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戰狂潮》全文閱讀

作者:骷髏精靈  鬥戰狂潮最新章節  鬥戰狂潮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鬥戰狂潮最新章節第三百二十三章趁熱用(18-09-07)      第三百二十二章亡靈花(18-09-07)      第三百二十一章插手(18-09-05)     

第一百三十七章習慣性失蹤


  即便是這些聖級人物,他們的死法也和那些低階戰士乃至平民們一樣,輕易就被斬殺,仿佛生死就在敵人的一念之間,甚至都看不出有任何反抗的痕跡。
  連聖級強者都如此不堪一擊,這敵人簡直強大得無法想象……難道是至聖導師?
  王重心閃過一絲疑惑,但很就又打消掉了。
  聖師當然有做到這一點的能力,但是沒理由,且不管是在人類的記載中,亦或是自己在時間長河和聖師的相遇,王重都感覺聖師並不是那種喜歡大肆殺戮的人,除非是對他有威脅,說不上什麼仁慈不仁慈,就是一種態度、一種性格,如果真是聖師曾來這動手的話,應該不至於禍及城堡中的所有平民。
  除了聖師,他很就想到了進入這個碎片世界時所看到的那對焦黑的翅膀印記……難道是那東西?
  兩人最渴望的是能找到此間的主人,不管是遺骸還是其他什麼,哪怕隻是一點遺物也好,那肯定有助於兩人來理解這個世界,可諾大的城堡中除了骨骸還是骨骸,也根本無法從那堆積如山的骨骸中分辨出此間主人是否也在其中,倒是讓王重找到了一個貌似和那對焦黑翅膀印記有關的線索。
  那是在城堡中最高的那座主堡上,這整座本該高達數十米的主堡已經隻剩下一半,像是被人用什麼恐怖的招數從中間直接劈開,讓城堡的左半部分直接消失蒸發掉,而城堡右邊卻是完好無損,隻是隱隱能看到城堡的切割麵上有著一種焦黑的痕跡,殘存著恐怖的威壓和獨特的氣息,帶著一種強烈的侵蝕感,就和王重在進入這個碎片世界時,在虛幻中所感受到的那對焦黑翅膀的氣息一模一樣。
  可除此之外,終究還是一無所獲,兩人倒並未灰心,城堡沒有,那就擴大搜索的範圍,將這整片世界都先給搜索一遍。反正王重的空間水晶裝著足夠多的食物和淡水,此外,已經突破半步天魂的格萊感覺對這個世界的魂力汲取已經能勉強承受住了,這才是兩人打一個持久戰的最大基礎。
  兩人首先是返回一開始進入這個世界的那個湖泊邊,果然如之前猜想的那樣,並沒有在那感受到有任何通道或者節點的存在,隨即兩人一路向西,看到了這世界的盡頭,那是一片無形的屏障,分割了整個世界,屏障的另一端盡是一片白茫茫的霧氣,即便是隔著超強的世界屏障,也能讓王重和格萊感覺到那片白茫茫中蘊含著一種絕大的危險。
  沿著屏障的邊緣,兩人繞了一個大圈,感覺這個世界並不算太大,大概也就五十多公,邊緣的屏障堅實而敦厚,沒有任何的破裂通道可言,於是又再掉過頭來,將整個世界逐寸搜索了一遍。
  足足五天時間,渴望種的空間節點和裂縫通道沒有找到,倒是讓兩人在不斷的交流和探索中,推算出了一個更加讓人絕望的可能。
  沒有節點、沒有出口,空間完全封閉獨立,也感受不到任何可以作為維度秘境核心的存在……
  這壓根兒就不是什麼維度秘境,而是一個曾經有過強大主人的碎片世界!早在王重或是格萊進入時,其實對這一點就已經隱隱有所察覺了,隻是一直不敢肯定,隻因這片空間對於維度秘境來說算是比較小的,可對於碎片世界來說,那就簡直是無法想象的寬廣。
  無論王重還是格萊,對碎片世界終歸是有那麼一點點認知的。
  數十多公的碎片世界,那是什麼樣的概念?以前王重或許不太明白,但自從得知老張就是雷神聖導師、得知自己經常和老張去釣魚的那個湖泊就是老張的碎片世界後,他就明白了,以這位在聖導師中都以戰力著稱的超級強者為例,他所擁有的那個湖泊碎片世界,也隻不過兩公而已!
