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傳奇》全文閱讀

作者:燼風緣  大衍傳奇最新章節  大衍傳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衍傳奇最新章節第三百一十章折疊空間(15-11-10)      第三百九十八章百毒經(15-11-10)      第三百九十七章魅召(15-01-27)     

第三百九十七章魅召


  辭別麗妃從小屋出來,肖陽拉著我走到涼亭下,將地圖攤開,指著道:“這兩個屋子有很多好東西,既然來了就不能空手回去,咱們撈一筆再走。”
  我盯著她的眼睛:“娘子,你跟我說實話,你是想撈一筆,還是又想殺人了?”
  “嗯,瞞不過你。”
  “你有幾天沒合眼了?”
  “大概十多天吧,自從來了北京就再也沒有睡過覺。”
  “今天必須睡覺,再這樣下去我怕你精神出問題。我早就有所察覺了,你這幾天脾氣越來暴躁,動不動就發火,連毒藥都看出來了,生怕不小心惹到你,所以故意繞著你走。”
  “啥?我說這幾天她總是那麼忙,原來是在躲我啊。可是我睡不著啊,明明感覺特別疲累,可是一挨枕頭就精神了。”
  “這樣,你今天跟我一個屋,我抱著你睡,白天就不玩遊戲了。你先下線,等訓練完我們一起吃早飯,然後在門上掛塊休息牌,整整睡它一白天,啥時候餓醒了啥時候算。”
  “好!不過現在還有半個小時淨時間,我還是想把那些寶貝搶過來。我答應你,盡可能不殺人。”
  “好吧,鎮獄劍我暫時沒收,你不是善於飛簷走壁嗎,咱們來場比試如何?”
  “比試什麼?”
  “比試看誰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光顧最多的屋子,前提是不驚動任何人。”
  “行啊!不過我的儲物空間有限,為了證明我曾光顧過,每偷一家我就留張紙條。”
  “留字條多麻煩,這是朱砂,你偷完以後留個紅手印就成。”
  “好,你南我北,向中間匯合,半小時為限,計時開始。”
  肖陽扯出一塊麵巾把臉蒙上,翻牆而過。
  “她幹什麼去了?”小雪怔怔地看著肖陽消失的地方。
  “後宮有不少值錢的古董珍玩,她去偷了。你跟緊我,咱們也偷。”
  ……
  我也是翻牆高手,但小雪不是,所以我們另辟蹊徑,由她拿著通行令故意在每個嬪妃的門前晃蕩,做出種種異常之舉,以吸引麵人的注意力,而我就趁機溜進屋大拿特拿。
  不幸的是,我們剛剛光顧了五六個寢宮,一群大小太監就氣勢洶洶地找來了,領頭的正是軟骨頭權真悟。這家夥睡覺丟了令牌,正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呢,忽然有小太監通報,說有人拿著他的令牌在後宮大搖大擺的閑逛,還牽著一條鱷魚給娘娘們演雜耍、變戲法。
  權真悟聽了當即被嚇個半死,新皇剛剛賜他的令牌,還沒捂熱就讓別人盜去亂用,被皇上知道了腦袋鐵定保不住,所以借著尿遁飛速從議政大殿趕過來,招呼了十多個武藝高強的小太監,來捉拿小雪。
  “好大膽的丫頭片子,竟敢竊取本總管的令牌,還敢來後宮擾亂娘娘們的清淨,來人那,給我拿下。”
  別看隻是一幫小太監,可戰鬥力一點也不低,個個都是90+的精英,要是按照電視說的,已經算是大內高手了。
  小雪對付一個就夠吃力了,更何況一大幫人全上她就更吃不消了,趕緊在隊伍頻道求救。
  肖陽接到信息像打了雞血一樣,立馬飛奔過來,哈哈怪笑著就挺刀上了。
  自從轉職拳師以後,即使不用鎮獄劍,她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再加上的寶寶恐怖加成,力氣大的令人發指,速度也得讓人眼花繚亂。
  權真悟看到肖陽,像老鼠見了貓一樣,嚇得腿肚子都軟了,在叛軍之地的慘痛經曆,已經給他留下了無法抹除的陰影,尖叫了一嗓子立馬就想逃。
  小雪不依了,彎弓搭箭,一連串血光從權真悟頭頂冒出。
  權真悟的尖叫把禁衛軍引來了,轟轟隆隆地踩著整齊的步伐,將整個後宮給包圍起來,然後漸漸縮小包圍圈,向我們聚攏。
  我之所以遲遲沒有出來幫忙,是因為我遇上好動西了——一隻惡鬼!
  我和小雪來到之時,發現門前並無宮女和太監守護,於是讓小雪在門外放哨,我自己偷溜了進去,可是進去後才發現麵熱鬧的很,有幾個道士打扮的人正在作法,宮女太監亂成一鍋粥,又是端盆又是遞水,照顧著床榻上的一個病人。
  由於視角關係,我看不到床榻上那人的麵容,卻看到了另一張臉。那張臉赫然就是麗妃,由一股黑霧連接著從一麵鏡子伸出來,衝屋眾人詭笑了一陣後,便伏在床榻上病人的麵孔上,嘴對嘴,鼻碰鼻地*著。
  而屋中的道士,好似根本沒有看到它,依舊在那自顧自地裝神弄鬼。
