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崛起》全文閱讀

作者:斷刃天涯  帝國崛起最新章節  帝國崛起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國崛起最新章節完本感言(18-11-07)      第九百一十八章 再來一次(大結局)(18-11-07)      第九百一十七章 時間軸(三)(18-11-07)     

第一百一十五章 時間軸(一)


  第一百一十五章時間軸(一)
  “同學,你好!”迷迷糊糊的聽到耳邊有聲音,陳燮抬頭茫然的看了一眼。【】一個帶著眼睛的中年男子,正在衝他猥瑣的笑。“同學!同學!”看見陳燮不說話,男子又繼續,看他的身高,好像是個小鬼子。好大的膽子,跟本相稱同學!
  正準備放出王八之氣,嚇嚇這個小鬼子,一個女子的聲音從門口傳來:“橋本醫生,您的電話。”陳燮這個時候反應過來了,眼睛一看四周的白牆,還有一個背對自己的護士,這地方居然是醫院,怎麼回事?吳琪這個混蛋的家夥,怎麼把自己弄進醫院了?這是哪的醫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還有個鬼子醫生,居然說的一口南京的官話的鬼子醫生。
  鬼子一聲橋本出去接電話,護士轉身過來衝陳燮笑道:“陳同學,你醒了,哎呀,你cos的陳總理,真是太像了。我有個同學是影視公司的,最近在拍電視劇《青年陳相的故事》,要不要我介紹你去試鏡吧?”
  小護士長的一個圓臉,有點嬰兒肥,看著很可愛。“你認識我?”陳燮下意識的問了一句,小護士掩著嘴笑道:“嘻嘻,看來你還沒完全清醒嘛,你的身份證上有你的名字啊。原來你也叫陳燮啊,這個名字以前不讓用,後來不用避諱了,很多人都給孩子起這個名字。”
  陳燮直接傻掉了,抬手看看手腕上的表,時間2015年,8月8日,12點03分。果然是回到了現代,但是這個護士說的是什麼鬼?那個鬼子醫生的南京話說的為何那麼溜?
  “頭還暈啊,再躺一會吧,水還沒吊完呢。”小護士笑的時候,臉上兩個酒窩,一邊還自言自語:“哇。新款的高科技智能手表啊,寰宇牌那款吧?我在網上看過,眼紅了好久,太貴了買不起。要八萬元一塊呢。哇,你穿的衣服是紫禁城的牌子吧?全手工製作,看看這針腳細密的,嘖嘖,我就是在網上看過介紹。沒想到能親手摸一下這個牌子的衣服。”
  陳燮已經不會玩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好在這護士隻顧著八卦,沒有看他的表情。看來陳燮跟過去一樣啊,靠臉吃飯這麼有前途的職業,不適合他。
  很活潑的一個女孩子,就算陳燮一直沒說話,她自己也在不斷的八卦。一直到之前的鬼子醫生進來,看看坐起來的陳燮笑道:“年輕人,你沒事了。以後要注意,紀念陳相誕辰固然很重要。但是也不能頂著太陽曬一天啊。今天的室外溫度是三十八度,水泥地表的問題我看在四十度以上。很容易中暑,以後一定要注意身體啊。”
  鬼子醫生也特麼的是個話嘮,麵對陳燮有點呆滯的眼神,也是一通說,不管你愛聽不愛聽。然後坐在一個椅子上,刷刷的寫下一段病例,笑道:“好了,不用另外開藥了,回去好好休息就行。年輕人。你的醫保卡呢?”
  醫保卡?額,以前好像有過,現在上哪去弄?就在陳燮發呆的時候,女護士自告奮勇的伸手。從陳燮的褲子掏出一個錢包來,打開之後抽出一張卡片道:“我來給他刷醫保卡。”
  握草,要不要這麼自來熟?
  “哎呀,今天真熱鬧啊,要不是趕上長假值班,我都想帶著孩子去玩一天。好在隻需要值班一天。明天我就能帶著孩子去過陳相誕辰日的長假了。”話嘮醫生還在那嘰嘰歪歪,陳燮聽出一些不對勁來了,這肯定不是他原來的那個現代的,那個現代哪來的什麼狗p陳相?難道說,吳琪這個不靠譜的家夥,居然給他弄到了另外一個時間軸的現代?
  花了半個小時,陳燮總算弄明白了現狀,這是2015年的大明南京,今天是農曆八月八日,陳相誕辰日,根據憲法規定,從今天開始放假,一直放到八月十五。這就是大明現在第二長的假期,最長的假期是春節,年三十一直到正月十五過完才算。
  根據橋本醫生話頭說的意思,今天有各種慶祝活動,很多年輕人會打扮成陳燮年輕時,帶著一幫士兵排隊牆壁的樣子,在街上遊行,或者是在某個場合搞cos擺造型。而陳燮呢,就是在南京大學的校園的某個cos活動現場,被一群年輕人抬來的。因為他身上有醫保卡和身份證,熱衷cos的年輕人們就丟下他不管了,現在的大明,隻要有這兩個東西,不用擔心有人賴賬醫藥費。借著聊天的機會,陳燮慢慢的搞清楚了,大明的醫療體係。
