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四章誰的過錯(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18-09-07)      第一百七十二章消失的龍椅(18-09-07)     

第八十九章民心易變生存艱,城池易手亦尋常


  笠日,豔陽高照,秋意正濃,更兼涼風習習,乃是絕佳的出遊的時候。
  然而在太原府之內,早已經是一片寧靜。
  於大道當中,一列列大車全都堆滿了各類的貨物,從那些雞鴨魚肉、瓜果蔬菜,再到各類的綾羅綢緞、金銀珠寶之類的,可謂是應有盡有。
  而在這些大車主權,一行人卻早已經雙膝跪倒在地上,而上半身則是不著寸縷,渾然不顧此刻正值秋風冷冽的時候,全都是赤條條的沒穿什麼衣服,上麵被人用草繩捆的是結結實實的,以至於那白皙的肌膚都被勒出血痕來,而兩隻手臂也被反曲著用草繩捆在身後,防止有什麼異動來。
  “喂,那位蕭統領怎麼還沒來?”
  抬起頭,一位肥碩胖子張目看向遠方,然而那打開的城門之處,卻無分毫動靜。
  “不知道。或許路上有什麼差錯,所以來晚了?”緊隨其後,另一位瘦子低聲問道。一陣涼風頓時吹過,他哆嗦了一下,又道:“若是那位再不出現,那我非得給凍壞了不成。”說著就活動了一下雙手,而那看似困勁的結扣竟然當場鬆開,然後雙手就從這麵掙脫出來,放在胸前摩梭了起來,企圖通過這種方式來產生一點熱量來。
  看見這瘦子如此行徑,那胖子立刻懊惱,也想要活動身軀取暖,隻是他無論如何掙紮,雙臂都無法從繩索之中掙脫。懊惱之中,他立刻罵道:“那該死的阿大,竟然將我捆的這麼緊。看來回去的時候,非得讓這個混蛋滾蛋。不過你這家夥倒是討巧,看你這樣子莫非膝蓋麵裝了枕頭?真是個鬼靈精,難怪那麼多人折在你的手。”口中碎碎念著,顯然是對瘦子頗為羨慕。
  “那又如何?反正咱們也就尋常人,就是為了討口飯吃的。誰能給口飯吃,我就跟誰,不過如此罷了。”雖是以巧計降低了寒風、涼地的折騰,但是瘦子也清楚若要讓自己順利度過這次難關,那麼自己這一次少不得要出一次血。
  畢竟那蕭鳳可不是善男信女,會因為所謂的阿諛奉常而飄飄欲仙!
  其餘人聽到這瘦子之話,亦是心有所戚、連連點頭回道:“這倒也是。”
  正在此刻,自城門之處,一位小廝連忙躥進來,慌慌張的說道:“來了!他們過來了。”話音剛落,一陣雷鳴頓時炸開,渾似那晴天旱雷一樣,當即讓在場的眾人渾身一抖,眼帶驚懼、落下幾滴淚水,具是目瞪口呆,聲呢喃道。
  “這是什麼東西?居然這麼響?剛才我還以為晴天霹靂了呢。”
  “不清楚,好像叫做虎蹲炮。之前的那位聽說就是因此而被擊敗的。”
  “虎蹲炮?難道是那天女居然將虎妖也給降服了?”
  “…………”
  瑟瑟發抖,他們看著遠方走來的那整齊劃一、宛如長龍的軍隊,早已經嚇得就連話都說不出口了。
  而在那寬敞城門之處,一列人馬已然出現在這,為首之人一身赤紅、騎著一匹高大白馬,正是蕭鳳,而在她身後方向則是跟著兩人,一個乃是年輕女性、一臉冷漠,一個乃是老年男子、稍顯神秘,這兩人正是蕭月和宇文威,而跟在後麵的則是一隊隊列成軍陣的軍士。
  沾染鮮血的鎧甲尚未脫去,浸透汗水的長刀未曾舍棄,屢經衝鋒的長矛早已斷折。
  在經曆了連續半年的鏖戰之後,這隻不過才剛剛建立不到一年的軍隊,已然已經透著一股殺伐之氣,僅僅是站在一地已然讓人害怕,更勿論結成一隻軍隊踏入這曾經的太原城了。
  而在此刻,他們全都在那赤紅旗幟的指引下,匯聚在匯聚在麾下,組成了眼前的這隻軍隊,準備踏入這曾經數次遭到蒙古蹂躪的太原府之內。
  “看來這群人已經準備好了,就等著讓我們來接受嗎?”
  抬起眼珠,蕭鳳掠過那些擺放整齊的大車還有各類犒賞物資,又掃過軍陣之前那些跪倒在地的眾人,嘴中不免有些不屑。
  尚未抵抗就已經開城投降,難怪往年那金朝會崩潰的如此迅速,而他們又是為何能夠持續到今日,還能夠躲在這太原城之中逍遙自在。
  然而這一次,她的目的可不僅僅是那些牛羊、糧草,以及各類的金銀財寶!
  “自信是件好事,但是自信也會壞事。”張開口,宇文威早已經預料到了這一點:“那赫和尚拔都素來勇悍,乃是蒙古軍中不可多得的一員悍將。然而他畢竟是草原出身,若論騎兵縱橫、千轉移當然隻在指掌之中。若論守城、攻城一事,如何能夠和我漢家健兒相媲美?更何況他們不過是塞外蠻子,雖是倚仗著武力奪了這老大的中原大地,但是畢竟不識我中華典籍、於農田稼軒之事一竅不通,至於行商做工、拓殖生意,更是半分不懂,否則的話如何會鬧得民怨四起,叛亂層出不窮?故此隻消蕭統領提兵而來,定然能夠一鼓作氣,徹底拿下這太原城。之後我等隻需要將這太原府所有積蓄吞並之後,滅掉那赫和尚拔都不過是翻手之間罷了。”
