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四章誰的過錯(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18-09-07)      第一百七十二章消失的龍椅(18-09-07)     

第十三章看局勢牢籠依舊,鑄火炮眾人齊心


  蕭月這一下,頓時就像捅了馬蜂窩一樣。
  不僅僅讓那些清樂社黑軍眾人歇斯底,就連那黃河五鬼也被弄得找不著頭腦。
  對於清樂社黑軍眾人來說,眼前發生的一切,就是黃河五鬼勾結不明人員企圖擊殺他們所做出的詭計。而對黃河五鬼眾人來說,眼前之人正是證明了對方對自己暗懷不軌,否則的話如何會和那逆賊勾結,並且在這設伏企圖將幾人徹底包抄呢?
  關於葛鐵槍的死,他們隻會將其當做不識大體,不辨忠奸的蠢貨罷了。
  江湖之上,本就是腥風血雨。
  不是我殺別人,就是別人殺我!
  麵對這種情況,縱然有些人尚且帶著一些理智,懷疑剛才是否有人刻意做局,然而麵對這種狀況,他們也決計沒有半分抵抗,全都在名為憤怒的怒火驅策下,朝著對方整個撞去。
  濺起的血花、撕碎的肢體,殘破的屍體,就這樣在那慈眉善目的觀世音菩薩麵前,以一種異常血腥的樣式發生在這。
  立在寺廟之外,宇文威聽著麵傳出的嘶吼聲還有兵械撞擊聲,不免透著意:“殺吧,就這樣繼續殺吧。最好全部都死了,這樣方才償還我昔日恥辱。”對這些日夜謀劃攻伐宋朝的人,他是一星半點的仁慈都沒有。
  另一邊,水川先生牽著三匹馬走來,馬背上麵背著一大摞包裹,麵裝的都是從黑旗軍那順來的幹糧以及銀兩、鈔票之類的東西,而且還有一些兵刃以及鎧甲。
  這一路,若是沒有足夠錢鈔和幹糧,可斷然無法支撐幾人遊曆整個山東一代。
  “經此一役。那黃河五鬼至少也會折損兩人,而那清樂社黑軍隻怕就徹底廢了。這樣的話,倒也可以為我們爭取足夠的世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莫要繼續停留,還是些上路吧。”見到兩人,他拍了拍戰馬,示意宇文威還有蕭月乘上戰馬。
  翻身一躍,蕭月落在戰馬之上,問道:“水川先生,不知道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辦?”
  身為始作俑者,蕭月並無半分不適。對她來說,那曾經汙蔑自己師尊的家夥就這樣死了還算是便宜了,若非是時間不夠,她甚至覺得就算是將那葛鐵槍碎屍萬段,也萬難消除自己心頭的怨念。
  水川先生沉吟片刻,仔細想了一下眼前的狀況:“黃河五鬼和清樂社黑軍都已經出現,這就代表著張秀還有史天澤都已經察覺了這的變化。目前來看,漢家七雄之中,也就嚴實、李尚未表明態度。至於那郭侃?他現在正隨著蒙古大軍西征,短時間內是不可能出現的。至於劉黑馬?他目前正和孟將軍膠著,一時半會的也無法回轉。而那趙迪已然老朽,半分力氣也無,委實稱不上威脅。”
  “既然如此,若要破局隻怕是相當艱難了。”
  蕭月歎息,這才恍悟自家師尊究竟承受著多麼強大的壓力。
  和蕭鳳一般實力的地仙一流的任務,在這北地之中光是漢族就有十數人,若是再加上蒙古自身高手以及隸屬於麾下的戰將,隻怕也有幾十個。
  而那南朝之中,除卻了趙奎和孟珙兩人之外,其餘的也不在少數。
  光是這強大的底蘊,就不是目前僅有蕭鳳一人的赤鳳軍所能抵抗的,為此他們必須要在這中原大地之上,縱橫捭闔於黑暗之中,找出一個道路來。
  麵對此種險境,他們也隻能夠且行且浮,不知道未來究竟會遇見什麼狀況。
  想著這些事情,三人具是心情沉重,拍著馬就朝著遠處趕去,在這個時候,他們可斷然不敢有絲毫延遲。身後寺廟之中,依舊是廝殺不已。
  ……………………
  “轟”的一聲,遠處立著的巨大木靶頓時崩裂。
  蕭星頓覺詫異,目光掃過旁邊的一尊黑沉鐵炮,不禁感到愕然:“沒曾想這火炮威力居然如此厲害?這一擊,至少也能夠和我全力一擊相媲美。”她可是知曉,那木靶距離此地少說也有一地,然而在這如此遠的程度,依舊能夠摧毀那木頭製作的靶子。
  這般威力,自然是尋常武者難以抵抗的!
  “若是這火炮能夠大規模裝備,定然能夠徹底擊潰那蒙古韃子。”
