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北遊》全文閱讀

作者:洛水  知北遊最新章節  知北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知北遊最新章節第五章自在天(13-11-08)      第四章超越知微(下)(13-11-06)      第四章超越知微(上)(13-11-03)     

第三章複仇(十一)


    “魂器殉主。”螭沉重的語聲像一個浪頭打過。

    那一襲血染的白影仿佛從高高的懸崖墜落,如同折斷的蒼白翅膀,跌入了滔天巨浪中。

    殘雪碎玉飛濺,波濤卷起了一切,呼嘯著湧向陰霾的遠方。

    我立在半空,呆若木雞,一顆心空空蕩蕩,仿佛隨著濺開的浪花粉碎。

    這麼多,這麼冰冷的海水,足夠用來放聲痛哭,可我的眼睛流不出一滴淚水。

    我甚至無法感到撕心裂肺的痛苦。

    因為身上最後一絲人的感覺,也在這一刻,被無情的海浪帶走了。

    “啊!”我渾身顫抖,仰天尖嘯,高高地跌落下來,沉入冰冷湍急的大海。

    往下沉,我一直往下沉,海水淹沒了頭頂。

    那柄刀,那個天神般高大的身影,那一年琅玕樹的鳴響聲,陪著我一起往下沉。

    這麼深,這麼幽暗的海水,足夠淹沒所有的記憶。

    說起來真可笑,我可以融入無數生靈的情欲,可以體驗他們的痛苦,卻無法感受自己的。

    如今的我能感受到的,隻是弦線的波動。

    往下沉,一直沉到冰冷黑暗的海底。這就像一座淒涼死寂的墳墓,而我孤獨佇立。

    “你真是失敗,和我的父親一樣的失敗。”隔了很久,我喃喃自語,聲音比海底更荒涼,“你們都很失敗。”

    “你們以為自己是什麼?以為想要追尋的夢想,想要追尋的道是什麼?你們以為可以帶著羈絆,帶著自以為是的溫暖,簡簡單單地得到它們嗎?”

    “你到底有多麼想要呢?為了道,你又願意割舍多少呢?為了琅瑛,你會變瘋。為了我,你可以下跪。一年又一年,總會有這個,那個。太多的東西讓你委曲求全,難以割舍。”

    “最終,你隻會在漫長的歲月中割舍自己。最終,你隻會說這麼一句:‘我以為但是’”

    “或許臨死前,你孤獨地躺在孤獨的海底,會想起往事,想起自己曾經追尋過的道。想起自己不惜一切渴望過的夢想。”

    “它們曾經距離你如此之近。”

    “而現在它們遙不可及,隻剩回憶。”

    “它們和你,都慢慢地被彼此遺忘。”

    “因為你根本就沒有準備好。因為無論是道,還是夢想,都是無比殘酷的東西。”

    我的語聲越來越漠然,心鏡映照出深沉如淵的神威。無數枚精神種子上下沉浮,龍蝶的慘叫聲回蕩在心靈的最深處。

    “我不想重複你們的道路。”

    一根根新的弦線憑空生出,玄妙振動,這是吞噬了部分的龍蝶魂魄所化,已被我重新融合,可以操縱禦敵了。我驀然感應到,當我將龍蝶吞噬完畢的一刻。便是邁出那一步的契機。

    “我絕不能在半途倒下,沒有人可以讓我在半途倒下。”

    又隔了很久。

    我緩緩向上浮起。

    那柄刀,那個高大如天神的身影,那一年琅玕樹的鳴響聲,永遠留在了沉眠的海底。

    “你們追尋過的東西,我會替你們實現。”我向著海麵冉冉升起,渾身散發出神祗般的氣勢,煌煌如威嚴烈日。

    “哪怕舉世皆敵。哪怕舍棄一切,哪怕得到的並非想象中那麼完滿。”我不斷上升,浮向海麵,浮向更接近天空的地方。

    “但至少臨死前,我可以告訴自己,我觸摸到了想要追尋的東西!我——選擇了要選擇的道!”水柱噴湧,巨浪滔天。我仿佛挾卷起整個大海,衝向天空。

    空曠的海麵上,水汽彌漫,公子櫻早已不知所蹤。

    “你逃不掉的。公子櫻,我會讓你用最殘酷的方式死去。”我淡淡地說道。

    數日後,我悄然潛入了清虛天。

    “老夫雷猛,拜見北境之主。”雷猛跪伏在地,雄壯如獅的身軀不自禁地僵硬,承受不住我身上不經意間流露的神祗氣勢。
*潢色小說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
    隻有我邁出那一步,才能自如地控製這股氣勢。

    水聲潺潺,我目光掃過四周陰暗潮濕的洞窟,這是水下溶洞,順著曲折迂回的暗流,可以直通百外的碧落賦。

    “這麼多年潛藏在碧落賦,辛苦你了。”我淡漠地說道,弦線閃電般刺進雷猛的精神世界,深入核心,烙印種子,全然無視對方的精神防禦。自從我進化成弦線,情欲之道的威力再深一層,知微以下的人根本擋不住弦線的攻擊。而被我埋下精神種子的人,我已能操控他們的情欲。

    雷猛的一生清晰浮現在心鏡上。他本是碧落賦的一名雜役,被吉祥天暗自收攏,得授秘法,後來道行大進,成為臥底碧落賦的長老,負責守護檸真。

    “這是屬下的本份。”雷猛顫顫巍巍地道,心中的“懼”被我弦線勾動,猛然放大,嚇得他麵色如土,渾身發抖。

    “這麼說來,碧落賦已被布下天羅地網的道陣。”我輕振弦線,驅散了雷猛心中的“懼”,如同控製著一個乖乖聽話的牽線木偶。

    雷猛果然麵色舒緩,點頭道:“公子櫻與海龍王決戰後,立即趕回碧落賦,設下重重禁製防禦。一旦有外敵觸及道陣,他會當場知曉。”

    我笑了笑:“他倒是很小心,隻怕楚度也藏在碧落賦附近,蠢蠢欲動。隻要本座一現身,他們就能采取對策。若是公子櫻一心想逃,本座的確很難殺掉他。”

    雷猛恭謹地道:“請北境之主放心,屬下已經偷偷在道陣中做了點手腳。隻要我們沿著這條水下溶洞,就能穿過天羅地網的禁製,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入碧落賦。不過”

    “不過碧落賦實在太大,共有七十二處洞天奇景,誰也不知道公子櫻待在哪一處,對麼?”我打斷了他的話,對雷猛的心思洞若觀火。

    雷猛驚異地看著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道:“北境之主英明。公子櫻這幾天行蹤不定,難以打探出確實的落腳處。”

    我淡淡地道:“檸真在哪,你總該知道吧?”

    雷猛欣然點頭:“公子櫻命屬下寸步不離,守護小姐。”

    我眼中閃過一絲悵然,默然片刻,絕然道:“那就帶本座去見她。你我雖然找不出公子櫻,但檸真可以。”

    

Snap Time:2018-01-19 19:38:27  ExecTime:0.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