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崛起》全文閱讀

作者:斷刃天涯  帝國崛起最新章節  帝國崛起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國崛起最新章節完本感言(18-10-15)      第九百一十八章 再來一次(大結局)(18-10-15)      第九百一十七章 時間軸(三)(18-10-15)     

第九百一十一章


  第九百一十一章
  陳氏內閣的地位排名,總理一號,二號是副總理,教育部長排在第四號,財政部長排第五,那麼第三是哪個呢?當然是配合總理執政的內政部長。【】
  也就是說,孔尚任的排名是高於侯方域的。這就是大明內閣的一個特點,教育非常重要。內政部甚至出台了一個規定,如果某個地方官員的辦公地點比公立學校的教學樓好,那麼就乖乖的等著議員的彈劾吧。大明的官不好當了,議員監督就算了,媒體跟蒼蠅似得見縫就盯。
  股幹淨的官員不怕事,因為新聞法規定,捏造、風聞、沒有證據的報道,可以列為誣告。就怕那些p股不幹淨的,官場多年貪腐的陋習,不是朝夕可改的事情。這麼說來,當官看似沒什麼意思了。其實不然,一個縣令每年的俸祿是六千華元,足夠一家老小活的很滋潤。運氣好能活到五十五歲退休,每年有三千華元的退休津貼,國家一直發到你死為止。
  所以說,當官是很不錯的職業,還有就是有些灰色的收入,比如政府工程什麼的。不過這種事情呢,隻要工程質量不出問題都沒事。但是出了問題,輕則流放,重則坐牢。為啥說輕的是流放呢?因為大明的流放地北美,現在根本就不是什麼蠻夷之地,而是遍地機會的地方。大批官員犯了事情,一般都會找訟師要求,流放北美,爭取在那邊翻身。
  “三國合約交付,本該是外交部門的事情,怎麼是你來了?”陳燮的態度隨和,照例問一句,順便開場白。孔尚任恭敬的微微欠身:“回相爺,卑職正好有事求見,故而主動請纓。”
  “哦,你講!”陳燮微笑點頭。示意他繼續。孔尚任道:“回陳相,時下大明孔孟學院,遍布南洋、北美以及大明周邊。卑職以為,歐洲蠻夷不知大明天威。蓋因缺少教化之故。”
  啥意思呢?歐洲那些番鬼呢,其實是缺少教化的緣故,不然怎麼會跟大明打起來呢?這個道理其實很扯淡,國家之間講的是利益,為了利益動刀動槍太正常了。要不哪來的一戰和二戰。又哪來的冷戰和美帝對華的遏製政策。說穿了就是利益在作祟,不過政治人物嘛,為了利益總是要披上一件好看的外衣,別人接受不接受是一回事,看上去順眼一點就ok。
  這個意思背後的意思,就是兩個字“要錢!”很明顯,教育部的款子,財政部一般不敢作怪,但是輪到什麼孔孟學院之類的款子,你得另外打報告。這時候死對頭侯方域就會哈哈哈的大笑三聲,姓孔的,你落在老子的手了吧?嗯,就是這個意思了。
  那麼問題又來了,教育部窮麼?這個問題根本就不是問題,每年財政預算的百分之三十都花在教育上,這根本就是個土豪部門好吧。以前的報告,財政部都給打回來了,為何孔尚任這一次還是孜孜不倦的繼續呢?甚至還到陳燮麵前來說?目的很明顯,陳燮怎麼看不懂?
  孔尚任的智商。也不至於蠢到在這上一份眼藥,就能搞定侯方域。那麼簡單的話,政治也太容易混了。其實說白了就是兩層意思,一個是讓陳燮知道有這麼一回事。一個是碰運氣。萬一陳相心情好,來一句“報告拿來,我批了。”那就是意外之喜了。不但能得到經費,還能打擊一下政敵,告訴侯方域,陳相很支持我的。你小心點。
  這點小心思,陳燮一目了然,他們鬥他們的,陳燮不會往摻和,也不會有什麼助攻。
  “以前是怎麼處置的?”陳燮不動聲色的反問一句,孔尚任被點了x道似得,不安的扭動身子。陳燮如果公事公辦,那還好一點,現在一句反問,他有點慌了。陳相積威,他這個政壇老手都覺得不自在。好在還能實話實話。
  “回陳相,以往都是當地賢達讚助一些,教育部從經費再摳出一些。”孔尚任趕緊回話,陳燮聽了麵無表情道:“既然如此,那就按照慣例吧。有個事情,倒是要交代一句的。當下各地多有外籍人士,要來大明留學或者工作,這個事情教育部門可以管起來。出台一個政策,明確要求警察部門,外籍人士想長期留在大明,除非情況特殊的,餘者必須達到一個標準。那就是漢語水平有一個標準,讓他們考核,不通過的就不發簽證。”
  說這話的時候,陳燮心真是爽的不能再爽了。以前讀個破三本,還要英語四級才能畢業。鬼知道是哪個製定的規矩,現在得給洋鬼子倒過來,不會漢語,別想簽證。
