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衍傳奇》全文閱讀

作者:燼風緣  大衍傳奇最新章節  大衍傳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衍傳奇最新章節第三百一十章折疊空間(15-11-10)      第三百九十八章百毒經(15-11-10)      第三百九十七章魅召(15-01-27)     

第三百八十九章星蜃女兒


  “啊?這個老不死的,原來是他偷了我的寶貝!看來我還得跟他再見一次麵,把那兩件法寶統統要回來!鐵公雞身上拔毛——他想都別想!”
  說完狠話我也不再糾結了,重新將“蜃氣寵物卵”拿出來——隻要知道是誰拿得,總有機會奪回來的。
  “叮!恭喜你獲得新寵物,請為寵物賜名。”
  “星蜃!”當然是還叫星蜃了,這個名字很有詩意,堅決不改。
  “叮,名稱符合遊戲規範,賜名成功。星蜃隆重登場,將與英雄王小五征戰天下,揚名四海,殺遍天下所有負心漢!“……”
  靠,係統太猥瑣了,竟然盜用我的原話。
  裸露的左肩頭多了一個抽象的蜃氣圖案,像刺青一樣,星蜃從寵物空間飄出來,一團聚聚散散很不穩定的沙霧,僅僅是有個人形樣板,但五官什麼的根本看不清楚。
  打開寵物麵板,切換到最後一頁。
  「星蜃」(元素係寵物——九階)
  攻擊:十星。攻擊力:150。
  防禦:十星。防禦力:150。
  速度:七星。移動速度:10。攻擊速度:10。
  體力:九星。生命值:1000。
  類型:物理攻擊、法術攻擊。
  屬性:土、風。
  與主人親密度:60%。
  60級可合體。
  現在等級:0級。
  升級所需經驗:50。現有經驗:0。
  主人:王小五。
  ……
  果然彪悍,一枚九階卵、一枚八階卵,本身就都夠驚世駭俗的了,硬是讓我冒著雞飛蛋打的風險、瘋狂而敗家地合成了一枚,初始屬性如此整齊,絕對是達到飽和極限了。
  如果有辦法再給星蜃提一個品階,她的攻擊力很有可能會超過炎魔,成為我寶寶軍團中的第一殺手。
  我從魂鎖雜物區翻找了一陣,拿出兩樣東西,就是很早以前星蜃真身爆出的花籃和鋤頭,這兩樣東西係統都給打著問號,不知道有什麼用,但又不像是收集品,不知道是不是專門留給星蜃用的。
  “小姑娘,過來,把你的神器拿上。”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將花籃和鋤頭丟進那團沙霧。誰料,沙霧像是有了自己的情緒一樣,歡地扭動起來。花籃和鋤頭在沙霧的摩擦中迅速地崩解,最後和沙霧完全融為一體,而那團沙霧則漸漸地趨於穩定,五官、手指、指甲甚至眼睫毛,都由無變有,由模糊變得清晰,由清晰變得精致,由精致變得完美,那個樣貌和身形,赫然就是……
  肖陽吼道:“不許變成我的樣子!”
  可是,她什麼都阻止不了,星蜃的身體已經定型了。
  我目瞪口呆,回頭看看肖陽,再扭頭看看星蜃,一摸一樣啊!連神彩和氣質都無法將二者區分。
  “你、你又耍什麼花招?”肖陽怒瞪著我。
  “娘子,這次真的不關我的事!真的真的、不關我的事!”
  “少來,你不點把她變回去,信不信我捅死她?”
