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侯》全文閱讀

作者:大司空  逍遙侯最新章節  逍遙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逍遙侯最新章節第1026章不等閑(18-09-06)      第1025章重賞之勇夫(18-09-05)      第1024章個個有房(18-09-05)     

第1012章黑血


  p天色尚黑的時候,母乙把南坡村的男女信徒全都召集了起來,命人把刀槍分發了下去。
  p母乙在臨淄經營了這麼多年,家底子其實還算豐厚,至少,他的武備庫中,藏有戰刀幾百柄,長弓近百張,硬弩也有十幾張。
  p更重要的是,母乙利用欺騙無知信徒搜刮來的錢財和鐵料,打造了五十多副盔甲。
  p上麵規定得很清楚,民間不禁槍棒和刀弓,甚至養馬還有補貼。但是,硬弩和盔甲,屬於絕對犯禁之物。
  p隻要是被官府發現你家藏有硬弩和盔甲,一律視同謀反論處,論罪當誅三族。
  p母乙心很有數,金山腳下那麼大的犬吠聲,顯然是官軍趁夜殺到了。
  p當年,母乙年紀尚幼的時候,官軍也是采取合圍的戰術,妄圖抄他的家,滅了他全族。
  p幸好,母乙的祖父——祖母乙,在起兵反梁之前,已經做好了狡圖三窟的準備。
  p那一次,也是特意在村外養的狗,救了母乙的全家和全族人,讓大家有機會從事先挖好的地道,逃出了生天,鑽進了大山。
  p傳播教義,宣揚教友互助,等勢力壯大後,再尋找合適的時機,利用鄉民的愚昧無知,揭竿而起。
  p這一整套裝神弄鬼的流程,母乙都從他祖父留下的筆記,得到了完整的繼承。
  p隻是,母乙也萬萬沒有料到,李中易會調動幾萬人包圍過來,想要徹底的弄死他,以及他的黨羽們。
  p起初,母乙錯誤的以為,很可能是淄州的州衙那邊調來的廂軍而已,他心雖慌,卻並沒有太過於害怕。
  p等到,一連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幾撥人,包括頗有武勇的張一乙在內,卻都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再也不見了人影。
  p此時,母乙已經意識到,情況大大的不妙了!
  p就在明教眾信徒惶惶不可終日之時,從附近各村逃來的信徒們,接二連三的把壞消息帶入母乙的耳中。
  p“教尊,大事不好了,我們村東頭來了不少官軍,至少有一萬人以上……”
  p“稟報教尊,俺們村北邊有不少官軍,小人估摸著至少有五千人……”
  p“我那村……八千人……”
  p“六千人……”
  p“十萬人……”
  p這家夥話音未落,便被氣得鼻子冒煙的母乙,狠狠的一刀劈開了胸膛,“兀那直娘賊,謊報軍情,殺無赦。”
  p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一個都沒活著回來,直到此時,母乙總算是意識到一個極其嚴重的問題:官軍絕對是大兵壓境!
  p母乙從家族的教育邊,接受過應付官軍圍剿的記憶,他一邊不動聲色把信徒們整理成隊伍,一邊暗中吩咐親信,收拾好金銀細軟,隨時準備開溜。
  p一直伺候母乙的美貌女信徒,被嚇得不輕,瑟瑟發抖的躲在桌子底下,死活不肯出來。
  p母乙回屋找了一圈,最終在桌子底下把女信徒揪了出來,“麗娘,官軍來得人不少,我必須要走。喏,這是幾貫銅錢,你先拿著用吧。等我在外麵安頓好了之後,就接你過去享福。”
  p麗娘接過銅錢,也沒問母乙要去哪,轉身就要走。
  p不料,“啊……”胸前一陣劇疼,麗娘低頭一看,隻見,鋒利的刀刃明晃晃的暴露在眼前,隨即被黑暗徹底的籠罩。
  p“小賤人,你真是一頭養不熟的白眼狼。你若是樂意跟我走,尚能活命,哼!”母乙拔出將麗娘紮穿的匕首,抬腿狠狠的踢打血泊中的麗娘屍身,一連踢了好幾腳,猶不解恨。
  p“官軍不過區區幾十人而已,大家一起殺出去,剁碎了欺壓咱們的狗官!”母乙義憤填膺的厲聲喊著,第一個拔刀衝了出去。
  p“剁碎了狗官……”
  p“殺貪官……”
  p“殺光狗東西……”
  p衝出去一段路之後,母乙借著夜色的掩護,在少數幾個最信任的信徒掩護之下,消失在了茫茫的原野之中。
  p李勇原本以為,明教信徒們不至於傻到夜間來進攻他的陣地,然而,由遠處及近的喊殺聲,以及星星點點的火把,照亮了山前的大路。
  p“哼,不知道死活的東西。”李勇不想造成不必要的傷亡,所以,他當即下令,“騎兵全體下馬,並把馬牽到陣後去。其餘各營注意了,弓弩準備三段擊,禁止任何人追殺敗敵。”
  p錢書德就站在李勇的身旁,隻是默默的傾聽,卻沒有吱聲。條令麵寫得很清楚,臨戰時,軍事指揮權屬於李勇所有,身為鎮撫使的錢書德並無置喙的餘地。
  p有了明教信徒們點起的火把照路,李勇手的單筒望遠鏡,也就起到了應有作用。
  p等到明教信徒們,揮舞著手的刀槍、釘耙、甚至是木製的糞叉,衝進軍陣前百步內,李勇猛一揮手,厲聲喝道:“三段擊,五輪連發!”
