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侯》全文閱讀

作者:大司空  逍遙侯最新章節  逍遙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逍遙侯最新章節第1026章不等閑(18-09-06)      第1025章重賞之勇夫(18-09-05)      第1024章個個有房(18-09-05)     

第1017章下毒手


  p欲破其心,必先滅其誌!
  p母乙的聲勢能夠做得那麼大,居然號稱”鎮臨淄”,如果沒有官府各色保護傘的暗中支持,傻子都不信。
  p俗話說的好,民心如鐵,官法如爐!
  p在和平時期,民間黑惡勢力再厲害,也不可能玩得過掌握著最大暴力機構的官府。
  p根據李中易以前的經驗,某地的黑惡勢力一旦坐大,則意味著,官府之中必有大保護傘。
  p說白了,李中易這次下重手圍剿母乙的邪教,單單是出兵的成本,就高得驚人。
  p如果不從臨淄縣的這些雜碎身上找補回來,那他李中易就不配被稱為李抄家或是李剝皮!
  p站在一樓半的楚雄,見廖山河來了,一邊抬手攔住廖山河的去路,一邊重重咳嗽了兩聲。
  p原本膩在李中易身上的韓湘蘭,趕緊從男人的腿上爬下來,站在一旁伺候著。
  p“何事?”李中易揚聲問樓下的楚雄,楚雄怕觸碰到了主上的隱私,也不敢邁腿上二樓,他隻得扯起大嗓門,大聲稟報說,“回爺的話,廖都使來了,說是有要事求見。”
  p“嗯,讓他上來吧。”李中易一聽就知道,廖山河已經把準備工作都做利索了。
  p“爺,按照您的吩咐,那些和母乙有染的人家,都已經按照名單,派大軍進去,把人都看押了起來,隻是沒動宅子的東西罷了。”廖山河手捧著一份厚厚的名單,本想繼續匯報詳情,卻被李中易抬手止住。
  p“先把那些家夥的全家老小拿住,這是最關鍵的部分,你做得很好。”李中易微微一笑,“擒賊先擒王,這些敗類的王,就是他們的兒子,都必須嚴密的看好了,不許走脫半個。”
  p廖山河咧嘴一笑,摸著大腦門子,有些得意的說“爺,小的就算是頭蠢牛,在高麗國中參與了不下百餘次抄家,也多少可以摸到一些門道了。”
  p李中易點點頭,笑吟吟的說“那我就考考你,怎樣通過別人的獨子或是所有的兒子,逼問出他們勾結邪教的內幕?”
  p廖山河毫不遲疑的答道“以小人在高麗國的經驗,如果是獨子,先削掉一隻耳,見見血,比憑著嘴巴幹說,要強百倍。如果是兒子眾多,那就挑一個最倔強的出來,先剁了狗頭,剩下的就都不是問題了。”
  p站在一旁伺候著的韓湘蘭,她做夢都沒有料到,廖山河竟然用如此殘忍的手段,坑害高麗國的權貴和富紳們。
  p李中易察覺到身旁的異樣,他慢慢側過臉,卻見韓湘蘭的臉色蒼白如紙,顯然是被嚇住了。
  p“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李中易輕聲歎道,“尤其是被我征服之前的高麗人,脾氣倔得要命,口服心難服。非常時期,不用重典,不殺人立威,他們絕對不會乖乖交出,已經吃到嘴的肥肉。”
  p“欲服其心,必先摧毀其反抗的意誌。殺人不可能解決一切問題,卻可以把敢於公然挑戰咱們權威的刺頭,清理幹淨。隻有把他們殺怕了,才能讓新一代高麗人,心甘情願的做我中國之奴仆。”李中易語重心長的教誨廖山河。
  p實際上,李中易是在告誡韓湘蘭,同情異族人,就等於是養虎遺患,也是新版農夫與蛇的故事。
  p別看高麗人現在表麵上顯得異常馴服,一旦有個風吹草動,他們必然會鬧出妖蛾子。
  p“曉達,你先命人把臨淄縣尉的兒子們都押來,再去縣衙提了那廝來見我。”李中易淡淡的吩咐聲,看似不顯山不露水,韓湘蘭卻心頭猛的一凜,臨淄縣尉如果想要頑抗到底,斷子絕孫恐怕都是輕的。
  p等廖山河走後,李中易本想喝幾口熱茶,解解口渴,卻不料,盞內竟然是空的,並且一旁的銅壺已經“噗噗”作響。
  p韓湘蘭察覺到男人的眼神如刀,心下不由一陣發寒,等看清楚男人手的空茶盞,她頓時就嚇懵了。
  p開什麼玩笑,入李中易之口的茶和水,怎麼可能讓此地茶樓的掌櫃經手呢?
  p隻可能是他身邊的妾室或是信得過的配劍侍婢,用隨車攜帶的小號炭爐,以及過濾好幾次的幹淨泉水或井水,燒水沏茶。
  p結果,茶水已經燒開,負責沏茶的韓湘蘭卻走了神,實在是該脫了裙子,打小屁屁。
  p“韓氏……”李中易故意拖長了聲調,可把韓湘蘭給嚇壞了,她忙不迭的蹲身請罪,“爺,奴走神了,請您狠狠的責罰。”
  p以往,隻要李中易叫出韓氏二字的時候,韓湘蘭都要吃大苦頭。
  p這次自然也不可能例外,李中易直接吩咐韓湘蘭“你去替換馬車的蕭綽上來。”