  我做了個請便的手勢,心暗暗竊喜,如此一來,我就可以每時每刻都帶著一個“肖陽”了。
  肖陽舉了半天的匕首緩緩放下,垂頭喪氣地道:“好吧,我承認對另一個‘自己’下不了手。可是這樣感覺好怪異啊!像是要被她取代似的。”
  我笑地走過去,摟住她的肩膀,在她發梢深情一吻:“娘子,沒有人可以取代你。我這就給客服打電話,問問是怎麼回事。”
  遊戲自帶電話通訊功能,撥通電話後,我把這一情況反映給韓區客服人員,他答複我“請稍等”,不一會兒,跟我們“斬不斷理還亂”的靈兒出現了。
  靈兒端詳了兩個肖陽好半天,捂著嘴咯咯直樂,直到真肖陽發飆時她才解釋道:“這個屬於遊戲規則,是遊戲剛開服時就埋伏好的一段程序,隻有極小極小的幾率才能觸發,當初做這段程序是為了給幸運者一個驚喜,沒想到你們倆成了這個幸運者。我先不說幸運將帶給你們什麼,你們想聽聽觸發條件有哪些嗎?”
  我點頭:“想!”
  靈兒掰著手指道:“首先,如果是女性玩家孵化它,這條程序也就永遠地死亡了,因為星蜃的原始設定就是女子;其次,如果孵化它的男玩家沒有一個與他情誼度高於5000的紅顏知己,程序同樣也不會被觸發,要知道,情誼度的獲得不比天心值容易多少,所以……你們實在是太幸運了;再其次,如果你沒有爆出星蜃的兩件專屬法寶,或者爆出了卻沒有想到物歸原主,依然觸發不了,而且沒有專屬法寶的星蜃,等於沒有核彈頭的原子彈;再再其次,星蜃得到‘夢幻空花’和‘大地之臂’時會馬上擁有自己的樣貌,如果你的紅顏知己此時恰好沒有在你身邊,那她就會變成被殺前的村姑模樣,同樣也就等於與幸運擦肩而過了;最後,還有一個特別特別隱秘的觸發條件——你們是‘雲龍蠱’和‘夢蛇蠱’的宿主,正是這一條件才能帶給你們幸運大獎!”
  “哦,我聽懂了,意思是前麵所說的四個觸發條件都隻是純粹的條件,並不能帶給我們什麼好處,隻有最後這一條,我們是雲龍蠱和夢蛇蠱的宿主,才真正打開了寶庫的大門,是這樣理解嗎?”
  靈兒點點頭,笑道:“沒錯!你的理解力比我先前估量的還要驚人。”
  肖陽“切”了一聲,嘀咕道:“能把殷勤獻得如此不著痕跡@#%&……”
  “你說什麼?”靈兒笑吟吟地看著她。
  肖陽擺出一副痞子樣:“沒什麼,我是問到底有什麼好處,說了半天還是沒有扯到正題上。要是你們不能令我覺得滿意,我不介意跟你們天宇打場官司。”
  靈兒不慍不惱地笑道:“你還在為上次那件事不痛吧?放心,這次你一定會滿意的。我先冒昧的問一句,你帶過小孩沒有?”
  肖陽額頭拉下一條黑線:“關你什麼事?”
  “不是關我什麼事,是跟你倆的獎勵有關。現在的星蜃就相當於一個剛出生的嬰孩,沒有激活固有技能,也未產生獨立人格,係統刻意獎勵一個空白NPC讓你們自己來養成,如果你有過帶孩子的經驗,就能把她教化得非常非常出色,將來她的能力和智慧能夠達到什麼程度完全取決於你倆,連我們這些程序設計員也都非常期待。另外,她和你可以移形換影,這是‘龍蛇彌缺之術’帶來的好處,再多我就不能透露了,我現在跨服務器跟你們對話,兩國都有監控的。最後提醒你們,千萬別按遊戲套路來對待她,小心一切都化為泡影。”
  靈兒說完話就走了,留下發懵的我和肖陽,還有小雪。
  肖陽看著星蜃,那個如同她雙胞胎妹妹的姑娘,想到將要拿她當“女兒”來養,她淩亂了……
  星蜃現在穿著一身樸素的灰布衣,空著雙手定定地望著肖陽,靈動的眼眸充滿了好奇和溫柔,她想親近肖陽,卻又似乎期待著肖陽能主動親近她。
  “女兒,來爸爸這兒!”
