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挽長歌》全文閱讀

作者:伊人濃妝  月挽長歌最新章節  月挽長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月挽長歌最新章節《月挽闌珊·畫君顏》(15-11-10)      《·舊詞賦》(15-11-10)      《·訣別曲》(15-11-10)     

第九十七章無謂感情


  玉顏自始至終都沒有來看過風流一眼。
  有些事情,不是一句“我信你”就能代替的。這三個字,玉顏對風流說過太多次,可他並沒有做到,這三個字,風流也對玉顏說過太多次,可是,他不知自己是否真的做到。風流與那位畫師莫衷,分明才是初見,可因為玉丞相的一句話,玉顏沒有相信風流,玉顏即使多情,但對風流卻是真心,盡管對楚君瀾有著說不出的情緒,但他真心喜歡著的,也隻有風流一人,可是風流也沒有相信。
  玉顏並不是沒有分寸的人,怎可能親手傷了風流?可是,紀梓笙在玉顏身後推他的那一掌,沒有任何人看見。事實如何,隻有玉顏知道,但他早就解釋不清了。聽見玉丞相的那句話,紀梓笙怎可能不生氣?他是莫衷的哥哥,是這麼多年來莫衷唯一的親人,沒有親手傷害風流,對紀梓笙來說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吧。
  可是,真相總是會被扭曲的。他們都那麼眼見為實。
  玉顏沒有被信任,風流也沒有被信任。他們彼此擁抱,卻又彼此懷疑,他們彼此依賴,卻又彼此疏遠。沉默便是感情之中最烈的導火索,不解釋,便是默認,不解釋,便是無言以對。
  “顏真的那麼做了?!”聽聞此事,沈祤岑二話不說便匆忙趕來清心閣。
  易晨曦搖搖頭,道:“別問風流了,想知道,就去問那玉顏吧。”
  沈祤岑走去床邊,伸手碰了碰風流微微顫抖的眼睫,輕聲道:“會,我當然要去問問他。”沈祤岑似乎還是不敢相信,曾經整日都要在一起的兩個人,如今會走到這般田地。
  即使感情不再,即使眷戀不再,可為何……會刀劍相向?為何,會有人受傷……
  “先睡會兒吧,師兄們很過來了。”易晨曦將風流腰間的薄毯向上提了提,眼神卻是無比堅定,仿佛在心默默決定了什麼事情,必須要做,不可違抗。
  風流驟然抬起眼,眸中的堅定竟比易晨曦更甚,他輕聲道:“我告訴他。”
  “什麼?”一旁的沈祤岑有些不解。
  風流並不回答,隻徑自道:“既然他喜歡,那我告訴他。”
  易晨曦點點頭:“好,風流想告訴他,那告訴他便是。”
  沈祤岑微微頷首,對易晨曦道:“可以知道嗎?”
  “可以,但是不必。”易晨曦的回答不容置疑。
  “為何?”沈祤岑更是不解。
  易晨曦望了望風流,如是道:“風流的幾個師兄著實忙不開,晚了些來是可以理解的。”
  “嗯。”沈祤岑點頭應下。
  “而風流的朋友……你第一個到。”
  沈祤岑不禁彎起唇角。他也不知他會是第一個來,畢竟,這件事在這人多口雜的宮廷中遍布,誰都聽聞了“玉丞相家的公子差些殺了皇上的師弟”的消息。
  但笑意隻在沈祤岑唇角停留片刻。
  “姒祁……她許是不會懷疑顏,她與顏相識得久些,早在赤逸府時,他們二人的關係變比旁人更甚,就好似,若有人說秦霖做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我也不會信一樣。”沈祤岑不禁輕聲歎息:“可顏……他怎的這麼……”
  “祤岑。”風流有些吃力地睜看眼,素來不怕痛的他,竟有些想要哭泣:“你與他說,日後……”
  “停下!”不等風流說完,沈祤岑便打斷他,蹙眉道:“風流,等你身上的傷好了,就與易大俠回臨安去,這樣腐敗的深宮,不適合你。”
  “那麼祤岑,這樣腐敗的深宮,又適合你嗎?”
  似是沒有想到風流會這樣問,沈祤岑一時竟不知說什麼話來反駁,默了半晌,才柔聲道:“不適合我,但我也沒有辦法,我隻能在主上身邊。可是風流,你不必再眷戀了,真的。”
  沈祤岑並不是與風流關係最好,但作為一個中間人,他會站在風流這邊。
  因為,那道永遠都抹不去的傷痕,沒有在玉顏身上。
  並不是沈祤岑勢利,並不是風流在博取同情,隻是,換做任何人,此時此刻都不會站在玉顏那邊,哪怕是與玉顏相識久些的鄢姒祁。
  “我會帶他走的。”回答沈祤岑的,卻是一旁的易晨曦:“但是,會在玉顏明白一些事情之後。”
  “什麼事情?”
  “他喜歡楚君瀾,是錯誤的。”
  “顏喜歡楚君瀾?怎會?”
  “怎麼不會?”越是提起這幾個字眼,易晨曦便越發的氣憤:“莫非,你想說那玉顏還喜歡風流麼?喜歡到想要親手置他於死地麼?!”
  

Snap Time:2019-01-17 14:25:13  ExecTime: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