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戰狂潮》全文閱讀

作者:骷髏精靈  鬥戰狂潮最新章節  鬥戰狂潮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鬥戰狂潮最新章節第二百九十四章飛躍(18-08-18)      第二百九十三章煉製(18-08-18)      第二百九十二章戰神傳說(18-08-18)     

第一百九十七章天門


    王重仍舊還是住在老牛花店,隻是空閑的時間多了許多,鋤草送貨什麼的,那已經用不上老王了,當然也用不著老牛,現在每天搶著來幹這些事兒的,能從天寶街街頭排到街尾,尤其是狼妖簡直……跟狗妖差不多。

    而王重自己,則還是將更多的精力專注於繼續的修行,吞天法是自己現在主要依仗的基本,勤練不綴是必須的,王重也弄到了幾本所謂的神域修行功法,相互應證對比。

    坦白說,吞天法光是靠呼吸的方式來汲取天地靈氣,無論其過程、控製度、深度、底蘊等等方麵,和神域那些體係成熟的修行功法確實有著天壤之別。哪怕王重弄到這幾本隻是最大眾化的街邊貨色,在這些方麵也要比吞天法細膩不少。

    可吞天法卻有著兩個十分特殊的優勢,其一是吞天法修行時,簡單粗暴,對靈氣的汲取來者不拒。不像別的功法有一個側重,比如泰坦的修行方法就偏重於汲取雷屬性的靈氣,而吞天法卻是吐納天地,萬事萬物一切靈氣屬性都囊括其中,而實際上,這種方式在神域是行不通的,沒有這個“分化分解”過程,靈氣就留不住,但是王重的體質卻可以做到,顯然具有一定的偶然性。

    可吞天法還有第二個優勢,也是目前看來最大最牛的優點,那就是修行速度。

    自己每吞吐天地靈氣一次,看似隻有一次吞吐,可實際上卻是全身數以億萬計的神化細胞在同時進行重複的動作,其功效瞬間就能呈幾何倍增長!如此比較起來,吞天法真是不知道比王重找到那些普通功法了不知道多少倍,甚至連儲存量都是同時呈幾何級數的增長,否則自己豈能在短短兩個月內就打破4級文明的桎梏,達到十萬靈力值的量級?

    量變引起質變,這絕不是原本想象中難度太低的妙手偶得之物,而是一種必然,一種隻有王重這種擁有神化細胞的人才能創造的奇跡。

    神化細胞加五行體成就了吞天法,隻是這種功法卻不具備普及型,成就神化細胞在下界是可以的,放在神域,那難度一下子提供了幾何倍,這種逆天力量,在神域法則之下,肯定是很難形成的。

    隻可惜,即便是如此逆天的吞天法,其逆天程度卻也隻是體現在修行速度上,對凝丹似乎毫無幫助。王重開始慢慢體會到瑪格索所說的話,凝丹,真不是靠堆靈力值就可以的,上次瑪格索提到讓他從煉丹入道,去自行體悟。隻可惜,想要學煉丹的門坎,那可真不是一般的高。

    天寶街倒是有人會煉丹,比如海老板,可即便海老板,也隻是通曉一些基本的丹學和藥理,千辛萬苦能煉製一顆九品丹已經是足夠他興奮好幾天的那種。至於日常丹藥鋪子賣的那些‘日腹丹’、‘清血化龍丹’之類,隻是號稱是丹,實際上根本不入品。

    “丹,何為丹?吸神域之精華、通寰宇之變化,自成天體方為丹!”海老板這麼說著的時候,正在從一大堆‘泥巴’摳出一小塊,然後搓揉成圓,放在火上烘烤,等烤製成型,那就是王重他們以前常吃的日腹丹:“我們這種捏的,隻是藥而已……煉丹不是那麼容易的,卡坦克萊區真正懂煉丹的,恐怕也就隻有雲霧宗那幫人了,但你也別想得太美好,就算成為雲霧宗的弟子,你能學到的也不過就是我這樣的手藝,一些基本的丹理、藥理之類,真正的高深丹道,人家肯定是不會傳授給普通弟子的。再說了,那些高深的東西,沒有一定的基礎也根本學不了,講了你都聽不懂。”