  大明現在的醫療體係是兩部分,國家補貼百分之三十,個人從誕生的那一天起,強製購買醫療保險。也就是說,你從生下來的那一刻起,就有保險卡了。而且從那以後,一直到死,每年都要往保險公司交一筆錢。可見這個公司有多麼的黑暗!十八歲以前的醫療費用,國家出一半,另外一半走保險。所以說,在這個時代的大明,你可以沒有身份證,但是不能沒有醫保卡。這玩意,比身份證都有說服力。
  那麼問題來了,陳燮的醫保卡是怎麼來的?答案很簡單,吳琪搞的。接下來問題又來了,吳琪呢?這混蛋就這麼不負責的把自己丟在一個陌生的時空麼?
  這個時候手表再次震動,陳燮低頭一看,生麵居然有顯示接聽的符號,下意識的點了一下,一個聲音從手表出現:“陳燮,沒死吧?沒死就趕緊出來,老娘十分鍾之後到醫院門口,這不給停車啊,快點啊,不然罰款算你的。”
  橋本醫生露出微笑:“年輕人,真好啊!趕緊去吧,我看你恢複的不錯,靜子,扶他出去。”靜子護士趕緊過來,扶著陳燮起來,穿鞋出門,低頭一看,鞋子不是原來那雙了,結果小護士靜子有驚呼:“張老三牌子的皮靴,大明最頂級的工匠手工製作款。”
  好吧,陳燮已經麻木了,靜子護士繼續嘮叨:“要不是你叫陳燮,我才不信你不是南京陳家的子弟呢。他們要避諱,不會起這麼一個名字。”盡管這護士足夠嘮叨,陳燮卻感激不盡,想知道的,不想知道的,她都主動說了。一個話嘮醫生,一個碎嘴護士,果然絕配。
  “今天的病人很少啊!”陳燮也就是隨口一句,因為半個小時過去了,就沒見到有病人來。靜子笑道:“又不是急診,哪來那麼多病人。你的同學給你掛的專家號,橋本醫生是鼓樓醫院最好的內科醫生,還在鼓樓醫學院帶碩士呢。都是托了陳相的福啊,我們這些日裔的後代,才有機會做一個大明人。”
  南京鼓樓醫院?好熟悉的名字!陳燮楞了一下,想起來了,這不就是最早那個治療血吸蟲病的醫院麼?後來才改成鼓樓醫院的,當時改的時候,還是陳燮隨口來了一句,叫鼓樓醫院吧。以前專治血吸蟲病,後來變成了一個大型的綜合醫院。
  這個同學,大概就是吳琪吧?陳燮心如是想,覺得除了四肢無力之外,別的毛病沒有了。慢慢的走到醫院門口,看見一輛白色的轎車跟前站著一個高挑的女子,看見陳燮就使勁的搖手:“這,這!”
  哼哼,別以為你換了衣服,帶了墨鏡,我就不認識你了,燒成灰我都認識你這個家夥。
  果然是吳琪,依舊那麼妖嬈的身段,往那一站,吸引力十足。
  “快點,警察要來了。”吳琪招呼一聲,趕緊鑽回車內,陳燮一肚子的火氣沒地方發。想想這家夥的戰鬥力,還是算了,先忍了。上了車,坐下時掃了一眼前方的鏡子,陳燮呆住了。坐下後一直呆呆的看著鏡子的那個人,這不是自己剛剛穿越大明時的樣子麼?這是什麼節奏?吳琪這家夥,搞什麼搞?老子居然還能倒生長?
  汽車開動了,陳燮的注意力回來,看看車子才發現,這車很高檔的樣子。倒車的時候,前麵有車載電腦顯示,然後往前時,又彈回來cd的界麵。
  “好吧,現在能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麼?”陳燮咬牙切齒的問,但是心理y影還在,不敢正視吳琪這個家夥。“還好意思問我?你在大明弄出那麼大的動靜,時間軸都被你折騰斷裂了。劇烈的震蕩之後,還怎麼回到原來的時間軸。現在別說你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自己的時間軸了,都怨你。難怪我在休眠期間,一直覺得有事情要發生。”
  被人倒打一耙的滋味不好受,陳燮看看吳琪理直氣壯的表情,憋著的一股勁鬆了下來,看看這家夥不再是以前那種板著一張死人臉的表情,喜怒哀樂很活躍,好奇的問了一句:“你現在是人呢?還是個……。”話音未落,吳琪拋來一個媚眼兒,笑嘻嘻道:“我現在是你的女朋友啊,貨真價實的,我們同居了哦。”
  等一下,這黑鍋不能背!陳燮一伸手:“打住,這個事情我不能承認。”(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2-17 22:00:20  ExecTime: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