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北遊》全文閱讀

作者:洛水  知北遊最新章節  知北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知北遊最新章節第五章自在天(13-11-08)      第四章超越知微(下)(13-11-06)      第四章超越知微(上)(13-11-03)     

第五章自在天


    “林飛,林飛!”上空的鋼鐵鯤鵬倏然打開,大虎等人探出腦袋,急切地對我招手歡呼。

    我心頭湧起一絲暖意,閃身邁入鯤鵬。

    “林飛!”眾人激動地湧上來,七嘴八舌地問候一通。海姬和鳩丹媚死命地抱住我,又哭又笑。無顏捶了我一拳,懶洋洋地道:“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我就知道你死不了。”

    阿凡提道:“北境破滅,這是唯一可能逃離的地方。所有人都在等待楚度破開天壑,找到自在天,連那些桀驁野蠻的天精也是如此。”

    看到他和龍眼雀等妖怪尷尬的神色,我一笑置之。誰才是魔主,對我已經不重要了。

    好一會兒,眾人才陸續散去,隻剩下海姬和鳩丹媚陪著我。

    “北境破滅,你們會和我一起走吧?”我已突破知微,隨時可以離開此方天地。

    “沒良心的小賊,難道你還想甩掉我們嗎?”鳩丹媚摟住我的臂膀,豐乳誘惑般地擠壓摩擦。

    海姬擰了擰我的手臂,嬌嗔道:“檸真不想再見你了,你去勸一勸吧。你這個小色狼,到底對她做了什麼啊?”

    我歎了口氣,走到甘檸真的房門前。艙門緊閉,她盤膝端坐在雪蓮中,神思恍惚不定。

    “檸真。”我輕輕敲擊著艙門,過了很久,門也沒有開。

    門門外,仿佛相隔著兩個世界。

    “轟隆隆!”整艘鯤鵬猛然搖晃了一下,遠方的天地轟然破滅,清虛天、魔天、羅生天紛紛化作齏粉,色欲天、靈寶天、黃泉天接連崩潰,被虛無的黑洞吞噬,北境隻剩下孤島般的吉祥天。

    “檸真,我知道,你無法原諒我。但我還是奢望,但願有那麼一天。你能回到我的身邊,聽完尾生最後的故事。”我低聲說道,鬆開手掌,那一角雪白的道袍悠悠飄下,遺落在門外。

    “無論你回不回來,我都會一直等下去。”我轉身而去,安撫驚慌的眾人。示意他們放寬心。經過一間艙房時,我望見南宮平躺在榻上,微閉著眼打盹,懷抱著一隻青玉壺。

    青玉壺中,飄散出淡淡的酒香。

    我心頭一震,收住腳步。一連串的畫麵浮現眼前:當年。南宮平釀出了北境的第一壺酒,為了雕刻出魅最美的*潢色小說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舞蹈,他將酒留給了魅,喝醉的魅最後被北境抹殺

    “月魂。”我苦笑一聲。說到底,南宮平是被利用了,我也不可能殺掉自己的另一個師傅來為魅報仇。

    月魂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我知道,月魂也不清楚該說什麼。該做什麼。但總有一天,它會做出屬於自己的選擇。

    那或許是月魂進化的一天。

    鋼鐵鯤鵬開始顛簸不定,天地爆炸的氣浪一路卷向吉祥天,整個吉祥天的大陸邊緣開始扭曲。無需多久,空滅就將波及此處。

    我心念一動,出現在狂暴天壑中,四周紛亂的隕石光火頓時一滯,懸浮不動。

    楚度即將揮出的一拳也停滯半空。

    蓄滿的妖力凝於拳鋒。震顫鳴響,勁氣向外溢散。這一拳渾融無間的氣勢已被我打斷,再也無法順利擊出。

    弦線延伸交織,將整個天壑纏繞在無形的蛛網中。網中的一切,無論是生靈還是天壑,都是弦線的獵物。

    我緩步向楚度走去,每踏一步。他的拳頭就無法控製地往回縮一寸,勁力消散一分。當我走到楚度跟前的一刻,他的拳頭恰好退回腰側,力道煙消雲散。被弦線吞噬得幹幹淨淨。

    我將楚度石破天驚的一拳,硬生生地逼了回去。

    楚度緩緩轉過頭,望著我,神色波瀾不驚。阿蘿上前數步,擋在我跟前。楚度微微蹙眉,想要拉住阿蘿,但弦線一根根搭住他,不斷振動,化去他生出的每一點妖力,連伸手這樣簡單的動作都難以完成。

    這是道境上的絕對壓製。隻要楚度不能打破天壑,圓滿逆天,在我麵前就沒有還手之力。

    我看也不看楚度,對著近在咫尺的阿蘿,忽然單膝跪下。

    阿蘿不知所措地看著我。

    “生命的長河是多麼迂回,希望又是多麼雄壯。”我輕輕握住師父的手。一條雄壯的長河呼嘯而出,環繞我們,滔滔不絕地奔向遠方。

    “我們經曆痛苦,經曆喜悅,經曆青春和多變的世間,經曆許許多多的人。我們改變一切,也被一切改變。我們相互滲透,永無盡頭。我們身上有別人的烙印,有世界的烙印,也有時光的烙印,我們因此不再是我們,我們因此成為所有的人。我們是最初,也是最終,是抵達彼岸的力量,也是這條長河本身。”我仰頭凝視著阿蘿,柔聲說道,“師父,我回來了。”

