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崛起》全文閱讀

作者:斷刃天涯  帝國崛起最新章節  帝國崛起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國崛起最新章節完本感言(18-11-07)      第九百一十八章 再來一次(大結局)(18-11-07)      第九百一十七章 時間軸(三)(18-11-07)     

第九百零六章


  第九百零六章
  張廣德的判斷出現了不小的偏差,對伊斯坦布爾的進攻難度,超出了戰前的判斷。【】出現錯誤的地方,主要是體現在對敵軍戰鬥意誌的理解錯誤。曆史上的土耳其,能夠以“歐洲病夫”之名存在,而且一直沒有被殖民化,可見這個國家就算渣,軍隊的戰鬥意誌還是很強。在英法的支持下,土耳其與俄國打了n次戰爭,也沒見俄羅斯占領念茲在茲的君士坦丁堡。
  非洲軍團集中了十個步兵師和一個騎兵師的兵力,在南岸掃蕩的是兩個步兵師和一個騎兵師。這麼多的兵力,運輸是主要問題。好在有了埃及這麼一塊跳板,通過搶劫獲得大量的船隻,這個問題勉強算是解決了。
  進攻的第二天,登陸作戰就陷入了一個比較危險的境地,怎麼說呢,地方太小,很難投入太多的兵力。一次投入一個步兵師,登上海岸後,土耳其軍隊發起了猛烈的進攻。排著隊伍,跟著鼓點,端著滑膛槍的士兵,悍不畏死的向灘頭陣地發起了衝鋒。
  盡管海麵上的艦炮不停的開火,但是這些士兵似乎不知道畏懼,一波接一波的繼續向前。登岸部隊打的很艱難,憑借著臨時拉起的鐵絲網以及艦炮的掩護,激戰整整一日,死傷無數的土耳其軍隊幾度衝上陣地,天黑前的關鍵時刻,海軍把一百多挺重機槍運上了岸。
  改變戰局的不是密集的炮火,那玩意隻能阻斷s擊,敵人*近了陣地,艦炮也隻能幹瞪眼。但是重機槍就不一樣了,關鍵時刻噴s火舌,一片又一片的士兵在這種殺人利器麵前倒下。洶湧如海嘯一般的進攻被打退了,據不完全統計,這一天的戰鬥,土軍付出了近五萬人的傷亡。元氣大傷的土軍,在這一天的戰鬥後。沒有再次發起進攻,轉入了防禦。
  這一天的戰鬥,率先登陸的步兵第三十師,一萬兩千多人先後登陸。次第投入戰鬥,付出了近三千人的傷亡為代價,守住了這一片登陸場。
  打退土軍之後,激戰一日的登陸部隊來不及休息,連夜清理陣地前的屍體。加固陣地,不斷的向前拓展登陸場。工兵更是徹夜不眠的工作,擴建碼頭,修更多新的臨時棧橋。伊斯坦布爾有港口,但那是土軍重兵把守的地方,並不適合作為登陸場。
  入夜,登陸場燈火通明,陣地前的槍聲依舊在零星的響,沒有大規模的戰鬥,但是土軍卻不屈不撓的進行小規模的s擾。登陸部隊一邊小心的工作。一邊還要應付這些s擾。
  天明時分,戰場上突然恢複了安靜。土耳其軍隊沒有再繼續動作,明軍總算是得到了短暫的安寧。一艘接一艘的船不斷的*近海岸,用小船,或者進入港口,將人員和物資運上岸。這一日,明軍的進攻由新登陸的部隊發起,意在擴大這一片區域。
  整整一日忙碌之後,三個步兵師次第登岸,並向四周擴張。登陸場距離城市還有幾公。完成登陸之後的部隊,必須立刻投入戰鬥,向四周擴展空間。
  張廣德和陳平登岸的時候,已經是戰鬥的第六天。臨時碼頭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貨場。到處都是露天堆放的物資,簡單的蓋上雨布就算是有防護了。登陸場一片雜亂,血腥的氣息嗆鼻。這時候還有船隻在不斷的靠岸,八個步兵師分兩批運抵,這批船隊必須盡快的完成任務,離開這一片水域。免得擋了下一批船隻的航線。
  跟著兩人一起上岸的還有伊布拉欣,他的作用自然是勸降了。連續一周的戰鬥,一萬多土軍被俘。伊布拉欣要去把這些人拯救下來,從大明惡魔的手,將這些人拯救下來,成為他今後軍隊的班底,然後帶著這些人登船,回到南岸,拉起一個新的政權。
  怎麼說呢,總是會有人願意改變初衷的。對於伊布拉欣來說,盡管劇本和阿卜杜拉說的不太一樣,但是本質上是一樣的。都是無法選擇,做和不做的結果截然不同。他可以選擇不做,這樣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大明帝國的那個貴使,不會留著一個浪費糧食的土耳其貴族的。既然不想死,那就隻好做,捏著鼻子也要做下去。尤其是看見堆積如山的屍體,在烈火中熊熊燃燒的一幕,惡臭的味道讓他這一輩子都決定不再吃r的同時,也下定了決心。
  道理很簡單,要麼自己死,要麼陪著大家一起死。
