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遇無限》全文閱讀

作者:龍鱗道V  奇遇無限最新章節  奇遇無限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奇遇無限最新章節第三百六十一章:還不夠啊!(18-02-24)      第三百六十章:恐怖如斯(18-02-24)      第三百五十九章:共振頻率(18-02-23)     

第三百四十一章:雷震的算盤


    第二天,一個消息如瘟疫一般傳遍了整個三清原。

    萬劍閣那位素有瘋子之名的雷震真君竟然約戰了一個結丹期的小修士。

    真君約戰結丹?整個北神州都是頭一回。

    這雷震真君還真不愧有瘋子之名...

    在禦海老祖所在對過,那座結構幾乎一模一樣的城池最高處,有一個巨大的圓形石台,石台邊,一個渾身黑衣的老人正束手而立。

    “雷震,你堂堂一個真君,竟然約戰那麼一個小修士,可有顧及到我萬劍閣的臉麵?”

    老人抬首遠眺,雙目似有萬千劍氣浮動,極遠處,一朵棉花似的白雲忽然間抖動了起來,好似被無形的力量攪動了一下,那間支離破碎。

    “老祖,晚輩愚蒙,卡在五劫巔峰已近千年,遲遲不得突破,時間已經不多了...”

    “你天賦異稟,五劫時又悟的從未有過的隕滅法則,原本就無人可教你,但這算什麼理由?難道和區區一個結丹期的修士一戰,便能突破嘛?”

    “老祖,如若我能將其擊殺,那一切休提,我自會因此事而謝罪天下,絕不會因此牽連宗門之名。但如若連我都奈何不了他,那他便定然是那地方出來的弟子...我已和他打了賭,如若我輸了,任他差遣...到時為奴也好,為仆也好,心甘情願。”

    “你是想通過他進入那地方?以求突破的契機?你要知道,數萬年前海王之戰後,那地方的傳人便從未出現過了,傳言是真是假都未必可知!”老人一皺眉,沉聲問道。

    雷震麵露癡狂之色:“正是!那地方雖然隻是個傳說,但是每次山海大劫均會有傳人出現,怎會有假?老祖,如若晚輩成功,日後定然也不會忘記您的教導之恩...”

    老者沉默不語,傳說之中,那地方才是整個山海界最頂尖的勢力所在,如今山海界的那些至尊,不少都受過那的點撥之恩,隻要能搭上一點關係,自己真帝有望。

    雷震又道:“這次如若他真的來自那,說明這次的蠻亂恐怕會出什麼岔子。老祖也要早作打算才好。”

    “這次的蠻亂確實不同尋常,你大哥和另兩位真君已經前去探查過了,聚集的蠻族數量遠超以往,甚至要超過萬年前的那次...宗門已經向中神州求援,算算日子,這幾日傳送陣便能用了,到時會有大能前來助陣。”

    雷震鬆了口氣:“那便再好不過,雖然那傳送陣年久失修,已經無法容納至尊通行,但是來上幾位真帝也就夠了...”

    “你真的拿定主意了?”

    “正是,我已叫人傳出了風聲,將我們的賭注傳遍了三清原。”

    “那便隨你吧!不過如若你搞錯了,後果自己承擔!萬劍閣可丟不起這臉麵!”

    “晚輩遵命!”

    ......

    當天,兩人對戰的消息越傳越懸乎,甚至有人傳言,這位結丹期的小修士竟然一人斬殺了兩位磨劍萬年的九劫真人,這才有了雷震真君約戰之事。

    而且那瘋子還說了,一招定勝負,如若他無法斬殺這小修士,便任其差遣,為奴為仆也心甘情願。

    隻出一招,這條件聽著似乎有些不公,但結丹之後才是元嬰,元嬰之後曆經九轉,九轉之後度過四次仙劫才是真君,兩人之間的差距豈是能用言語來衡量的?簡直有如天地之別啊,別說一招了,隻怕雷震一個眼神便能滅殺對手了。

    山海界修士億萬,自古以來天才輩出,但再天才,又有誰聽說過能越這麼多級別而戰的?那簡直不是神話,而是神經了。

    再過一天,已是約定之日,還未到午時,三清原兩處甕城中央,雷震一人懸立空中,而那位傳說中的小修士則還未見身影。

    兩旁的甕城和城池上,已然擠滿了密密麻麻的人頭,此處乃是整條齊天山脈防禦的中心,聚集的修士以百萬計數,除了身懷軍令正在戍守的之外,幾乎都跑了出來。

    這種千古奇事,又發生在自己眼皮底下,不看看豈不可惜?

    俗話說,人一過萬無邊無際,百萬人是什麼概念?黑壓壓的一片,將兩座巨大城池靠近山口的一麵全部占滿,一時間人聲鼎沸,嗡嗡嗡的喧鬧之聲將整片山口都籠罩了起來。

    “那位便是磨劍的雷震真君了吧?據說有個瘋子的外號,可看上去正常的很啊?”

    “你可以去試試,喊他一聲瘋子,你看他瘋不瘋...”

    說話的一縮腦袋,開什麼玩笑,自己不過是一個九轉修士而已,在自家宗門還算得上是高手一枚,遇到真君,人家一個噴嚏就能把自己打死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那結丹期的小家夥才真的是個瘋子吧?竟然還答應了真君的挑戰,是活膩味了嘛?

    禦海所在的院子,項楊起身朝著禦海和玄湖拱了拱手:“兩位前輩,我這便就去了...”

    禦海端起麵前的茶碗笑道:“我先預祝你得勝而歸吧,雷震那小瘋子倒也好玩,自己透出了風聲,說是隻用一招,如若奈何你不得便歸於你門下做你的奴仆,這主意打的不錯啊...”

    玄湖至今也不知這兩位究竟哪來的底氣,不過事已至此,自然也不會刻意泄氣,也一同端起了茶碗一飲而盡:“項供奉,小心些!”

    項楊哈哈笑著轉身踏上了涼亭外的荷葉,浮空而去,禦海撚著頜下的胡須搖首微笑,也沒去看熱鬧的意思,反是玄湖有些按耐不住,神色古怪的看著他。

    “你要去就去吧,不過多半也沒什麼好看的,那雷震那小子打的如意算盤,嘿嘿,就是不知人家肯不肯接...”

    萬眾矚目之中,一點黑影自城池高處掠起,輕巧的折了個身,朝著兩座甕城中央而去。

    “雷震真君,請恕在下來遲了!那日真君說隻要我接你一招便好,不過這樣的話,晚輩占的便宜太大,要不這樣可好?三招為止?如若我接不住,身死道消也不怨你,如若接住了,往事一筆勾銷!可好?”

    眾皆嘩然,這小子果然是不想活了...

    

Snap Time:2018-02-24 21:47:28  ExecTime: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