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四章誰的過錯(18-09-07)      第一百七十三章失控的水軍(18-09-07)      第一百七十二章消失的龍椅(18-09-07)     

第五十一章氣勢凶,攻城進行時


  笠日,連日來的細雨終於消解。
  距離興元府幾之外,連營的營帳之中具是空無一人,全數聚集在草原之上,變成了一個漫長的陣列。
  於強烈太陽之下,這些精悍士卒具是挺直如鬆、毫無動搖,一個個眼神中都帶著嗜血光芒,顯然之前江離等人所看到的所謂匪兵流民、散兵遊勇,不過是他們刻意製造的假象,為的就是蒙混過去罷了。
  騎在白麟之上,斡烈兀術答望著早已經集結一起的眾位將士具是荷甲持兵,心中暗想:“就憑這些人能夠完成元帥任務?”先前他本以為攻破興元府不過輕而易舉,沒料到前些日想要一舉克敵,卻沒料到被那忠勇四將背後一擊壞了計劃,以至於功敗垂成。
  他雖自信仗著這些兵馬能夠攻破興元府,但是一想到可能的傷亡,卻不禁有些擔憂起來。
  “不管了,還是先行執行任務再說吧。”安奈住心頭心思,斡烈兀術答揚聲道:“諸位,爾等隨我征戰多年,具是我金朝驍勇之士。那蒙古韃子叛逆造反,闖我國境、毀我家園,乃不共戴天的死敵。今日更和這南蠻子聯合起來,欲要滅我朝食。既然如此,我等豈可坐以待斃?今日,爾等就隨我攻破興元府,奪取川蜀!”
  一時間,上千名士卒立刻將手中長矛、大刀高高舉起,具是大聲喝道。
  “攻破興元府,奪取川蜀!”
  “攻破興元府,奪取川蜀!”
  “攻破興元府,奪取川蜀!”
  連續三聲高喝,早將路過雲彩震碎,地上的一行人紛紛騎上戰馬,揮動著皮鞭就令胯下戰馬恢恢作響,四蹄攢動朝著遠處行去。更有士兵驅策著牛驢,將那早就運來的足有丈餘長的強弩拉起來,沉重的車轍於草地上留下來深深的痕跡,堅實的用來固定用的鋼鐵烏黑發亮,乃是真正的戰爭兵器。
  碧藍天空一望無際,茫茫然浩蕩無垠,渾然將這振奮人心的一幕,當作了尋常一幕。
  曆史上,這般事情發生的太多了!
  ……………………
  “咚……咚……咚咚咚咚!”
  沉悶的鼓聲好似炸雷,每一下都好似旱雷一樣,炸的人渾身通透、毛發豎起,紛紛望著那城牆望樓之上的士兵。
  “過來了,他們過來了!”
  一人跌跌撞撞自城門口跑進來,雖然因為太過緊張而摔倒在地,然而他還是不顧身上淤青掙紮著站起來,一路上也沒顧著別人橫衝直撞闖入府衙之內,對著正在案桌前讀著兵書的蕭逸說道。
  蕭逸丟下書,簌的一下站起來:“果然,他們真的開始了嗎?”
  先前就料到對方雨停之後會直接進攻,但他直到此刻才發現自己並不想以前想象那樣能夠安然自若,就算在這時候裝模作樣讀著《論語》,也依舊無法依著書中說的那樣,能夠做到泰山崩於前而不潰的冷靜。
  “蕭大人,既然對方來了,還請允許末將調集兵馬全力守城。否則若是被對方闖入城中,隻怕這滿城百姓可就要遭殃了。”江離當即說道。
  “即使如此,那我也去。”蕭逸旋即示意旁邊侍從將披掛取出,由著自己妻子幫忙穿上。他見到江離想要勸說,笑了笑道:“至此危機,我身為知州自然應當與城同在。若是這一點都做不到,如何能夠稱之為父母官?”示意江離等人在前,他也一並跟著來到了城牆之上。
  遠處,數十具床弩早就立起,三張強弓彼此對立插在弩身之上,彼此之間以堅固麻繩固定好,在弩身中央凹槽之內,則放著一枚足有兒臂粗細的弩箭,它長有三尺五寸,粗足足有五寸有餘,前頭仿似長錐形狀乃是精鐵打製,尾部以鐵葉為翎,旁邊立著十數位力士,具是膀大腰粗的漢子,乃是專門訓練出來操控著威力強大的三弓床弩的弓弩手。
  此刻,它們於明晃晃的陽光之下,正如虎視眈眈的猛獸一樣,瞪視著眼前富饒和平的城市。
  凝視著遠處城牆之上的重劍,斡烈兀術答卻覺得身上傷口隱隱作疼。
  那是前些日子受的傷,雖然此刻已經痊愈過來,不過若是在陰雨天時候還是會隱隱作疼。
  他想著當時場景,卻罕見的沒有絲毫怨氣,戰爭之上不論對錯隻論生死,這一點任何人都會明白過來,更何況此刻更重要的是為自己國家打開一個通道,於是將手中長槍揮下,吼道:“放箭!”
  一聲咆哮,旁邊漢子立刻將手中重錘揚起,轟得一聲砸在三弓床弩身後的精鐵扳機之上。
  “砰”的一聲,那弓弦立時鬆懈下來,卻將上麵搭載著的弩箭彈射出去,隨著尖銳刺耳的呼嘯聲,天空中數十枚弩箭飛射而來,勁道十足“咻”的一下整個插入城牆之中,尾部震顫不已,僅有尾部露出外麵。
  其威能,甚至能讓貼在城牆之上的士兵都感覺一陣搖晃,險些跌下來。
  距離興元府尚有一有餘,然而這三弓床弩仍有洞穿城牆威能,真讓人害怕若是插在人的身上,又會是如何場景?幸虧城中守將早有預料,下令士兵們全都躲在了城牆之後,倒是並無人員傷亡。
  然而江離見到這東西,卻臉色一暗,暗道:“是踏橛箭!”
  屢次戰鬥,他對戰爭早已經熟悉無比,自然知曉這些插在城牆之上的重箭並非是尋常用於殺傷對手的,而是用來進行攻城的一種武器。因為這些重箭深深插入城牆之中,隻留半截粗大的箭杆和尾羽露在牆外,正如那一排排向上延伸的樓梯一樣,完全可以讓攻城的士兵在己方的掩護下可攀著這些射插在牆上的巨大箭杆登上城牆,攻陷城池。
  故此,這三弓床弩所使用的重箭,又被稱之為“踏橛箭”!
  都上了這種厲害兵器,顯然那斡烈兀術答也是動了真格了,勢必要一鼓作氣徹底攻下興元府。果不其然,正如他所料想的那樣,遠處數百人當即紛湧而出,一個個具是二三十人組成一隊,具是身穿鐵甲、手持盾牌,口中好似野獸一樣不斷的咆哮著,朝著這邊奔來。
  戰爭,正式開啟!
  

Snap Time:2018-10-22 22:13:27  ExecTime: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