聚在一起的劉家堡眾人,心中猶有不甘,所以也未曾當真就放開話語。
  隻是那濡娘見蕭鳳始終未曾表態,心中卻是焦急起來,當即就要邁開腳步,繼續哀求。然而正當她開口說道:“蕭統領,還請您放過他們一把。”話音剛落,她就“啪”的一聲跌倒在地,口中不住呻吟起來,而在下身之處,一灘灘鮮血緩緩攤開,將濡娘那一身泛白的藍裙染紅。
  “死人啦!”
  一聲驚呼,當即響徹人群。
  見到濡娘這般狀況,那劉家堡之人就似見到什麼汙穢事情,全都不由自主朝後退後一步,口中更是帶著不滿。
  “晦氣。真他娘的晦氣,這該死的女人竟然在這個時候小產。”
  “早知道就應該將她丟出去,也甚的丟我劉家堡名聲。”
  “沒錯。明明都已經是一個棄婦,居然還在這自取其辱?真不要臉。”
  “……”
  一聲聲、一句句,這些話兒全都自口中冒出,他們全都毫無半分憐憫,完全地就像是避開一具屍體一樣,扭過頭不理會那已然躺在地上的濡娘。
  畢竟女子生產乃是汙穢之地,這幫自詡為仁人誌士的家夥,又豈會玷汙自己?
  “,將這女子給我保護起來,不許別人靠近。”
  但是此刻,蕭鳳卻慌張起來,身體一縱早已經落在了濡娘身邊。她將手在濡娘胸口一探之後,感覺到其心髒尚在跳動立刻就露出喜悅,旋即就下令身邊士兵行動起來,將這濡娘團團圍住,確保其他人不會打擾。而自己卻是俯下身子,將那衣衫撕開仔細檢查濡娘的身體狀況。
  昔日她也曾經是一位醫學生,當看到了有人暈倒之後,完全是出去本能的衝上去開始為其治療。
  “生育者失去意識,身體技能幾近衰竭,隻怕難以實行順產。蕭月,你過來將她的肚子給我破開,記住了不要傷到內髒。還有宇文威,你立刻帶領幾個士兵,取些熱水來。當然,還有棉絮知道了嗎?”
  “我明白了!”宇文威當即回道,心中卻有些慶幸。
  一場可能引起衝突的事情就這樣因為突然事件而消弭,不得不說這對於宇文威來說,實在是一件幸事。
  現如今的赤鳳軍,可是著實承受不起昔日在潞州城之中發生的事情。
  蕭鳳卻沒想這些,隻是仔細的檢查著濡娘的身體狀況如何,並且小心翼翼將清淨琉璃焰打入其體內,令那些傷口重新恢複過來。隨後蕭月就已經走上前,取下劍隻在那肚皮之上輕輕一劃,那皮膚當即應聲而開,露出麵那已經開始變得紫青的胎兒模樣。
  蕭鳳一見,當即將手指探入其中小心翼翼將其撈出來,並且將那纏在他脖子之上的臍帶切斷,指尖一點光芒納入其中,當即讓這胎兒重新恢複神色過來。
  “哇!”地一聲,嘹亮而且高亢,似乎是在慶幸著生命的誕生。
  看著手中的尚未長開嬰兒,蕭鳳本是嚴肅的臉蛋一時間柔軟下來,無論如何初生的嬰兒總是無辜的。
  她就這樣將這嬰兒抱在懷中,雙眸帶著微笑,似乎是在炫耀一樣對著眾人說道:“你看,她長的多麼可愛!”
  “可是我怎麼看著這麼醜?”蕭月靠近來掃了一眼,卻覺得眼前的嬰兒通體發青,皮膚布滿皺紋,簡直就和猴子一樣。
  “剛出生的嬰兒都這樣。等過幾天長成之後,她一定和她的母親一樣漂亮的。”沉浸在手中嬰兒誕生的喜悅,蕭鳳聲音再無之前的狠曆,仿佛此刻的她完全化作了母親,護著手中這剛剛降臨的孩子。
  “師尊,那他們又該如何?”瞥見遠處幾人,蕭月問道。
  蕭鳳輕哼一聲,不屑的回道:“讓他們滾吧。畢竟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可沒有興趣在這浪費時間。”說罷,她早就抱著嬰兒回到白麟之上,準備自這撤離。
  今日,蕭鳳雖未滅掉這劉家堡,但是卻也在這為自己樹立了威望,更讓人知曉她的決心。
  於情於理,已經算是賺到了。
  隻是正當幾人離開時候,一旁卻有一個男子撞開人群,直接就攔在赤鳳軍軍隊之前,哀嚎著:“那是我的娃,將他還給我。”
  隻是那銅牆鐵壁一般的赤鳳軍戰士始終擋著,分毫沒曾讓他靠近。
  “你的娃?你是說我手中的這個女娃?”皺起眉頭,蕭鳳輕蔑笑道。
  本來掙紮著的那儒袍男子立時愣住:“女的?”
  他之所以購買濡娘,不過就是為了傳宗接代。但是那孩兒乃是女子,又怎麼可能傳宗接代?
  “沒錯。女的!”掃過這失魂落魄的男子,蕭鳳早已經是充滿不屑,當即驅策身下白麟掠過此人,速趕往太原城。
  她乃是赤鳳軍統領,可沒興趣和這些凡人俗事打交道。
  

Snap Time:2018-10-22 21:52:48  ExecTime:0.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