  我向星蜃招手,她笑了,笑得很天真,挪步向我走了過來。
  肖陽一把掐住我的脖子:“你給誰當爸爸?那是……那是……”
  “那是什麼呀那是,那真的不是你,那是你的女兒,咱倆的女兒,我給她當爸爸理所應當,哈哈哈……”
  “反正不行!你存心占我便宜,別以為我看不出來。”
  “,娘子,第一句有那麼點意思,現在不那麼想了,我真想把她當女兒來養,你也趕進入角色吧,這種感覺真的很美妙!當爸爸的感覺!”
  肖陽被笑盈盈走過來的“女兒”嚇得連連後退,叫嚷道:“這、這算怎麼回事嘛?”
  星蜃被她的舉動嚇住了,委屈地停在了那,我趕忙步走過去,輕輕撫摸她的頭,柔聲道:“別怕,別怕!”
  其實我能理解肖陽,如果係統贈給我們的是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兒,肖陽一定會喜歡的不得了,可是乍然就是一個“大肖陽”,擱誰身上也是這種反應。
  “娘子,這樣吧,我們把剛才的那些話都忘掉,你把她當妹妹一樣對待,我們直呼她的名字,這樣會不會令你容易接受些?”
  肖陽沉默了片刻,點頭道:“這樣最好不過。你把紫衣也叫出來吧,讓她倆作個伴。”
  “嗯,好!這個主意好!一個姐姐能發揮的作用有時候遠勝於父母,而且紫衣本來就是一副小孩子的心性,更容易溝通。”
  先讓星蜃慢慢適應,等她心把我和肖陽當成不可或缺的親人,我再讓她接觸更多的人,”
  紫衣一出來就直奔星蜃,親熱地讓我轉不過彎來,直到子萌出來我才明白過來,原來子萌把剛才的那些經過都讓她看了,我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子萌會這麼做,難道她能掐會算,預先知道了將要發生的事?她是越來越難以捉摸了。
  “哥哥,霜月已經醒了,她身上的故事也很有趣,你現在要見她麼?”
  “霜月?好熟悉的名字……她、難道她就是霜月?浮花錦蛇綾的主人?那個女囚?”
  “,是她!哥哥這麼激動,我看還是再等等吧,先把你手頭的事處理好,不然這個故事就變得乏味了。”
  “嗯,也好,我現在的確被‘刺激’地有點疲累了,不適宜再聽刺激的故事,先讓她在魂鎖呆著吧。”
  “好,那我先回去了。哥哥,記住靈兒的話,一定要小心謹慎地對待星蜃,別按遊戲套路來。”
  子萌也打了個啞謎,回了魂鎖。
  肖陽問:“靈兒那句話到底啥意思啊?”
  我凝眉思考了片刻,道:“她話包含的意思一定很多,有可能千言萬語也交代不清楚,所以說了句總原則。我倒是首先想到一點,絕對不能給她升級,最起碼在她懂事以前要讓她保持在0級,延伸出來就是不能讓她打怪,不能讓她回寵物空間,不能……目前就想到這麼多。她現在空有個高大的身體,智商等於剛出生的小孩,連話也不會說,所以,我們要像對待真人一樣對待她,把該教的一切都教給她,絕對要忘了她是個寵物,甚至要忘了她是個NPC。”
  “那是不是也要給她買奶粉,買玩具,洗尿褲啊?”肖陽幾近崩潰。
  “洗尿布倒不用,不過吃飯喝水一樣不能少。”我翻了翻魂鎖,除了各種各樣的酒和一點難以下咽的幹糧外,沒有其他食物。
  小雪拿出一個食盒,道:“我這有。”
  肖陽:“韓國泡菜?”
  小雪:“不是,是酥糖。”
  ……

Snap Time:2019-01-24 08:12:45  ExecTime: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