  可別覺得小,要知道,很多天魂大導師能有個靈氣豐富法則平衡碎片世界就已經相當牛叉,越大越好的碎片世界需要消耗無法想象的龐大能量來維持。
  弱小限製了自己的想象力,如此巨大且靈氣充沛地形全麵的碎片世界,秒殺老張了,那得是什麼樣的強者才能負擔得起這種恐怖的消耗?簡直就是無法想象!也難怪心中有著種種懷疑,兩人卻都是直到五天後才完全確定了這一點。
  一個無主的、已經瀕臨破滅的碎片世界,這可真是有點傻眼。
  畢竟還是對碎片世界的了解太少了,雖然以前從書看到過類似的描述,也知道隻要收複了碎片世界的意誌就可以徹底掌控這片世界,可問題是,碎片世界的意誌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東西?
  聖地的某些相關書籍上倒是常常出現世界意誌這一類名詞,可卻從來沒有看到過有人對之進行過詳細的闡述,或許是王重和格萊在聖地的知識權限還不夠,也有可能是因為這玩意太過玄奧,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兩人想起之前進入米索布達比世界時,雷神聖導師轟開的通道,事實上就是一種和世界意誌之間的對抗,可即便是當時身臨其境,那玩意也是無形無質,看不見摸不著,似乎隻存在於規則中。再說了,這片世界已經破碎成了這個樣子,法則完全混亂,所謂的世界意誌恐怕也都已經不複存在,要想找到並收複,談何容易。
  “感受不到碎片世界的意誌,大概是因為我們英魂層次的力量和神識太過薄弱,而這片世界的法則又無比混亂所致。”
  畢竟碎片世界是天魂大導師才能接觸的東西,天魂的本質就是天人合一,能親近自然,甚至能調用天地之力,這種層次上的差距,絕不是一個英魂可以仗著戰鬥力來跨越的。
  “先想辦法修行。”王重做了個決定:“如果我們能晉級天魂,增強對天地的感知,或許就能從這混亂的法則中去感受所謂的世界意誌了。就算仍舊不行,或者說這片世界的意誌已經消亡,那我們也可以嚐試強行在世界壁障上打開一個通道來。”
  天魂的強悍之處就在於可以借用天地之力,能借用多少,純粹看你的肉身能承受多大的能量流轉。
  這兩人,一個的肉身是神化細胞,一個則是神秘莫測的血祖血脈,均是潛力無限,再加上這片世界的法則雖然混亂、靈氣雖然狂暴,但你管它狂暴也好、混亂也罷,這有著無比充沛的靈氣卻是不爭的事實。而且既然整個碎片世界已經瀕臨破滅,那周圍的屏障也肯定處於薄弱狀態,不會像曾經那麼強大而堅固。因此如果能晉級天魂,大規模調集這的天地靈氣,那確實是有打破世界屏障的可能,至少也可以一試,總也算是一種思路和方法。
  當然,這是最不得已之下的辦法,這種碎片世界都是大能者直接在虛空中抓取煉化,因此除非是有穩定的通道出入,否則即便真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從內部打破屏障出去,結果也肯定是身處於一片無邊無際的虛空中,虛無對於天魂依然是一種值得敬畏的存在。
  現在說這些還為時過早,突破天魂四個字說起來簡單,可在這一關上卻已經卡死過了無數的天之驕子,終其一身也不能突破,王重和格萊就算天賦再強,可說突破就能突破?
  再說了,想要突破天魂,其一是力量的積累,兩人倒是並不缺乏這方麵,但更重要的是,往往還需要各種契機和感悟。
  這種感悟一般都來自於天地自然間,去感受天地自然的法則,格局小一點的悟五行,感悟金木水火土,格局大一點的悟法則,時空、秩序、毀滅、光明等等,從觀測到學習到理解,要講究一個循序漸進的感悟。
  可眼下這個碎片世界,法則混亂、瀕臨破滅,電閃雷鳴與朗朗晴天並存,大地重力時有時無、混亂無序,連這些最熟悉的基本自然法則在這都完全處於詭異狀態,你還感悟個鬼!