    “像我,當年考丹師的時候,也是狗屎運好,五五開的幾率讓我成功凝了顆九品丹,那已經是手藝最巔峰的時候了,現在?我基本都是半個月才會真正開爐一次,兩個月開四次爐,能出一爐九品丹,能出兩爐沒有完全煉廢的丹渣,我就得去燒高香還願了。大部分丹藥鋪子的丹師其實都差不多就我這水準,真正有實力的那種八品以上的丹師,誰會沒事兒守著一個丹藥鋪子啊?”

    即便是煉製失敗的丹渣,隻要不是徹底炸爐,隻要不是煉成煤灰,即便最後沒有凝丹成了丹渣,那藥性也是要遠遠強過普通勾兌或者煎熬藥劑的。因此在普通高手眼中,即便丹渣也有不俗的價值。

    “當然,重爺你要是想學,在我這先了解一些基礎也是不錯的。”

    又是一條不通的路,不過學點基礎總是沒錯,有著在老牛花店幹活的基礎,跟著海老板認識一些丹理藥理倒也還算簡單。

    吞天法的修行,海老板那邊對丹理藥理的基礎入門,日子過得平淡卻無比充實,幾乎每一天都是對自身和神域環境一次新的了解。

    羅嬰果仍舊還是現在靈力補充的主食,但效果已經越來越差,一則是過多的服用導致身體產生了一定抗性,二來羅嬰果本身的品級不高,對弱者來說或許算得上是大補之物,可對一個靈力量已經達到十五萬以上的靈境強者來說,所能產生的刺激作用已經微乎其微了。

    剩下的那批羅嬰果,王重倒沒有賣掉的打算,狼妖巴斯等人每個月得到的那批所謂傭金,幾乎都要分給老王一半,對這幫人,王重倒是沒有客氣,打著自己的旗號討的生活,自己該拿就拿。

    現在的自己並不缺乏各種實驗的種子或是幼苗,錢財多一些少一些,暫時來說的影響並不是特別大,用不著純粹為了財富去冒上暴露碎片世界的危險。

    倒是仗著在海老板那學來的藥理常識,一邊種植羅嬰果的同時,一邊已經開始在嚐試其他靈藥的培育,經驗總結了不少,越是高等的靈藥,培育的速度就越慢,大概是需要更多靈氣補充的關係,而且還有一個上限。一些比較珍稀類的,即便放到碎片世界中,其成長速度也是慢的驚人,不具備種植價值。

    此外,外界的天地靈氣濃鬱程度,對自身的碎片世界也會產生影響。有幾次去TH43區域的天河節點附近,王重都能明顯感知到碎片世界中那些靈藥的成長速度大大提升了,特別是一些高等靈藥,效果差距更是巨大,可惜以自己的身份地位和財力實在是無法去那邊購置一處房產,否則王重都有點想要搬家了。

    不管是來自修行眼界、還是修行環境,天寶街的局限性都實在太大,隻要自己想往上走,天寶街終歸不是一個長久的安身之處。

    其間莎娜倒是代表雲霧宗來邀請過王重加入,可隻要稍微對神域的各大宗門有一定了解,王重就知道那並不是一個合適的選擇。

    不管什麼樣的宗門,固然是可以給加入者提供一些便利,但同時附加到你身上的束縛卻會更多,宗門不會無緣無故培養一個人,無論你有多麼優秀,未來有多大潛力,不能為宗門所用,沒人會培養你。

    因此哪怕隻是個外門弟子,進入各大宗門也都會有著各種各樣的自由限製,會簽訂一些近乎賣身般的契約,甚至是要你擺脫原本文明的身份。這當然是王重所不能接受的。

    修行就此似乎陷入了一個僵局,凝聚虛丹的方法遲遲無感,想通過煉丹來入門又苦無門道,想要借鑒其他各大文明的凝丹方法更無疑是天方夜譚,對虛丹的印象始終都還是停留在表麵的理解中。

