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北遊》全文閱讀

作者:洛水  知北遊最新章節  知北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知北遊最新章節第五章自在天(13-11-08)      第四章超越知微(下)(13-11-06)      第四章超越知微(上)(13-11-03)     

第三章複仇(終)


  我用力,用力地擁緊甘檸真,弦線是無形的絲網,將我們連在一起。
  一滴淚珠從甘檸真的眼角滑落,碎在湖麵上,於是整個湖都是眼淚。
  弦線幽幽顫動,是無聲的琴弦,鳴響在甘檸真的心中。
  我聽見雪蓮孤獨綻放,聽見弱水劍鳴,聽見她一生的悲傷和歡樂。
  深深的雪層,她躺在我的身邊,肌膚相貼。
  草原的篝火前,她和我手勾手肩並肩,嬌笑起舞。
  她唱著憂傷的歌,斬出飛揚的劍。
  她也曾對我說,要記取最美麗動人的一刻。
  弦線幽幽顫動,她的一切向我打開,恍如午夜夢回。我化作百轉千繞的弦線,既是林飛,也是檸真,是分開又交匯,交匯又錯開的我們。
  碧落賦外麵,狂烈的風暴也仿佛疲倦了,雷火湮滅,虛空陷入了最深的黑暗。
  四周一下子寂靜得不真實起來。
  公子櫻懷抱琵琶,翩然而至,像一道明麗的光撕開夜幕。
  “檸真,你找我嗎?”公子櫻走進水榭,沒有察覺甘檸真已然身不由己,受製弦線。
  弦線巧妙振蕩,喜、怒、愛、懼、哀、惡、欲、生、死、目、耳、鼻、口相應變化,甘檸真早已變成我的牽線木偶,目光微垂,默默頷首。
  “這麼晚了,怎麼還不休息?又睡不著了麼?”公子櫻柔聲問道,幽暗的水波映上他的臉,幾縷紫發淩亂地糾結在額前,像是輕輕晃動。
  甘檸真垂著頭,沒有說話。
  “我一直想來看你,但又怕你還在生我的氣,所以。”公子櫻遲疑著說,好像歎了口氣。
  “這些天也確實抽不開身,門派有很多事。清虛天也很慌亂。所有的掌門、長老都來找我,擔心天地毀滅的劫難,我要一個個安撫他們,我不能讓他們對碧落賦失望。”公子櫻的聲音愈發嘶啞,說著說著,低聲咳嗽*潢色小說起來。他忙轉過頭,袖子遮住嘴。不讓甘檸真瞧見袖口暗紅色的鮮血。
  與碧潮戈一戰,他終究還是受了傷。
  停了一會,公子櫻臉上露出笑容:“真糊塗了,我怎麼對你說這些,你一定覺得很沒意思了。我記得你小時候,每次聽到不想聽的話。總會像現在這樣,低著頭,揉著衣角,一聲不吭。”
  我驅使著甘檸真,答道:“我不再是小時候了,你也不是了。”
  公子櫻一下子沉默了,隔了片刻。像是強振精神,帶著興奮的語氣說道:“你知道嗎,就在我來之前,冷香潭的那朵七竅雪蓮開花了!你想不到吧,它真的開花了!怎麼,你不記得了嗎?”
  “是你當年帶回來的那一顆蓮籽?”
  “對,就是我們親手種下,你吵著說不可能活下來的那顆蓮籽。那會兒。我勸了你好久,你還說櫻哥哥真是羅嗦得像一個老太太。”
  “已經隔了很久,我不太記得了。”
  “也不算久,是你來碧落賦的第三年。那個時候,你有這麼高,剛到我這。”公子櫻伸手在腰間比劃了一下,笑起來。“你說七竅雪蓮隻生長在最寒冷的雪山,碧落賦是種不活的,因為它討厭這。你還挖出潭底的淤泥,悄悄抹在我的衣服後麵。我幹脆跳進水潭。硬拉著你,一起種下蓮籽。”