  拉了一下韁繩,蕭鳳讓那白麟停住,居高臨下掃過那群叩首在地的一行官員,當即低聲說道:“那你覺得接下來如何?”
  “應該就是所謂的獻城儀式吧。”嘴角翹起,宇文威有些不屑的回道。
  果然,正當中那一位官僚當即哆嗦著身體,雙手顫顫巍巍將掛在胸前的官印取下來,然後恭恭敬敬的舉起來,雙膝也未曾直起,就這樣一點一點挪到蕭鳳身前,然後高聲說道:“下官太原府知州張邦益,就此恭迎蕭統領入城。久聞赤鳳軍屢次和那韃子鏖戰、數次挫其鋒芒,城中百姓具是心往神馳,隻可恨身處敵營不能遠迎,如今聽聞大軍前來,我等自然是倍感榮幸,故此略備薄禮、以示謝意。”
  “就是這些嗎?”
  抬起眼,蕭鳳掃過了遠處放著的數十輛大車,眉梢不禁皺了起來。
  那些大車之上不僅僅備足了各類金銀珠寶,而且還有數十輛大車全都是裝滿糧食,隱隱之間更是聽到了雞鳴羊叫之聲,很顯然這些東西相當充沛,完全能夠滿足他們麾下士兵十日以內的糧食消耗。
  隻是這些東西,究竟是從何處來的?
  蕭鳳心中,已然起疑!
  張邦益當即點頭,笑道:“沒錯!既然如此,那我這就讓手下將這些東西送給列位勇士?”且看到蕭鳳臉上露出一點允諾,他當經站起身子,揮了揮手就說道:“各位,些將這些東西送給赤鳳軍,莫要讓列位勇士怠慢了。”
  說話聲落下,那些大車旁邊的士卒立刻開動起來,將那些裝滿各類東西的大車推動起來,沉重的車攆壓得大道之上的石板咯吱作響,很地就送到了赤鳳軍軍陣之前,然後那些人就將那些各類的雞鴨魚肉全都取出,準備塞到那些有些驚慌失措的赤鳳軍士兵手上。
  看著這一幕,蕭鳳當即喚了一聲:“李明誠!”
  聽見這話,當即就有數十人挺身而出,“嘩啦”一聲他們身後背著的長矛立刻取下,冷冽無比的槍尖對準眾人,當即將這群人給阻住了。隨後,李明誠自這隻部隊之中走出,說道:“各位,將這些東西留下就好了。接下來這些東西我們會處理得。”
  無奈之下,張邦益一副委屈樣子,看向蕭鳳。
  蕭鳳心中隻是冷笑一聲,隨後就張口說道;“張知州。我軍中自有規定,凡赤鳳軍軍士,不得拿人民一針一線,所以還請原諒軍中士兵莽撞。但是太原城眾位百姓的熱情,我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這就代全體赤鳳軍戰士,收下這些東西。至於之後的事情,就不勞你費心了。”
  說到這,她又看見那些正跪在地上,也不知道究竟是被赤鳳軍嚇得還是被寒風吹得,以至於臉色都開始發青的眾人,隻是將手一揮,一股赤紅光輝立刻橫掃而出,將眼前眾人全都裹入其中,不一會兒這些人就恢複健康,氣色紅潤起來,就連身體之內多年頑疾也是煙消雲散。
  蕭鳳見到眾人恢複之後,又道:“還有。此時正值秋冬時節,天冷氣寒、地麵冰涼,並非什麼久居之地。爾等還是散了,至於你們的安危,自然有我們赤鳳軍來安排的。”
  “我明白了。”
  張邦益雖是還想要說什麼,但是看見蕭鳳那已經有些不耐煩的神色,當即忍了下來,作為向導帶著一行人來到了府衙之中。
  畢竟這府衙之中存有眾多的典籍,比如說記載城中居民的花名冊,周圍村莊各個農田的田契劃分,還有城中各個用來存儲糧食用的倉庫的賬本,甚至是多年積累下來的判案卷宗之類的東西,都被妥善安置在府衙之中。
  如果蕭鳳想要完全地統治整個太原城,掌握這些東西是極其必要的。
  而等到這些資料被一一清理出來,並且被妥善規類之後,參謀院就開始統計、研究這麵的東西,好完全徹底的掌握整個太原城。
  等到所有的一切都處理完畢之後,蕭鳳看著那些被呈現到她麵前的數據時候,也終於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來,五指微微攥緊,且看著遙遠的遠方,她不由得感覺胸中豪氣幹雲、萬千驕傲不可避免滿溢出來,笑道:“果然和我預料的有些差距,不過這些蛇蟲鼠蟻之輩不過是螳臂擋軍,不足一哂。需要知曉,占領這太原府不過是我的第一步,接下來的才是重頭戲。”
  

Snap Time:2018-10-23 14:16:54  ExecTime: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