    阿蘿怔怔地看著我,良久道:“我好像記得你。”

    我哈哈一笑,捉住她的手,在我頭頂敲了個重重的暴栗。隨後我站起身,目光掃過天壑四周的人群。

    無形的威壓像海潮卷過,眾人呼吸急促,心神劇顫,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去,就像是低等生靈對高等生靈本能地敬畏。

    “小子,你又來壞我們的大事!”天烈吼道,全身透出烈焰,氣勢洶洶地直撲過來。

    “哀!”弦線探入天烈的精神世界,頃刻反客為主,接管了一切。天烈嘴角抽搐了幾下,一屁股坐倒在地,嚎啕大哭,淚如泉湧。

    天隱神色立變,和天蠟二人剛要動手,就被弦線滲透。兩個天精麵麵相覷,陡然捧腹大笑起來,笑得前仰後合,樂不可支。我心念一動,三個天精齊齊摔入了天壑,在暴烈的氣浪中翻滾,兀自哭笑不停。

    我的目光穿破絢麗的光雨,遙遙鎖定那輛忽隱忽現的金色戰車。我本以為楚度會強行利用鳩丹媚,擊破天壑,孰料他最終還是選擇了不假外力。

    “你還在等什麼呢?”我默然片刻,對著楚度喝道。

    “所有的生靈,都將希望給了你。你才是魔天真正的魔主,傳說中,帶領眾生,走向自在天的魔主!”我笑了笑,慢慢退開。

    我隻是林飛,林木森森的林,一飛衝天的飛。

    楚度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高嘯一聲,青衫如風帆鼓起,雙目亮起眩目的光芒。

    躍起,騰空,出拳,楚度一拳轟向奔馳中的金色戰車。

    “轟!”耀眼的光柱衝天而起,天壑炸裂,金色的戰車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戰車消失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個神奇嶄新的世界,像水光一樣晃動。

    “自在天!那是自在天啊!”眾人爆發出興奮的狂呼,瘋狂地衝了過去。說來奇怪,每個人隻能看見其中的一個世界,各自奔向的地方也就完全不同。

    成千上萬的生靈一一消失在那些世界中。也許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自在天。

    唯獨楚度孤獨地走了回來,人潮從他四周迅猛湧過,沒有人有暇再看他一眼。

    鮮血緩緩從楚度的七竅溢出,他強行擊破天壑,遭受天地反噬,道境雖然圓滿,但肉身盡毀,隻餘下一線微弱的生機。

    我猶豫了一下,楚度似有所覺,對我堅決地搖了搖頭。

    我輕輕歎了口氣,他不可能接受我的救助。

    楚度走到阿蘿身邊,拉住她的手。

    “阿蘿。”楚度麵色蒼白,臉上露出一縷笑容。“我做到了。”

    “我找到了自在天。”

    “阿蘿,你就是我的自在天。”他的肉身慢慢化作飛灰,隻留下一枚碧綠的樹種,留在阿蘿的手心。

    “轟隆隆!”吉祥天地動山搖,紛紛塌陷,雷火呼嘯噴出,破滅的黑洞從四麵八方圍過來。

    海姬和鳩丹媚從鋼鐵鯤鵬中躍出,其他人向我大呼小叫,揮手告別。

    “再見了,北境。”我仰著頭,目送鯤鵬消失在視野中。天壑不斷炸開,各個世界搖搖晃晃,開始消散,一個接一個隱沒在虛無中。我從懷中掏出小火爐,奮力扔入其中,大喊道:“空空玄,一定要多生幾個盜賊宗師啊!”

    “錯!是機關宗師!”小火爐,隱隱傳來芝麻的叫聲。

    “我們去哪?”鳩丹媚和海姬異口同聲地問道。

    神識中的那個點微微顫動,我的目光投向虛空的某處。父親的墳頭,怕是長滿了野草。

    他終究在我心中留下了無法抹去的烙印。

    “我回來了,大唐。”我喃喃地道,喚出螭槍。

    “轟!”天壑坍縮,化作虛無的黑洞,封閉了所有的世界。

    焰光一閃,螭槍以無法想像的極速,破空而去。

    那是陷入黑暗空滅的北境中,最後一抹絢麗的光亮。

    (傳了3次,都沒成功,暈死啊,說是違禁。第一,周六晚最後一更。第二,周六晚8點,一起歡聚暢聊,詳情見貼吧通知。第三,楚度後傳(覺醒)實體書刊登,有海報和書簽送,有簽名版。第四,感謝書友黃色小手機幫助扣群升級,群號314323347)

    

Snap Time:2017-12-11 15:33:12  ExecTime:0.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