  幸好王重身上有幹貨。
  兩人在王重的建議下回到城堡,然後王重摸出了一柄米索布達比人的神劍遞給了格萊,這是在鳳凰遺跡一戰時,那個劍聖所留下的。自己已經有星雲神劍,這柄剛好可以送給格萊。
  “這就是契機。”王重說道:“米索布達比人的這些劍很特別,而且使用者都是天魂以上,我覺得應該有一些蛛絲馬跡。”
  王重曾在鳳凰遺跡中見過孕養神劍的劍坯空間,知道這些神劍並非出自凡俗之手,而且貌似很多章魚人劍聖就是通過悟劍來晉升聖級的,雖說和人類去感悟天地有所不同,但其實本質都一樣。當然,更重要的也是現在兩人沒得挑,這的天地法則太過混亂,隻有手中的神劍內部,擁有久穩定的法則,方有去感悟的可能。
  半步天魂與天魂其實就是差一層窗戶紙。
  “好。”格萊很爽,他對王重的信任超乎想象,而且論膽量,所有人中最大的肯定是格萊,無懼生死,無懼磨難,甚至無懼自我。
  有之前王重神化血液的灌輸,早已引起格萊血脈的異變,不但肉身已經無比圓滿,他甚至感覺自己現在已經隱隱能窺探到一點天道了,因此無論悟什麼對他來說都可以,隻是去尋找一點突破的契機而已。
  “這倒是不缺清靜,各自找個地方吧,也免相互幹擾。”
  這不同於普通修行,對法則的感悟是最忌諱旁人言語的,因為同一個法則,每個人的理解都不相同,一旦去聽取別人的意見,反而容易走岔路,就連比你高出一個大境界的師長輩,一般都隻能給你指出一個方向,讓你自己去體會,而不是詳細的去告訴你法則是什麼什麼。
  王重將帶來的食物分配了一下,也幸好聽了封的安排,在過來之前算得上是準備充足,堆滿一整個空間水晶的食物和淡水,即便不刻意節省,也足夠兩人支撐一年之久,而如果節省一點的話,撐個兩年也沒問題。
  “好運!”
  分開前,兩人也是互道珍重,一兩年的時間說短不短,可說長也絕對不長,必須要在這之前突破天魂!
  …………………………
  王重又失蹤了。
  流浪旅團這位團長,給人的感覺總是和其他那些知名旅團的旅團長不太一樣,就光說失蹤這事兒,算起來,之前黑岩礦山一次、影月堡第二次,現在已經是第三次了。
  身為一個旅團的團長,哪有這樣三天兩頭玩兒失蹤的?這要擱兩三個月前,旅團部肯定有是一大堆閑言碎語,可這次卻不一樣啊……
  “聽說了嗎?王重團長又失蹤了!”旅團部有人神叨叨的在傳播小道消息:“聽說是跑到前線去了!”
  “稀奇嗎?意外嗎?算新聞嗎?”聽到的人大多都是白他一眼:“這種事兒,我覺得該擔心的應該是章魚人吧!”
  “就是,這位王團長每次一失蹤,章魚人都要倒血黴的!”
  “我估摸著章魚人上輩跟老王就有仇……”
  才幾句話的功夫,話題就被帶偏了:“話說,最近流浪好像很猛啊,聽說新來了一個叫墨問的聯邦新人,前幾天跟流浪旅團的任務時候,和一個劍聖交了手還全身而退了。”
  “扯吧,哪來這麼多牛逼新人……等等,姓墨,不會是那個號稱三大古家族的墨家吧?出預言者那個?”
  “可不就是麼!有實力還有背景,”那人說得唾沫橫飛、眉飛色舞,流浪旅團現在在旅團部已經開始有一幫擁躉了:“再加上之前就已經很猛的木子大神,還有懷德和一幫維度人精英,任務完成度那叫一個高,旅團福利好得出奇,搞得我都想退了我那個小旅團過去報名了……”
  “拉倒吧你,還當現在的流浪旅團是以前那個?人家搞了一套收人的製度,挑人嚴著呢,早就錯過入團的黃金時間嘍。”
  “別那麼眼紅,一個剛興起的旅團,沒什麼資源積累,也沒有一個成熟的聖地勢力支持,就算一夜暴富,福利又能好到哪去?”也有人不屑:“就算有點閑錢,肯定也是投入旅團發展吧。”
  這話說得還真沒錯,旅團的發展終歸才是這種新興旅團首要考慮的目標,但說實話,流浪旅團現在根本就不差錢。
  

Snap Time:2018-10-23 20:43:35  ExecTime:0.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