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侯》全文閱讀

作者:大司空  逍遙侯最新章節  逍遙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逍遙侯最新章節第1026章不等閑(18-09-06)      第1025章重賞之勇夫(18-09-05)      第1024章個個有房(18-09-05)     

第1013章壞消息


  pfontcolor=redb/b
  p李家軍的上上下下,全都很清楚,山穀的明教徒,顯然是被徹底洗腦了的死硬分子。
  p這些明教的死硬分子,喊著明王出世,天下光明的口號,悍不畏死的鮮活形象,令人不寒而栗。
  p而且,廖山河心更明白,原本沒有受過正規軍事訓練,無論組織性還是紀律性都弱極了的明教徒們,突然煥發出驚人的戰鬥力,顯然是有人在山穀內蠱惑煽動。
  p此前的李家軍,其作戰目標都是以國家為單位的國戰,比如說,李中易率領蜀國鄉軍抗擊周軍的進攻,東渡黃水洋征服高麗國,乃至於北進契丹國,都屬於國戰的範疇。
  p然而,臨淄縣金山腳下的這場擱不上台麵的屠殺,卻整個的刷新了李家軍各級將領的對邪教的根本性看法。
  p李中易親自出馬,提兵兩萬餘人,前來圍剿區區幾千人的明教徒。此前,軍中的大多數將領們,嘴上不敢反對,心是頗不以為然的。
  p然而,事實勝於雄辯。明教徒們在眾目睽睽之下,展現出的強大精神力量,甚至連死都不怕了,這是何等的厲害?
  p殘酷的現實,給李家軍的將領們敲響了警鍾,讓大家再不敢輕視邪教!
  p同時,也完全證明了,李中易以泰山壓頂之勢圍剿邪教,果然是站得高、看得遠,給大家指引了內政中的重點打擊方向!
  p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家軍將士們的陣線前邊,屍體疊著屍體,堆積如山,令人觸目驚心。
  p許多沒被勁弩射中要害的傷者,倒在血泊之中,他們痛苦的哀號著,微弱的悲吟著,哭爹,喊娘,好不淒慘!
  p整個盆地的上空,彌漫著熏人欲嘔的血腥味,從死傷者們身下流出的血水,逐漸匯聚成血紅色的小溪,漫過草根,汩汩的往下流淌,活像人間地獄!
  p戰鬥早已經停息,山穀,也再沒有不怕死的明教徒衝上來!
  p李家軍的將士們,在基層軍官的約束下,展開搜殺隊形。
  p將士們以十人為一個固定的戰鬥小組,四名盾手雙手舉大盾在前掩護,兩名長槍手隱於盾與盾的結合部。兩名補刀手則左手持小圓盾,右手提刀,綴在袍澤們的身後。
  p走在戰鬥小組最後的是兩名弩手,他們沒有固定的陣位,利用下山時站得高的優勢,隨時隨地準備補射。
  p四名盾手排成一行,每向前推進十步,都會一齊將沉重的大盾擱到地麵上,略作休息。
  p兩名長槍手,則將長長的槍杆擱在大盾之上,以節省寶貴的體力。
  p盾手停止前進,並打出發現敵情的手勢,兩名長槍手頓時精神一振,借著盾手特意留下的縫隙,將三米長槍伸出,然後閃電般刺出,狠狠的紮入倒地不起的明教徒胸腹之間。
  p在屍堆前,長槍手很有耐心的逐個刺出血窟窿之後,兩名補刀手左手持盾,右手提刀,蹲下身子,借著小圓盾的掩護,逐漸靠近屍堆,二話不說,先補刀,再挨個砍下他們的腦袋。
  p“啊……”
  p“好疼啊……”
  p“疼……”
  p“呃……”
  p隨著各個戰鬥小組的逐步推進,沿途之上,暫時沒死或是僅僅昏迷傷者,甚至是裝死的家夥,受不住槍戳刀砍的劇烈疼痛,不斷發出淒慘的叫聲。
  p忽然,屍堆有人翻身而起,連滾帶爬的朝穀下逃竄。然而,他剛滾出去沒超過兩丈遠,便被夾帶著風雷的弩矢射倒,於血泊之中翻滾哀號。
  p一名長槍手,在一名補刀手的配合下,迅速跑過去,在小盾的掩護下,閃著寒芒的長槍,仿佛毒蛇出洞一般,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勢,惡狠狠的將那人紮了個透心涼。
  p補刀手沒等那人的哀號之聲完全消散,便借著小圓盾的遮掩,奮力揮刀,狠狠的剁下了那人的腦袋。
  p遍地血腥的殺戮,在山穀上下,持續的進行著,一直進行到天色將暗,廖山河終於接到了徹底結束的報告。
  p“稟廖都使,奉軍令,山穀的明教徒,全都被砍了腦袋,無一例外,共計首級……”
  p廖山河擺了擺手,打斷了隨軍軍法使張洪的稟報,他歎了口氣,說:“我信得你。不過,這事我知道了即可,就不要報於主上知曉了吧?”
  p張洪舔了舔幹燥的嘴唇,心說,你廖山河是真糊塗,還是假糊塗?這麼大的事,他區區一名軍法使,有膽子隱匿不上報麼?
  p“廖都使,我們李副都使馭下極嚴。”張洪並沒有當麵反駁,隻是變相的暗示廖山河,他張洪是軍法司係統的人,並不歸廖山河管轄,必須按照軍法司的規矩行事。
  p張洪很清楚,廖山河今日替主上攬責之後,不管怎麼說,都會被簡在主心,將來的大紅大紫,完全可以預期。
  p近衛軍是什麼性質的軍隊,張洪隻怕比廖山河還要清楚得多。試想,主上的臥榻之側,豈容信不過的將領帶刀?
  p李中易製定的條令雖嚴,卻不可能麵麵俱到,有些條令覆蓋不到的地方,負責實際執行軍法的軍法使們,也就享有了一定的自由裁量權。
  p驅利避害,乃是人類繁衍生息的本能。否則,沒有獠牙利爪的人類,肯定會被嚴酷的叢林法則所淘汰。
  p廖山河勇於替主上分憂的大忠,張洪看在眼,記在心頭。客觀的說,非絕對必要的情況下,張洪也不想得罪主上的寵臣。
  p想當初,戴笠掌握下的軍統,氣焰衝天,權勢大得驚人,政要們聞戴笠之名,誰不色變?
  p然而,出身黃埔軍校的嫡係將領們,戴笠依然不敢輕易得罪,甚至還要與其中的實力派傾心交好。
  p比如說,西北王胡宗南的老婆——葉霞翟,就是軍統的特務出身,由此可見戴、胡二人的交情,可想而知的不等閑。
  p天色大暗之際,李延清帶著厚厚的一疊公文,跑來求見李中易。
  p“守忠,你來了?”李中易的臉色如常,讓李延清完全看不出,主上是喜,或是怒。
  p“回爺,山穀全部都清點過了,經山穀外俘獲的村民一一指認首級,明教的重要頭目都被認出,卻唯獨沒見母乙的蹤影。”李延清硬著頭皮稟報了壞到極點的壞消息。
  

Snap Time:2018-12-13 12:20:06  ExecTime:0.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