  p伴隨著清脆著梆子聲,“嗖嗖嗖……”無數隻弩矢騰空而起,眨個眼的工夫,便紮入明教徒們散亂的衝鋒陣線。
  p一時間,明教徒的陣營麵,血光四濺,衝在前麵的教徒,被死神之矢,整個削掉了三層。
  p“啊……救我……”
  p“饒命啊……”
  p“跑啊……”
  p五輪三段擊,尚未射擊完畢,李勇對麵的明教徒們,已經潰不成軍,紛紛抱頭鼠竄。
  p“停止射擊!”李勇想了想,下達了補充命令,“所有人都必須原地待命,膽敢擅自追擊者,軍法從事!”
  p站在李勇身旁的軍法官,提筆在軍法文書上,完整的記錄下了李勇發出的軍令。
  p所謂軍法從事,指的是,必須由軍法官來執行最嚴厲的戰場紀律,執行的依據便是軍事指揮官下達的命令。
  p如果,軍事指揮官發布的命令,與李中易頒布的條令有抵觸的地方,軍法官有權拒絕執行。
  p“李都使,請簽押。”軍法官記錄完了軍令之後,毫不含糊的將軍法文書,遞到了李勇的手邊。
  p李勇一邊提筆簽字,一邊暗暗歎息不已,他做夢也想不到的,主上全都提前料到了。
  p等李勇簽押完畢,軍法官又找上了鎮撫使錢書德,請他一並簽押,以確認他知道軍令的詳細內容。
  p按照一般條令,臨戰之時,軍事指揮官下達的軍令,本不須鎮撫使副署。隻是,涉及到執行戰場最嚴厲紀律的軍令,軍法官有義務提前通知鎮撫使,這便確保鎮撫使的知情權。
  p李勇下達的不許追擊的命令,令躲在黑暗窺視的母乙,渾身上下充斥著絕望的無力感。
  p這一刻,母乙真的後悔了,早知道李中易麾下的兵馬,如此的強悍,他就不該殺了高柄,招惹上了塌天大禍。
  p隻是,母乙心比誰都清楚,現在這個節骨眼上,說啥都晚了!
  p天色大亮之後,如果有人從空中俯瞰全局,他一定會驚訝的發現,李家軍的將士們,以都為單位,排成整齊的方陣,一步一個腳印,異常踏實穩妥的朝著盆地那邊包抄過去。
  p在方陣的後邊,是大股以都為單位遊騎兵,他們手提著長弓,或是硬弩,隻要發現了可以的情況,便會以扇形展開,包抄過去。
  p隻是,當一隊遊騎兵衝出去之後,必定有另一隊遊騎兵,及時的趕過來,填補上遺留下來的空缺陣位。
  p按照李中易的命令,騎兵營的所有將士們,除了堵截進山口的李勇一部之外,其餘的人並沒有跟隨步陣方陣的步伐一起前進,反而逐步向後退卻。
  p李中易已經抵達了盆地附近的坡頂,騎在血殺的背上登高望遠,山風輕拂袍服,整個人的心情也比昨晚,好了許多!
  p此時的盆地麵,擠滿了被驅趕來的明教信徒,李中易的單筒望遠鏡,明顯可以看見,這些明教徒已成驚弓之鳥,惶恐無助的寥落淒涼,令人倍覺心酸。
  p李中易的單筒望遠鏡,定格在一名倒斃於路旁的婦人身上,久久沒有挪開視線。隻見,一名大約五歲的男童,抱著婦人的屍身,放聲痛哭。
  p晨風中,李中易隱約聽見男童聲嘶力竭的叫喊聲,“娘親,娘親,你怎麼了,你怎麼了……”
  p在殘酷的戰爭中,女人、老人和幼娃,永遠是最大的受害者!