  p李中易既沒打也沒罵,區區一句話的吩咐而已,便讓韓湘蘭從得意的雲端,跌落到了凡塵。
  p對於聰明人而言,尤其是韓湘蘭這種頂兒尖的聰明女人,既要寵著,又不能讓她太過於張狂,其間的拿捏分寸,好多男人都無法正確掌握。
  p李中易的脾氣很古怪,你犯了錯誤,認錯態度越好,懲罰越輕。若是硬要狡辯,那就等著皮肉受苦,特殊的藤條家法絕不是嚇唬人的擺設。
  p盡管韓湘蘭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但是,蕭綽下了馬車後,沒見韓湘蘭跟上來,她心便有了數韓氏又犯錯誤了!
  p真說起來,身為契丹人俘虜的幽州韓家,豈能和契丹後族拔氏,相提並論?
  p恐怕連提鞋都不配吧?
  p話雖如此,實際上,蕭綽和幽州韓家,還有一段不敢說出口的過往。
  p想當初,蕭綽的親爹——蕭思溫,在南京析津府就任群牧都林牙的時候,和文學造詣極深的韓匡嗣意氣相投、相交莫逆,甚至有定下婚約的打算。
  p後來,時任渤海王的耶律賢,聽說了蕭綽的美名,就找蕭思溫求婚。和耶律賢比起來,韓匡嗣的兒子韓德讓,又算個什麼玩意呢?
  p陰差陽錯之下,李中易居然給史書上有名的遼景宗耶律賢,送了一頂綠油油的帽子。
  p至今,蕭綽一直以為,她遮掩得很好。實際上,李中易早就知道,蕭綽是耶律賢定了親,但尚未正式過門的正妻。
  p蕭綽上到二樓,蹲身見了禮,覷見李中易的茶盞是空的,毋須男人吩咐,便忙碌著洗茶洗盞,並沏了茶。
  p以前,蕭綽按照南人的習俗,一直跟著蕭思溫,喝慣了加鹽加薑的所謂團茶。
  p可是,李中易從來不碰團茶,隻喝新沏的綠茶,而且啥都不加。這麼一來,早就習慣成自然的蕭綽,差點憋出內傷。
  p俗話說的好,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p怎麼說呢,李中易平時倒也憐香惜玉,知情識趣。可是,壞男人一旦翻臉,別說蕭綽這個婢女了,就算是產下了獾郎的葉曉蘭,也會被特製的家法,揍的屁股腫起老高。
  p隻要是在李中易的麵前,蕭綽絕對是循規蹈矩,不敢越雷池半步。壞男人折騰人的壞水兒,實在是壞到了極點,令蕭綽不堪回首。
  p不大的工夫,臨淄縣尉劉暢被幾名帶刀親牙堵著嘴,挾到了李中易的麵前。
  p李中易隻當沒看見跪在茶桌前邊的劉暢,一邊品著茶,一邊磕炒熟了的西瓜仔。蕭綽心就琢磨開了,以壞男人的高超手段,應該不至於僅僅是下馬威這麼簡單吧?
  p果然,沒等蕭綽續完第三盞茶,童子們的啼哭聲以及婦人的求饒聲,從茶樓下邊傳上來,不知情的人甚至可能以為下邊就是買賣奴婢的集市。
  p突然,劉暢重重的以頭碰地,情緒異常之激動,連額頭已經見血,都渾然顧不得了!
  p蕭綽眼珠子微微一轉,隨即有了明悟,茶樓下邊哭鬧不休的童子和婦人,很可能就是劉暢的妻、妾和兒子們。
  p壞,太壞了,實在是壞透了,蕭綽在心把李中易罵翻了,明媚的俏臉上,卻絲毫不顯山露水。
  p這時,李中易依然把劉暢當作了空氣一般,他磕了幾十粒瓜子之後,端起茶盞的同時,深深的盯了眼廖山河。
  p廖山河看懂了隱藏在李中易眼神背後的心思,他隨即邁步走到依然磕頭不休的劉暢跟前,蹲下身子,嘴角帶笑的說“你聽好了,你隻有一次說話的機會。不管是故意說錯,還是無意說錯,我敢保證,不出三個呼吸的工夫,你的三個兒子之中最聰明的那個,一定會最先去見閻王爺。”
  p“唔唔……”劉暢的兩眼瞪得大極了,如果仔細看他,眼角處隱有血絲。
  p一旁的蕭綽,倒沒怎麼害怕,草原上的女兒家,從小就會騎馬,會挽弓,更會殺掉逃奴。
  p蕭綽有理由相信,此時此刻,假如目光能夠殺人的話,廖山河早就被劉暢掃死了千百遍。
  p“李中易,你殺了我吧,一人做事,一人當,和婦孺童子無關。”
  p令蕭綽萬萬沒有料到的是,劉暢嘴的髒布剛一被拿開,他竟然不是求饒,而是想犧牲個人的性命,保住全家人的腦袋。
  p廖山河心頭猛的一沉,邪教還是真的是厲害啊,竟然將人心蠱惑到了不顧家的程度!
  p這時,李中易低下了頭,端起茶盞,輕輕的吹拂著浮在最上麵的綠葉。
  p“來人,拖下去,把劉暢全家,包括他的所有兒子在內,都活埋了。”廖山河毫不遲疑的下達了絕殺令。
  p蕭綽殺過人,膽子也肥得很,她倒不覺得殺人有多可怕。隻是,當她下意識看向了壞男人時,卻見,壞男人正聚精會神的看著手的小冊子,仿佛沒事人一般的氣定神閑。
  pps二更送上了,求月票的鼓勵,爭取明天也更六千字!
  p。
  

Snap Time:2018-12-16 18:52:43  ExecTime: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