  選擇題太簡單了,一點都不難做。伊布拉欣投入了工作,在俘虜中找到了一些故舊,跟他們觸膝談心,忙活了三天下來,成果是三千多人的軍人願意投入他的麾下。伊布拉欣說服這些人的道理很簡單,大家都看見了,由於當今蘇丹的愚蠢,帝國招惹了不該招惹的敵人。大家看看吧,現在的伊斯坦布爾,正在地獄一般的烈焰中掙紮。
  這個現實的問題,大明陸軍登陸部隊中有一個獨立炮兵團,24門105大炮正在不停的轟擊遠端的城市。還有更多這樣的大炮陸續登岸中不說,之前的戰鬥,這些勇敢的人們,勇氣已經被打掉了,鬥誌被磨滅了。不錯,確實還有很多狂熱的戰士堅持自己的信念,但不等於每一個人都可以沒有任何顧慮的去犧牲。
  一場冬雨落下來,增加了戰爭的難度。城外的一個莊園內,張廣德和陳平在此悄悄的等候。一個留著胡子的男子,帶著一個年輕人策馬進入莊園,下馬之後含蓄的點點頭,向接過韁繩的士兵致意。
  “一路辛苦,羅曼諾夫先生。”張廣德很客氣的上前招呼,陳平安靜的站在一邊,審視著這兩位來自大明北部的客人。按照陳燮的分析,未來這個國家將成為大明的威脅。理由很簡單,這是個戰鬥民族,特殊的地理位置和遼闊的疆域,導致了這個國家幾乎不可能從外部消滅它。俄羅斯人主動聯係大明使團,要求進行一次秘密會晤。
  “這是我的同伴,米哈伊洛夫。”羅曼諾夫介紹了身邊的年輕人,從表麵上看來,這兩個人以羅曼諾夫為主,但是直覺告訴陳平,這個年輕人才是這一次會晤的話事人。
  “好了,客氣話就不要多說了。”張廣德直接進入了主題,示意兩位落座,喝一杯熱茶之後開口:“表麵上看起來,兩國合作有助於這一次戰爭的盡快結束。但是客觀的說,我們暫時不需要貴國的幫助。根據我個人的了解,貴國對於君士坦丁堡有著濃重的情節。而我國內閣製定的策略,則是留下一部分人手長期駐紮在此。當然,我們不是占領這,而是向奧斯曼帝國的新政府提出租借一塊地方,作為留守人員的駐地。”
  話是這麼說,但是後麵的意思很明確,合作是雙方互利的行為,但是現在的俄羅斯,並不能拿出足夠的利益來滿足大明。
  “我軍可以從高加索地區發起進攻,牽製……。”羅曼諾夫開口解釋,但是卻被張廣德很不禮貌的打斷道:“貴國發起進攻,得到好處的是貴國。跟我國沒有任何關係。現實情況是,由於我軍隊這個城市的進攻,貴國可以輕鬆的打敗高加索方向的土軍。你們是占了便宜的,既然占了便宜,就不要來我這賣乖。”
  雙方的通譯都很利索,麻溜的翻譯了整個過程。這時候那個叫米哈伊洛夫的年輕人開口道:“您說的沒錯,請原諒我隻能說法語。我國沙皇希望能夠得到貴國的一些幫助,大明是當今世界上最強大最文明的國家,文明希望派一個代表團訪問大明,並且向貴國派遣留學生。”
  張廣德看了一眼羅曼諾夫,那意思這話就是要求麼?羅曼諾夫果斷的為年輕人背書:“沒錯,我們來此的目的就是這個,希望能與貴國達成友好合作的協定。”
  一直沒有開口的陳平開口道:“別著急說這些,我希望在正式確定兩國關係之前,劃分一下兩國之間的勢力範圍的問題。根據曆史記載,早在漢朝的時候,我國的疆域就包括了北海地區。”說著拿出地圖來,指著地圖上的貝爾加湖:“也就是這。最近十年,我們的探險隊一路向北,沿途不斷的設標誌。盡管你們未必承認,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大明帝國的疆域,與貴國已經很接近了。我們的人帶回來的消息稱,貴國不斷往東南方向發展,幾次與我們的人發生了並不友好的接觸。”
  “閣下,能不能暫時擱置這些爭議,我想我們還有更重要的問題要談。”羅曼諾夫趕緊打斷這個話,俄羅斯人對土地的渴求,似乎沒有盡頭。這個時候別說他了,就算整個俄羅斯,都沒有考慮到這個問題吧。跟大明劃分各自的疆域麼?看看這幅世界地圖上的點,可見在大明的東北、西北、這兩個方向上,大明帝國的腳步遠遠的超出了俄羅斯的腳步。
  “這麼說來,我們這次會晤,注定無法達成任何結果了。對此,我不得不表示遺憾!”張廣德聳肩,表示不想繼續談下去。米哈伊洛夫開口道:“閣下,俄羅斯希望向大明學習先進的文明,難道這點要求都無法滿足麼?”
  陳平開口道:“法蘭西人也是這麼說的,但是大明得到的是背叛。我想是價值觀念的問題,在大明傳統的道德體係中,信諾是一個重要的標準。但是在歐洲各國,似乎沒有什麼是不能背叛的,隻要利益足夠。可惜,法蘭西人看錯了大明,歐洲看錯了大明,當他們以為我們會善罷甘休的時候,我們的戰艦開來了,艦炮在整個歐洲的海岸線怒吼。”(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2-17 22:01:51  ExecTime:0.088