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跡在諸天》全文閱讀

作者:巴下客  浪跡在諸天最新章節  浪跡在諸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浪跡在諸天最新章節第七百七十六章永賜福(18-04-26)      第七百七十五章自討苦吃(18-04-26)      第七百七十四章蛻變(18-04-26)     

第七百四十八章收服


    有了這個船帆單元,日後方青山的混元靈液可就源源不斷了。

    而且還少了一步,那便是不用以煉丹手段淬煉。更加的自然。

    不過,讓他們自然交匯,碰撞,花費的時間便長了。

    好在方青山並不急著用,而且打的便是細水長流的主意,所以也並不在意。

    得到子母河,落胎泉,開辟了一方新的船帆單元,得到一件頂級的天材地寶,方青山高興了一陣之後,便收斂了心神,準備馬不停蹄的前去將蠍子精收服。

    畢竟,自己的時間不多了,觀音已經東去,唐僧取經馬上便要開始了。

    蠍子精的洞府毒敵山琵琶洞也在女兒國附近,離解陽山並不遙遠,方青山很便找到了地方。

    來到洞府前,但見得青石光明,卻似個屏風模樣。石屏後有兩扇石門,門上有六個大字,乃是:毒敵山琵琶洞。

    “有客來訪,道友還請一見。”

    方青山微微張嘴,聲音不大,卻是直接傳入了洞府之中,清晰的映入蠍子精的耳畔,好似有人在耳旁私語。

    琵琶洞中!

    蠍子精正在盤膝打坐,搬運周天。

    她雖然神通了得,倒馬毒樁連如來都可以傷得,觀音都不敢近身。

    但是和紅孩兒,黃風怪不同的是,她從來沒有放鬆過對自己的要求。

    倒馬毒樁雖然犀利,但是也隻是神通,隻是手段,隻能當做底牌,而不能成為根本。

    致力於大道的蠍子精還是分得很清的,修為才是一切的根本。

    所以,她從來沒有放鬆過打坐修煉,這樣雖然效果並不明顯,但是日積月累之下也殊為可觀,而且機緣終究是少數,水磨的功夫才是常態。

    這也是她就算是不用神通,也可以力敵孫猴子和豬八戒兩人聯手。

    而不是如同紅孩兒等人,神通一破,便是待宰的羔羊。

    功夫在平常。

    來到毒敵山琵琶洞這麼多年了,居然還是第一次有人找上門來。

    蠍子精很是好奇,身子一晃便來到了洞府門口。

    但見得錦繡嬌容,金珠美貌,美若西施還嫋娜,軟玉溫香,肌香膚膩,春蔥十指纖纖。好一個豔麗女子。

    方青山也算是見多識廣了,見過的美女不在少數,但是蠍子精依然有一份獨屬於自己的光輝,區別於其他美女,讓方青山感歎。

    “道友何人?為何來我琵琶洞?”

    蠍子精同樣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這個找上門的道人,見其沒有敵意,又是風光薺月,翩翩美男子的形象,最重要的是,他從方青山的體內感應到了一股威脅,雙眸波光一轉,開門見山的問道。

    “在下方青山,特為道友的性命而來。”

    方青山還是老一套,不是先打一架,便是先恐嚇一番,雖然說的是實話。

    方青山要是不來,按照原來的軌跡,蠍子精最後也難逃一死。

    這一點,其實從他紮傷如來的時候便已經注定了。

    如來是何許人也?

    佛門之主,天下聖人之下第一人。

    當著眾人的麵,被人打了臉,這因果之大可想而知。

    蠍子精之所以還能安安穩穩的活了這麼長時間,便是因為西遊之事,否則,你以為如來真的疼得連蠍子精都拿不下了嗎?這也太小看這集三教大成的聖人之下第一人了。

    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

    可是有的時候,說真話,還真的不那麼討好。

    但見得,聽了方青山的話,本來還覺得這個小哥哥不錯的蠍子精頓時麵色一寒,隨即又恢複了正常,隻是瞳孔之中閃過一絲殺機,言笑晏晏的問道,

    “難道是小哥哥要替天行道,斬妖除魔嗎?”

    “如果是我要取你性命,你以為我還會和你在這閑聊嗎?”

    方青山搖了搖頭,反問道。

    “哦?那就更加奇怪了,既然不是小哥哥要取我性命,那還有何人?”

    蠍子精臉色緩了緩,有些慵懶的問道。

    “道友可是貴人多忘事啊!”

    果然是隻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蠍子精懈怠了,見到這一幕方青山不由得暗自歎息一聲。

    “你難道不知道自己身上還背著一個大因果嗎?雖然平時無礙,但是並不意味著就過去了,一旦爆發,那可就是生死大劫啊!”

    聽到這話,蠍子精麵色頓時一變,翻臉比翻書還,眼中寒光一閃,喝問道,

    “你是誰?怎麼知道這些?”

    在女兒國安安穩穩的修煉這麼多年,不知道是天機蒙蔽,還是下意思的回避,蠍子精都忘了曾經紮傷如來,亡命天涯的事情了。

    此刻,聽到方青山的提醒,卻是猝然驚醒,感到冥冥之中殺劫將臨。

    “難道佛門的人真的敢闖入女兒國行凶?”

    當初,蠍子精之所以從靈山一路逃到女兒國,是她早就算計好的。

    因為對於女兒國的秘密,在一定境界之後,已經是不是秘密的秘密了。

    她知道,西賀牛州,也就女兒國等少數幾個地方,可以安身,擺脫佛門的追殺。

    果然,她到了女兒國後,金剛的追殺便戛然而止。

    最開始的時候,她還有些擔心,時刻小心。

    時間一長,見佛門沒有動靜,她還以為此事便已經揭過,卻沒有想到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在下人教方青山,至於為什麼知道這些,道友做下如此驚天動地的事情,難道還以為沒有人知道嗎?”

    方青山笑道。

    “人教?”

    蠍子精有些驚詫的看了看方青山,沉默了一會兒問道,

    “你我非親非故,為何要救我?”

    他倒是沒有懷疑方青山話中的真假。

    因為沒有必要。

    隻是一點: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蠍子精雖然對自己的殺劫有所感應了,但是對於方青山卻也不是那麼信任。

    “自然是因為救道友對我有好處。”

    方青山也不隱瞞,因為同樣沒有必要,反而徒增煩惱,於是便一五一十的將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

    “原來如此!”

    聽了方青山的一番講解,蠍子精卻是恍然大悟。

    同時更加相信了方青山的說辭。

    也隻有足夠的利益才能促成這一切。

    她本來還以為是佛門繼續派遣高手追殺自己。

    卻不想殺機居然來自於西遊小隊。

    

Snap Time:2018-04-26 21:36:22  ExecTime:0.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