  陳慎行也是身體發顫,臉上浮現出不可思議的酡紅色,但是當目光轉而掃過了那鐵炮時候,立刻冒出了一些遲疑,旋即就蹲了下來,也不顧那滾燙的炮身,仔細的查看了起來。跟在他身邊,那秦建、秦棟兩兄弟也一並蹲下來,仔細的察看了一下眼前的鐵炮,臉上立刻就露出了一絲難堪的樣子來。
  “列位師傅,難道這鐵炮有什麼問題嗎?”蕭星歎聲問道。
  “嗯!”陳慎行點點頭,指了指鐵炮上麵的裂紋,說:“你看著裂紋。雖然看起來很小,但是卻遍布整個炮身,而且其中還密布著硝煙味道。我估計這門火炮隻需要三次,就會徹底報廢。”
  “三次?”
  蕭鳳訝然,麵有難堪。
  她雖沒有直接參與整個火炮研製當中,但是站在一邊也觀察了許久。
  單是鍛造這一門炮,就需要消耗生鐵數噸,而為了能夠令其符合規格,從而能夠發射石彈,更是需要數位工匠打磨一周時間。正是聚集了整個盛毓鐵匠,還有他們製鐵所所有人員,方才弄出了眼前這勉強算是能夠發揮功用的火炮。
  但是現在,這火炮居然隻能夠發射不到數次?
  “沒錯。應當是這炮管實在是太軟了,不僅僅上麵布滿了間隙、毛眼,而且麵還不知道混合著什麼東西。這樣的話,整個炮管根本就無法支撐住整個火藥的衝擊力,所以才會出現崩裂的狀況。其實若是減少裝藥也可以,不過這樣的話隻怕射程就會下降了。”帶著幾分無奈,陳慎行不斷地搔著頭發,苦思冥想想要找出可以增加這鐵炮炮管強度的良法。
  蕭星問道:“那能不能就和鍛造刀劍一樣,對整個炮管進行錘煉,令其強度增加呢?”
  “這怎麼可能?那刀劍體積不過一掌大小,我們自然能夠使用鐵錘對其進行鍛造。但是這可是一大坨生鐵啊。就憑我們手中的錘子,能敲得動嗎?”秦建稍稍感覺有些可笑,反詰道。
  “這麼小的錘子不行,那增大不就行了嘛?”蕭星繼續說道。
  “增大?你說的好聽。但是增大到什麼程度?要講這麼龐大的生鐵整個鍛造成熟鐵,那錘子至少也得和那石碑一樣大。這麼大的錘子,能有幾個人掄得動?”秦棟也是一般說道,話語中透著一些不耐煩。
  蕭星繼續說道:“人類掄不動,那就不讓人掄不就行了嗎?”
  “不讓人掄?那你打算怎麼將這麼大的錘子提起來?”陳慎行稍微皺眉,似乎想起了一些東西來。
  蕭星指了指不遠處正在運行的水碓,而那些水碓正在旁邊河流的推動下,一下又一下將那生鐵打造的錘子提起來,將一塊又一塊堅硬的礦石打的粉碎,並且由旁邊的工人將其中蘊含鐵元素的礦石篩選出來。
  她說道:“就像那些水碓、水排一樣,難道我們就不能夠用水將這種錘子抬起來嗎?”
  聽到這話,秦建、秦棟頓時呆住,陳慎行也似是被觸動了一樣,不由得思索了一下,旋即說道:“這種方法也不是不行。不過你要知道鍛造熟鐵和破碎礦石並非同一概念。若要製造出能夠鍛造這炮管的器械,可不是尋常木頭能夠支撐住,必須要以同樣的生鐵打造才行。否則的話,很容易損壞的。”
  他們雖非那種後世那種經過職業訓練的工程師,但是數十年積累的經驗也告訴他們,若是要製造出這樣的一個由水利驅動,並且可以鍛造鋼鐵的水力鍛錘,究竟需要消耗多麼龐大的精力。
  “沒關係。”
  蕭星宛然一笑,清澈目光令幾人稍微安定下來,說道:“我家主公說了。關於火炮的製造全憑幾位做主,而我隻需要在旁邊提供足夠的條件即可。至於這火炮?我想短時間內也是無法完全研製出來的。既然如此,還不如讓幾位在這全力做主,看看能否弄出什麼好的東西來。”
  對這些東西,她自以為並無半分經驗,自然是無法給於幾人一些指導。
  與其讓幾人受困於自己命令不得自由,還不如讓幾人在這天馬行空,試一試能否探索出什麼奇妙的東西來。
  “這是自然,畢竟若非真鳳娘娘庇佑,隻怕我們全都死了。”陳慎行沉聲回道,目光依舊怔怔的望著那火炮,雙眸之中透著癡迷。有的時候,對於他們這種鐵匠來說,讓一件常人難以實現的東西出現在自己的手中,這也是一種榮耀。
  “當然!”
  蕭鳳連連點頭,瞧著旁邊那些有些渴望的鐵匠,又道:“還有陳師傅。我想要完成足以鍛造火炮的鍛錘,隻怕並非你一個人能夠完成。既然如此,不如和別的鐵匠也一起商量一下?畢竟一人計短、二人計長,更有俗語有雲: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你既然能夠從我這完全屬於門外漢的人身上獲得靈感,那麼你們這些人一起商量,應該可以迸發出更大的力量吧。”
  

Snap Time:2018-10-22 22:09:50  ExecTime: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