  p“來人,傳我的話給廖山河,命他盡量逼迫投降。”李中易終究不是張獻忠那種殺人狂魔,他不由自主的起了惻隱之心。
  p不大的工夫,將盆地團團包圍的李家軍將士們,紛紛扯起喉嚨,大聲呼喊道:“主上有令,除了首惡之外,降者不殺……”
  p“隻究首惡,降者不殺!”
  p勸降聲此起彼伏,震耳欲聾,響徹了整個山穀。
  p然而,過了大約一刻鍾左右,山穀突然傳出嘹亮的呼喝聲,“明王出世,天下光明……”
  p“明王出世,天下光明……”呼喝聲越喊越大,隨即響徹整座山穀。
  p廖山河眼睜睜的看著,剛才還被嚇慘了明教徒們,揮舞著手的長刀,長槍,乃至於釘耙,氣勢洶洶朝著山穀頂衝殺了過來。
  p“傳我將令,三段擊,五輪速射!”廖山河雖然被明教徒們的反常舉止給搞懵了,但這並不影響他作為前線總指揮官,發布反擊的軍令。
  p“明王出世,天下光明……”
  p“明王出世,天下光明……”
  p凡是衝入陣線前百步內的明教徒,全都被射倒了,但是,令廖山河做夢也沒有料到,那些暫時沒死的倒地者,居然一邊捂住傷口往上爬,一邊含糊不清的叫喊著,“明王出世,天下光明……”
  p前邊明教徒倒地不起,後邊的明教徒卻毫無畏懼的接著往上衝,直到被弩矢射死為止。
  p“明王出世,天下光明……”
  p這時候,李中易的單筒望遠鏡內,出現了一個背著嬰兒的母親,明明臉上帶著無法掩飾的恐懼,然而,她揮舞著手的一把剪刀,嘴念念有詞,腳下卻絲毫未停。
  p李中易不可能聽見她喊的是什麼,但卻可以從她的口形大致分辨出:明王出世,天下光明!
  p“滋……”殺契丹韃子連眼皮子都不眨一下楚雄,看著眼前這些明教徒前赴後繼的悍不畏死,他情不自禁的猛吸了口涼氣,“好厲害的邪教啊!”
  p“呀,這是玩的什麼鬼法術?”廖山河也被驚得目瞪口呆。
  p金山上的李勇連連歎息道:“如此的不怕死,恐怕連我訓練了多年的合格戰士,也難以做到啊!”
  p李家軍的各級將領,以及各級軍官們,從上到下,全都被明教的巨大洗腦能力,徹底的震驚了一把。
  p“爺……”從來不多說半句廢話的楚雄,忽然伸出右手拽住血殺的韁繩,兩眼死死的瞪著李中易,情緒異常激動,好象有千言萬語,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p那邊廂,廖山河高高的舉起右手,很想下狠手,卻始終猶豫不決。
  p金山上,李勇跺著腳埋怨李中易:“主上怎麼還不下絕殺令?若是讓這些瘋子逃出一個,必成心腹大患!”
  p何大貝一直默默的注視著李中易的神態,此時此刻的李中易,臉色平靜如水,仿佛沒事人兒一樣。
  p山穀的明教徒源源不斷的往上麵衝,李家軍的弩矢仿佛割韭菜一樣,割倒了一大片,後麵又湧上來一大片韭菜,割不勝割,割之不盡!
  p廖山河左等右等,始終沒等來李中易進一步的指令,他扭頭望向盆地的下邊,隻見,明教徒的人頭湧動,正無休無止的往上爬。
  p“傳我的軍令,將山穀的明教徒全部殺光,一律割下首級,不許留下半具全屍!”廖山河猛的把大手往下一揮,一直等待命令的傳令官起初一楞,緊接著,他鼓起腮幫子,使出渾身的力氣,吹響了全麵絕殺的軍號。
  p“主上,下臣一片赤膽忠心,天日可表。”廖山河下達了屠殺令後,原本高高舉起的右臂,異常無力的垂落下來,砸到腰間。
  p一直站在廖山河身旁的心腹親將,隱約聽見廖山河的喃喃自語,“不能髒了主上的手……”
  p當絕殺的軍號吹響的瞬間,何大貝分明看見,李中易猛的抬起頭,仰麵朝天,長長的呼出一口濁氣。
  pPS:12000字的更新,提前完成了,沒有半點水,全是幹貨。兄弟們,覺得還算看得過去,拜托賞幾張月票,鼓勵鼓勵司空吧,多謝了!
  p:。:
  

Snap Time:2018-12-16 18:04:38  ExecTime: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