  甘檸真點點頭:“你還向我保證,將來,一定可以看到北境最美的雪蓮。”
  “蓮花真的開了,雖然還很小,隻有一丁點的花苞,但真的很美。天地破滅,我本以為不會看到了,我們要不要一起去看一看?”公子櫻低下頭,熱切地看著甘檸真,忽而瞧見她眼角的淚痕。
  “我想離開這。”
  公子櫻呆了半晌,澀聲道,“原來你還在怪我,怪我沒有讓你去找他。”
  “你一定要去找他嗎?檸真,有時候不見,反倒勝過了相見。他未必像你那樣”他的聲音弱下去,神色迷離,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氣,“我們還是,去看一看蓮花好嗎?”
  甘檸真默然了一會,道:“你彈首曲子吧。”
  公子櫻蒼白的臉上重新煥發出神采:“你還是和小時候一樣,每次不高興,都要聽我彈琴。有時候,我真怕你會聽膩了。”他坐下來,倚著水榭的欄杆,雙腿懸空在湖麵上。
  甘檸真立在公子櫻背後,盯著他手中皎潔如玉的琵琶。一點黛眉刀就藏在琴腹中,彈奏時,是無暇抽出來的。
  “檸真,如果我們還是那個時候,該有多好。”公子櫻低吟一聲,指翻弦動,露凝風揚,沉寂的黑暗中響起一串琵琶聲。
  初時,樂聲幽微,似秋蟲輕鳴,錯落有致。恍如一點黛眉刀生於碧潭,出於幽穀。
  樂聲反反複複,如濕霧徘徊,朦朧難辨。那是一點黛眉刀被帶往碧落賦,前路茫茫,寂寞無依。
  忽而,響起一記清亮的勾弦聲,樂聲密集,如珠落玉盤,嘈嘈切切,似雨打竹樓,淋淋漓漓。樂聲越來越疾,音色越來越高,猛然一聲直刺蒼穹,如冰河乍破,霹靂翻響。
  甘檸真拔出了三千弱水劍。
  樂聲複又盤旋而下,百轉千折,漸漸柔和清婉,似乳燕繞梁,呢呢喃喃,春蠶吐絲,纏纏綿綿。公子櫻沉浸在往事中,嘴角不自禁地露出一絲笑容。
  光芒一閃,清冽的劍鋒刺進公子櫻的背心。
  “嗆!”弦斷了。
  鮮血順著衣袍,浸染開來。“撲通”,琵琶摔落在湖水,慢慢沉下去。
  “檸真。”公子櫻輕囈了一聲,沒有運轉法力,夾住劍鋒,隻是吃力地回過頭,愣愣地望著甘檸真,囁嚅著嘴唇,低聲問,“為什麼?”
  “碧潮戈。”甘檸真漠然答道。
  “原來還是為了他。檸真,他真的那麼好嗎?”公子櫻痛楚地蹙起眉尖,胸膛輕輕顫栗,“我不是故意要瞞你。檸真,你,不要恨我,好嗎?”
  甘檸真搖搖頭。
  公子櫻臉上露出絕望的神色,他發了一會呆,顫抖著抓住冰冷的劍鋒,迎上去,貫穿心髒,鮮紅的血噴濺在湖麵上。
  “現在,你不會恨我了吧?”公子櫻虛弱地道,咳出大團血沫,“你小時候,總是一個人待在角落,躲開所有的人。半夜,我看到你孤零零地站在水潭邊,偷偷地哭。我想,原來,原來在這個世上,還有一個和我一樣寂寞的人。我們,都這麼的寂寞。我們可以,可以一起去看,看蓮花。”
  他的眼神越來越暗淡,全身被血水染紅,他掙紮著伸出手,像是要觸碰什麼:“你看到了嗎?檸真,蓮花開了,雪白的蓮花,開得很大,很大”
  他忽而笑了,身軀後仰,摔進了冰冷黑暗的湖水中。
  (後天更噢,林飛對龍蝶了。)
  

Snap Time:2018-10-21 03:00:23  ExecTime:0.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