    虛丹,高等文明天生就會留下輪廓和記憶,類似於遺傳基因,對他們來說這是件很容易的事兒,甚至根本都不需要去修行,可這對下等文明來說卻就難如登天了,至於成就金丹、鯉魚躍龍門,那就更加遙不可及,據說虛丹到金丹的跨越才是真正的萬難。

    有些雜亂的一兩個月積累下來,看似學到的東西不少,雜七雜八的都已經了解過,甚至有想過擺脫虛丹的方向,自行往前走,畢竟神化細胞在某些方麵倒是有著虛丹的作用,就是儲備靈力,每一個細胞都等同於一顆小虛丹,這也是自己未跨入虛丹境就能戰勝陰蛟的最大依仗,但這種曲線救國終歸是有其極限的,歸咎到一個關鍵上,那就是儲備靈力的量和品質,虛丹依然是必須的。

    繞了一個大圈,最後卻讓王重感覺自己又回到了原點,沒有虛丹,一切都是白搭。

    學習丹理藥理也好,在碎片世界中種植靈藥也好,乃至吞天法、服用靈藥,甚至是想要獨辟蹊徑去走神化細胞的路線這種錯誤等等,所做的這一切,到最後,不過都是為了凝聚虛丹而做的一種種嚐試或準備而已。

    曾經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完全不了解時,對虛丹的印象是十分直觀的,就是將魂海化為一顆虛無的丹狀物,簡單啊,提純自身的靈力濃度,就像讓魂海化靈海那樣,將液態轉化為虛無之態,凝聚成型,那就是虛丹。

    可隨著各種準備越來越多,了解得越多,王重卻有了一種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感覺。

    隻是靈力虛化嗎?隻是將靈海凝聚成一顆丹狀物嗎?顯然不是的,就像海老板所說的,唯有自成天體方為丹,你強行去捏的、用意識改造的,那無論如何都絕對達不到真正的萬法自然之境。何況,液態如何虛化?固化就差不多。

    猶如各種雲霧迷眼,越看越朦朧,王重覺得,問題或許還是出在自己的認知和眼界上,自己需要一個更直觀的認識。

    “看我的虛丹?”瑪格索已經有點暈乎乎了。

    今天過來王重這邊串門,王重居然親自下廚給他弄了一桌好吃的,還有罐裝的天河燒,以老王現在的身份地位,這簡直是讓瑪格索受寵若驚,半罐好酒下肚,早都已經嗨了起來:“嗨!多大的事兒?咱倆誰跟誰?我還信不過你?看!隨便看!想怎麼看就怎麼看!”

    讓別人潛入自己的虛丹中查看,這可比讓一個黃花大閨女脫光了朝你張開雙腿還要更難接受得多,那是絕對隱私的地方,而且也是一個虛丹強者自身最脆弱的地方,讓別人用意識潛入進去,那等於就是將自己的性命交給對方了。

    即便這其中有對王重的信任,丹瑪格索還是相當豪爽的,不止是因為酒精的關係。

    閉目凝神,意識潛入,瑪格索並沒有任何的反抗念頭,甚至在主動引導,一個全新的世界展現在老王眼中。

    魂海,神域生物必備,瑪格索的魂海並不是氣狀也不是液態,更不是固態,而是介乎於液態和固態之間,一種奇怪的流狀物質,形成一個晶瑩透明的球體在原本的靈海位置懸浮,飽滿渾實自成一體。

    那球體晶瑩剔透,有無比精純的靈力從球體中散發出來,銜接他的整個身體。

    這對王重是一個衝擊,按照他原本的理解,虛丹就是氣海凝液,液聚化型,凝結為一顆虛無的丹狀物,可實際上,虛丹中雖然有一個虛字,卻並非代表著就是虛無。

    那隻是一種概稱,虛丹是半液態半固態的一種流狀物質,相對於液態來說更黏稠,相對於固態來說又並不死板,處於虛虛實實之間,因此謂之為虛丹。

    而這種狀態的靈氣聚集,對靈力的儲存量、純度等等,相對於完全的液態來說是有著質變提升的。

    當然,這隻是最直觀的視覺反應,絕不僅僅隻是將液態的濃度提高,王重能清晰的感覺到那顆半固態半液態的虛丹所代表的那種整體性和自然性,仿佛天生地長毫無任何刻意的痕跡。看著那顆虛丹就像是在宇宙太空中看著一顆地球,這樣完整的天體,細究起形成的過程來,那境界實在是太難以想象了。