  孔尚任就跟坐過山車似得,開始還覺得很不安,聽到這一句真是大喜過望。好嘛,在些年對外的貿易繁華,洋鬼子沒少在大明,周邊一些國家也一樣。現在有這麼一個規定,那就好辦了。想來大明讀書麼?您得漢語過級別,想來大明定居麼?要考試哦。想來做生意麼?呃,資本家得罪不起,放過你了。
  “這個政策具體的實施,教育部回去拿個章程出來。暫定的實施範圍在大明本土,海外領地主要針對那些長期定居者,漢語必須過關。”陳燮心真是爽翻了,大有大仇得報的意思。孔尚任也很嗨皮,這都是權利啊。
  在三國合約上蓋了總理的打印,陳燮打發孔尚任走人,回去之後,還要皇帝加一個印。不過現在皇帝這個印,根本就不在皇帝的手,而是在內閣副總理陳子龍的保險櫃,湊齊內閣排名前五的大臣手的鑰匙才能打開。當然了,這也是陳燮搞出來的規定,兩個印蓋一起,就能對外宣戰的,肯定不能放在一個人的手。
  陳燮手的鑰匙,直接丟給了陳子龍,這不是他在西山修養麼?陳子龍現在也不年輕了,雖然不是名正言順的內閣總理,實際權力已經差不多了。陳燮基本不管事情,他做主的時候多。今後的副總理,基本上就沒這個待遇了,陳燮是頭一個這麼幹的,也是最後一個。
  陳燮為何要躲到西山來呢?其實原因很簡單,就是他手腕上的“表”,最近一直在不斷的微微震動,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也不見吳琪那個家夥出現,就是震動,沒信息顯示。看著就是一塊普通的手表,但是一直在頻頻的微微震動。
  總覺得要出事情的陳燮,隻好躲在西山,手的權利不斷的交付給其他人,甚至加快了資產的安置。這不,孔尚任走後,陳燮又回到了書房內,手上的表又在震動,卻依舊沒有任何信息,震動很輕微,別人看不出來。
  所有該處理的資產都處理完畢,陳燮看著最後一份資產,這是他多年積累的黃金和古董,本來打算是帶回現代的,遲遲沒有機會發揮作用,就那麼擱置著。現在看來,是時候處置了。
  拿起電話,陳燮叫來一個人,已經年過五十歲的阿喜走進書房,這些年她一直在負責培養一些東瀛少女,作為陳燮身邊貼身的侍女。這也是為何東瀛少女能被陳燮接受的原因。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離開了,你把這份文件交給內閣副總理大人。”
  阿喜默默跪下,雙手舉起接過文件,問了一句:“主人,我們怎麼辦?”
  陳燮又拿出一個信封,遞給她道:“該交代的都在麵,到時候你會知道的。”
  如何安置阿喜這些人呢?陳燮的辦法就是讓她們回到社會上,過正常人的生活。而且在北美西部,陳燮給她們買了一大塊地盤,還留下了足夠資金。
  對於陳燮的交代,阿喜這樣的人隻會不折不扣的執行。一直以來,她都知道陳燮可能會突然消失,神嘛!本來就不該存在這個世界。
  張廣德在歐洲的行動提前結束了,最後還有一個英國沒搞定,這讓他很不爽。非洲軍團已經在製定計劃,明年春天進攻英國本土,到時候歐洲問題才算徹底的解決。至於歐洲內陸的問題,大明不關心。扶持一個法國去折騰就好了,估計實力沒有多少減弱的法國,成為歐洲公敵的時間也不遠了。
  盡管提前回國,抵達京師的時候,已經是九月了。張廣德和陳平道去了一趟西山,然後陳平留下,他回內閣述職。正式接任內政部長的職務,之前這個位置空了半年了,隻有次長。正在履新的張廣德,根本就不知道好友陳平的心情很複雜。
  陳平的心情為何複雜呢?因為他發現一個問題,最近一段時間,陳燮不斷的派人將散落各地的女人和孩子都接來,輪流在西山住上一段時間。陳繼業這個一生都不會離開爪哇的興海王,都乘坐軍艦北上,有機會在西山別院住上一個月。公主閣下,也從總理府的庵堂出來了,在西山別院等著陳繼業。歐洲艦隊司令葉海,也都接到了指令,回國出任海軍部副部長,兼任本土艦隊總司令。
  這一係列的變化,都在昭示一個含義,那就是陳平可能真的要失去父親了。盡管這個父親看上去,也就是五十歲的樣子,實際年齡已經奔九了。一直以來,陳平對父親的情感都很複雜,他從來都不認為自己的父親會死在自己的前麵,現在看到父親似乎在安排後事,內心的情緒非常之複雜,真的沒法說清楚他此刻的滋味。這個大明,有陳燮跟沒有陳燮,完全是兩個國家。陳氏家族,有沒有陳燮更是天差地別。陳平從父親的話語中,不難得到一些暗示,有的事情他可以做的稍微大膽一點了。今後的陳氏家族,主要靠他和陳凡來維護了。(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0-18 04:20:25  ExecTime: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