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挽長歌》全文閱讀

作者:伊人濃妝  月挽長歌最新章節  月挽長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月挽長歌最新章節《月挽闌珊·畫君顏》(15-11-10)      《·舊詞賦》(15-11-10)      《·訣別曲》(15-11-10)     

第九十一章絕不容許


  “你真的要去?”易晨曦望了望一旁的風流,風流卻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可風流越是如此,易晨曦便越是擔心。風流並不是年少時期,可越是如此,易晨曦便越發的想要驅除風流身旁的所有危險,所有不安。
  風流微笑著點頭:“自然要,皇兄可是好長時間沒有吩咐我去做什麼大事兒呢。哥你放心吧,相信風流便是。”
  易晨曦隻好作罷,再三囑咐風流要小心行事之後,便也不再強求。半晌,想起什麼似的,又道:“風流,靖涵王王府中的事,你可真真全然調查清楚了?”
  “嗯,很清楚。”風流莞爾,知道易晨曦是關心自己,便如是道:“若不說靖涵王手中的兵權,靖涵王王府中的人並不多。重要一些的,便是靖涵王昔日的好友,名為紀梓笙,還有一位,據說是教姒祁跳舞的那位姑娘,名為律蒼雪,再來,便是現下我要去救的,畫師莫衷。”
  “哦……”易晨曦不禁微微蹙眉:“是……紀梓笙是靖涵王的故友阿……”
  “哥認識他?”
  “不認識。”易晨曦並未說謊:“聽璃錦與璃佐說過罷了……”
  “這樣……”
  “不過……”易晨曦頓了頓:“他不該出現在靖涵王王府才是……許是璃錦與璃佐不過一筆帶過,並未與我多做介紹,故此,我也不知他是靖涵王王府中人。我隻知……他曾是一位皇子,是璃錦與璃佐的皇弟,是璃錦,璃佐,璃楓三人同父異母的親弟弟。”
  風流不由錯愕,他知道靖涵王王府中有哪些人,而哪些人是做什麼的,相貌如何,能力如何,他通通不知:“是一位皇子?那為何不曾有人說起過?為何,二皇兄未封他為親王?”
  “並不是所有的皇子都能被封為親王,何況,紀梓笙並不向往宮廷。他留在宮中,多是因為靖涵王,或是璃佐才對。”易晨曦淡淡道:“風流不必追究這些往事了,完成你的任務之後就不要再管其他,保護自己,可明白?”
  風流還是笑:“風流知道了,哥都說了這麼多次了,若換做從前阿,哥指不定早就……”話到這,風流卻驟然止住,易晨曦也是麵露尷尬之色,兩人皆是沉默。
  半晌才聽易晨曦道:“好了,天色不早了,早些休息。我去禦書房找你二師兄,他早先便讓我過去了,可我放心不下你,現下可不能再讓他等了。”
  “好,風流會保護好自己的,哥盡管放心。”風流微微一笑,手中不禁握緊了腕上的念珠。那是他二十歲生辰時,易晨曦送於他的生辰禮物。風流每次心慌時,便會不由自主握緊那念珠,仿佛這樣,就握緊了易晨曦溫熱的掌心一般。
  “錯全都在玉丞相,背地做些見不得天日的勾當的,也是玉丞相。”見到璃錦時,易晨曦沒由來的就冷聲道:“那為何,你們也要背地去救人?”
  “大師兄。”回答易晨曦的人,卻是璃佐。那雙笑起來便會彎成月牙的眼睛此時並未包含太多情緒,總之,沒有笑意:“不是我們想這麼做的……我們偶然發現,靖涵王梁淵著實回了長安,目的極其可能是去領命進宮,而回長安的,卻隻有梁淵一人,也就是說,梓笙,他還在宮中。”
  “所以呢?”易晨曦不解。
  埋頭批閱奏折的璃錦緩緩抬頭:“梓笙,是莫衷的哥哥。他不會容許任何人傷害莫衷的,不出幾日,若梁淵再不回宮來,梓笙定會沉不住氣,徑自前往玉府。”
  易晨曦遲疑了一會兒,道:“所以,要風流去將那位畫師救出,好讓紀梓笙放心,免去一場不必要的糾葛?”
  璃錦點頭:“是這樣。”
  “為什麼是風流?”易晨曦並未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璃錦輕吐一口氣:“大師兄,這宮中,見過風流的人真真是少,讓風流去的話,即使是失敗了,也不會招惹是非。”
  易晨曦微微蹙眉,卻不再說話。他與璃錦談話時,素來都是心平氣和,璃錦也是恭恭敬敬,而今日,易晨曦卻不知為何,始終不能平靜。並不是埋怨璃錦的決定,而是他感覺到隱隱的不安了。易晨曦的直覺素來準得可怕,他總覺得,有事要發生,並且很嚴重。
  “大師兄,我知道你擔心風流,我們又何嚐不是如此?可是現下,隻能以大局為重。”
  “我明白了。”
  不等璃錦回答,易晨曦便徑自轉身。
  他不容許風流再受傷。
  絕不容許。

Snap Time:2019-01-17 14:31:37  ExecTime:0.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