  任是我膽子大,看到這一幕也不由有些脊骨發涼。
  正想破窗而入弄個究竟的時候,權真悟惡心的公鴨叫傳入耳中,屋的人自然也聽到,領頭的道士匆忙收拾法器,敷衍了幾句便打算離開。
  而那張麗妃的“臉”,越來越紅潤飽滿,並且不易察覺地緩緩變化成另外一人。
  “它不是麗妃!”直到此時我才如夢方醒,心中的疑慮和失望那盡去。
  當外麵打起來的時候,我迅速衝進屋,把那些道士統統踹飛出去,對被嚇愣的宮女和太監吼道:“你們都出去,看本天師收拾這妖孽!”
  吼完便不再管顧他們,我一把將那麵鏡子擒在手,右手捏驅魔符打到鏡麵上。臉孔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那聲音驚悚而甜美,棉柔而暴虐,水桶粗的黑煙從鏡中一股腦湧出,凝聚成一個人形,飄在半空。
  “你是誰,為什麼壞我們的好事?”仿佛是許多最動聽的女聲混雜在了一起,卻讓人聽了特別的難受。
  “你們?你們又是誰?”我反問,另一個符咒也已準備好。同時,我看向床榻上躺著的那個人。
  “我們是她,也是其他女人的怨、恨,和嫉妒,我們叫魅召,帝王之家,凡有三宮六院,必生魅召!”
  現在它的臉正是床榻上那少女的麵容,而少女的臉卻正在一點點的潰爛,也不知她是否還活著。
  “男人,你為什麼能看到我們?你究竟是誰?我們不屬於三界六道,三界六道的眾生是無法看見我們的。”
  “哼,說出來怕嚇死你!本天師乃三界六道的守護者,專治你們這種邪物。”
  “天師?我們的記憶中沒有天師!但你令我們感到害怕。”
  “廢話,因為老子是你的克星!”
  “老子?老子是父親的意思,我們沒有父親,你不是我們的老子。我們隻有母親,那便是王宮女人的怨、恨,和嫉妒。”
  靠,鬧了半天,原來這家夥是個腦殘呀。那就再套些話,這個怪設計的挺有意思。
  “你剛才對她做了什麼?她死了嗎?”
  “她是親王最討厭的一個女兒,她的母親叫冰兒,王宮的女人都嫉妒她長得漂亮,她卻嫉妒妹妹們比她過的好,她喜歡照鏡子,在鏡子中她能找到一點安慰,但她的嫉妒卻在照鏡子時越來越強烈。所以我們取走了她妹妹們的幸福,現在再來取走她的容貌。”
  “什麼意思?誰被嫉妒,你們就禍害誰?”
  “女人的嫉妒,是股巨大無匹的力量,我們聽從嫉妒的召喚,取走被嫉妒的女人被嫉妒的美麗,因為我們覺得被別人嫉妒的,一定是最美好的,我們向往美好,所以我們要擁有它們。”
  “蠢貨,你這是糟蹋美好,不是向往美好。向往美好就應該保護她們把美好留住,而不是把它們取走,因為即使她失去了,你也什麼都得不到。就如這張美麗的臉,可能是她生存下去的唯一慰藉了,你取走了,她便活不了,可你又並沒有真正得到它。”
  “我們得到了呀,你看我們現在多美麗。”
  靠,一向能言善辯的我,此刻卻語塞了。蠢貨的道理很簡單,簡單地讓你駁不倒。
  我轉而問道:“你剛才用的是麗妃的臉,難道你把她的臉也取走了?”
  魅召道:“很多年以前,麗妃嫉妒冰兒,冰兒也嫉妒麗妃,她們互相嫉妒的東西有很多,我們就一點一點地慢慢取走,比如冰兒的善良、寬厚、溫柔、謙讓,麗妃的年輕、美貌、健康和笑容。後來冰兒死了,幾年後我們從麗妃身上取走的東西,一點一點的奇怪的消失了,我們不明白是為什麼,就在剛才,我們連她的容貌也不能再保留,所以就來取走冰兒女兒的容貌,因為她也很漂亮。”
  我似乎聽出點玄妙,麗妃看開了,不再嫉妒了,也不再怨恨了,她因嫉妒和怨恨而失去的種種便又一一回到身上,如果麗妃從來沒有過嫉妒,即便冰兒如何嫉妒她,魅召也不可能從她身上取走什麼。
  魅召就像一個缺心眼的中介,來完成嫉妒者之間的另類交易,但是這筆交易令她們都隻是失去,而沒有絲毫獲得。
  多麼具有教育意義的一個怪啊!
  我開始有點喜歡這個蠢貨了。
  “帝王之家必有魅召,是因為魅召因女人的嫉妒而生,宮廷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和嫉妒,既然如此,難道別的地方就沒有魅召嗎?”我問。
  魅召想了想,回答道:“或許有,可能她們太弱,沒有更多的怨、恨和嫉妒的供奉,就會慢慢死亡。我們能感應到,這的怨、恨和嫉妒也很就會消失,因為宮廷要亡了,所以我們必須盡離開。”
  “你打算去哪?”
  “我們能感應到,有一個地方比這的怨、恨和嫉妒更加豐盛,隻是不知道那的魅召厲不厲害,萬一她們比我們厲害,我們就會被她們吃掉。”
  “在哪?”
  “我們有人記得,那個地方叫東瀛。”
  哦,難怪,小RB的皇宮嘛,能和諧才怪了呢

Snap Time:2019-01-24 07:51:59  ExecTime: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