    這樣神妙的東西,真實的凝聚過程肯定蘊含了無比巨大的風險以及修行者對於大道的理解。

    但不管怎麼說,他總算是見識到了,眼前那無數的迷霧似乎被稍稍撥散了一點,雖然仍舊還是沒有凝丹的方法,可至少知道了一個直觀正確的結果,缺乏的隻是那個論證的過程了。

    任重而道遠,這樣的境界不是一時的急功近利所能追求的,還是繼續積累順其自然為好,或許當自己沒有那麼刻意時,反而在某一天就水到渠成了。

    繞了一大圈彎路終於又回歸到平靜心態的老王,卻也在此時等來了一個十分意外的消息。

    天門新一期的課程已經開始,而王重,將頂替陰蛟成為天門序列新一期的錄取生。

    進入天門序列?整個天寶街都轟動了,這個街區終於要出一個大人物了,如果說之前有些人還懷疑王重是野路子,那現在完全已經用不著懷疑,這地球人背後要說沒有後台,誰信?

    讓蠡陰宗眼消雲散也就罷了,竟然還可以獲取天門名額,這對下等文明種族來說簡直就是件不可思議的事兒。

    王重自己都有點蒙圈,這尼瑪是什麼鬼?自己根本就沒有去報過名,誰是自己的推薦人?他第一反應有想到是不是聖城那邊給自己遞交的申請,畢竟天寶街的事兒,自己已經通過信件告知聖城方麵了。可仔細想想,雖然聖城有著一個文明權限,但四級文明而已,隻是相當於在星盟掛個名,根本就沒有夠到天門的資格,真要有那種能力,這兩年地球人就不用那麼憋屈了。

    當然,不管背後的真相如何,王重對此還是相當期待的,如何選擇對他來說並不是問題。

    天門不同於普通的宗門勢力,那是一個各文明的精英薈萃之處,不屬於任何單獨的勢力,沒有那麼多的約束,同時也提供給進入者最好的修行條件以及交流環境,這種敞開的交流環境可比任何單獨的宗門要強過太多,對自己借鑒他人之長來摸索自己的凝丹方法,有著太多太多的好處,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兒,沒有拒絕的理由。

    連老牛最近看他的眼神都又有點不對勁兒了,時不時的旁敲側擊,一副想要刨根問底的心態,毫無疑問,即便能擊敗陰蛟,在大多數人看來也隻是一個不錯的普通強者,今天你幹掉了陰蛟你是老大,可明天要是冒出一個比你強的幹掉了你,那就是別人說了算了。

    背後的勢力?那終歸隻是一些猜測,沒有落到實處,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兒,王重確實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低等文明子弟,機械族的意外幫忙也有可能隻是一時興起,甚至有可能隻是看蠡陰宗不順眼,要是等到以後大家都了解了這一點,天寶街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可如果加入天門就不同了。

    但凡是從天門出來的,哪怕混得再差,也絕對是地界的一方豪強!無論是你去天門學到的東西,還是你在麵結交的人脈,都將讓你脫胎換骨,成為地界普通人再也不可企及的存在。可以說,隻要王重不出事兒,天寶街以後就算是穩了,周圍的勢力都會認為這就是王重的自留地,遇事兒總會給他幾分薄麵,怕的就是他在天門中說不定結交了某個超強的文明貴族,畢竟那可是整個地界最強大文明的匯聚地。相比起王重現在背後那模糊的靠山,天門本身就已經是一座最大的、實實在在的靠山了。

    這個消息來得很急,天門序列的新一期培訓還有兩天就要正式開始,這時才送來消息,顯然是一個臨時的決定。

    

Snap Time:2018-08-20 04:56:28  ExecTime: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